終卷 第二十五章 黑手私放洛飛雨

  這一堆堆的小蟲子有點兒像是黑色的臭蟲,外面是甲殼,分泌著黏糊糊的液體,像膠水一般,不臭。反而有一點兒檀香的氣味。

  這些蟲子兇得很,張嘴就咬。

  丁點兒大的口器,咬合力巨大,紛紛刺破我的皮膚,疼痛就像開水一般,陡然擴散開來,整個手都有些發麻了。

  而就在這個時候,那洛飛雨手掌一翻,朝著我的胸口戳來。

  我用飲血寒光劍將她的手掌給壓在高聳的胸口,渾然不顧那滿身亂爬的蟲子,嘿然笑道:“小姑娘,你根骨奇佳。是個修行的好底子,何必走那旁門左道,變成這般模樣呢?”

  洛飛雨雪白的脖子被我緊緊掐著,趁機襲擊的手掌也給飲血寒光劍給壓在胸口,掙扎不得,不過她卻并不妥協。

  盯著我,她咬牙說道:“為什么?”

  我凝望著她雪白的皮膚里面,不斷爬出來的黑色甲蟲,緩聲問道:“什么為什么,你想知道什么?是在問那飛劍為何失去了你的控制,還是問我為何會不怕這蟲子吞噬?”

  洛飛雨心有不甘地說道:“都有!”

  我瞧見落千塵已然沖進了海天佛國的三千廣廈之中,卻也不急了,耐心解釋道:“飛劍的驅動原理,說是咒訣,其實是在于你跟劍靈的聯絡。是炁,是意識。這些才是你能夠隨心所欲的根本原因,而我剛才所作的,就是觀察,然后掌控炁場,再切斷你跟它之間的聯系——就這么簡單!”

  “簡單?”

  洛飛雨被我死死掐住脖子,說話的氣息卻并不急促,而是沉聲說道:“你說的容易,這世間能夠脫離法陣而掌握炁場的人,能有幾個?”

  我聳了聳肩膀,平靜地說道:“碰巧。我就是其中之一!”

  洛飛雨凝視著我,好一會兒,方才嘆聲說道:“我之前見你的時候,你還沒有那么讓人絕望。這些年來,你到底是經歷過了什么,竟然會變得這般強大?”

  我嘿嘿一笑,點頭說道:“好吧,我可以把這個當成是對我的夸獎么?”

  洛飛雨繼續說道:“難怪我外公最近在感嘆,說萬萬沒想到的一件事情,就是他最終的對手。極有可能是你——這是他用東極觀星術推導出來的結果,有八成以上的準確率。”

  我沒有理會她的夸贊,而是望著那些已經爬到了我肩膀上面的蟲子說道:“你或許并不這么認為,在你的眼里,你的蟲子,或許就足以將我給滅了,對吧?”

  洛飛雨的笑容陡然間變得無比甜美起來:“對,你錯就錯在太有自信了——給我倒下!”

  這話兒說完,她整個人居然在一瞬間化作一大團的散沙,從我的掌控中消失了去。

  而就在洛飛雨剛才躺著的地方,則有無數的黑色蟲子翻滾著,將我整個人都給籠罩了住,似乎想要將我活活吞噬。

  來勢洶洶。然而我早有準備。

  在洛飛雨開動的一瞬間,我一記魔威拍出,渾身罡氣一抖,那些附著在我身上的黑色蟲子頓時就暈頭轉向,紛紛落下,宛如米粒一般,再無動靜,而我卻在同一時間開啟了臨仙遣策,右眼之中的神秘符文在一瞬間瘋狂轉動。

  真實之眼。

  洛飛雨在剎那間消失無蹤,然而那僅僅只是目力所不能及的地方,真正的高手從來都不單純只靠視線來捕捉敵人。

  我感受到了一股氣,一股游蕩不休的氣息,朝著遠處飛速遁去。

  她并不傷人之意,只不過是想要逃脫我的控制。

  對于她來說,此刻的我,已經不再是她能夠對付的了,這女人慧心通達,最是知道分寸,一旦事有不妥,就不會拖泥帶水,果斷得很。

  這樣的人,若是對手,當很是難纏得很。

  然而既然是在我的眼皮子底下,我又如何能夠讓她從我的手里離開,當下也是罡步晃動,人似鬼魅一般,快速貼近,然后朝著虛空之中一抓,硬生生地將洛飛雨拽了出來,再一次把她給按到在地。

  這一次的洛飛雨再無依仗,滿臉都是驚訝:“怎么可能,你怎么可以抓得到我?”

  我這一回可是用上了煉妖壺觀術,因為我發現了一件事情,那就是這女子的身上,必定是種著了那種古怪的蟲子,使得她能夠有超乎常人的手段。

  煉妖壺觀術,這手段被我修至大成之境,拿捏這黑色蟲子,倒也不在話下。

  我沒有理會洛飛雨的驚訝,將她控制住了之后,開口問道:“告訴我,為什么一定要護住落千塵?別跟我扯他是你小叔之類的話語,我知道,那個人渣,在你眼里沒有那么重要!”

  洛飛雨緊咬銀牙,一副慷慨就義的模樣,就是不肯妥協。

  我能夠感受到對方的身體在不斷發抖,卻并不是因為害怕,這使得我的心中一動,突然笑了:“看起來,你是準備自己硬扛咯?”

  洛飛雨沒有理我,不再說話。

  她的身子更抖了。

  我用極為和緩的語氣,一字一句地說道:“你這是在逼我殺了你啊……”

  洛飛雨咬著牙齒,憤然說道:“你要殺便殺,要剮便剮,既然技不如人,落在你的手上,我也是認栽了,來吧!”

  她越是慷慨決絕,我的笑容越盛,掐住她脖子的手突然一滑,移到了她飽滿的胸脯上方,輕輕勾了一下對方花如凝脂的皮膚,感受到這女子的渾身一顫,心中更是安定。

  我故意模仿起落千塵那狗日猥瑣的笑容來,對她說道:“這么讓你死,實在是太可惜了?瞧你這反應,應該是沒有嘗過最為美妙的男女之事吧,不如這樣,我做件好事,讓你在臨死之前,好好享受一下,日后下了黃泉,回想起來,也是不留遺憾,你說對吧?”

  不知道是我這笑容太過于猥瑣,還是洛飛雨的身體實在是太過于敏感,當我的手掌往下面撫摸的時候,她的身子繃得停止,雪白的臉頓時急得通紅,沖著我呸道:“沒想到你居然是這么惡心的家伙。”

  我冷冷哼道:“我再惡心,總比不過落千塵——至少你是年滿十八了。”

  洛飛雨試圖反抗,結果被我牢牢壓住,掙脫不得,憋著臉喝道:“你若是敢動我,我現在立刻就去死!”

  我盯著她的眼睛說道:“你若是告訴我剛才的問題,或許會有一線生機呢?”

  我是循循善誘,然而洛飛雨卻咬牙頂住了,就是不肯妥協,我突然嘆了一口氣,對她說道:“你其實并不僅僅只是過來救尚晴天母親的,跟你一起來的,其實另有其人,對吧?”

  被我一語道破,那洛飛雨滿臉驚訝,瞧見她的反應,我繼續說道:“那個人,應該是彌勒吧?”

  洛飛雨震驚無比,脫口而出道:“你怎么知道的?”

  我自然不知道,不過想起對方的來歷,又想起她寧愿受辱致死,也不愿意出賣對方,想來必然是大人物。

  那么是什么大人物呢?

  想來想去,像這樣的場合,估計最近越來越活躍的彌勒,應該是不會錯過吧?

  沒想到我這么一蒙,居然還猜對了。

  瞧見洛飛雨那驚慌失措的眼神,我便知道終于榨出了我所想要的東西,而彌勒既然出現在此處,那么落千塵就不再是我的第一目標了。

  對于我來說,那彌勒,方才是我一生的宿敵。

  而落千塵,他算個屁?

  得曉答案的我便沒有再繼續為難洛飛雨的意思,下意識地瞧了一眼她胸口那鼓鼓囊囊、近乎渾圓一般的巨乳,我舔了舔嘴唇,想著倘若掐一把,不知道是什么樣的感受。

  然而這念頭我最終還是中止了,我既然這般厭惡落千塵,自然不可能去做如他人品那般低劣的人。

  即便誘惑是如此的大。

  真大!

  收起歹心,我一掌拍在了對方的小腹處,將其氣海震潰,然后起身,平靜地說道:“你別緊張,我沒有廢去你的修為,只不過讓你最近這段時間里,提不起氣來而已。這里是我和彌勒的戰場,至于你,別在這里助紂為虐了,看在依韻公子的面子上,我饒了你,不過下一次倘若是再見到你,我是不會客氣的。”

  洛飛雨和彌勒一同出現,唯一的可能,就是她已經加入了邪靈教。

  與依韻公子這種出淤泥而不染的家伙不同,她現在已經是一屁股屎了,我之所以放她,正如我所說,純粹是看在依韻公子的面子。

  可惜了……

  我站起身來,洛飛雨身子一扭,化作一團黑色云霧,下一刻,卻是出現在了十幾米外的地方,秀女劍也落在了她的手上。

  她遠遠地盯著我好一會兒,然后一句話都不說,就轉身離開了。

  氣海被破,居然還能這般行動,看來她除了修為,還有別的手段啊……

  我沒有再理會她,而是朝著慈航別院的方向快步走去,然而當我走到殿門之前來時,卻有一人踉踉蹌蹌地沖了出來,瞧見了我,大叫一聲“志程”,竟然撲倒在了我的懷里。

  我低頭一看,卻見這個滿身是血的老頭兒,居然是我茅山的執禮長老,雒洋。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