終卷 第四十二章 你們都看不起我

  一股氣息沖云霄,金光乍現,卻是那頭金色惡蟲出現在了琳瑯真人的頭頂。

  瞧見這一幕,我的心中一跳,頓時覺得一陣恍惚。

  剛才胖妞身陷拂塵青絲重圍之中的狀態。莫非是它有意為之,刻意地讓琳瑯真人掉以輕心,而后又一直暗藏殺招,等待著時機成熟,陡然點燃陰火,將那佛塵青絲給一舉焚毀,而趁著琳瑯真人心防大亂的時候,陡然出擊。

  那殺招,自然就是以胖妞腹中做窩的金色惡蟲。

  我瞧過去的時候,不知道為什么,竟然感覺到了那惡蟲邪異的目光朝著我望了過來,整個人都忍不住一個激靈,一股酥酥麻麻、過電般的感覺隨之而生。

  這惡蟲。太恐怖了吧?

  而就在兩人停住身影,相互對峙的幾秒鐘之后,我瞧見琳瑯真人自知必死,居然在瞬間決定兵解離體,讓意識逃脫。

  所謂兵解,就是指肉身遭受損毀,不得已之時,將全身功力灌注于元神之上,然后逃遁遠走。

  這是一種保留修為、不得已而為之的手段。宛如壁虎斷尾,不過更為玄妙,而逃遁的元神并不能遠走,要么便寄托于法器之上,依靠諸多靈藥、法器和胚胎,凝練成鬼仙,要么就是在門中前輩的護翼之下。轉世投胎,重新做人。

  當然也有一些邪派之人,直接找到與自己生命磁場極度契合的鼎爐之人。直接奪舍重生。

  諸多奧妙,不一而足,能夠使出這般手段來,那琳瑯真人的修為便可見一斑。

  然而這件讓人嘆為觀止的法門,卻在一開始就陷入了絕境。

  那金色惡蟲不但對付肉身最為犀利,而且對于靈體,也有著讓人難以相信的敏銳,當琳瑯真人的頭頂破開一個小洞,一道電光射出的時候,那金色惡蟲也第一時間感應到了,振翅一飛,朝著那承托著琳瑯真人的元神跟去。

  兩者都如同一道電光,朝著西方掠去。

  然而不知道為什么。我依舊覺得那琳瑯真人,定然是逃不脫金色惡蟲的魔爪。

  所有的一切,都在電光火石之間發生,許多人并沒有瞧見各種奧妙,之間那琳瑯真人停頓數秒鐘之后,卻是朝著后面轟然倒了下去。

  死了!

  這個代表著龍虎山一等力量的老道士出乎意料地倒下,眾人一片嘩然,而旁邊突然沖出了一個身影來,撲在琳瑯真人的身上,嚎啕大哭了起來。

  師父,師父……

  他口中不斷嚷嚷著,趴在琳瑯真人的尸身之上哭嚎,而他也是一頭灰白的頭發,顯得如此凄涼。

  這人卻正是琳瑯真人蘇冷的關門弟子,羅賢坤。

  時值如今,我依舊不敢相信當年那個一起玩尿泥的小伙伴兒,如今居然變成了這一副模樣,但是我卻毫不懷疑羅賢坤對琳瑯真人感情的真假。

  或許在我看來,羅賢坤這般未老先衰,心中多少也是有怨氣的,不過我認為這怨氣最多也只是對龍虎山,而不是自己的師父蘇冷。

  兩人之間的感情,其實是如同父子的。

  當年若是沒有琳瑯真人蘇冷的提攜,羅賢坤或許還是鋼廠的鏟煤工人羅大屌,或許他并不會有這么多的白頭發,但是絕對會為生活的貧困所折磨,甚至有可能窮困潦倒,連老婆都娶不上。

  琳瑯真人是改變了羅賢坤一生的重要人物,他現如今所擁有的一切,其實都是琳瑯真人所給予的。

  對于羅賢坤來說,這般重要的一個人,宛如父親一般的琳瑯真人,此刻卻躺倒在了他的面前,這如何讓他能夠接受?

  隨著哭聲響起的,還有怒火。

  羅賢坤長期身居高位,并非沒有半點兒脾氣,也有著一身的本事,收斂起了眼淚之后,他長身而起,從身后緩緩抽出一把金錢劍來,緩聲說道:“我師父說,你是胖妞,那么你定然知道我是誰。沒想到,這么多年過去了,你我居然變成了仇敵,來吧,讓我看看你,到底有多厲害……”

  面對著羅賢坤的挑戰,胖妞拄著玄鐵棍,一動也不動,仿佛入定了一般。

  它不動,羅賢坤卻感受到了強烈的蔑視,緊緊咬著牙齒,憤然吼道:“好,你們都看不起我!陳二蛋看不起我,張秦蘭看不起我,張天師看不起我,龍虎山所有人都看不起我,就連我下屬都覺得我是靠裙帶關系混上來的!但我要告訴你們——老子不是,你這畜生,讓你看不起我!”

  瘋狂嘶吼著的羅賢坤將雙手中指割破,把鮮血灑落在每一枚銅錢之上,然后陡然一震,那紅線便就此斷裂。

  紅線斷裂,銅錢竟然化作無數金光,朝著前方的胖妞射了過去。

  這金光,宛如穿心萬箭。

  一招罷了,羅賢坤的臉上露出了瘋狂的笑容來,臉上的青筋暴露,面目猙獰,沖著前方的胖妞怒聲吼道:“你這畜生,去死吧,去死!”

  金光在一瞬間,射到了渾身冒著黑色火焰的胖妞身上。

  胖妞依舊拄著拐杖,一動也不動。

  叮叮當當……

  那化作金光的銅錢,撞到胖妞的身上,就如同撞到了金屬塊兒一樣,大珠小珠落玉盤,叮叮當當響個不停,然而這看似絢麗的金錢風暴,在落幕之后,卻并沒有撼動胖妞一絲。

  這威力……還不如撓癢癢!

  當最后一枚銅錢落地的時候,胖妞終于動了,它拖拽著手中的玄鐵棍,朝著羅賢坤走了過去。

  一步、兩步、三步……

  它越來越近,而赤手空拳的羅賢坤根本就沒有辦法抵擋這個剛剛殺害了自己師父的兇獸,但他在眾目睽睽之下,卻也是鼓起了最大的勇氣,憤然前沖,口中大聲吼道:“師父且慢走,賢坤隨你同行!”

  他冒著必死的決心,朝著胖妞沖鋒了。

  這一回,有死無生,然而羅賢坤的心中,卻無半分畏懼。

  男人,這輩子總得剛一回!

  砰!

  那玄鐵棍,終究還是砸落在了羅賢坤的頭上,已然朝著戰場飛速前沖的我,余光處卻發現他的臉上,竟然露出了解脫的笑容來。

  難道,死亡對于他來說,是一種解脫么?

  他的人生,到底過得有多憋屈?

  眼看著羅賢坤被胖妞一棒子敲中的時候,那一刻,我的心異常地疼痛了一番。

  兩個人都是我兒時最要好的朋友,然而此刻他們卻相互廝殺,這事情讓我實在是難以接受。

  “啊……”

  羅賢坤的口中,已然喊出了壯烈的口號來,然而讓所有人都沒有想到的事情是,那沾滿了腦漿子的棍子并沒有也將羅賢坤的顱骨給掀開。

  或者說,這根玄鐵棍上,根本就沒有用幾分力氣,只是將擋在面前的羅賢坤給輕輕地推到了一邊去。

  一棍子將羅賢坤給撇開之后,胖妞甚至沒有看他一眼,便繼續朝前走去。

  它根本就沒有想著殺他。

  這舉動,使得羅賢坤剛才那慷慨赴義的吼叫,莫名就富有了幾分喜劇色彩,而滾落在地上的羅賢坤停止了翻騰之后,回過頭來,瞧見胖妞并沒有殺死自己,臉上竟然露出了一絲劫后余生的興奮來。

  他的勇氣仿佛在剛才的那一聲吶喊聲中全部用盡,卻也沒有再次跳起來,慷慨赴死。

  這個時候的我正好沖了出來,與神情復雜的羅賢坤眼神相對。

  兩人的目光都變得十分尷尬,無比復雜。

  羅賢坤埋下了頭去,胖妞則開始沖擊起慈航別院的戰線,而就在這個時候,久違謀面的一字劍黃晨曲君卻突然發出了一聲吶喊:“靜念師太,出家人以慈悲為懷,這軟玉麒麟蛟既已修煉出人身,你又何必殺她滋補,得躍天道呢?”

  話音剛落,一道碧綠光華從黑暗中陡然浮現,射入了慈航別院的陣中。

  飛劍!

  出手的是黃晨曲君,而且還是他最為得意的石中劍,而攻擊的對象,卻是被重重包圍著的靜念齋主。

  我滿心詫異,那丑漢子不是說只湊熱鬧么,怎么又操起了家伙來呢?

  我舉目望了過去,卻見到剛才被慈航別院靜念齋主放出來的軟玉麒麟蛟,也就是那個十三四歲的少女,此刻居然被那齋主給剝得精光,用繩子給捆得結實,然后風華絕代的靜念齋主,居然掏出了一把剔骨尖刀,朝著那美麗少女的心口挖去。

  她這是要挑心,將那軟玉麒麟蛟的內丹挑出,拿來直接服用,勘破至道么?

  我被這般野蠻而血腥的場面給震撼到了,不過想來也是,面對著這樣的重圍,以及慈航別院千百年來最大的危機,靜念齋主只有放手一搏,先下手為強了。

  倘若是能夠頓悟,勘破天道,那么這些所有帶給她屈辱的人,便可以通通都去死了!

  是非成敗,在此一舉,人生能有幾回搏?

  靜念齋主趁著琳瑯真人拖住胖妞,自己已然完成了諸般祭祀和準備,就等著拿那少女的心肝入引,卻不料周遭潛伏的高手眾多,有人可是一直等待著插手的機會呢。

  石中劍破空而來,倏然而至,陡然之間,猛然撞到了那一把剔骨尖刀之上去。

  而就在此時,卻有一個佝僂的身影,從角落中突然沖了出來。

  那人,卻是剛剛死了兒子的朱貴!

南無袈裟理科佛、 說:
寫這一章的時候,我在想會不會有讀者在罵我對羅大雕太過于苛刻……
他資質一般,倘若沒有蘇冷,他或許就只是一個鋼廠里面的鏟煤工人。
然而此刻的他,已然是統領一省的副局長。
但是這又有神馬卵用,在胖妞面前,無論如何蹦跶,都不過是一只跳蚤。
這就是小人物的悲哀。
然而,書寫這樣的悲哀,是我在故意殘酷么?
我只不過,是想寫一些,自己心里面的東西。
你們都看不起我,換一個角度講,是不是連我自己,都看不起自己?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