終卷 第四十章 想和你分享那酸爽

  那唾沫在離我臉孔幾厘米的地方,便再難寸進,最終被定格在了半空之中。

  瞧見這幅古怪的圖像,陸一愣了半天,方才緩緩地吐出一句話來:“勁氣外放。化境之道?”

  我呼了一口氣,將這些口沫噴飛,瞧著這個宛如死狗一般的家伙,嘆了一口氣說道:“我認識你的時候,別人就一直告訴我,說這孩子是個天才型的修行者,我也相信你是,不過只可惜,你最終還是走錯了道路……”

  我很遺憾,但是沒有人能夠在我面前還這般囂張。

  彌勒不能,陸一也不能。

  砰!

  我心念一轉,并沒有動,而旁邊的布魚則是會意。上前而來,將陸一的雙腿膝蓋給直接砸了個粉碎。

  “唔……”

  陸一下意識地想要叫出聲來,然而卻被我一把捂住了嘴巴,讓他最終還是不能宣泄自己心中的痛楚,幾分扭曲掙扎之后,他停了下來,望著我道:“你到底想怎樣?”

  我望著他那桀驁不馴的模樣,微笑著回答道:“我喜歡朝氣蓬勃、年少輕狂的你,高傲、蔑視一切、顛覆權威……你有著我所有喜歡的氣質。那么我想問你一個問題,倘若你是我,你會怎么處理這事兒?”

  我的先抑后揚,讓陸一在一瞬間失去了淡定,面對著這個問題,他居然又陷入了沉默。

  過了幾秒鐘之后,他卻是小心翼翼地說道:“如果我是你。面對著這樣欣賞的年輕人,一定會很期待他的未來,所以就把他給放了。如何?”

  我盯著陸一那患得患失的眼睛,突然笑了,點頭說道:“很好!”

  陸一狂喜,以為我慈悲心大發,然而隨即又被我接下來的話語給打入地獄:“所以說你終究做不成我,真正的人生贏家,從來都不會放過任何隱患,所謂敵人,越是天才,就越需要扼殺!”

  陸一的臉色氣得一片鐵青,半天都說不出話兒來:“你、你……”

  我看著他古怪的雙腳,笑著問道:“疼么?”

  陸一將脖子一抬,恨聲說道:“士可殺不可辱。你有本事就把我給殺了吧,何必多說?”

  他裝出一副視死如歸的模樣,然而話音的結尾處,卻有一道顫音,多少還是有了一絲恐懼在心頭蕩漾,而我也嘿然笑了,將長劍收起來,一只手掐著他的脖子,一只手則順著胸口往下滑。

  我一直滑到腰間,方才停住,平靜地說道:“死,對于很多人來說,都是一件最為痛苦的事情,但是對于某些人,其實也是一種解脫。我之前不知道,后來有人教會了我,其實活著,遠比死去更加痛苦,陸一,念在你我認識多年的份上,我再問你一次,彌勒在哪里?”

  陸一斬釘截鐵地說道:“我不知道!”

  硬氣!

  這年輕人還真的是有些風骨,我再也沒有跟他廢話,而是回過頭來,問旁邊等候著的布魚說道:“有沒有石錘?”

  布魚一臉訝然:“老大,這會兒叫我去哪里找石錘?”

  沒有石錘啊……

  我頗為無奈地跟陸一解釋道:“本來想跟你分享一下其中酸爽,不過可惜條件不足,勉為其難,讓你承受一下人工的痛苦吧……”

  啪……

  陸一雙目凝聚,在一瞬間幾乎都要凸了出來,巨大的痛苦讓他變成了一條熟透了的大蝦,整個人的身子都弓了起來,隨后迸發除了巨大的力量來,不斷地四處用力,將這大雕給弄得一陣東搖西晃。

  我放開了陸一,他直接栽落到了水下去,尖厲的叫聲在海面上凄厲飄揚。

  啊、啊、啊……

  這凄厲的叫聲足足持續了一分多鐘,那冰冷的海水方才將他的理智給找了回來,開始撲騰著往水面上爬,而布魚則一把將他抓住,再一次送到我的面前來。

  理智剛剛回歸的陸一瞧見我那充滿了鮮血和黃色液體的手掌,咸濕的海水又不斷地刺痛著他的傷口,疼得幾乎暈過去的他無比憤恨,咬牙切齒地說道:“你,你這個惡魔!”

  我蹲下來,用海水洗了洗手上的污穢,心平氣和地說道:“年輕人,只是給你一個教訓,那就是多大的牛,吹多大的逼,不然吹破了,你就只有空流淚了……”

  說完話,我站起身來,望著不遠處的洛峰島,緩緩嘆道:“一條軟玉麒麟蛟,能夠有那么大的吸引力么,連宗門都丟了?”

  布魚在旁邊笑道:“老大,你是不曉得到達瓶頸、難以突破的痛苦,也不知道你師父陶真人閉關,準備勘破地仙之境,對天下高手有著多大的沖擊力。”

  我依然還是嘆氣,突然間又笑了,對布魚說道:“人人都在為那軟玉麒麟蛟癲狂,你呢?”

  布魚憨笑道:“老大你不是讓我得饒人處且饒人么,依我看,不如把它給放了。”

  我點頭笑道:“如朱貴一般,我對那幫老尼姑,其實也沒有什么好感,既如此,不如我們也來做一個攪場者,讓這些人爭來爭去,爭得一場空吧!”

  我這般說起,其實還有一個想法。

  那就是彌勒出現在這里,估計也是想找那軟玉麒麟蛟的晦氣,給胖妞肚子里面的那金色惡蟲吞噬,我若是將這軟玉麒麟蛟給放走了,豈不是壞了他的打算?

  一切對彌勒不利的事情,我都有興趣去嘗試一下的。

  布魚拎著手中這疼得直打哆嗦的陸一說道:“老大,那這人怎么處理?”

  我望著那滿臉怨恨的陸一一眼,微笑著說道:“得饒人處且饒人,他既然如此硬氣,頗具風骨,不如就留他一命吧,把他寄托到慈航別院的船上,讓那些尼姑幫忙看著——反正慈航別院與邪靈教有著滅門之仇,小鮮肉又沒了工具,應該不會被放走的……”

  布魚應聲,帶著怨恨不已的陸一朝慈航別院的大船游去,而我則輕點海面上的碎末與尸骸,朝著那洛峰島快速移去。

  洛峰島是舟山群島一千四百個島嶼的其中一個,除了島中間的洛峰山之外,據我所知,并沒有太多的特色,然而當我的雙腳落在那結實的土地,立刻踩到一條滑溜溜的長蛇時,就知道書上說的,實在不能當真。

  入目之處,除了草叢中不斷游動的蛇群,還有倒地的尸體。

  這些尸體之中,有慈航別院的尼姑,也有邪靈教的黑衣,還有許多不同裝束和打扮的人。

  當然,最多的還是蛇。

  因為之前在海上耽誤了一段時間,所以這邊的戰斗已經轉移到了島嶼的中心部分,也就是那座洛峰山上去,這邊靜寂無聲,仿佛沒有任何聲息。

  毒蛇在尸體的周圍縈繞著,不斷地伸出信子,發出“咝咝”的聲音。

  這是信子在空氣中高速摩擦。

  一切都是如此的詭異。

  我是獨自一人上的島,布魚并沒有跟著我一起來。

  在水里他可以睥睨豪雄,但是在陸地上,他到底還是不如靜念齋主、蘇冷以及藏在暗處的彌勒等人厲害,甚至因為他的身份,更容易被人針對。

  我站在結實的巖土上,四周是樹林和草叢,游蛇在我周圍不斷蜿蜒,卻并不敢上前。

  原本荒無一人的蛇島,此刻卻四處都充滿了殺戮。

  我站在原地,側耳傾聽一番,那風中傳來了喊殺聲,充盈在耳中,給我指引著方向。

  殺戮無處不在,但是最激烈的,卻是在東首的山崖間。

  我聽到了那符箭的爆炸聲,炁場在翻涌震蕩。

  轟隆隆,轟隆隆……

  響聲震天!

  戰斗是如此的激烈,這程度可真的不會只是小嘍啰之間的激戰,難道彌勒那個家伙出現了?

  想到這里,我全身一陣激動,朝著洛峰山的方向,快速奔去。

  人在林中高速奔走,而這洛峰島實在并不算大,很快我就遇見了第一波人。

  是慈航別院的女尼,在和邪靈教的黑衣人在交手,雙方手段十分剛烈,仿佛有不共戴天之仇,刀光劍影之中,鮮血揮灑。

  有人死,有人生,而我則只是簡單的路過。

  生命在這一刻變得如此便宜,宛如草芥。

  很快就趕到了山腰處,我終于瞧見了熟悉的身影,慈航別院的十余人,以靜念齋主為首,站在一片空地之上,其余的人將她給圍住,手中的諸般法器施展,朝著外面小心翼翼地提防著。

  周遭并無一人。

  然而即便是如此,慈航別院也如臨大敵,全神貫注,不知道在防范著什么。

  先前的慈航別院,一個傳承千年的大門大派,還曾經左右過改朝換代的天下盛事,盡管被壓制半個世紀,但是宗門中人,卻自有錚錚傲骨,即便是面對著我,也是鼻孔朝天。

  時至今日,我依然記得她慈航別院的排場。

  然而此時此刻,被逼在這片平地之上的她們,卻落魄到了極點,慌里慌張的,讓人覺得就是一堆孤兒寡母。

  當然,這僅僅只是觀感。

  能夠聚集在這里的,都是慈航別院最為頂尖的一部分人,為首的靜念齋主,更是有堪比天下十大的實力,她們如何會讓人輕易欺負呢?

  就在我心生疑慮之時,一個黑影,從黑暗中陡然冒出,凌空躍了起來。

  那黑影的手中,卻是有一根又粗又長的玄鐵棍!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