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卷 第四十七章 那一拳的風情

  我的身子一僵,有一股涼氣沿著尾椎骨冒上了來。

  說實話,這一年以來我都沒有享受過多少安穩的日子,總是有這樣或者那樣兇險的事情出現。死人見得也算多,心早就適應了生離死別的情感,再血肉模糊的場面,也覺得平常,安之若素,不會影響到自己的心情。然而見到碗里面這四塊切得方方正正、煮得熟透的肉,就像普通的豬牛肉一樣,散發著食物本身的香氣,熱騰騰的,竟然還有一些醬料在上面,我肚子里頓時就有一股酸水往外面冒。

  雪瑞是不會騙我的,她說這幾塊肉是人肉,那么便一定是。

  想來這牢房的主人也沒有那么好心,在這交通不便的大山和叢林中,給我們找來豬肉佐餐。

  我能夠想象我在那一瞬間的臉色,應該是變得慘白慘白的。血腥我見過,殘忍也見過,但是變態如斯,卻還是超出了我的想象,竟然將人肉像普通肉類一樣烹飪熟透,然后端過來給我們吃掉,這是什么行為?這是什么行為!我想除了心理變態之外,基本上沒有其他的解釋了。

  我咽了咽嘴巴里的酸水,朝地上吐去。

  幸虧雪瑞及時出言制止了我,要是我因為肚子里突然出現的饑餓,抗不住,將這碗里面的肉給吃掉了,以后知道了,回想起來,定然會夜夜都做噩夢的。這跟堅強和其他男人的品質無關,而是與人性有關。人,不能吃人,這是一個做人最基本的標準,至少在文明社會里,是這樣。

  然而當我雙手抓住鐵柵欄的時候,我卻看到了斜對面的加藤原二,已經抓起了盆子里面的肉,沒有任何猶豫,張口便啃。

  雖然心里面十分不喜歡這個日本小子,但是我仍然忍不住出聲提醒他:“這是人肉,不能吃的!”

  他愣了一下,將那塊兩指厚的肉塊放下來,伸手抹了一下唇邊的醬料,然后平淡地說道:“你說是人肉就是人肉了?這分明就是豬肉,不信你試試,味道還不錯。趕緊吃,吃完了才有力氣。”說完這些,他端起盆里面的稀粥,仰頭喝下。他說得輕松,然而我看見了他的喉結處,不自然地抽搐了一下。

  一聳一聳的,像是在痙攣。

  我明白了,雪瑞剛才的叫聲那么大,加藤原二怎么會聽不到呢?他定然是清楚的,只不過卻當作不是,麻痹自己而已。為什么?也許是因為肉類能夠最快地補充他的體力,以便于他接下來的行動吧!表情如此平淡的他,心里面的想法應該是要越獄吧。

  我無語了,折身退了回來,坐在了雪瑞的身邊,感覺肚子里的饑餓有增無減,火燒火燎的。牢房門口的那一盆食物,又變得如此誘人來。我問雪瑞,說你怎么知道那盆子里面的肉是……

  雪瑞閉目微笑,指了指自己的額頭正中處,然后又指了指自己的心間,說:“在我面前,事物所有的本質,只要我想,都能夠看得清楚——我看見這些肉是來自于一個可憐的姑娘,她死去還不過兩天,我聽到了她靈魂的顫栗,和不屈的吶喊……你餓,是因為你喝下的那草汁發生了作用,它上面有十個餓鬼的怨念在,所以讓你饑腸轆轆,只想著食物。但其實,你并不需要它。”

  我點了點頭,確實如此:才過了一天的時間,我們昨天還在林間吃了熊明家的臘肉和飯團,哪里會這般饑餓?經過雪瑞提醒,我盤腿下來,開始念“甘露法食咒”,超度盤旋于胸腹之間的餓鬼:“冷冷甘露食,法味食無量,騫和流七珍,冥冥何所礙……”一咒念完,腦海里如同毒癮一般盤旋不去的饑餓,這才消散了許多。我重復念了三遍,終于消失不見。

  我笑著對雪瑞表示了感謝,說你倒是知道得不少,今天要不是你,我可出了大洋相。

  雪瑞淺淺一笑,皺著鼻子說那可不是么?我可是天師道北宗傳人,天師道五絕“養精之道”、“養氣之道”、“養神之道”、“養形之道”、“養食之道”,我可以說都得有真傳呢!說完,她有些不好意思地笑了,說其實沒有,她主要是被師父開了天眼,能夠看透些世物迷障的表象罷了。

  我也摸了摸鼻子,笑著說:“連‘養精之道’……你也得到真傳了?”

  雪瑞剛才還晶瑩雪白的小臉,霎那間頰生飛霞,就像池子里突然傾進了紅墨水,暈染開來,不一會兒,連她的耳根子都紅得發燙。“你是壞人!哼……”她說完,接著,這個陡然間變得明艷不可方物的美少女伸出粉拳,一下子擂到我的胸口,把虛弱的我錘得隔夜飯都差一點吐了出來。我這才想到,我面前的不僅僅是一個十七八歲的少女,而且還是一個道門傳人,不是我可以隨意調戲的……

  這一拳的風情,深得三皇炮錘的精要:樸實無華、氣勢勇猛。

  接下來我們默默不語,隔著有兩拳的距離,靠墻,靜靜恢復體力,以及等待著我們接下來要面臨的命運。現在不是玩耍的時候,要知道,我們現在的身份,可是階下囚,案板上的肉,隨人家任意拿捏呢。雪瑞的呼吸很有特點,三長一短,像是在練習某種道家養氣功。我扭頭,看她睫毛彎彎,輕輕顫動,然后回轉過頭來,按照固體中類似瑜伽的法子,將渾身的骨骼震得啪啪輕響。

  時間過了兩小時,果然,又來了三個人,提著強力手電筒挨著牢房照了一遍,然后罵罵咧咧地離開。從他們的速度來看,這個地方并不大,或許囚犯并不是很多,伸出兩只手,應該就能夠數得過來。隨著左邊的鐵門處哐啷作響,談話聲逐漸遠去,我決定使出我的殺手锏。

  “有請金蠶蠱大人現身!”

  我雙手合十默念著,肥蟲子出現之后,我指使它順著牢房出去查探一二。它點頭,然后潛入陰影處,緩緩地往外游去。這個時候,牢房里一片陰暗,自然不會有什么人會注意到它。而我則閉上了眼睛,將腦海放空,開始讓自己的心境達到那將醒未醒的狀態,心神升入了一個假定的、空想的區域。

  漸漸的,有物體的形狀在腦海中浮現,像素描、簡筆畫,三三兩兩地勾勒,東一筆、西一筆,越來越生動,越來越明朗,在我眼中出現了一個大廳,而最中間,則是一個石柱子。畫面回轉,我看到了大廳盡頭處有一個鐵門,側拉的那種。那里應該就是我們這個牢房的出口,而肥蟲子所處的那個大廳里,四下都空蕩蕩的,中間的石柱子上面有好多條鐵鎖鏈,有長有短,鎖鏈的盡頭處都是手銬一般的樣式。

  世界驟然一低,這是金蠶蠱往下俯沖,。

  我們來到了那石柱的附近,在畫面里,出現了好多白色的皮屑和頭發,這頭發有長有短,順直的、卷曲的,顏色也各異,碎指甲,以及其他……顯然,這個地方,曾經有很多人在此生活過。

  金蠶蠱盤旋一圈之后,開始往另外一端飛去。

  在大廳的另外一端,有煙霧裊繞,紅光浮現,接著出現了一個大門,那大門是舊式的鐵門,感覺十分的厚重,也嚴實。金蠶蠱圍著這大門繞了一圈,竟然沒有找到縫隙可供溜出。作為半靈體的金蠶蠱,它可以自由出入人體以及其它的生物,然而這僅限于碳水化合物這種類似的大分子結構,如果是這純金屬組成的緊密屏障,它也難以穿破。

  過了一會兒,它瞄準了鎖眼。

  然后,它準備從這個唯一的通道口,往外界出發了。蠕動著肥肥的身軀,金蠶蠱開始突擊,從鎖眼的間隙進行滲入,我眼前的世界開始變得光怪離奇起來,完全分解成了若干毫不關聯的畫面和片段。然而沒等到我明了鐵門之外的風景,一道紅光就徹底擊中了我腦海的世界……

  轟,腦海中的一切全部都崩塌了。

  我睜開了眼睛,看到雪瑞一臉關切地看著我,輕聲問怎么了?我想開口說話,然而喉頭一甜,血便順著嘴角流了下來。過了一會兒,肥蟲子返回來,金黃的表皮外有些焦黑。在山林中見到那條黃金蛇蟒,我就應該想到善藏法師來到了這里,而且這個事情已經得到了姚遠的證實。果然,萬事皆無僥幸,在降頭師們的大本營里,房中若沒有些個布置,簡直就是在侮辱他們的智商。

  我心疼地摸著肥蟲子被燒得焦黑的皮膚,有些難受。

  它則沒心沒肺地吱吱叫,還跑到雪瑞的胸口去遛了一圈,引得一番尖叫。金蠶蠱不怕刀劈火燒,是塊真金,受到的傷害遠遠沒有表面上看起來的那么嚴重。然而我卻還是有些難過:雜毛小道生死不知,我和雪瑞身陷囹圄,牢外危機重重,我所有的底牌都已打光,這可如何是好?

  我第一次生出了疲倦之意。

  當夜我昏昏沉沉再次睡去,夢見自己來到了一個黑窟窿的土坑里,每走一步,地上就有一個骷髏頭.終于,我踢到了一個人頭,好奇地拾起來一看,卻是雜毛小道七竅流血的頭顱,在沖著我詭異地笑。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