終卷 第三十六章 水戰最強者乃何許人也

  千萬人面前,我的眼中只有一個人。

  那就是彌勒。

  與之前我與彌勒的交流一般,不知不覺間,我也有著這樣的一個認識,那就是青梅煮酒論英雄。天下間唯彌勒與我,可稱對手。

  這想法并非狂妄,也不是我自認天下第一,而是舉世的高手之間,最讓我為之忌憚的,就是彌勒一人。

  這個家伙最讓我為之痛恨的,并不是他有多么的厲害,而是唯有他讓我感覺到,在他的面前,我什么事情都為他所左右。

  我就像一個被牽線的木偶人,被他研究得透徹,被動地按照著他所希望的方向前行。

  這種感覺十分不好,它讓我感覺周遭仿佛有一張密密麻麻的網。將我給束縛住,掙脫不開。

  特別是彌勒通過落千塵的死,來打擊我的初心,這一招絕對陰險。

  他已然開始布局,通過抹殺我心靈之中的正義和道德感,將藏在我身體里的心魔給喚醒,讓我陷入那萬劫不復之地。

  這樣的他,讓我意識到不能夠再等待了。

  彌勒必須死!

  然而當我發出這挑戰來的時候,黑衣蒙面的邪靈教卻沒有一人站出來發聲回應。而是選擇了集體沉默。

  如此看來,彌勒并未在此處。

  邪靈教那邊并未答話,反倒是站在慈航別院一方的茅山話事人站了出來,沖著我問道:“志程,你怎么跟這伙人混到了一起來?”

  他先前與水蠆長老徐修眉一起被慈航別院的齋主靜念師太拉來站場,并沒有經歷過那海天佛國崩塌的一切,也不曉得我卻是混進了慈航別院的洞天福地之中去。故而以為我一直跟著蒙棒子一幫人,在一塊兒廝混。

  話事人的此言一出,說得我一陣無語。

  的確。在茅山宗門之內,他楊知修是話事人,也是長老會的主席,而我只是其中的議事成員而已。

  但是這兒,并非茅山之上。

  在這里,我還有另外一個身份,那就是宗教局的領導,代表著朝堂的威嚴。

  我和誰在一起,還輪不到他來過問。

  沉默了一下,我朝著話事人拱手說道:“楊師叔,原來你在這里,徐長老人呢?”

  楊知修眼睛在一瞬間瞇了起來,不過繼而又微微一笑道:“徐長老是我茅山水性最強之人。他受邀前來,自然是在幫著靜念齋主捕獲那條軟玉麒麟蛟了——怎么,志程你對那條水蛟可有想法?”

  這話兒雖然說得親近,但卻是直接將我給放到了火上去烤。

  此番聚集在這兒的眾人,都是沖著那軟玉麒麟蛟而來的,我若是對那軟玉麒麟蛟有什么心思,必然就成為了眾矢之的。

  我是在沒想到,話事人會這般的問起。

  不過所謂“壁立千仞,無欲則剛”,我對那軟玉麒麟蛟一點兒想法都沒有,怎么可能回答。

  面對著這陰柔的問話,我不得不提醒一下這位長袖善舞的話事人:“楊師叔,我剛剛從海天佛國而來,我茅山的執禮長老和眾弟子,與其他受邀參加無遮大會的江湖同道,中了邪靈教放在萬紅一窟酒之中的毒藥,我從下毒者手中逼問出了解藥,就在這里,你且拿去。”

  我從懷里掏出那包粉末來,吩咐解法道:“用這解藥,用五十比一的比例兌水,便可解去藥效……”

  說著,我將紙包朝著對面的大船上拋了過去。

  紙包在半空中劃過,幾道暗箭,從邪靈教的船上飛射而來,想要將這紙包給刺破。

  有人想毀,自然有人想要保住,一道翻滾不休的絲帶從水中陡然射出,將那些暗箭給全部都席卷,接著猛然一拍,水花飛濺而起,化作幕布,遮住了那些家伙的視線。

  話事人平平伸出右手,卻見人在一瞬間離開了大船,接住紙包,又在瞬間返回了船上。

  行云流水,快得讓人根本反應不過來。

  他的身子仿佛從沒有動過。

  握著這紙包,話事人低下頭去,似乎在思考著什么,抬起頭來的時候,卻是朝慈航別院的齋主靜念師太說道:“齋主,你看這……”

  我之所以將此物給楊知修,就是想要支開他,不讓他在此狐假虎威,拿著雞毛當令箭,暴露了茅山內部不和的事實。

  沒想到這家伙卻如同上次黃山龍蟒一般,充滿了機警,看出不對勁兒之后,立刻順驢下坡,先走為妙。

  靜念師太沒想到堂堂茅山話事人,在這個時候竟然會如此不講義氣,然而這理由也實在無法辯駁,為了慈航別院的顏面,卻也不得不硬撐著說道:“諸位客人的安危最重要,道兄盡管去!”

  話事人朝著靜念齋主遙遙一禮,口中卻堂皇說道:“知修隨走,茅山仍在,齋主,志程乃我茅山新一代的頂尖高手,曾經手刃過東南亞的血手狂魔,有他在此,我倒也放心。”

  慈航別院久未出世,并不太知曉我的名頭,但是這世間的頂尖高手不多,康克由卻也是聽過的。

  得到這承諾,靜念齋主忍不住揚聲說道:“既如此,倒是多謝了。”

  話事人順著這話語,回過頭來,對我說道:“志程,我茅山與慈航別院江湖守望,同氣連枝,你可得多出力,莫墜了我茅山名頭。”

  他這般說完,方才算是落幕,在旁人的帶領下,乘一小舟,飄然而去。

  我整個過程中,一句話都沒有說,顯然是不愿意跟他配合。

  這世間,能夠指使我的人其實還是有一些的,但是他楊知修,卻實在算不上其中一個。

  對于茅山話事人臨走的吩咐,我心中一陣惡心,不過卻沒有當面表露出來,更沒有要為慈航別院赴湯蹈火的心思,而是抱起了胳膊來,瞇著眼睛打量場中。

  靜念齋主原本以為我會按照茅山話事人的話語,沖鋒陷陣,卻不料我做出這般的舉動來,頓時就是心中一黯。

  她也曉得先前瞞著落千塵一事,與我有些嫌隙,指望我摒棄前嫌,拔刀相助,實在是強人所難。

  就在這尷尬的場面下,水底下突然一陣翻騰,氣泡咕嘟冒出。

  靜念齋主旁邊的那個總噸位尼姑卻是有些抓不住繩子了,使勁兒地撐著,焦急地沖著旁邊的齋主求救道:“齋主,滑石松露好像沒有了,下面有人在搗鬼,那蛟龍要跑了,怎么辦?”

  在這眾目睽睽之下,居然有人搗鬼?

  聽到這話語,靜念齋主勃然大怒,口中厲喝道:“山門四大護法何在?”

  一聲言語,立刻有四個高矮胖瘦不一的男子站了出來,這四人年齡各異,年歲大的一把白胡子,小的則二十多歲,穿著皮質短褲,嘴里叼著利刃,一身油光腱子肉,口中大喝道:“在!”

  靜念齋主此時方才感覺到了一絲地主的威嚴,冷然喝道:“我慈航別院為了這畜生,已然家破人亡,倘若要是再被奪去,有何顏面,來面對天下人?”

  四人怒吼道:“定拿下此畜生!”

  話音一落,四人扎入水中。

  而就在這四人落水的一瞬間,幾艘船上也或多或少有人跳入了海水之中。

  此刻海面之上形成牽制,唯有在那水下,方才有些機會。

  水性好的人個個都不甘示弱,想著揚名立萬,就在今日,于是毫不猶豫地潛入水底,想要去爭一爭那觸手可及的富貴。

  一時間水中不斷沸騰,而站在礁巖之上的胖尼姑則奮力拔河,汗珠不斷滴落。

  我望著那黑漆漆的水下,想著一直沒有露面的水蠆長老徐修眉肯定在下方潛伏,而邪靈教自然也請來了厲害的水戰強者,我這艘船上,那幾個川北連云寨的水蟒子也悄不作聲地下了水,再加上慈航別院的山門四大護法……

  天下間水性最強的一伙人,至少是其中的一部分人,估計都集中在了此處斗法。

  不知不覺,這一場水戰的意義,居然變得如此不同。

  不知道布魚那家伙有沒有跟來,而他若是跟來了,留在岸上的張勵耘、小白狐兒和白合,以及特勤一組的其他成員,和相關部門的人員,是否也在附近?

  想到這些,我下意識地朝著四周望去。

  在外圍游弋的那艘小輪船,無論怎么看,都不像是有關部門的,難道他們并沒有察覺這邊的動靜?

  不可能吧?

  我的心中滿是疑問,而這個時候,場中的大部分人卻都將注意力集中在了那黑黝黝的水下去,在洶洶的火光和探照燈的照射之下,那水面一陣渾濁不堪,仿佛有著無數的劇斗發生,但是又被這水面給遮掩了住。

  我能夠感受到下面那滂湃而富有激情的戰斗,這種戰斗方才是我最為期待的,反而是上面這種死氣沉沉的僵持,讓我不適應。

  倘若不是眾目睽睽,無數人的心思都牽連在我的身上,恐怕我就已經跳入海水之中去了。

  我下海,并非為了那軟玉麒麟蛟,而是不想錯過這一場讓人激動萬分的水戰。

  它也許將決定未來江湖十幾年、幾十年里,誰將是水戰強者。

  然而我終究還是不能。

  一分鐘、兩分鐘、五分鐘,在一陣抽冷氣的呼吸聲中,卻是有一具尸體,浮了上來。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