終卷 第三十章 匆匆那年

  勁風撲背,根本用不著回頭,我便知道這來者,卻是我那自小一起相依為命的小猴子胖妞。

  當然,與當年還可以蹲在我肩膀上的小猴子相比。此刻的胖妞完全就是大了十數倍,一個身高兩米、渾身黑毛、熊腰虎背的金剛巨猿。

  它手中不再是當年于墨晗大師給它特意打造的小棍子,而是一根用粗糲玄鐵打造的長棍子。

  這棍子沒有別的特點,就是又粗、又長、又重。

  這樣的鐵棍子,再配合著胖妞那雙臂的千鈞之力,戰陣沖鋒,那是所向披靡,而即便是一對一的戰斗,它也能夠一力降十會,橫掃一切。

  從暗處沖出,朝我撲來的胖妞面目赤紅,上面不知道用什么涂料。勾勒出一張雷公臉,兇煞莫名。

  它高高舉起的鐵棍,仿佛能夠碾碎任何障礙。

  面對著胖妞的攻擊,我并沒有第一時間硬頂上去,而是朝著旁邊稍微地讓了一下。

  我這行動十分自然,胖妞雖然力狠,身子也敏捷,但是反應能力終究還是差我幾分,與我擦肩而過,那棍子重重地砸在了廣場之上的青磚石上。

  轟隆!

  一聲巨響,順著它棍尖的方向,竟然有一道巨大的裂縫生成,朝著前方的殿宇延伸而去。

  那裂縫在很快的時間里裂開,最寬的地方達到了一兩米的距離,而蔓延到殿宇的臺階下時。一股更為龐大的力量從地底陡然而起,直接將那龐大的殿宇給一分為二,諸般建筑都紛紛倒塌,化作一片廢墟。

  我一開始還在驚詫于胖妞的恐怖力量,隨后終于發現了一件事情。

  這裂開的地方,除了胖妞的重重一擊之外,更大的原因,是因為那地下一股龐大的力量在作怪。

  人力,很難弄出這般動靜來的。

  我朝著后面退了兩步,瞧見彌勒卻并不與我交戰,而是朝著海天佛國的深處越去。陡然心驚,大聲喊道:“你到底做了什么?”

  彌勒揚聲大笑道:“陳志程,我與你交手的時機未到,且讓我先將這海天佛國,給葬送了先!”

  隨著他的狂笑,那輝煌得宛如神跡的海天佛國,無數殿宇在這一場震動之中不斷倒塌,我瞧得心驚膽戰,厲聲問道:“你是怎么做到的?”

  彌勒得意地笑道:“很簡單,任何的洞天福地。又或者說是虹膜泡沫,它都有一個奇點。找到這個奇點,將其摧毀,那么這所謂的洞天福地,就如同泡沫一般,輕松一戳,就破碎了——好玩吧?”

  我看著周遭奔逃的人們,氣得臉色發白,厲聲喝道:“你這個畜生,這里的人,怎么辦?”

  彌勒已經飄然遠去,聲音遙遙傳來:“自己看著辦咯……”

  與這聲音一同傳來的,是胖妞回身而來的一棒。

  呼!

  這一棒。又是擎天之力。

  我心頭氣憤不已,想起彌勒剛才所說的要與靜格師太交手,是為了讓我與他的戰斗變得公平,很有可能是在騙人的,他不過是在拖延時間而已。

  他定然是在做了某種布置,就等著一舉將這海天佛國給顛覆,為了怕我糾纏他,才故意挑了靜格師太這么一個軟柿子。

  一想到這種可能,我的心中就憤怒得不行,感覺每一次遇到彌勒,自己的智商就余額不足。

  每一次,都要被他耍么?

  怒火在心頭,我對這氣勢洶洶殺來的胖妞也沒有什么好心情,一股殺戮之心在胸腔之中跳躍不休,當下也是陡然出劍,一把將這棍子給纏住。

  鐺!

  一聲響徹天地的震響,在我和胖妞的劍與棍之間出現,一股澎湃的力量順著飲血寒光劍,朝著我的手臂襲來,而我則硬咬著牙,將這鐵棍子給陡然壓在了地上,然后回過頭來,瞧見一臉迷惘的靜格師太,厲聲喊道:“愣著干什么?幫我把這些暈倒的人,都給送出去啊!”

  不知道是不是被我救了一回,又或者是明白過來緣由,那靜格師太對于我的吩咐,居然毫不猶豫地執行了。

  她叫來了身邊的二十多個弟子,分一小半的人去各處通知。

  而另外的人,則組織起這些沒頭蒼蠅一般的各門派子弟,扶著那些暈倒的長輩,紛紛朝著山門跑去。

  地底在震動,隨時都有可能崩塌,而就在我分心與靜格師太交流的一瞬間,胖妞卻是又鼓起了勁兒來,翻身抽棍。

  一棍朝天。

  胖妞咄咄逼人,我瞧見四處轟鳴倒塌的殿宇和空間,沒有迂回拖延的心思,而是與它正面相撞,硬生生地撞到了一起來。

  就個頭而言,胖妞比我還高一個頭顱,而它更是傳說中的通背猿猴,一雙手臂之上,有千鈞之力。

  這個叫做天賦異稟。

  之前有人瞧過胖妞之后,告訴我,這小猴子日后成長起來,雙臂貫通,那力量天下間,也沒有幾人能擋。

  力量就是力量,從來沒有折損。

  我當時并不以為意,只覺得是騙人,卻不曾想這苦果,居然是讓我自己給嘗了。

  嗡、嗡、嗡……

  每一次的撞擊,我都感覺到雙臂酸軟,那飲血寒光劍仿佛要被這粗糲鐵棍子給砸成兩段一般。

  然而我卻堅持住了。

  之所以如此,倒也并不是全憑意志,而是我大成的巫體,使得我全身的精、氣、神都凝聚為一體,混元無漏,面對著這樣的巨力,也不會感覺到太多的吃力。

  古時候的大巫,移山跨海、追日射月,擁有最強大的力量,在如云猛獸的洪荒時代,也執掌天下,便是憑著這強悍的身體。

  那時候的巫體,也就是此時的魔體,可是與佛家金身一般的傳承。

  當然,光憑著一副好身體,那是并不行的。

  還得有一股桀驁不馴、旺盛不已的心。

  有那戰斗的熱血。

  彌勒嘲笑我是做狗的性子,卻不知道,我心底里流淌的,是沸騰不休的熱血。

  越與胖妞相交,身上的痛苦越多,我的戰意就是越發濃烈。

  殺!

  長劍在一秒鐘之內,不知道揮出多少次,兩件兇兵相撞的聲音,離得稍微近一些的人都受不了,許多人聽了一會兒,直接捂著耳朵,鮮血就從口鼻處往外面流了出來。

  我絲毫沒有因為這個家伙曾經是我兒時的同伴,就猶豫一下。

  這般硬對硬的戰斗,一直持續到場內最后的一個人撤出。

  戰到此刻,身體里仿佛安著小馬達一般的胖妞終于感受到了一絲疲勞,那動作下意識地遲緩了一下。

  就在這遲緩的一瞬間,我的重劍,將它給壓在了地上。

  兩兵僵持,而我則死死壓住胖妞,與它面面相對,彼此都能夠感受到對方的呼吸,到了此刻,我方才喘著粗氣,一字一句地喝道:“胖妞,睜開你的眼睛,看著我!”

  胖妞奮力反擊,然而力量卻終究被我給死死壓制,不得不拿那雙眼睛,死死地瞪著我。

  它的眼里,充滿了桀驁不馴的魔性,以及讓人渾身冰寒的死氣。

  四目相對。

  瞧見這一雙充滿了魔性的眼睛,我心中突然一酸。

  我們有多年沒有這么對視過了。

  再見的時候,兩個從小相依為命度日的小伙伴兒,居然會生死相向,命運啊命運,你為何會這般折磨人?

  如果再見不能紅著眼,是否還能紅著臉……

  我們生死相搏,難道這就是宿命么?

  胖妞,胖妞,胖妞!

  你醒過來啊!

  我是二蛋,我是那年那月那日在麻栗山中,與你在林中穿行的野小子啊……

  啊……

  我的眼睛不知不覺變得濕潤,大滴大滴的淚水滴落在了胖妞的臉上,將它臉上那些白色的涂料給洗刷,而它的口中,也發出了拼到了極限之時,野獸的吶喊之聲!

  它就算是拼死,也不記得了我么?

  我的心中,疼得仿佛馬上就要死去,而就在這時,它的胸口處,卻是有一道金光朝著我當胸撲來。

  那蟲子!

  我在一瞬間想起了當初黃山龍蟒之時,趴在男孩劍妖頭頂上啃噬的金色惡蟲,下意識地朝后一躍,避開這陡然一擊。

  那蟲子一擊不成,陡然浮現在半空之中。

  它身子舒展,讓我瞧見真身,那是一條宛如桑蠶一般的蟲子,背上有薄薄的蟬翼,身子一節一節的,呈現出純粹的金色,而每一節身子的兩側,都有宛如眼球一般的黑點。

  這一次,再見到它,給我的感覺更加恐怖了,有一種吞噬一切的驚悸。

  金色惡蟲懸浮在半空,背上的薄翼超頻閃動,一雙眼睛泛出了讓人忍不住顫抖的光芒,仿佛下一刻就會將我給啃噬。

  對,這是貪婪的光芒。

  在它的眼中,我不過是一分可口的食物而已。

  我感受到了莫大的威脅,深呼吸,長劍繞圈,仔細防備著,然而下一秒,那蟲子居然消失不見了。

  我的心中,則有強烈的警兆陡然而生。

  不好!

  我心中狂震,一記魔威發出,企圖將這玩意給嚇退,卻不曾想頭頂處一陣濡濕,臉的兩側,有十余根觸角一把抓住,刺入皮膚之中,一種強烈的眩暈感,就從我的腦袋擴散而來。

  在那一刻,不知道怎么回事,我想到了黃山之上的南海劍妖。

  那時的他,也是這般絕望吧?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