終卷 第二十七章 天下第一劍陣

  靜格師太,一出場,就顯得咄咄逼人,讓人心頭帶刺。

  她居然想要通過指責我,來緩解此刻的局勢。這主人翁的精神實在是有些太過于旺盛了。

  若是以前,我或許還會估計對茅山的負面影響而退讓,但是在此刻這樣的一副爛攤子里,我哪里理會她,冷冷一笑,指著周圍躺倒在地的這些人說道:“告訴我,這些人中的毒,到底是怎么回事?”

  靜格師太冷冷地說道:“不是跟你說了么,有人在壇中下了毒。這件事情,我一定會給江湖同道一個交代的,用不著外人指指點點。”

  我揚起左手,對她說道:“我剛才進來的時候。瞧見我茅山的執禮長老倉皇逃出來,一身鮮血,身上有若干刀傷,請你告訴我,這又怎么解釋?”

  靜格師太盯著我手上的鮮血,嘴角往上挑,冷冷笑道:“誰知道是不是你在自導自演,你們誰有被人追殺么?”

  旁人紛紛搖頭,顯然是沒有遇到這樣的情況。

  我瞧見靜格師太得意的表情,一字一句地說道:“慈航別院確定能夠控制住現在的局面么?”

  靜格師太傲然說道:“自然,我慈航別院延續千年,豈是能夠任人撼動的?”

  而她話音剛落,門口立刻涌來一群人,瞧見靜格師太和我,卻是圍上了前來。指著我,對靜格師太喊道:“靜格長老,此人擅闖水寨,一路打殺,十分兇悍,我們都攔不住他……”

  靜格師太冷然一笑,揚聲喊道:“好啊,裝什么大義凜然,你定然跟那下毒者是一伙的,想要破壞我們慈航別院的復出大業;來人啊,布靜齋明通劍陣。拿下此人!”

  那小媳婦兒一般嬌俏的尼姑霸氣斐然,手一揚,天空之中頓時就有花瓣灑落而下,一股輕艷香氣撲鼻而來。

  虛空之中,無數細碎利劍陡然而生,化作千般變化,萬般勁氣,朝著我撲面而來。

  在遠處,有人下意識地抽著冷氣,驚聲尖叫道:“啊。這就是傳說中的靜齋明通陣么,那可是需要八名擁有劍心通明的頂尖高手,方才能夠成陣,號稱十年磨劍、十年成陣、陣出則天下無敵的頂級劍陣?”

  靜格師太在劍光的深處冷冷笑道:“我慈航別院沉寂了大半個世紀,終于修出這天下第一劍陣,你既然妄圖阻攔,便成為我慈航別院的祭旗之人吧!”

  天下第一,劍陣!

  無數勁氣,化作銳利無比的尖刺撲面而來,在那一刻,我感覺仿佛整個天空都充滿了那種無所不在的劍雨。

  逃無可逃。

  既然如此,那便無需再逃,既然你愚昧。想要拿我立威,那便讓你瞧一瞧,我陳志程,茅山大師兄,到底是個什么樣的人物!

  劍出,迎風一劍。

  唰!

  一道劍光飛揚而起,將那萬般風云平平斬斷,無數攻擊在這一瞬間都仿佛落空,強烈的颶風從劍中憑空而出,朝著四面八方吹拂而起,那種來自于地獄深淵的劍意,帶著凜然的殺意,出現在了這空間之中。

  劍收,漫天的劍光也隨之收斂,八個面容艷麗、素衣僧袍的尼姑出現在了我的四周,層次不同,持劍而立。

  九人持劍當場,而周遭的人則被這種氣勢給震得紛紛離散。

  靜格師太此刻卻是躍到了一座殿宇的上方,居高臨下地瞧著我,訝然說道:“想不到啊,區區一茅山大弟子,竟然會有這般的手段,如此說來,倒也不能說我慈航別院欺負人,殺雞用了宰牛刀。”

  對方的話語之中,有著濃濃的傲意,而這心態,則是那輝煌歷史所沉淀下來的信心。

  我持劍而立,目光并沒有盯著那八個緊緊鎖定著我的尼姑,而是凝視在了飲血寒光劍的劍尖之上。

  天下第一劍陣!

  好大的名頭,這樣的名頭不僅是我,就連那飲血寒光劍感受到了,都有一種莫名其妙的興奮,顫動不已。

  天下第一,哈哈,好一個天下第一。

  我感受著飲血寒光劍上傳遞而來的強烈戰意,閉上了眼睛,耳畔突然傳來了《小刀會序曲》里那隱隱的音樂聲,整個人的血液在這一瞬間,突然就沸騰了起來。

  好!

  既然這是一個不用講道理的世界,那我就要用我手中的長劍,來斬破一切,重新樹立起屬于我的規矩來。

  戰!

  劍尖輕遞,人似蛟龍,我朝著前方快步而走。

  我一動,那靜齋通明劍陣立刻也隨之而動了起來,八把劍宛如一體,每個人都踩著最精確無比的腳步和方位,將我的氣勢給牢牢的控制住。

  所謂劍陣,至關緊要的一點,并不是它有多華美和絢麗,而是在于溝通與配合。

  一人計短,眾人計長,這是最樸素的道理。

  陣法依靠的從來都不是個人主義,而是用那讓人根本難以招架的綿綿攻擊和無法擊破的防御,將對手給困死在其中。

  北斗七星陣解決這個問題的方法,是我從天山神池宮中取來的至寶羽麒麟,而靜齋通明劍陣的方法,則是讓構成劍陣的成員,全部都修煉至劍心通明的境界。

  劍心通明是什么?

  傳說中的劍心通明,是先入情,然后絕于情,整個人脫離了情感乃至精神的舒服,進入了一種洞測世事的無上狀態。

  簡單地說,達到劍心通明境界的人,與修煉臨仙遣策一般,對于臨戰的把握,有超出世間的理解。

  摒棄一切情感,用理智和本能來戰斗。

  這就是天下第一劍陣的終極奧義,它厲害的并不是劍陣本身,而是構成這劍陣的人。

  叮、叮、叮……

  飲血寒光劍在拼斗了,它化作了一條蛟龍,上下翻騰,仿佛奔騰不休的黃河水,充滿了最具侵略性的氣息,一劍之下,并無任何力量敢與之硬撼,然而在那密密麻麻的劍網纏繞下,卻是百煉鋼化成了繞指柔,一時之間,居然并未有任何效果。

  長劍一直在當空飛舞,而雙方越戰越心驚。

  我驚訝地是對方的配合已經到了一種極致的境界,八人宛如一個整體,甚至比擁有羽麒麟的七劍還有厲害一個層次,無論我劍勢有多兇猛,她們都能夠將我給牢牢抵住。

  而對方驚訝的,則是面前這個家伙,在靜齋通明劍陣的纏繞下,不但沒有落于下風,束手就擒,反而越戰越勇,不斷挑戰劍陣的極限。

  當雙方的戰斗達到白熱化的時候,我突然一改前面大開大合的氣勢,謹守門戶,劍勢一下子就變得緩慢。

  從至動到至靜,我連一點兒過度的時間都沒有,行云流水。

  飲血寒光劍在我手上,還保持著先前那兇猛的態勢,紅光吞吐,顫動不休,發出嗡嗡的響聲來。

  然而我整個人卻如同老僧入定一般,一動也不動。

  強烈的差異感,讓圍住我的八人集體失神,不過對方在猶豫了兩秒鐘之后,毫不猶豫地朝我發動了進攻。

  靜若處子,動若脫兔。

  處于進攻狀態的靜齋通明劍陣與防守之時,又有著極大的不同,那犀利狀態,尋常人必將手忙腳亂,根本應付不過來,然而我卻顯得輕松無比,手中的劍雖然一直處于狂暴之中,但是我卻越打越緩,每一劍,要不是為了格擋那致命一擊,是絕對不會亂出的。

  我越大越慢,然而那劍陣之中的八人,臉色卻越來越嚴肅。

  之所以嚴肅,是因為她們感受到了壓力。

  一股龐大的壓力,這壓力是從內而外,又從外而內激發而出的,它并非是炁場之上,而是來源于意志和精神之中。

  是內心的恐懼。

  倘若說先前狂暴的攻擊是以力壓人,那么此刻越發緩慢的劍勢,則已然牽扯到了世界底層的規則之上。

  這才是我三十年來修行學劍所領悟出來那最重要的東西。

  天下有多大?

  沒有人知道,佛家說“一花一世界,一木一浮生”,道家說“一氣化三清,遂有欲界六天、色界十八天、無色界四天、四梵天、圣境四天,共計三十六層天”,而我們知道的地球,只不過是太陽系的第三顆行星,而太陽系不過是銀河系的微末一塵埃,銀河系外,還有數不勝數的河外星系。

  天下有多大,在于我們知道的世界有多大。

  對于井底之蛙來說,天下只有井口大。

  我越來越慢,越來越慢,到了最后,居然停住了,連劍都懶得揮動起來,這情形讓劍陣八人心中一陣滯礙,猶豫了一會兒,八把鋒利無比的劍,從各個角度,帶著最強烈的劍勢,朝著我周身襲來。

  全身要害,中一處則斃命。

  這是靜齋通明劍陣最厲害的一勢了,是勝是敗,在此一舉。

  就在這個時候,仿佛睡過去的我突然睜開了眼睛,平靜地說了一句話:“這天下第一劍陣的名頭,就在我手上破掉吧……”

  唉!

  我一聲嘆息,情緒里帶著幾分哀傷,而手中的劍則在這一刻,平平地揮了出去。

  這一劍,如此平淡,仿佛小孩兒一般。

  然而諸般氣息狂涌而出,擊在了虛空之處,卻是有一道撕裂空間的力量在劍尖的方向陡然生起。

  這力量連空間都能夠撕裂,人間劍陣,又如何能擋?

  破!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