終卷 第四十三章 出家人以慈悲為懷

  朱貴剛死了兒子,是大兒子,雖然那兒子身患腦癌、隨時都有可能不久于人世,但是這兒子死了,他心里依舊是疼得厲害。

  疼完之后。就是恨。

  恨誰?

  恨這天地不公,還是世事變幻?

  不,朱貴恨的,是那個將他兒子殺死的落千塵,以及將他給誆騙到這兒來的慈航別院,他兒子本來可以在病榻之上善終的,卻最終還是死在了江湖。

  這世間,有人不喜纏綿病榻,卻也有人想著可以平平淡淡地離開這個人世間。

  我見過朱貴的大兒子,那個飽受病痛折磨的中年男人,想來更希望的是平靜地離開,不想帶給家人太多的磨難。

  然而,最終。一切都沒有能夠如愿。

  當時的我,追殺落千塵去了,并沒有留下來,也不知道朱貴心中的想法,到底是什么,但是瞧見他出現在這里,陡然朝著慈航別院的陣中奔來,卻并不奇怪。

  這世間,有果必有因。

  一字劍的飛劍。跨越了空間,與靜念齋主手中的剔骨尖刀相撞,而正面則有胖妞攜著斬殺龍虎山琳瑯真人的氣勢強攻而來,在側面,則有心懷仇恨怒火的朱貴。

  這三人,都是當世之間的一流強者。

  慈航別院能夠頂得住么?

  無論是我,還是許多藏在暗處的圍觀者。在這個時候,心中都在思考著這個問題,而就在我停下腳步的時候。胖妞也終于撞上了頂在最前面的那七八個尼姑。

  轟!

  一根又粗又長的棍子,朝天揚起,即便是面對著這擁有千年歷史沉淀的慈航別院,一身黑色火焰的胖妞也是毫不畏懼。

  胖妞宛如沖鋒陷陣的大將,一棍之下,卻是沒有幾人能夠正面抵擋,不過好在慈航別院的一眾尼姑最為擅長的,就是后發制人,以柔克剛,回彈之后,用綿密軟彈的法陣,將胖妞給拖延。

  正面之上,胖妞依舊是兇猛無比。但是卻被慈航別院給抵擋在陣前,而一字劍卻已然沖進了陣中去。

  相對于兇戾無比的胖妞來說,一字劍并非嗜殺之人。

  他此番出現,只為救人,倒也沒有多造殺孽,只是朝著綁住那少女的繩索和陣中的靜念齋主行去,而那齋主在一瞬間也是明白了這一點,喝令眾人小心防范外敵,而她則與一字劍對拼了一記。

  叮!

  一記清越的響聲當空而鳴,慈航別院的齋主終于掏出了她的護身法器來,卻是一把宛如魚腸一般的修長利劍。

  那劍也就比石中劍稍微長了幾分,兩者相撞,頓時就是一陣嗡嗡響起,力量震蕩。

  一字劍志不在傷人,劍尖一觸,立刻朝后飄飛而去,而靜念齋主則挽了一個極為漂亮的劍花,沖著這丑漢子冷然說道:“好你個錦官城的殺豬匠,虧你還是那勞什子天下十大,居然趁火打劫,來欺負陷入絕境之中的我們!”

  這一頂大帽子扣下來,黃晨曲君頓時就忍不住翻白眼。

  他平日里最恨人揭起他當年的出身和短處,甚至還刻意在自己的名字后面加了一個“君”字,想讓人忘記自己的出身,聽到對方的話語,也是一陣火起。

  不過他到底還是一個愛惜羽毛和名聲的人,也不想在這個時候,與這些婦人做口舌之爭,只是嘿然笑道:“我倒也沒有別的意思,只是出家人以慈悲為懷,這軟玉麒麟蛟既然已經修成妖精人身,天可憐見,如此難得,你又何必逆天而為呢?”

  “出家人以慈悲為懷?呵呵……”

  靜念齋主重復了這一句可笑的話語,凝目望向了黃晨曲君,冷然說道:“我們以慈悲為懷,誰能以慈悲待我?我慈航別院現如今落得如此下場,難道就是我們該死?”

  一字劍本就拙于言語,被對方這么一胡攪蠻纏,頓時就張口結舌,面紅耳赤,不知道如何說起。

  就在靜念齋主正要出言譏諷一字劍的時候,我終于走到了跟前來,揚聲說道:“別人對慈航別院,還不算好?你慈航別院私藏嫌疑犯落千塵,卻不讓我知曉,最后不但連累朱貴老哥的大兒子身死,而且無遮大會上許多門派,也因為被落千塵下毒,而陷入危機之中,但即便如此,我還是一力救下你慈航別院門徒多名,這不算為你們好?”

  靜念齋主不知道我居然也趕到了此處來,下意識地辯解道:“不知道你在說些什么……”

  我沒有理會她的話語,繼續說道:“茅山,執禮長老為了阻止邪靈教危害海天佛國,身受重傷,水蠆長老拼死給你捉來那軟玉麒麟蛟,這些你可曾關心過?龍虎山,琳瑯真人為了阻擋那魔猿,破顱而死,你可有流過一滴淚?”

  面對著我這咄咄逼人的提問,靜念齋主頓時就覺得一陣惱羞成怒,沖著我怒吼道:“你算個什么東西,有什么資格質問我?”

  我冷冷一笑,平靜地說道:“我算什么東西?在下茅山陳志程,江湖匪號黑手雙城,茅山掌教陶晉鴻的大弟子,宗教總局二司副司長,天下間死在我手中的奸邪之徒不計其數,你覺得這個,算是資格么?”

  靜念齋主臉色一白,冷冷哼道:“說得天花亂墜,誰知道你跟邪靈教,是不是一伙兒的?剛才蘇長老可說了,那猴子可是跟你一起的!”

  我平緩地說道:“死在我手下的邪靈教妖徒,不計其數,就連邪靈十二魔星之中的風魔和魅魔,都是我親手抓起來的……”

  靜念齋主眉頭一皺,哼聲笑道:“做戲而已!”

  ……

  面對著如此厚顏無恥、死纏爛打、毫不講理之人,我終于明白了一個道理,那就是這世間有許多女性絕對是值得人尊重和敬仰的,但總有一部分人,你是沒辦法跟她講道理的。

  既然不能講道理,那就只有講拳頭。

  然而我想如果對方拳頭倘若是講不過我,估計她又會跟我講起道理來。

  沉默了一會兒,我還是抬頭說道:“靜念齋主,你的敵人,不是我、不是黃劍君,也不是別人,而是毀了你海天佛國的邪靈教;時值如今,你把所有對你伸出援手的善意都棄如敝履,眼中只有這可憐而無害的軟玉麒麟蛟,說到底,不過就是在滿足自己的個人私欲,對吧?”

  “屁!放屁!放狗屁!”

  一直處于戒備狀態的靜念齋主勃然大怒,沖著我怒聲吼道:“我這是在為了慈航別院的將來做打算,我沒有半點兒私心;若是我有,就讓天打五雷轟,把我陷入萬劫不復之地!”

  轟、隆隆……

  這話兒剛完,天空之中,突然傳來了一陣沉悶的響雷,聽得靜念齋主一陣臉白,而我則一臉無奈地瞧向了旁邊的黃晨曲君。

  這雷聲,卻正是那家伙惡趣味給弄出來的。

  靜念齋主瞧見我和一字劍臉上古怪的笑意,也瞬間明白了自己是被耍了,頓時就宛如被激怒的母獅子,將手中的魚腸劍一揚,厲聲吼道:“殺豬匠,別人都說你天下十大如何厲害,今天貧尼就宰了你,讓天下人看看,所謂的天下十大,不過都是些欺世盜名之徒而已!”

  匹夫一怒,血濺三尺。

  靜念齋主并非匹夫,然而她卻比一般的男子還要充滿殺意。

  置身事外的我其實最知道原因,那就是當一個人最喜愛和在意的偽善面孔被揭穿之時,所表達出來的那種恐怖,是尋常人所難以企及的。

  就如同小顏師妹喜歡看的金庸小說《笑傲江湖》里一般,無論是岳不群,還是尹志平,都是如此。

  靜念齋主的臉面,就是那兩位割去的煩惱根,甚至更加重要。

  殺!

  一個心懷殺志的女人到底有多可怕,這個很難講,但是瞧見朝著一字劍疾奔而去的靜念齋主,我卻莫名一陣膽顫。

  這女人到底有沒有搞清楚自己真正的敵人是誰?

  還是說,此刻的她,已經是破罐子破摔了,完全就不再管別的事情?

  總之,靜念齋主為了證明自己吹噓與天下十大同級的大話,以及憤怒黃晨曲君插手軟玉麒麟蛟之事,與那殺豬匠打將了起來。

  雙方大打出手,而且從表面上來看,一字劍居然被那婦人給完全地壓制了住。

  好兇悍,難怪這般有底氣。

  就在我目不轉睛地瞧著前方的拼斗時,身邊突然多出了一個人來,沖著我說道:“二蛋,胖妞殺了我的師父,這帳怎么算?”

  說話的是羅賢坤,他此刻也再無顧忌,直接喊起了我當初的名字,一雙眼睛赤紅,仿佛有血滲出。

  被羅賢坤這般一問,我心頭苦澀,反問道:“你覺得它現在還是我們認識的胖妞么?”

  羅賢坤一陣激動,惱怒地吼道:“不管是不是,我就問你管不管?”

  管又如何,不管又如何?

  我本來想這么說,然而卻知道他此刻也正是氣頭上,便也不再說話,而就在此時,陣中那少女的腳下,突然出現了一雙手,在捆束她腳下的繩索中一劃,繩索斷裂,緊接著朱貴卻是從那兒爬了出來。

  遁地術?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