終卷 第二十四章 飛劍絢麗,然并卵

  我想要快速追上對方,卻不曾想那洛飛雨憑借著手中那種神秘蛛絲,在水寨那個高高低低的建筑上下一陣起伏,沒一會兒,居然就跑到了水寨的邊緣處去。

  我將人皮面具戴上。面目給揉成一團,提劍而起,快步追去,然而就在這個時候,那洛飛雨卻是大聲喊叫了起來。

  她這一叫不要緊,那仿佛沉睡過去的水寨陡然熱鬧了起來,無數的火光亮起,還沒有等我反應過來,強弓勁弩,悄無聲息地就朝著我這里射來。

  利箭飛快,一直到了我身邊,方才有風聲傳來。

  颼、颼、颼……

  利箭在我的身邊飛速穿過。從屋檐上、巷道里和大街上射了出來,有的刁鉆,有的密集,卻是將我弄成了眾矢之的。

  為了避免耗損過重,我不得不落下屋頂,從小巷子里飛速奔走。

  隨著弓箭一起出來的,是那些寄身于水寨之中的強者。

  能夠居住在慈航別院里面的男子,普遍都是有一技之長的,同樣是以女性為主的修行宗門,魅族一門之中的男性叫做山門護法,而慈航別院這里自然也是有類似的存在,我剛剛落地,立刻有勁風從四面八法,朝著我撲將而來。

  我手持利刃,揮手即殺人。然而這慈航別院雖然行事并不地道,但并非邪門邪派,我唯有克制住心中殺戮的欲望,并不敢造就殺孽。

  我這里束手束腳,然而那些從黑暗中竄出來的家伙卻是毫不留情,蜂擁而至,手中的刀、劍、長槍和匕首,一股腦兒地朝著我的身上招呼過來。

  我并不與這些人硬拼,利用這水寨復雜的地形,上躥下跳,將這些人給甩開去。

  人在屋上屋下縱橫。有人追得上,有人追不上,奔了一會兒,跟在我身后的那十幾人,就算是這水寨之中最強的一批了。

  這些家伙,對慈航別院的感情最深,奮力追殺而來,甩也甩不掉,我心中煩悶,猛然回頭。一劍斬落過去。

  這一劍并無勁道,只有氣息。

  這氣息,是三氣合一,重在勢,而不在形。

  能夠從水寨之中一直跟著我追到邊緣處的家伙,絕對能夠感受到這長劍之中蘊含的恐怖氣息,當劍停下來的時候,大部分人都下意識地站定了,不敢向前。

  之所以說是大部分人,是因為還有一部分人覺得自己人多勢眾,天塌下來還有個高兒的頂著,于是馬不停蹄,沖到了我的跟前來。

  總共四個。被我一個一腳,行云流水、利落無比地踹翻倒地。

  迅雷不及掩耳之勢。

  最后一個沖到我跟前來的,被我一劍挑飛長刀,沒等他有半點兒反應,飲血寒光劍就架在了他的脖子上來。

  這是一個二十來歲的小年輕,漁夫打扮,身上還有濃濃的魚腥味。

  不過別看他年輕,剛才追得最兇的,也就是他。

  不過再兇悍的人,當長劍架在脖子上的時候,總是會恢復冷靜的,特別是像飲血寒光劍這般的魔兵,上面傳來宛如活物一般的氣息蠕動,以及一明一黯的血光,將他給嚇得筆直站立,一身冷汗就刷一下冒了出來。

  眾人停住了,而我則一字一句地說道:“私人事務,誰若是要命,就最好別插手。”

  沉默!

  圍在我身邊的一眾人等,皆以沉默來對待,顯然是心有不服,我嘿然笑了一聲,不理會這些人的心思,而是再次申明道:“我脾氣不好,沒有下一次了。”

  說罷,我將剛才那小年輕給一把推開,越過那屋頂,朝著水寨的邊緣奔去。

  我一動身,立刻有人再次行動了,不過比起剛才來說,數量卻少了許多,而且很多人都不敢再靠近,風中傳來這些人焦急的聲音:“快去找舵爺來,這人太兇了。”

  近戰不敢,然而對方的弓弩卻并未停歇,那利箭颼颼,朝著我這邊射來,間雜著一兩根那雷符火箭,威力直接能夠將一間屋子給轟塌了去。

  我對于這利箭,一開始倒也有些忌諱,然而瞧見那落千塵越跑越遠,煮熟了的鴨子都飛了,頓時就是一陣心頭發怒,不再管別的,箭步向前,沖出了水寨,朝著前方沖去。

  落千塵和洛飛雨,兩人奪命狂奔,又幾乎無人阻攔,本來應該占據上風,然而我發足狂奔之下,兩者之間的距離卻越來越縮短了。

  神行百步,縮地成寸,這并不是太過于復雜的手段,只要到了一定的境界,都是能夠領悟的。

  兩者之間的距離,越來越近了,卻瞧見那洛飛雨推了落千塵一般,接著回轉過身來,將我給攔了住。

  這女子,兇悍!

  早在她第一次出現在我視野之中的時候,我就有了這么一個印象,十幾歲的幼齡,便能夠從一字劍的手中搶奪去那把秀女劍,這樣的修行天賦,當真是讓人高山仰止,嘆服不已。

  我停下了腳步,望著不遠處的她,寒聲說道:“洛飛雨,你可知道你這家叔落千塵是個什么樣的人?”

  洛飛雨哼聲說道:“民不舉官不究,你有什么理由抓人?”

  我瞇著眼睛說道:“褻瀆幼童,天理不容,而且我抓他,還為了另外一件事情,那就是他在不久之前,曾經殺害過我的手下。”

  “啊?”

  洛飛雨有些意外,然而她既然決定偏袒,自然是一條路走到黑,于是她咬著牙,揚起手中的秀女劍,毅然說道:“你以后若是見他,將他一刀給活剮了,我也絕不攔你,但是今天不行!”

  我一步一步上前,疑問道:“為什么,給我一個理由!”

  洛飛雨緊緊抓著手中的劍,使勁兒搖頭道:“你不要再過來了,再過來,我可就真的要動手了!”

  盡管對方這般威脅,然而我卻并沒有停止先前的腳步,而當我靠近洛飛雨十米的距離時,一道急促的勁風,陡然出現在了我的身前來。

  飛劍,是飛劍!

  我將飲血寒光劍橫了過來,擋在胸口,那急速而來的飛劍與劍身相撞,一股巨大的力量朝著我的身上推來。

  我雙腳抓地,穩穩地站住,而那從洛飛雨手中脫離的秀女劍卻向上一挑,朝著我的咽喉這兒劃去。

  這是想要人命了啊?

  我心中一跳,朝著后面退了兩步,那飛劍便倏然而起,宛如一條高速飛舞的游魚,從四面八方的虛空之處騰起,帶著那股犀利無比的鋒寒,朝著我的周身要害刺來。

  一時間,鋒芒閃耀,氣勢如虹。

  好一招飛劍如雨。

  對方快,越來越快,然而我卻是穩住了身形,然后站定在了原地,手中的飲血寒光劍平平舉起,一動不動,而唯有在那飛劍臨體的時候,方才倏然而動,與之交擊。

  叮、叮、叮……

  秀女劍與飲血寒光劍叮叮當當的撞擊聲,宛如大珠小珠落玉盤,清脆而悅耳,然而每一擊下來,在遠處的洛飛雨臉色都為之一黯。

  此女的手段走的是輕靈飄逸,若是論起硬實力的話,跟我相比,到底還是有一段距離。

  然而我與洛飛雨的拼斗,卻引起了身后那一幫追兵的震驚。

  要曉得,這世界上的修行者說多不多,說少不少,但是真正有見過飛劍的,卻是屈指可數,有且只有一少部分人能夠得聞。

  現如今,這傳說中的玩意出現在眼前,怎么叫人不驚訝?

  更讓人覺得詫異的是,那使飛劍的小妞,使勁渾身解數,居然沒有破開剛才自己追逐的那個家伙的防御,甚至還在步步后退,如此想起來,這些人的臉上更是一片慘白。

  有飛劍的戰斗,無比絢麗,然而也僅此而已。

  倘若是一般人,在這般暴風驟雨的攻擊下,還未打,就幾乎沒有什么還手之力,只有任人宰割了,然而我卻顯得游刃有余,一邊擋劍,一邊前行。

  即便對方可以拉開距離,我與洛飛雨也是越來越近。

  十米、八米,五米……

  一直顯得無比平靜的我陡然出劍,那飲血寒光劍刺向了空處,看似沒有半點兒卵用,然而原先那漫天亂舞的秀女劍卻在此刻,停止了所有的攻擊,靜靜地躺在了比它寬闊一倍的飲血寒光劍上。

  兩者劍尖相黏。

  洛飛雨眉頭緊鎖,雙手掐著劍訣,試圖將這劍給召回,結果無論她如何驅使,那秀女劍都一動不動,宛如生根了一般。

  御劍無效,洛飛雨倒也硬氣,一個箭步沖到我的跟前來,雙手陡然一分,卻是想要來抓那劍柄。

  我故意伸在她的面前,就是要等她上鉤,哪里能夠讓她奪回去,當下也是將長劍收回,朝著這個女子單手抓去。

  沒有那秀女劍,這女子的威脅就少了一大半。

  然而就在我五指微張,反扣而出的時候,對方的身影卻是陡然一陣恍惚,我的手穿過了對方的身體,居然毫不受力。

  眼看著洛飛雨即將拿回自己的秀女劍,我當下也是將勁氣集聚,手掌在虛空之中猛然一撈,一把就將這女人的脖子給抓住,將她按倒在了地上,冷笑著說道:“些許小術,還敢在我面前班門弄斧?”

  被我按倒在地的洛飛雨絲毫不驚慌,反而是咧嘴一笑,淡然說道:“真的么?”

  話音剛落,我突然感覺手掌頗癢,低頭一看,卻見按住洛飛雨的手掌之上,居然爬滿了密密麻麻的黑色小蟲子。

南無袈裟理科佛、 說:
洛飛雨,也并非那般好拿捏的……
只是,她并非不明事理之人,為何拼死也要保住落千塵呢?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