終卷 第五十一章 命懸一線王木匠

  八面八卦異獸旗釘住陣腳,王木匠從那滾滾氣浪之中騰然而起。

  這旗幟,之前在茶荏巴錯的地底世界之中,差一點兒就要給巨型暴龍摩呼羅迦給碾碎,好在后來經過五彩補天石神光一刷。而后又有王木匠在這里不斷修補,再加上此令旗本身的底子,不但沒有損毀,而且還增長了許多的實力。

  隨著王木匠一同升起的,是八般異獸,獅子、鹿、馬、龍、麒麟、咬錢蟾蜍、貅和鰲,此刻已然能夠凝如實質,宛如靈物重生一般。

  八異獸生出,立刻天上地下,一片籠罩,連懸浮半空的彌勒,也給圍在了其中。

  天羅地網,一舉囊括。

  八卦異獸旗是我一直藏在心中的暗棋。為了蒙蔽敵人,我甚至開始有意識地越來越少用起,而很多人也都以為這令旗在我之前激烈的戰斗中已然損毀。

  計劃之外的東西,方才能夠出其不意。

  當八卦異獸旗將彌勒給圍在了陣中之時,懸浮于半空之中的他陡然睜開眼睛,不理會周遭不斷游動的諸般兇戾異獸,而是朝著我望了過來,認真地問道:“這玩意,是茅山十寶之中的異獸八卦旗吧?”

  我冷笑著說道:“你又不是沒見過……”

  彌勒顯然并沒有理會我的話語里的諷刺。而是陷入了遙思:“當年的洛十八,就是在虛清真人手中的這玩意里吃的虧,沒想到,如今我也遇到了它——它,真的很強么?”

  聽到彌勒躍躍欲試的話語,我不由得一陣心虛,不過卻也只有強忍著不安。故作鎮定地說道:“你且來試試!”

  彌勒嘴角一挑,微笑著說道:“試試,便試試!”

  這般說罷。他的身子一扭,居然朝著半空之中的王木匠陡然射去。

  彌勒的選擇讓作壁上觀的王木匠大驚失色,這些年來,它雖然大部分時間里一直都待在八卦異獸旗之中潛修,但是并非不懂世事,自然也曉得面前這人,可是彌勒,邪靈教最厲害的掌教元帥。

  這樣的人,莫說是它,便是身為掌控者的我,都不一定能夠將其拿下。

  這一位,極有可能是當今之世,最強者之一。

  王木匠是位大器晚成的陣法師。優點無數,什么都好,唯一的缺點,就是怕死,當初就是因為這個,所以才降于我,此刻瞧見這般的人物,朝著它洶涌而來,哪里敢怠慢半分,慌忙調集手中最強的戰力,護住自己。

  彌勒倏然而前,護住王木匠的,是那八卦異獸陣之中,防御力第一的靈獸鰲。

  當彌勒手中的令旗尖端刺中那凝如實質的巨大鰲殼之時,一股宛如漣漪般的炁場,從兩者的交擊中心,朝著整個鰲身蕩漾而去。

  高頻率的震動,讓無論如何逼真凝形,最終還是靈物的巨鰲在接觸的一瞬間,幾乎就陷入了崩潰的邊緣。

  然而就在這個時候,王木匠終于展示出了它身為一代法陣大師的手段來。

  但見它口中念念叨叨,雙手翻飛如蝴蝶,快速變化,而那八種異獸也如同它的手臂一般,協調地圍了上來,有的與巨鰲凝為一體,抵住了這強勢的攻擊,而有的則化身兇物,朝著彌勒撲騰而去。

  首當其沖的,是那頭咬錢蟾蜍。

  作為傳統的吉祥之物,這玩意看起來怎么都有一股憨態,并無兇狠之相,然而當它真正露出其中猙獰來的時候,口中銅錢化作漫天金光,而它那一張布滿利齒的嘴巴,這仿佛能夠將天空都給吞下。

  這樣的氣勢,就算是彌勒,也不敢等閑視之,他朝著旁邊一擠,卻是從空隙之中逃脫了出來。

  王木匠對于彌勒,是心懷恐懼的,而它越是恐懼,使出的手段便越兇狠。

  這種情況,有點兒類似于有的女生見到蟑螂一般,一腦門子的心思就是想著怎樣講那丑陋的蟲子給踩死。

  王木匠指揮的八卦異獸陣兇猛連綿,然而彌勒卻宛如游魚,在狂風驟雨之中輕松穿梭,并沒有受到太多的影響,這情況讓我不敢怠慢,袖手旁觀,于是提著手中的飲血寒光劍,也加入了戰斗。

  彌勒在這危機四伏的八卦異獸陣之中游刃有余,然而再加上一個實力相當的我,就不敢再是若等閑,身子開始變得越來越快,宛如一道幻影。

  彌勒快,我也快,然而不知道為什么,我總是差他一絲毫厘。

  盡管我此刻已然不顧別的,將血勁上涌,讓臨仙遣冊極速運行起來,試圖預測出他的行走軌跡,然而我最終還是失敗了。

  彌勒對于這種未知的預測,似乎與擁有臨仙遣冊的我一般,甚至還更為熟練一些。

  我們雙方,其實還是處于同一起跑線上的。

  或者說,修行到了這個地步,便已經不再是本身修為和實力的對比了,更多的,還是在于修為之外的東西。

  比如運氣,或者境界,或者其余的玩意兒。

  在八卦異獸陣的加持和王木匠的協助之下,我第一次展開了對彌勒進攻的大優勢,然而越到后來,我越發現彌勒此人深藏不露,似乎還隱藏了許多東西,不斷地逼迫著我的潛力出來,而他則總是能夠將諸多危機,給一一化解了去。

  明明即將就要死去,但是彌勒卻偏偏能夠在至關重要的時候,避開最為恐怖的危險。

  這種感覺,讓人詫異,而他隨后使出來的身法和手段,也跟之前越來越有所差異,仿佛是遠古巫家的手段,讓人匪夷所思。

  看得出來,彌勒也是被逼到了絕境,不得不使出了壓箱底的本事來。

  只不過,他這種遺失許久的古代法門,到底是怎么學來的呢?

  我滿肚子的疑惑,然而卻來不及多想,因為當彌勒使用出這跟他之前身法所不同的手段之后,我就感覺到局勢似乎在一點兒、一點兒地開始扭轉。

  盡管依舊是被追著斬殺,但是他卻變得越來越游刃有余了。

  輕松,一種發自骨子里的輕松,從他的臉上洋溢了出來。

  與此相反的,是我的心情,越發地沉重了起來,因為我感覺到了一點,就是我身后的王木匠,在這種高強度的對抗之中,開始顯得乏力了許多。

  它到底只是一個陣靈,終究還是掙脫不了那法陣的束縛。

  我能夠感受到彌勒已經將氣機,鎖定在了王木匠的身上來,這事兒倘若是對于我,不過是虱子多了不癢的小事,但是對于通過靈覺操縱法陣的王木匠來說,卻實在是一種揮散不去的煎熬。

  這種煎熬與痛苦,使得它開始慢慢的變化了,不斷地犯出許多低級錯誤。

  我感受到了場中的變化,當下也是將手中長劍一舉,擋住了彌勒對于王木匠的鎖定,口中暴喝道:“王木匠,穩住本心!”

  就在我話音剛落的那一刻,彌勒卻悠悠地笑出了聲來:“八卦異獸陣,果然非同凡響,只不過,對我倒也不是什么不可接近的難事……”

  說罷,他居然從手中的令旗之中,抖落出了一道青光來,緊接著身子一漲一縮,竟然化作一道虹光,化作虛無。

  什么?

  彌勒他居然逃脫了八卦異獸陣的束縛?

  這情況讓我大為震驚,而就在此時,我突然聽到王木匠的一聲慘叫,抬頭看去,卻見剛才從彌勒手中令旗之上抖落而出的青光,宛如跗骨之蛆,竟然在我不經意之間,黏在了王木匠的身上。

  這青光一沾到王木匠的身子,立刻變了顏色,化作乳白的圣光,有星光從九天之外垂落而來,穿透云霄,覆在其上。

  王木匠似乎感受到了這玩意的危害,快速朝著我靠攏,然而最終還是被那白色光芒給腐蝕一空,叫聲嘎然而止,化作了一道裊裊青煙而散。

  我在感受到了王木匠靈體消亡的一瞬間,下意識地祭出了研究多日的碧羅魂珠。

  這被我祭煉多日、妄圖寄居分身的珠子多年未果,仿佛已成雞肋,然而此刻卻是救了王木匠的一命,將其意識吸入其中,避免了灰飛煙滅的下場。

  碧羅魂珠吸住了王木匠的一縷意識,而那白光則將修煉多年的王木匠給冰消融解,化作灰燼。

  好狠!

  我收起了碧羅魂珠,沒有看,卻知道王木匠此番算是完了,沒有十年八載,它未必能夠重回此刻模樣來。

  當瞧見彌勒出現在了八卦異獸陣以外的地方時,我也終于明白了他為何能夠在這般的險境之中,還能夠輕松逃脫,甚至臨走之時,將王木匠給“擊殺”了去。

  天龍真火珠!

  憑著這玩意,天下之大,他哪兒都可以去的,又何況是這區區一八卦異獸陣呢?

  我心頭滴血,而失去了王木匠統御的八卦異獸陣軟綿無力,反倒像是一個將我困住的牢籠,我瞧見它已然銳氣喪失,也就順勢收起了八面令旗。

  我這邊剛剛一揮手,將釘在八方的令旗收回,而就在此時,天地之間突然一陣顫動,朦朦朧朧的天空晃蕩一番,緊接著我感覺到腳下的土地,在朝著下方轟然倒塌了下去。

  這洛峰山,居然被硬生生的摧毀了!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