終卷 第四十五章 浴血而生

  紅色!

  漫天遍野的紅色,在一瞬間,從那靜念齋主的身上陡然冒了出來,像血,將整個池水浸染一般。

  這紅色充斥周遭。將大部分空間都給包裹。

  翻騰而起的紅色,宛如有生命力一般,有兩個離她比較近的女尼,而且還是在慈航別院之中地位頗高的那種,被這宛如魔手一般的血色給陡然抓住。

  她們一掙扎反抗,那血色立刻化作數十雙的觸手來,將這兩個女尼給一下子捆住。

  別掙扎,那反擊就越是暴烈。

  這樣的血色順著身體的每一處孔隙,朝著身體里面鉆去,而當侵入腦中之時,所有的抵抗都停了下來。

  這兩個女尼僵直而立,目光之中,也有紅色寒芒。

  她們。就好像是兩個提線木偶。

  生死無懼,只剩下殺戮。

  化魔!

  瞧見這靜念齋主面對著自己宗門下屬,居然也這般毫不猶豫地消滅神識,攝取生命之力,然后操縱在手中,我就知道她已經走上了我們最不希望瞧見的道路。

  血淚,滿目的血淚順著臉頰的間隙,朝著下方滑落而來,將靜念齋主那張小媳婦一般嫵媚俏臉給弄得一陣詭異。宛如女妖、女鬼一般。

  好猙獰,妖或許還會因為欽慕人的風采,而將自己打扮得艷美不凡,但是魔,卻會直接露出自己最為恐怖的一面來。

  對于以殺戮為人生最高目標的魔來說,恐懼、戰栗和力量,才是最美麗的東西。

  世間的魔頭有許多。茅山后院無底洞中的阿普陀算是杰出之一,就連我內心之中,就住著一個。

  這世間的魔無數。大多數都代表著人心之中最重的惡念。

  惡比善良要來的容易,力量也自然恐怖許多。

  與我所見過那黑氣縈繞、氣勢磅礴的諸般魔頭所不同的,是我面前的這個靜念齋主,是我所沒有見過的另外一種類型。

  簡單的說,它的層次更加高,甚至有些接近于當初我們在南洋遇見的虛空巨眼。

  力量有強弱,魔也有不同。

  這一頭血光連天的家伙,應該并不是什么好對付的角色。

  我向后退了兩步,感覺那股血色開始朝著四周蔓延開來,已經有超過六位慈航別院的尼姑被侵染,腦海被血色腐蝕一空,然后身子則化作了僵尸一般垂立。

  這般的恐怖,使得其余并沒有收到波及的別院尼姑紛紛朝著四周避開了去。

  貫來忠心的她們終于發現了一個事實。那就是相比起面前這個提著棍子的雷公臉,自己的齋主,方才是更為恐怖的角色。

  一人心散,眾人奔逃,慈航別院本來固若金湯的列陣,在一瞬間就分崩離析,眾人化作了鳥獸而散。

  這邊一散,那靜念齋主首當其沖的,就是強沖而來的胖妞。

  這猴子,手中一根選鐵棒,力拔山兮氣蓋世,陡然一棒子從天而降,卻是挽出了風雷之聲。

  轟!

  軟玉麒麟蛟被朱貴救走,然而胖妞卻并沒有隨之而去,依舊沖著靜念齋主殺來,從這里,可以看出,胖妞出現在這里的主要目的,并非是那軟玉麒麟蛟,而是這位慈航別院的齋主。

  化魔之后的靜念齋主,方才是彌勒所要的東西吧?

  我心中了然,而在這兩人交手開戰的時候,一直深陷其中的黃晨曲君卻悄不作聲的撤離了去。

  他本就是個來看熱鬧的局外人,降魔衛道這事兒對于他來說,就是塊抹布,想起來的時候就用一下,用完了,直接就丟一邊兒去了。

  黃晨曲君剛才出手,是為了救那可憐巴拉的軟玉麒麟蛟,不得已而為之,此刻事了,他哪里會再攙和其中?

  一字劍一推,而胖妞卻騰空躍起,眼看著那棒子越來越近,即將砸落在靜念齋主的頭上之時,那女人突然將手一揚,兩個被侵蝕的尼姑在一瞬間,居然就出現在了它的面前,就像被提線的木偶一般,硬生生地擋在了胖妞的面前。

  兩個女尼,原本僅僅只能憑著陣法和法器在勉勵支撐,然而此刻,卻是平伸雙臂,就硬生生地擋住了這棍子。

  邦!

  我本以為那兩個女尼會被一棒子給砸成肉泥,卻不料那棍子敲上去,卻傳出一道沉悶的聲音來,接著她們雙手一撐,卻是將胖妞給彈了回去。

  這……

  我心中駭然,因為剛跟胖妞交過手的我,自然知道這猴子的雙臂之上,到底有著多強大的力量在,能夠讓它承受不住,彈身而起,就實在是有些奇怪了。

  雖然經歷了無數大戰,但這魔猿的精力,不可能在驟然之間就變弱,唯一的可能,那就是這兩個女尼變強了。

  她們到底有多強?

  卻見將胖妞給直接彈飛的兩人身子生硬而古怪的扭轉,而在她們身后的不遠處,還有四個一身血紅的女尼匯聚而來。

  六個傀儡之后,則是一身紅光,無人能夠接近的靜念齋主。

  咚!

  向后幾個倒空翻,再一次跌落在地上的胖妞沒有任何猶豫,又向前方沖了過去。

  這一次,它的棍子在半空之中揚起的時候,居然變得一片赤紅。

  那紅色,與前方的血霧并不相同,而是玄鐵與空氣高速摩擦的時候,所散發出來的溫度和顏色,是幾乎快要融化的狀態。

  能夠弄出這般模樣來的,可想而知它這一棍的力量和速度,到底有多恐怖。

  它能夠砸開面前的層層壁壘么?

  盡管黃晨曲君已然掠過了我的身邊,沖著我招呼,讓我趕緊離開,盡管周遭的許多人都開始朝著黑暗中撤離,不管是慈航別院的,還是邪靈教的,還是第三方的人員,紛紛都離開了,但是我卻并沒有走。

  我心中生出一種強烈的渴望,期待著瞧見胖妞是否能夠打得過成魔之后的靜念齋主。

  可以么?

  轟!

  棍子再次落下,一股強烈的音爆之聲,從交擊的雙方中點,朝著四面八方陡然擴散而去,勁風吹起一切煙塵,煙霧橫生,那植物簌簌發抖,黑暗中有無數人翻騰而起,朝著山下滾落而去。

  我沒有動,像一根標槍,立在那兒。

  然而煙塵將我的視線給遮擋了住,一直到了稍微退散一些的時候,我方才瞧見,剛才不可一世、氣勢洶洶地胖妞,此刻正躺倒在了靜念齋主的十米之外。

  而在兩人之間,有六個渾身冒著血煞,氣勢斐然的尼姑,她們并肩而立,冷冷地瞧著不遠處的地下。

  她們每一個人的表情都十分僵硬,雙目之中,也都有血淚流出,糊住了臉。

  而在她們的身后,那靜念齋主卻是整個人都融入了一片血光之中。

  那血光就宛如一大團的篝火,將整個空間點燃,我都能夠感受到那種橫行無忌的氣息沖擊,仿佛硫酸一般,能夠將人給腐蝕了去。

  桀、桀、桀……

  夜梟一般的聲音響了起來,聽得我渾身一陣雞皮疙瘩泛起,渾身發寒,下意識地往后退去。

  我退,并不代表我心中冷血,對跌落在地的胖妞見死不救,而是因為我的第六感中,莫名地感覺到危險來臨,而且我面前的一切,都是那般的詭異,讓人一時間不敢輕舉妄動。

  哐啷……

  趴在地上的胖妞撥動著跌落一旁的玄鐵棍,與地面發出清脆的響聲來,隨后它緩緩的站了起來。

  剛才因為風沙的緣故,我并沒有瞧見胖妞是如何落敗的情形,而那血光之中的靜念齋主在一陣肆意狂笑之后,漸漸地收斂笑容,沖著那潑猴寒聲說道:“區區一通背猿猴,而且還是異常變種,居然也敢在這人間橫行無忌,實在可笑……”

  她的口氣頗大,而胖妞并不能言語,只是將那選鐵棍平平舉起,朝著對方指去。

  這個時候,我方才發現,胖妞那根又粗又長的玄鐵棍,居然出現了一個大幅度的彎曲,顯得十分的可笑。

  這發現讓一陣詫異,要曉得,這玄鐵的重量,遠遠超過現有最重的金屬,那般堅固的東西,就算是飲血寒光劍這般犀利的法器,都不能將它給砍出一絲痕跡來,那么到底是怎樣的力量,讓它變成此刻的模樣呢?

  我的心中滿是好奇,而驟得力量的靜念齋主卻一舒胸懷,意氣風發地說道:“今日殺了你,來日再殺盡天下!”

  她殺氣凜然地說著,手掌一動,那六個被她控制的女尼頓時就在一瞬間化作了開口的六合陣,將胖妞給圍了進去,而后甚至沒有一點兒反應時間都沒有給它,便指使那六人朝著胖妞殺來。

  邦、邦、邦、邦……

  胖妞的棍子在這些血煞女尼的身上砸得邦邦響,然而卻奈何不了這些家伙半分,反而是自己不斷地被圍住,陷入了不斷縮小的困境之中去。

  隨著時間的拖延,我瞧見胖妞的力量越來越小,越來越小……

  它終于也到了疲憊的極限。

  這入魔之后的靜念齋主,真的有那么厲害么?

  我心中疑惑著,那飲血寒光劍莫名有些躍躍欲試,然而就在這個時候,突然有一道金光,從西邊飛速射來。

  是那金色惡蟲,它回來了!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