終卷 第三十七章 我不是來奪寶的

  浮上海面的這一具尸體,身下被渾濁的血水給裹覆,四肢僵直,平平地伏在了海面上。

  一般人死了,都會沉入水里。只有長年生活在水中的修行者,方才會浮出來。

  這一點,跟魚反而差不多。

  即便只有這背影,我卻也能夠瞧清楚對方的身份。

  這個人,在此之前,還曾經對我恭敬地招呼,并且一副與有榮焉的表情,仿佛跟我說句話,都是莫大的榮幸。

  他就是來自川北連云寨的蒙棒子。

  我感覺到了身邊的一字劍,他那沉穩而屹立的身子,在尸體浮現出來的那一剎那,下意識地搖晃了一下,仿佛站不穩一般。

  僅僅只有一面之緣。我并不知道這蒙棒子到底有多厲害,但是能夠讓一字劍黃晨曲君為之神傷的家伙,絕對是江湖上的一把好手,要不然也絕對不可能從西川那般偏遠的地方,千里迢迢地跑到這兒來。

  川北水寨,水性都是在滔滔長江之上練就的,然而在這大海里,終于還是露了短。

  一字劍雖然有些難過,不過卻并沒有跳下去。將那人給撈起來。

  死者自有尊嚴。

  水下繼續攪動,里面的戰斗仿佛已經到了白熱化的階段,隨著蒙棒子一同下水的幾個水蟒子,相繼浮上來水面,除了有一人重傷垂死之外,其余的人都再無生息。

  那名重傷的水蟒子朝著我們這邊游來,船上有人拋了繩索下去。將他給拉了上來。

  一上船,立刻有幾個懂得醫術的人圍了上去,只見渾身血淋淋的他身上竟然有著幾十道細碎的傷口。而在胸口正面,則有一道貫通前后的傷口,可以從這邊直接看到后面。

  這樣的傷口,該如何解決?

  就在周圍的人猶豫的時候,那人卻已經走到了生命的盡頭,雙手朝著天空舉起,虛弱無力地說道:“水里面,竟然有這般強悍的家伙……”

  一字劍擠入人群,沉聲問道:“都有誰?”

  那人瞧了一字劍一眼,張了張嘴,然而最終還是沒有說出任何話語,便直接歪頭倒地,再無聲息。

  他死了。在臨死之前見識到了那水中強者,卻仿佛死得其所一般。

  隨著弱者的退出,水下又逐漸地浮出尸體了,這一回浮現的速率,可比先前要快許多,首先是來自邪靈教一方的高手,幾個穿著黑衣水靠的家伙浮出,有人認得他們,喊出了這些人的江湖匪號。

  我聽了一下,算不上熟悉,但是也知道是江湖上一些有名有好的水中強人。

  到了后面,慈航別院依之為脊梁的山門四大護法,也有兩位浮現而出,全部都是再無生息之輩。

  時間還在繼續,這些人下水,已經超過一刻鐘了。

  尋常人在水下,一分鐘都待不住,而這幫人在水下不但要憋氣,而且還得使勁渾身解數,奮力拼殺,這般的狀態一直維持,還不能呼吸,當真是一件讓尋常人難以想象的事情。

  轟!

  一聲巨震,無數水花飛濺,而這個時候,我卻瞧見茅山的水蠆長老徐修眉從水中飛出,跌落在了礁巖之上。

  什么,連徐師叔都敗了,水底下,到底都有什么人在?

  我心頭狂震,不過瞧見徐長老翻身起來,捂著胸口,一邊吐血,一邊掏出了一張手絹,遞到了靜念師太的手中,低聲說道:“幸不辱命!”

  他手中的手絹,與當初我們用來包裹那黃山龍蟒的包袱皮兒,有著異曲同工之妙,另一邊,還被旁邊的胖尼姑給牽制。

  靜念師太接過這包裹著的手絹,心中狂喜,解開那牽連的繩索,卻是毫不猶豫地足尖輕點,人便朝著那大船之上飄身而去,留下徐長老與胖尼姑兩人,留在那礁巖之上。

  她剛剛一起身,立刻有一個肩寬腰窄長條腿兒的黑衣人從水中陡然躍出。

  這人穿著一身緊身的鯊魚水靠,一雙手中,竟然抓著一根精鋼漁叉,毫不猶豫地朝著趴在地上的徐長老刺了過去。

  瞧見這場景,我的心頭一萬頭草泥馬奔騰而過。

  我自然知道楊知修與慈航別院之間有著一些協議,使得徐長老被安排過來,幫著奪取那軟玉麒麟蛟,不過那靜念齋主拿到東西之后,卻根本不管徐長老的死活,這讓人真的是一肚子的火。

  我相隔甚遠,根本來不及救,眼看著徐長老即將被那人給叉死,突然間水中又是一陣翻卷,一雙手從水中伸出,抓住了這黑衣人的雙足。

  “給我下來!”

  那人一聲吼,黑衣人頓時就跌落到了水里去,混亂之中,我瞧不清水下那人模樣,但是聽聲音,卻知道是那浪里白條,小張順朱貴。

  而身旁的黃晨曲君也跟我談及那個厲害無比的黑衣人身份:“這人應該是洞庭湖魚頭幫的老大,洞庭黑蛟姚雪清!”

  姚雪清?

  我愣了一下,這人我自然是聽過名字的,乃當世之間水中最強者之一,平日里盤踞在八百里洞庭之中,打漁賣魚,罕有出世,卻不知道他怎么突然間就出現在這里。

  難道是彌勒的邪靈教請來的?

  瞧見朱貴將這洞庭黑蛟給拽入水中,而徐長老趴在礁巖上不知死活,我便也不能再袖手旁觀,飛身而下,直撲那礁巖之上。

  我這般騰空飛來,礁巖上那胖尼姑以為我要對付她,嚇得將手中繩索一抖,朝著我這邊甩來。

  那女子倒是用鞭子的好手,微微一震,半空中竟然有驚雷般的炸響。

  慈航別院果然不愧是曾經左右過天下政局的宗門,盡管那時千年之前,但是門中的高手,倒也處處,并不比茅山差上許多。

  不過這繩子對我卻并無威脅,反而被我一把抓住,順著這力道落到了礁巖之上來。

  那胖尼姑見我落地,毫不猶豫地甩出兩道紅色火焰,奔著我的面門而來,我平平伸手抵住,卻見這火焰竟然是兩滴蠟燭的火光,上面的焰火吞吐不定,有著別樣的光華。

  鞭子、蠟燭……

  面對著這位體重超過三百的大姐,我一陣無語,手指輕點,那火光熄滅,滑落地上,接著我對她說道:“認清楚自己的敵人在哪里,別惹我發火!”

  被我一瞪,那胖尼姑發燒的腦袋終于清醒了許多,慌忙退開。

  我蹲身下來,扶起徐長老,瞧見他雙目緊閉,口鼻之中有血沫,呼吸粗重,趕忙從囊中弄出一顆保命的丹丸,遞入他口中,勁氣一送,然后手掌貼在了他的后背,來回拂動。

  一番忙碌,徐長老總算是緩過了起來,睜開眼睛,瞧見是我,詫異地問道:“你怎么在這里?”

  我來不及多做解釋,簡單講了幾句,問他身體如何?

  徐長老長嘆一聲,仿佛蒼老了幾歲,說道:“我倒是無妨,只不過以前坐井觀天,覺得自己在水中,乃天下第一,辦這事兒也不過是手到擒來;卻不曾想這天底下,竟然有這么多的水中豪杰,實在是羞愧不已啊。”

  我詫異道:“這水下,誰能傷你?”

  徐長老嘆聲說道:“那人應該是洞庭黑蛟姚雪清,一身出神入化的水中功夫,連我都應接不暇;而除了此人,水中還有兩個,一個應該是浪里白條朱貴,這人不但厲害,而且不要命,出手兇猛得很;另外還有一個,是個光頭青年,他倒是不怎么加入戰圈,一直在角落押陣,不過不知道怎么回事,我總覺得他的威脅,也是極大的——至于其余的人,倒算不得什么……”

  他口中的其他人,應該就是那些已經死去的家伙,還包括了慈航別院的山門四大護法。

  這些人,在徐長老眼里,都不過爾爾。

  我聽到徐長老說角落里還有一個威脅甚大的光頭青年之時,心中一喜,想著那人有九成,應該就是我的小兄弟布魚了。

  這家伙在此,事情就好辦許多。

  我與徐長老談了幾句,而現場也開始變化起來,那靜念齋主拿著我茅山徐長老拼死取出的手絹,卻是縱身上了船,不過那船冒著黑煙,開動不得,她卻是馬不停蹄地躍到了洛峰島上去。

  那手絹之中,可是包裹著軟玉麒麟蛟這般的重寶,她一走,立刻有許多人都跟著上了島。

  戰場隨之轉移,而按照立場不同,有人追擊,有人攔截,一時間又是熱鬧非凡,反倒是原本熱鬧無比的這邊,變得冷清了許多。

  我站起身來,卻見一道黑影從天而降,一字劍黃晨曲君落到了我的身邊,朝我問道:“志程,怎么樣,你是什么打算,奪寶呢,還是旁觀?”

  我左右一看,瞧見邪靈教的那艘大船雖然走了許多人,但還是有一部人在留守。

  瞧見這些,我平靜地笑了,拍拍胸口,說道:“我又不是江湖人,這些紛爭與我何干?我來這兒,是抓捕犯人的,其他的事情,與我無關……”

  黃晨曲君順著我的目光看去,笑了笑,點頭說道:“那行,你抓人,我看熱鬧去!”

  話音一落,他人便消失在了礁巖,朝著島上飛縱而去。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