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卷 第四十九章 達成和解,奇葩獄友

  這個若有若無的身影一出現,我定睛一看,竟然是一個穿著和服的日本藝妓,模樣沒看清,就覺得嘴唇紅得可怕,臉白得嚇人。而剛才那一下攻擊,正是從她手指甲上射出的。只一下,便入土三分。

  我心中惱恨,這鬼玩意,不就是加藤原二那天持咒弄出來的紙片式神么?

  怎么會氣勢洶洶地出現在這里,來找我拼命?

  雪瑞也嚇了一跳,她腳步也靈活,一晃便閃到了墻角處,一臉驚異地向這里望來。

  我心里有恨,伸手便去拍那紙片式神,然而那東西就像是靈體一般,如同空氣。我右手一揮而過,沒有一點實質的觸感覺。我之前還以為是一張白紙作托載,然而這會兒才明白,根本就不是。這紙片式神好像是二維生物一般,根本找尋不到它的實體。我一愣神,那式神便揮袖一巴掌扇來。

  刷——

  那墻壁上又出現了一道凌厲的印子,一米多長,厲害得緊。

  正在這個時候,雪瑞前跨一步,左手撫胸,右手大拇指按在彎下的無名指和小指上面扣住,食指和中指自然伸直并攏,指向那個正欲逞兇的紙片式神,低喝一聲:“定!”這白面紅唇的日本娘們動作一僵,竟然緩慢下來——雪瑞此招竟然跟我那面震鏡有著異曲同工之妙,可惜我那法器進來時被搜了身,不知道流落到何處。來不及感嘆,見此時機,我一搓雙手,將其逼紅,再次上前,握住這紙片式神的雙臂。

  這一捏即實,又軟又滑,如同真人,觸感極佳。

  雪瑞見到我將這式神給一把抓住,也不遲疑,舌綻春雷,雙手結印,然后伸出左手食指在空中,以指代筆,畫起凌空符來——我曾在前面說過,符箓之道,向來以紙筆絲帛為依托,上請諸神,下請陰鬼,有道者最是便利。然而凌空畫符,以氣為引,在復雜錯落的環境中念頭凝結,并能夠奏效者,皆是高明之輩。

  我有些詫異,雪瑞一年不見,竟然有這等造化?

  沒等我疑惑,雪瑞已經畫好這符文,一股氣息聚集起來。她將這氣息承托而起,正準備印在這紙片式神的胸口,只聽到加藤原二的呼喊聲從對面傳來:“手下留情!陸左君,手下留情……”雪瑞看一眼我,我點了點頭,她雙手一散,做了一個太極收手,將這蘊含著烈陽之氣的符文給驅散。

  而我手中的這紙片式神也停止了掙扎,只是我手燙,她不時手臂顫抖。

  我手中的這女人手臂軟綿冰涼,如同真人一般,看著她那刷了一層厚厚白灰粉的臉,我心中不由得猜度:原二這家伙,不會無聊的時候,把這式神召喚起來暖床吧?——好吧,如此冰涼的女人身軀,只能消夏避暑了……嗯,我邪惡了。

  將這個原二的“女人”押到鐵柵欄前,我望著那個花樣男子,氣就不打一處來:“你個孫子,前回在仰光說再遇到我,一定要讓我好看,當時我與你無冤無仇,只當作是一個笑話。沒成想你小子都落魄到這里了,還放不下仇怨,人沒出去,就跑過來殺我……”

  加藤原二苦著臉看著我手中的式神,雙手一振,身邊又出現兩個搔首弄姿的和服美女,然后解釋:“陸左君,我要是想殺你,怎會只派一個?我只是想試一試你,能不能夠成為我的合作者……”

  “你要越獄?”

  “不越獄,難道你以為他們這里會管飯,一直養你到老么?”加藤原二有些激動,慘笑著說:“你以為他們每天喂我們吃肉喝粥,會有什么好心?還不就是為了將來拿我們這些人來作生祭,煉制降頭鬼物?這里面的陰氣,至玄至深,讓人痛苦,我一刻都不想在這里待著。怎么樣?你走不走,正所謂‘合則兩利,分則俱傷’,我們拋棄前嫌,一同闖出這個鬼地方去,共謀光明,好么?”

  我沒有說話,快速在腦子里考量著這小日本的話語里面,有多少誠意。

  毫無疑問,正是因為知曉自己的后果,加藤原二才會不顧食物的變態,逼自己吃下人肉,而他邀我一同越獄,也不過是擔憂自己一個人恐怕力量不夠,想拉一個墊背的而已。不過,正如他所說,為了共同的目的,我們暫時的合作也是很有必要的。因為多一個人,則多一份成功的希望。我看向了雪瑞,她點了點頭,說同意,這個鬼地方,她也一分鐘不想多待。

  善藏法師說“且留我三日”,三日之后又如何,他沒說,但是想來不是請我吃飯喝酒。

  見我遲遲不說話,加藤原二咬著牙說:“兩百萬!”我一愣,說什么東西?加藤原二說兩百萬人民幣,這些錢用來補償我今天受到的精神損失,回去就給。原來他是擔憂我剛剛被他偷襲而生氣,故而拍下重金。我心中不由得罵起娘來:這小日本子就是有錢,屁大的年紀,毛還沒有長齊,沒事就喊兩百萬(上次買十年還魂草的時候也喊過),好像誰沒見過錢似的。

  我憤恨完,笑容浮上了臉:“成交!”

  說完,我把手中這紙片式神給松開,這個和服美女一松開,乳燕投林一般飄飛到加藤原二的懷中,他動情地喊道:“杏子,杏子你沒事吧?”那和服美女不能說話,只是用手輕輕撫摸著他的臉,柔情似水。

  我和原二隔著鐵柵欄商量如何逃獄的計劃,沒說兩句,在我的右手邊很遠的角落突然出現一個沙啞無力的聲音:“阿彌陀佛,兩位小哥子,你們的計劃可沒可以算上我老和尚?”這聲音蒼老,有著濃重的云南邊疆音,而且“阿彌陀佛”這幾個字,口音格外古怪,讓人好笑。

  我看不到說話的人,但是這個人一出聲,立刻從各處傳來好幾聲的附和,有說英語的,有說泰語(或緬語)的,最讓人驚奇的是,居然還有一個女人操著武漢話說:“一起克,一起克(去)……”

  我還真的不知道在這牢房里,居然還有這么多獄友。

  加藤原二往后退兩步,他旁邊的一個紙片式神高高舉起手,然后猛地往下一揮,“鏗……”門應聲而開,他緩步走到了我這邊來,抱拳為禮,說陸左你們是怎么將那消蝕精神和氣力的綠草汁,逼出體外的?說話間,那個叫做杏子的式神揮出手,將我這邊的牢門枷鎖也斬斷。與此同時,牢房里的其他地方,也響起了同樣的聲響。

  我與雪瑞出了牢門,發現這大牢房是一個過道式的長廊,我們這里算是頭幾間,從此處往里走,還有兩側二十來間。不過關押的人不多,陸續走出幾個人來,有一個瘦骨嶙峋的光頭老和尚、一個眉高眼深、一臉胡茬的老外、一個癡肥如豬的中年婦女以及兩個又黑又瘦的中年男人。其中,老和尚和后面那兩個黑瘦男人,都是泰國或者緬甸的本地人。

  我笑著回答加藤原二的問題:“貓有貓道,狗有狗道,各家都有各家的法子。你也不是沒中著么?”

  八個人聚在長廊正中的燭火之下,從身上的臭味來看,老和尚和老外應該是被關押得最久的,裸露出來的皮膚上都流著膿水,精神氣色也差;而那兩個黑瘦漢子也屬于天殘地缺之輩,一個獨目,一個則是楊過大俠,只有那個胖女人臉上仍舊冒著油光,一臉的“痔瘡”。

  看著這些老弱殘兵,小日本很不樂意,說他不是開福利院,只帶有用之人,而不希望有人拖后腿。

  這幾個人紛紛表示:自己其實是厲害角色,一方大拿。可惜被那“蝕心草”給消磨了氣力,如果能夠將那蝕心草的殘渣藥力給逼出體外,他們絕對沒有一個是吃干飯的。許是被關得太久,高鼻梁藍眼睛的老外最是激動,他會說點中文,于是結結巴巴地說他叫作威爾,威爾崗格羅,他是一名攝影師,但同時也是英國靈學研究會克魯克斯先生的學生,是一個很厲害的靈媒,請不要拋下他。

  老和尚巴通看著加藤原二和我,一臉的渴求,緩緩說道:“只要給我們解開蝕心草,我們便能夠自由!”

  加藤原二沉默了十幾秒鐘,最后終于點頭同意了:“好吧,我可以讓我的侍女幫你們吸出來,但是希望你們不要辜負剛才說的這一番豪言壯語。”

  五人皆稱善,各自返回自己的房間,讓加藤原二的紙片式神給他們吸蝕心草的毒。

  我走到了姚遠的牢房門口,看著這個老先生端坐在席子上,閉目不言,問他:“姚老先生,你不跟我們一起走么?”他睜開眼睛,笑了,說:“政府既然已經管上了這里,他們應該需要一個替罪羊,讓雙方都有顏面下臺,所以我留著還有用。加油吧,希望我今天的晚餐,不是你們其中的一個人……”

  我默然不語,與雪瑞返回了自己的牢房靜坐。

  一個多小時之后,鐵門哐啷響,三人一組的巡邏小隊,再次來到了這個牢房里。這是一次與平時一樣的檢查,然而他們沒有想到的是,牢籠中的已經不再是囚犯,而是一群去掉了鐐銬的猛虎。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