終卷 第四十八章 漫山遍野的火海

  最難辜負美人恩!

  倘若對方換一個身份,時勢異也,這倒也并不是什么讓人接受不了的事情,但是此刻的靜念齋主絕對算不上什么艷福,模樣不但越發可怖。而且渾身上下,都透著一股濃郁不散的血腥之氣,有著恐怖的腐蝕特性。

  她甚至已經不能說是一個女人了,而是魔。

  什么魔?

  冥河鬼母,這名字聽著熟悉,仔細一想,卻不就是傳說中那冥河老祖門下四魔將之一么?

  說起這冥河老祖,可是大有來歷。

  卻說那六道輪回附近,鴻蒙開辟以來,生成地獄黃泉,其中有幽冥血海。血海之中,天生孕育了一個胎盤,后成為冥河老祖。有大神通,演阿修羅一族,有幾大弟子,分別為自在天波旬、欲色天、大梵天、濕婆,族中又有能者無數,其中因陀羅、毗濕奴、魯托羅、鬼母被稱之為四魔將。

  此為秘傳,洪荒古說,甚至還在道教傳聞之前的往事,常人難得聽聞。而靜念齋主入魔的冥河鬼母,若真的是這位大神,那問題可就嚴重了。

  腐蝕性的口涎滴落,被我勁氣逼發,不覆其面,而后我屈膝一頂,將那女人給猛然止住。

  雙方一上一下。彼此僵持,那滿面鮮血的冥河鬼母居高臨下地看著我,艷聲說道:“你不錯。很不錯,這世間如你一般強大的男人,少之又少,你若愿意臣服于我,我可以免你一死,常伴我左右!”

  我嘿然笑道:“你放了我,就我從你!”

  我這毫不猶豫的話語實在是太假了,對方雖然化了魔,但并非是沒有了智商,一下子就看破了,冷聲說道:“你敢耍我?”

  我故作委屈地說道:“哪里,你放了我,我便降了!”

  冥河鬼母毫不退縮道:“你若是愿降。那就放開防備,讓我侵入其中,顯示誠意。”

  我大呼不可,這般退了,我和那六個傀儡一般,又有何異,還不如拼死在此處,寧可玉碎,不為瓦全。

  雙方你來我往,都在故意拖延時間,而等到了一會兒之后,那冥河鬼母卻是將整個氣勢都攀升至了最頂端的巔峰,整個山頭,都充斥著這種彌漫的血氣,無數草木枯萎,鳥獸驚飛,夜幕之下,生命力在不斷地消逝而去。

  恐怖,有大恐怖!

  不管我面前的這靜念齋主,她入的魔是否是我想象中的冥河鬼母,這般的架勢,就已然超越了之前我曾經遇見過的虛空巨眼。

  殺!

  漫天血氣騰然碾壓下來,似乎想要將我給硬生生地砸落凡塵,而我卻在這般的威壓之下,逆勢而起,緩緩地站了起來。

  力量在交鋒,每一尺,每一寸,都在狂暴肆掠。

  咔、咔、咔……

  讓人牙酸的聲音在周遭生成,我腳下的地面宛如蜘蛛網一般,朝著四面八方擴散而去,整個山巔都在晃動。

  轟、隆隆……

  這不是雷聲,而是山體內部分崩離析之時產生的恐怖音效。

  腳下的山體在分裂,而我的身體也在這種巨大的力量壓迫下,發出了生銹了一般的恐怖之聲來。

  逐漸懸浮于空中的冥河鬼母眼球逐漸轉成了白色,深吸了一口血色霧氣,表現出格外陶醉的表情來,然后對我說道:“螻蟻,你既然不愿意降我,那就死吧!”

  這句話,她說的、得輕松無比。

  仿佛我是那地上的螞蟻一般,一腳,便能夠將我給碾得粉碎,死無葬身之地。

  不過她也的確有著這般的氣勢,雙掌朝天一舉,口中輕喝道:“推!”

  那六個金剛之軀的女尼在一瞬間飛上了天空,然后重重地朝著我砸落而來,憑著她們先前的能力,必然能夠將我給硬生生地砸死。

  冥河鬼母認為我死定了,眼中甚至流露出了一絲可惜之色。

  多好的男人,可惜都沒有嘗一下味道……

  虛空之中,也發出了一聲嘆息。

  大概彌勒也覺得我要跪了。

  而就在此刻,一直示敵以弱的我終究還是使出了籌謀已久的絕技來:“戰意,黑炎灼!”

  每一個字,我都說得如此平緩,仿佛重若千鈞。

  我是如此的鄭重其事,因為是死是生,就全部在此一舉了。

  命懸一線。

  宛如海嘯一般的血舞,如浪拍打而來,重重地撞擊,而在這之后,則是六位女尼,雙掌齊出,硬生生地砸落下來,這般的氣勢,宛如山勢崩塌,天昏地暗,而就在此時,一朵蓮花開了。

  這是一朵黑色蓮花,憑空而來,無中生有。

  一生二,二生三,三生萬物。

  無數的黑色蓮花從我的氣息之中繁衍生息,在一瞬間,幻化成一大蓬,將我給籠罩其間,在之后,迅速地朝著四處擴散而去。

  宛如病毒。

  那六名讓世人震撼的金剛女尼與這蓮臺相撞,卻并沒有發出先前那般的恐怖震響。

  我的傾力一擊,給狂妄至極的冥河鬼母展現出了一個成語的精髓。

  那就是飛蛾撲火。

  飛蛾想要撲火,將黑夜里的明燈撲滅,卻沒有想到,這火焰并非是凡物,而是能夠讓它自身陷入毀滅之境的大恐怖。

  黑炎灼是傳承自戰神蚩尤的秘技心法,也是專門用來屠戮懷著負能量氣息的致命手段。

  它最厲害的,就是將那洋溢的魔氣,全然損毀。

  我舉劍而起,單手朝天,那六個用盡任何物理手段和氣息鎖定,都難以傷及分毫的金剛女尼,在此刻,卻是化作了那祭品店中紙糊一般的玩意兒,一接觸之后,立刻化作熊熊燃燒的黑色炎火,再無半分力量,而是輕飄飄地升騰而起,向天空飄散而去。

  與這金剛女尼一同燃燒的,是那漫天的血色紅霧。

  它先前有多恐怖,此刻那黑炎便有多張揚。

  便如油與火。

  力量在這一刻,陡然變換,而局勢則突然之間就崩塌了,懸浮在半空之中,等著要將我給掐滅了事的冥河鬼母瞧見這漫天的火焰升起,頓時就花容失色,驚聲尖叫道:“這,這怎么可能?”

  就在她一萬個難以置信之中,我已然成功地完成了逆襲,點燃了籠罩在整個洛峰山上的紅色血霧。

  烈油烹火!

  當時的火勢,實在是難以用言語來描述,漫山遍野,都是這翻卷不休的黑色炎火,無數的草木成灰,生靈涂炭,山石開裂,海水蒸騰。

  這場景不但是讓冥河鬼母所為之詫異,就連我自己,都給嚇了一大跳。

  我的確是有使用過好幾次戰意黑炎灼來逆轉局勢,卻從來沒有一次,如此刻一般,弄出這潑天的恐怖景象來。

  這場面,已然不輸于之前我師父雷劈黃山龍蟒,所帶給人的震撼和恢弘了。

  半空之中的冥河鬼母被那無數炎火給圍困著,周遭的火焰讓她陷入了最為致命的絕境,不過她到底是厲害角色,將所有的血氣收回,全部都凝于自己的周身之外,將其凝固得如同實質。

  那漫天火焰跳躍翻騰,卻終究還是不能侵入其中。

  過了好一會兒,那火焰的氣勢終于消減了幾分,而這個時候身處其中的冥河鬼母也終于回過了神來,臉色變得無比嚴肅,一字一句地說道:“是你么?就是你對不對,蚩尤?”

  當聽到對方口中說出“蚩尤”兩個字來的時候,我的心頭一跳,也是吃了一驚。

  我之所以驚訝,倒不是因為被人揭穿了老底,而是在感慨那家伙的名頭居然這般的大,這個強悍到讓人心悸的家伙,卻是一口就叫出了這手段的緣由來。

  我站立在近乎崩塌了的地面之上,平靜地望著那女人,回答道:“是又如何,不是又如何?”

  冥河鬼母緩緩地張開了雙手,無比凝重地說道:“這世間也只有像你這般的人物,方才能夠一招破開我的污穢血冥河,當年你可是曾經挑戰過冥河老祖的大巫,頂破天的人物,沒想到,居然會在這里出現,唉……”

  她長長地嘆了一口氣,搖頭說道:“我當真是小看天下英雄了!”

  冥河鬼母陷入了深深的悔恨之中,而在她周遭的血晶越發薄淡,我聽著她講起那不流傳于世間的秘聞,一時之間也插不上嘴,只有閉上嘴,不多言。

  兩人對視,過了好一會兒,她突然開口說道:“蚩尤,念在當年你我也有舊,不如放了我?”

  我萬萬沒有想到,這冥河鬼母居然會開口向我求饒,心中一陣波瀾狂起,而嘴上則應付道:“貌似剛才輕起戰端,想要殺我的,可是你,而并非我!”

  冥河鬼母臉色鐵青地說道:“那是你沒有表明身份,你若是講出,我又怎么可能對你如此?”

  我呵呵一笑,想著我的戰意黑炎灼既然不能在剛才瞬間爆發的時候,將對方給一舉湮滅,此刻若是再與她糾纏,只怕就算是勝了她,也是兩敗俱傷的局面,在彌勒在旁虎視眈眈的情況下,的確是沒有必要與她拼死拼活。

  我心中有些計較,正想回答,而就在這個時候,冥河鬼母突然臉色一變,駭然喊道:“天啊,你后面是什么?”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