終卷 第二十八章 我不是開胃小菜

  破!

  那股撕扯空間的力量是如此的強橫,從那劍尖之上陡然迸發出來,比我之前所有的氣息凝聚,還要強橫十數倍,就仿佛那炸藥被底火給引爆。一瞬間沖突出來的時候一般。

  轟!

  空間都可撕裂,陣法焉能附存?

  飲血寒光劍橫掃,劍鋒所指之處,無一人得以幸存,八位劍心通明的尼姑但凡被指中,皆跌飛而去,即便是聯合八人的氣息和力量,也都抵御不了那一瞬間陡然升起的恐怖力量。

  人力有時盡。

  八人紛飛,朝著后方跌飛而去,落下地面的時候,每一人的口中皆有鮮血噴出,顯然都是被這力量給震傷。

  我一劍得手。生死掌控,然而卻并沒有順勢大開殺戮,反而是一劍綿延,將那力量給收住,劍尖不斷擊破虛空之中的節點,讓這股陡然爆發的力量,在氤氳之中緩緩消散。

  當漫天澎湃的力量消逝而去的那一刻,眾人方才看得清楚場中的情形。

  我站立著,而其余八人,皆撲于地下。

  一招,僅僅只用了一招,便將這所謂天下第一的劍陣給破了去,八位慈航別院費盡了百年時間培育出來的劍心通明,都撲倒在地,無再戰之氣息。

  這是什么情況?

  圍觀的眾人自然是震撼莫名。而對于這靜齋通明劍陣最為了解的慈航別院中人,則是已經完全傻掉了。

  正是因為了解,所以她們才知道湊齊這八個劍心通明的劍手得有多不容易,知道這劍陣完全發揮起來的所向披靡,知道劍陣之所以敢稱天下第一的底氣,知道……

  她們什么都知道,就是不知道為何依之為長城的靜齋通明劍陣為何會在我的手中給一舉擊破。

  剛才還居高臨下的靜格師太臉色大變,激動得都有些結巴了:“這、這到底是怎么回事,你究竟用了什么妖法?”

  我沒有說話,而是朝著空處望了過去。

  平靜了幾秒鐘,我淡淡地說道:“彌勒。好戲看夠了,你還不出來?”

  隨著我的話音落下,在廣場的一個角落,走出了一個帶著青色面具的白衣僧人來,和緩地說道:“井底之蛙,所謂的天下,不過就只有眼中的一口井眼,而不知道天下到底有多大。陳兄,多日未見,真想不到沒有天龍真火珠。你居然自己也能出來了。”

  我憤然說道:“你還好意思說,當初將我給誆騙到里面去,賣盡苦力,結果你回頭,轉身就把我給賣了。”

  這白衣僧人,卻正是邪靈教的掌教元帥,小佛爺彌勒。

  他緩步走上前來,與我一般,根本就不理會旁邊的慈航別院,以及江湖群豪,而是與我笑著說道:“當日我費盡心思,去偷取五彩補天石,卻不曾想這頭湯竟然是給你吃了。如此至寶,大半的功效居然都被你吸收了,我拿到手的,只有那殘羹冷炙。想了想,像你這般的對手,不如就擱在地底,終此一生罷了,免得猛虎出籠,誤我大事……”

  我冷笑道:“可是我終究還是出來了,這一點,想必你很失望吧?”

  那青色面具只是遮住了彌勒的上半張臉,嘴角處浮現出一抹邪魅的笑意,他平靜地說道:“談不上失望,只不過我與陳兄你惺惺相惜,若是有可能,真的不想成為敵人,刀兵相向。”

  我突然也嘆氣了:“這世間,有的東西是注定了的,比如你奪走了我的伙伴,然后把它變成這般模樣的時候,我們就已經是敵人了。”

  彌勒也嘆氣道:“造化,這便是造化。它是我所有計劃的源頭,沒有它,我的一切抱負都會成功,從某種意義上來說,它比我的性命還要重要,所以,我不能把它還給你,抱歉。”

  兩人凝視一會兒,我突然笑了:“我突然想起了幾千年前,周瑜曾經對諸葛說過一句話,叫做‘既生瑜,何生亮’,能夠成為你的宿敵,我也很榮幸。”

  彌勒點頭說道:“是,天下間的英雄大拿之中,除了仁兄一個,無一人可入某家法眼。”

  兩人傲然相對,眼中雖然是惺惺相惜,然而殺氣卻在空氣中不斷彌漫。

  只要是有機會,我們兩人都會毫不猶豫地殺掉對方。

  男人之間的感情,便是如此的奇妙。

  彌勒仿佛是我最為熟悉的人,從某一種意義上來說,他比我師傅、小顏師妹、小白狐兒等人,更為重要。

  朋友和親人有很多,但是宿敵,只有一個。

  我平靜地舉起了手中的飲血寒光劍,在那一刻,這柄飲盡無數高手血的魔兵,居然選擇了沉默,宛如一柄最為普通的長劍一般,暗淡無光。

  彌勒也伸出了手掌。

  他的手掌之上,套著一層黑黝黝的鱗甲手套,這手套上面充斥著一股洪荒巨獸的氣息,從威勢上來看,并不如于飲血寒光劍。

  或者說更甚。

  就在我與彌勒兩人相對,準備完成這宿命對決的時候,一句憤然的怒罵聲陡然響了起來:“你這和尚又是從哪兒來的?”

  說話者,卻是剛才立于大殿之上的靜格師太。

  經過了這么長時間的適應,她終于相信了那天下第一劍陣被人一劍擊破的事實,也知道慈航別院的自封,不過就是一個笑話,當她將這些人給聚攏在一塊兒來的時候,又瞧見了大搖大擺走出來的彌勒,心中自然有火。

  慈航別院千年傳承,曾經的輝煌養成了她們獨特的氣質,怎么可能容這些人放肆?

  想來就來,想走就走,公共廁所么?

  靜格師太一出聲,彌勒卻突然笑了起來,對我拱手說道:“陳兄,剛才你面對這天下第一劍陣,雖說輕松無比,但也算是戰了一場。我不愿意占你便宜,不如這樣,你且稍歇,我與這位師太玩一玩,再與你相較。”

  這話兒說完,他卻是溫文爾雅地朝著那靜格師太拱了一下手,淡然說道:“請!”

  請!

  真正傲氣者,從來不說任何挑釁的話兒,只是至道化簡,簡單的一個字,就能夠解決一切。

  靜格師太剛才還在為己方的劍陣被破而心急如焚,然而此刻瞧見那和尚對著自己出言挑釁,心頭不由得一陣火起,怒聲喝道:“真當我慈航別院是任人拿捏的泥巴了是么?那好,今天就讓我靜格來揚名立萬,告訴江湖上的朋友,我靜格為何會不屑于與那勞什子天下十大為伍的原因!”

  啊,好大的口氣!

  我在旁邊瞇眼瞧,雖然并不像讓慈航別院與彌勒交手,但是聽到這句話,還是下意識地一愣。

  看得出來,慈航別院被故意地排除在了主流之外,心中一直有著芥蒂。

  這怨氣也延伸到了天下十大之上去。

  不但慈航別院的齋主靜念師太覺得自己應該能夠入列,而且這名不見經傳的靜格師太,也是一般的想法。

  然而天下十大,真的就那般好當么?

  就我個人看來,這天下十大之中,除了牡丹江天仙宮的三絕真人是因為照顧地域分布而有些水分之外,其他的人,個個都是當世之間的最強者。

  就算是三絕真人,他或許在臨戰拼斗之上不及其余之人,但是精通道術、薩滿巫術和通靈術的他,只要有所準備的時間,也不是她靜格師太所能夠比擬的。

  靜格師太這么一說,我突然收起了為慈航別院思考的想法。

  她剛才其實是在侮辱天下十大,而我師父正是天下十大之一,既然現在的人野心勃勃,覺得自己掉渣天,那就讓她看一看,什么是真正的天。

  天有多高,地有多厚,這一點,知道了,總比不知道的好。

  我沒有上前阻止,而靜格師太則從虛空之中一摸,竟然抓出了一根連著萬千金絲的拂塵來。

  這拂塵就如同一只女鬼的頭發,柔軟而詭異。

  拂塵無風自動,不斷的蔓延,最長的居然延伸出三五米,不斷晃蕩,仿佛擁有了生命一般。

  而就在這個時候,遠處的殿宇里突然傳來了鐘聲,有幾十名僧尼在念經禪唱——南無阿彌陀佛,南無觀世音菩薩……

  我側耳一聽,是金剛經!

  有人在唱,整個空間之中,都回蕩著這種讓人心態安詳的聲音,而那金絲拂塵卻隨著這禪唱,越發的長,朝著四周開始蔓延。

  有一束,居然還冒到了我的跟前來,試圖挑釁我。

  瞧見那游繞不定的金絲,我揚起了頭來,瞇眼看向了拂塵的主人。

  靜格師太與我冷峻的目光相對,下意識地回避了。

  兩線作戰?

  靜格師太想了一下,還是放棄了這樣的想法,既然這兩人是死對頭,自然不會相幫,那么先將一人拿下,方才是正理。

  拿誰呢?

  自然是這個對自己出言譏諷、根本看不起他的光頭和尚。

  她靜格要證明,自己并不僅僅只是開胃小菜。

  她一人,便能夠終結那個狂妄的家伙,讓所有人都大跌眼鏡!

  拂塵的氣勢在禪唱之中,攀升到了極致,而另外一人,則單手執佛禮,靜靜地站在那里,人畜無害。

  殺!

南無袈裟理科佛、 說:
尊嚴!
靜格師太,奔跑吧,為了你的尊嚴而戰!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