終卷 第二十六章 酒里有毒

  我一摸臉,這才發現剛才真氣震蟲的時候,那人皮面具卻是已經脫落。

  雒洋長老瞧見我在這兒,頓時就大為激動,然而剛剛沖到我的懷中。雙腳卻突然一軟,栽倒在地,我趕忙上前,一把將他給扶住,望著渾身發軟,滿是鮮血的執禮長老雒洋,焦急地問道:“雒長老,雒長老,你怎么了?”

  倘若是別人,我或許并不會如此焦急,而這位雒長老可是當初師父入關的時候,告訴我十大長老里面。少數值得信任的長輩。

  這樣的長輩若是死在這里,只怕那茅山恐怕就更是渾濁不清了。

  我心中焦急,然而雒洋長老,卻只來得及說了一句話:“酒、酒里有毒……”

  什么,屎里有毒?

  哦,錯了,酒里有毒?

  我瞧見翻倒在地,不再動彈的雒洋長老,心中大慟,手指在他的鼻間一摸,人還有氣息,脈搏也還算正常,就是有一股力量盤旋在他的腦中神池,讓他不得清明。

  看起來,應該是要不了他的性命。而只是讓他昏沉而睡。

  酒里有毒,說的自然是那讓無數人為之期待的萬紅一窟酒,這玩意的釀造原料和過程,聽之都讓人驚訝,換做是我,是絕對不敢嘗上一口的,不過天下間的修行者,又有幾人能夠有我這般的經歷和定力。

  美酒在前,貪杯也是正常。

  卻不知道這酒里面,竟然有那能夠讓人昏迷不醒的毒藥。

  這藥,是作為此間主人的慈航別院所為。還是那藏在暗處的彌勒在搗鬼呢,而這一切,跟洛飛雨拼死要保住的落千塵,又有著什么關系呢?

  我滿腦子疑問,不再猶豫,一把將雒洋長老給扶了起來,將他給背在背上,然后大步朝著廟宇里走去。

  走進寬敞的寺門,里面有一片大廣場,左邊的那一塊廣場燈火通明。周遭擺放著各種臺案和蒲團,卻是那慈航別院召開無遮大會的地方。

  這兒原本格外熱鬧,禪唱陣陣飄揚,然而當我趕到的時候,卻是一片狼藉,與會的兩百多號人里面,竟然躺到了大半,而沒有倒下的那些人里面,則在高聲爭吵,來來往往,喧鬧不已,哪里有半點兒佛家氣度,一派仙修?

  我緩步走過廣場。一路上不斷瞧見有伏倒在地的家伙,有的早已昏迷,而有的則強忍著意志,試圖保持清醒。

  不過無論他們再如何堅持,卻都逃不過閉上雙眼的結果。

  那毒藥,太霸道了。

  我一路走到了茅山的席位之中,瞧見這里除了幾名真傳弟子之外,話事人和水蠆長老都不見蹤影,不知道是中了毒,還是金蟬脫殼離去。

  當我將雒洋長老放在茅山的人群之中的時候,終于有人瞧見了仿佛置身事外的我。

  “陳志程,你怎么進來的?”

  說話的卻是先前在山門攔住我的那個中年女尼,作為知客僧尼的她最大的優點就是記憶力超群,瞧見本來不該出現在無遮大會之上的我,居然堂而皇之地出現在會場,頓時就又是驚訝,又是疑慮。

  我沒有理會她,而是開始找尋起慈元閣的位置。

  我之所以能夠混入慈航別院的會場,都是托了慈元閣閣主方鴻謹的福,正是因為他的擔當,我才能夠有介入其中的資格。

  人家把我當朋友,我不能不顧及他們的安危。

  慈元閣雖然是新近崛起的門派,不過許是慈航別院想要借助它來擴展自己經濟實力的緣故,所以被安排的位置,算是十分靠前,我瞇著眼睛找了一下,卻是很快就找到了。

  與茅山一般,方鴻謹和幾個大掌柜都昏倒在地,不省人事。

  問話沒有得到回答,那正在與人爭吵的中年女尼突然轉過槍口,沖著我大聲喊道:“就是他,絕對是他!我們的千紅一窟露里面,是絕對不會有毒的,眾人昏倒在地,無遮大會被破壞,絕對是這個不速之客在搗鬼!”

  聽到這中年女尼的指責,那些并沒有昏迷的各門各派中人,頓時就回過神來,紅著眼睛,紛紛將我給圍住。

  我依舊還是沒有理會任何人,目光在人群之中搜尋,試圖找到落千塵的下落。

  然而我始終還是沒有找到那家伙,因為還沒有等到我耐心找尋,就有幾個人將我給圍住了,一臉戒備地望著我,憤然說道:“說,是不是你給我師父下了毒?”

  我收回目光,望著圍住我的這些家伙。

  這七八十人里面,大部分人都并非一門之主,而都是些真傳弟子或者二把手、三把手,一流的高手也不少,但是能夠成為我真正對手的,卻是一個都沒有。

  其實用不著多想,就能夠明白,這些人之所以沒有一起暈倒,最大的原因,極有可能是還沒有來得及喝那萬紅一窟露。

  或者沒資格喝。

  當然,倘若這些人一擁而上,想必也是一件極為麻煩的事情。

  我想了想,決定把身份給亮出來,于是手往懷里摸去,將工作證件掏了出來,沖著圍著我的所有人沉聲說道:“國家宗教總局二司行動處,陳志程,在此辦案,各位若是無事,還請讓開。”

  人在江湖,就絕對不會不知道宗教局。

  因為從某一種意義上來說,這才是與修行者息息相關的職能部門,而托了許多好事者的福,我的這名字,也有無數人得以知曉。

  黑手雙城,不管是美譽,還是惡名,都能夠給人予一種立竿見影的效果。

  揚名立萬,曾經是很多人所追求的。

  陳志程,黑手雙城!

  這名頭一亮出來,立刻鎮住了相當的一部分人,這些家伙滿臉詫異地望著我,一副“原來你就是黑手雙城”的模樣,不敢再多言,不過與此同時,還是有那初生牛犢不怕虎的小年輕,一臉憤然地說道:“公門里面的人,也不能這么拿捏我們啊?”

  我望著那一伙滿臉不服的家伙,平靜地說道:“我乃茅山大師兄,在場的許多門派,都與我有故,而身為國家職能部門,諸位覺得我會做出這般冒失的事情么?”

  對呀,黑手雙城的名頭雖然兇,但絕對不是靠著陰謀詭計闖出來的。

  他之所以讓人恐懼,是因為死在他手下的,有無數臭名昭著的魔頭。

  樹的影,人的命。

  聽到我的話語,大部分人都失去了敵意,甚至還有人擠到跟前來,沖著我喊道:“陳領導,你可要給我們做主啊,好端端的來赴會,結果變成這般模樣,這可怎么辦?”

  有人一說,立刻群情激奮,而局勢在瞬間逆轉,大家都把我當成了能夠主持公道的人在傾述。

  我明白,之所以會有如此想過,卻是因為我之前的名聲在撐著。

  不管怎么說,宗教局這份金子招牌,都代表著正義和官方。

  我望著剛才那個血口噴人的中年女尼,她在形勢逆轉的情況下,下意識地有些驚慌,似乎想要朝著后面退縮,我哪里能夠讓她離開,穿過人群,來到她的面前,平靜地說道:“出了這么大的事情,你們齋主呢?”

  經得我的提醒,眾人方才醒悟過來。

  對啊,那個氣勢卓絕,堪比天下十大的靜念師太人呢,出了這么大的事情,她到底跑到哪兒去了?

  中年女尼低下頭來,驚慌地說道:“齋主有事,跟幾位江湖前輩在后面商量相關事宜呢……”

  幾位江湖前輩?

  我回望了一下茅山的席位,想著估計話事人和徐長老,就是被邀請離去,密謀那背后的事情吧?

  不過,這事兒為什么會這般的巧?

  難不成里面有什么陰謀么?

  我還在想著,而那七八十個幸存的各派弟子頓時就呱噪起來,憤然喊道:“有陰謀,一定有陰謀,你們慈航別院,是不是想要將我們這些人一網打盡,好讓你們一家獨大啊……”

  群情洶涌,場面一時混亂不堪,這些人開始沖擊起慈航別院的那些個尼姑來,而就在這時,一聲清越的聲音,從慈航別院那一方響起:“都住手!”

  我循聲望去,卻見一個與靜念齋主有著一般氣質的女尼,從人群之中緩步走出,來到眾人面前,單手執禮道:“阿彌陀佛,貧尼靜格,代替齋主師姐主持無遮法會,未曾想竟然出現這樣的事情,十分抱歉。”

  靜格?

  慈航別院的字輩里面,靜字輩的人物都屬于長老級別,而這些人普遍年紀偏大,能夠修行出如此年輕模樣的,想必修為也是極強的。

  能夠前來擔當無遮法會的主持,自然是慈航別院長老之中的佼佼者。

  此刻瞧見這人的氣度,給人的感覺就極為不同。

  這女尼一出現,現場頓時被她的氣勢所感染,為之一滯,許多大聲吼叫的人,也下意識地閉上了嘴巴。

  那靜格的目光巡視了一圈,最終落到了我的臉上來,笑了笑,滿臉歉意地說道:“剛才我們也在調查,初步估計,應該是萬紅一窟露的壇子里面,被人動了手腳。先生若是不介意的話,想請教一點,你是如何混進我海天佛國來的?”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