終卷 第二十三章 變態神醫手更黑

  落千塵不但把金針頂在朱大的太陽穴上面,隨時能夠取他性命,而且另外一只手,也抓住了旁邊的小丫頭,扣住了她的脖子經脈。

  只要勁氣一吐。這毫無修行的朱小玖恐怕也活不成。

  他的舉動讓朱貴大驚失色,而我的瞳孔則在一瞬間驟然收縮,凝視著他道:“你知道我?”

  落千塵露出一口森白的牙齒,冷然說道:“怎么會不知道?我遭受那牢獄之災,還是托了你的福,你覺得我會不知道你要找我麻煩?”

  我瞇著眼睛,半天沒有說話。

  這狗東西當真是隱忍一路,連碰見自家侄女,都裝得若無其事的樣子,卻不曾想竟然是想在這里發難。

  這演技,連我這樣的老家伙都給哄騙過去了,的確是逼真得很。

  不過。想就這樣逍遙法外?

  我不動聲色地摸了摸鼻子,緩聲說道:“既然是打開天窗說亮話,那我就不得不告訴你一件事情,你手上的這人質,對我一點兒威脅性都沒有,我若是想要殺你,一句話的事情而已。”

  落千塵一愣,隨即嘿然笑了起來:“別扯了,我又不是沒有跟你們這幫官面上的人物打過交道,表面一套,背面一套,這朱大你無所謂,但你敢說這小妹子,你一點也不在乎?”

  聽到落千塵這古怪的笑聲,我瞇起了眼睛來。一字一句地說道:“你能這么想,恐怕是不知道我的外號,叫做什么了?”

  落千塵咯噔一下,臉色突然寒了起來:“黑、黑手雙城陳老魔……”

  我突然笑得很開心,點頭說道:“對,那你知道這個外號的背后,有多少人命和尸首在鋪墊么?醫生,我殺過的人,比你治過的人還要多,你真的不要對我抱有什么幻想。”

  被我這般一說,落千塵推己及人。立刻就信了,也慌了,當下將兩個人質給擋在身前,沖著朱貴喊道:“老朱頭,他不在乎這兩個人的性命,可是你在乎吧?想要他們活命,你就得護住我,知道不?”

  一直處于震驚之中的朱貴經過落千塵提醒,這時方才醒悟過來,抬起頭。朝著我這邊望來。

  落千塵瞧見朱貴有了反應,就如同抓到了救命稻草一般,慌忙說道:“對,你擋住他,拖住他,我侄女和其他人馬上就要到了,到時候我就幫你兒子治病,一定會治好的,這種小毛病,我手到擒來……”

  聽到這話兒,朱貴下意識地握緊了青銅刺,一步一步地走到了落千塵的面前來,抬頭看我。艱澀地說道:“陳道長……”

  他到底心虛,一句話沒有說完,頭就要低下去了。

  我看著他眼神之中的糾結,平靜地笑了,抱著胳膊說道:“朱貴,在你的想法里,只要是為了自己的親人,就算是背叛全世界,你都要堅持,對吧?”

  朱貴低頭,偌大的英雄好漢居然一下子就哭了:“陳道長,我兒子得了腦瘤,一個拳頭大的腫瘤長在了他的左腦上面,壓迫得他所有的神經,現在已經快要失明了,而且還不斷轉移;再這樣下去,他就死了,你知道么?不養兒不知道父母心,我、我也是走投無路,沒有辦法了啊……”

  我瞇著眼,瞧見這個在水中精神奕奕、自信非凡的光頭老人哭得像一個孩子,不為所動地說道:“那么,你相信這個家伙,能夠治得好你的兒子?”

  朱貴回頭,看了一眼落千塵,而那家伙則憤然說道:“肯定能,他這毛病,在我這里,不過就是舉手之勞的事情!”

  我冷然笑道:“吹牛不打草稿,別人叫你變態神醫,你就真的成神了?你要有本事,現在就幫著治,若是能夠好,我當你是個人才,也就放你一馬,你看如何?”

  落千塵眼珠子一轉,嘿然笑道:“我怎么可能相信你?要么你立刻離開,待確認安全之后,我再治病!”

  我眼睛一瞇,從懷里緩緩地將飲血寒光劍給拔了出來,一字一句地說道:“你這是在逼我殺你!”

  “老朱頭,老朱頭……”

  感受到了我宛如實質的凜冽殺氣,落千塵頓時就蔫了,慌忙叫朱貴上前過來阻擋,而被這聲聲叫喚,因情所累的朱貴不得不機械地走到他前面來,擋住他,然后渴求地對我說道:“陳道長,您行行好,等我這事兒完了,再做,好么?”

  我與這老頭之前素未謀面,現在也只是萍水相逢的交情,然而瞧見他為了親人奮不顧身的模樣,心中也是一酸。

  不過再如何同情,我也不能顛倒是非,于是冷冷地說道:“朱貴,恐怕你忘了我剛才給他們吃的紅丸了吧?”

  朱貴這才想起了,一時間患得患失,而這時后面的落千塵卻陰笑道:“什么紅丸,不過就是些黃精、鼠婦、木葛的混合物而已,這玩意是用來填肚子用的吧?”

  我瞇起眼睛來,這家伙僅僅憑著身體接觸,就能夠分析出別人腸胃之中的殘留物,倒也算是有些真本事。

  李何欣橫尸街頭,大仇未報,而兇手就在眼前,我是否要行動呢?

  一時間,殺伐果斷的我終究還是有了一些遲疑。

  而就在這時,木門被推開,有人打破了這僵持的困境,推門而入的依韻公子開口說道:“落表叔,你這是在干嘛?”

  瞧見依韻公子,那落千塵仿佛找到了組織一般,立刻興奮了起來,沖著他喊道:“小尚啊,你快點過來救我,這家伙想要殺我呢!”

  依韻公子嚇了一跳,左右打量一番,然后對我說道:“陳兄,那個啥,我知道此人的性子很表態,不過你能不能看在飛雨的面子上,放過他一馬呢?”

  瞧見依韻公子也過來勸我,我冷笑道:“這么說,是不是讓我也得看一下王新鑒的面子?”

  依韻公子被我一句話給噎得不行,半天不知道如何回答,反倒是他母親指著那落千塵憤然罵道:“洛老三,你這個挨千刀的,我早就聽說過你的劣事,一直想問你,你狗日的到底有沒有良知,沒事你欺負小女孩兒干嘛,啊?”

  他母親雖然身逢大變,不過地位頗高,落千塵倒也不忤逆,只是嬉笑著說道:“個人興趣,嘿嘿,個人興趣哈……”

  “呸!”

  依韻公子的母親沖他啐了一口痰,怒氣沖沖地罵道:“你這個人渣、變態,將自己的快樂,建立在弱者的痛苦之上,有什么顏面,活在這個世界上,還不如死去算了!”

  老太太憤怒得不行,依韻公子在旁邊十分無奈,本來想要勸我冷靜,沒想到他母親倒先憤怒了起來。

  不過像他母親說的這些話兒,也的確沒錯,像他這樣的人渣,活著實在是浪費空氣。

  依韻公子一時無語,然而就在這時,落千塵背后的墻壁突然碎了一大塊,轟然倒地,一個黑影猛然拽住了他,低聲喝道:“快走!”

  落千塵先是一愣,隨后聽到卻是自家侄女的聲音,心中狂喜,順勢而退,卻是直接退出了屋子里去。

  這變故陡起,好多人都沒有反應過來,我第一個持劍沖了上去,結果朱貴這時卻奮然朝著我撲了過來,顯然是想要留下落千塵的性命,幫自己兒子治病。

  他的近身搏斗之法頗厲害,我與他糾纏幾招,那落千塵卻是早已離去。

  眼看著落千塵即將逃離,我往后退一步,指著他躺在地上的大兒子,厲聲喝道:“你這個老糊涂,自己看一下,你那兒子還有性命么?”

  朱貴渾身一震,回頭一瞧,卻見他大兒子躺倒在地,太陽穴上面插著一根金針,口鼻之中,早無氣息。

  那落千塵也是個心狠之人,一路憋氣,在離去的時候,便將所有的憤恨,都撒在了手中的人質身上,一根金針,直接將重病垂危的朱大給刺死了事。

  不但如此,那朱小玖被她按住脖子,扔在一旁,卻也是憋得滿臉通紅。

  朱貴先是死了大兒子,又瞧見孫女呼吸急促,眼看著就不行了,頓時就崩潰了,沖過去抱著自家孫女,哭喊道:“怎么會這樣,怎么會這樣呢……”

  久趟江湖的他,這一回,終于理解為何落千塵會被人叫做變態。

  好在旁邊的依韻公子一專多能,將自己母親放好之后,手指搭在小女孩兒的脖子上,微微一探,驚喜地喊道:“人還有救,別著急!”

  朱貴大喜,而我瞧見這兒塵埃落定,也沒有再停留,直接撞出門中,腳尖一點,人便躍上了屋頂,瞧見那落千塵在洛飛雨的掩護之下,竟然是朝著海天佛國的主殿方向跑了過去。

  那主殿處,可是在開著無遮大會,江湖上各大門派一齊祝賀,他們朝著那邊奔跑,恐怕是想要把事情給鬧大。

  只不過,洛飛雨剛剛殺了那么多慈航別院的人,這回又跑到人家會場去,這個又是為何呢?

  我滿腦子的疑惑,腳下卻并不停歇,幾個飛縱,朝著那兩人快速接近。

  不管怎樣,落千塵此人,必須死!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