終卷 第五十二章 封神榜

  轟!

  天旋地轉,世界崩塌!

  翻騰的氣浪朝著上方吹拂,我讓自己的身子放空,像一根輕飄飄的羽毛,不至于被那崩塌的亂石給埋在地下去。

  與我一同浮起來的。是彌勒,剛剛從八卦異獸旗中逃脫的他,也并非有我想象之中的那般輕松,剛才我配合著八卦異獸旗之中的諸般布置,還是將他的大部分底牌,都給逼了出來。

  兩人懸空而立,遙遙對峙著,彼此瞧著對方手中的兵器。

  我之所以能夠懸浮于空中,倒不是我突然就學會了御風飛行,而是下方不斷往上的氣流,還有手中飲血寒光劍的支持。

  這劍,曾經在心魔降體的時候,化作了飛劍。是有著對抗地心引力作用的。

  而彌勒,則是依靠著手中的那一面令旗。

  先前我只覺得這令旗定然是頗有歷史淵源的法器,厲害是一定的,但是卻不知道它竟然會這般的強。

  剛才從這面令旗之中飛出來的青色罡氣,卻是差一點就將王木匠給轟得飛灰湮滅。

  而此刻那旗面招展,竟然有隱隱的飛天和神佛浮現,將彌勒的身子給襯托著,就好像是世界的中心一般。

  凝望許久,我終于還是忍不住心中的好奇。對他問道:“這旗子,是什么名字?”

  彌勒倒是個大方之人,并不會隱瞞太多,對我坦然說道:“這旗子的名字,比較特別,叫做封神榜!”

  封神榜?

  我心中頓時明了,原來這玩意居然是邪靈教的兩大圣器之一。當年整合了天下旁門,創建了邪靈教的沈老總,就是憑著這玩意來統領鴻廬無數的偌大宗門。

  這玩意。在某種意義上來說,已經代表了邪靈教的權杖。

  我瞇著眼睛,一字一句地說道:“厲害啊,果然是聞名不如見面。”

  彌勒很認真地點頭說道:“我也沒想到,你居然能夠堅持到現在這個時候,而且還將我給弄得這般狼狽——多少年過去了,從未有人能夠這般,蚩尤看中的人,果然非同凡響啊……”

  兩人相互吹捧,仿佛是惺惺相惜的好友,卻不知道下一秒,極有可能將尖刀,捅入對方的胸膛里去。

  洛峰山體還在往下沉。那亂石已經飛落到了海島的邊緣,許多停靠在島邊的船被砸到,有的慌忙逃離,有的則直接傾覆而去。

  隨著這崩塌的趨勢逐漸減弱,螺旋向上的氣流開始慢慢地變小,我和彌勒緩緩地朝著一片廢墟之中落下去,而我依舊還是那一句話:“我是我,蚩尤是蚩尤,不要拿他的名頭,來罩在我的身上!”

  彌勒搖頭笑道:“人啊,總是貪心不足,以為自己卓爾不群,卻不知道從來都沒有跳出前人劃下的怪圈去……”

  我皺眉說道:“你什么意思?”

  彌勒冷笑道:“你以為你可以掌控得了自己,就可以擺脫蚩尤的布置么?幼稚,要是沒有了蚩尤,你早就死了一萬回了,你知不知道蚩尤的布置,你知不知道為了保護你一人,這百年間,七十二魔將就有一半以上的人投胎轉世?你原本會有至少三十以上的護法,但現在你,為何會孤零零地出現在我面前?這些,你知道么?”

  彌勒這一長串的話語質詢而起,讓我陡然之間有些懵了。

  我之所以迷茫,倒不是因為被他所打擊,而是因為他后半段的話語里,似乎還隱藏著一些我所不知道的秘密。

  什么叫做七十二魔將,已然轉世投胎了大半,什么叫做我本來應該有幾十位以上的護法?

  當我已經能夠正視藏在我身體里的心魔為蚩尤,并且了解到胖妞、楊劫和陳慎等人,極有可能是蚩尤那七十二魔將轉世投胎而來的,留在我身邊的護法,但是卻是在沒有能夠想到還會有幾十個人這么多。

  既然如此,那么這些人呢,到底去了哪兒?

  我的腦子里開始高速思考著,回憶起自己從年少起,一直以來的點點滴滴,想著這事兒彌勒未必是空穴來風,張口胡說。

  要曉得,蚩尤可是飽受這世界意志所憎惡的家伙,它盡管并不是本體降臨,或者意志投影,而是用了最為柔和與隱蔽的轉世重生,即便如此,也還是受到了十八劫的詛咒,就是不讓我能夠安然成長起來。

  那蚩尤花費了那么多的力氣,未必是想著來這人間一日游。

  它必然會提前布置,將許多有可能發生的事情,給一一安排妥當,這也就是護法存在的意義。

  胖妞和楊劫,的確有好幾次救我于危難之中,但是我之所以能夠活下來,并且活蹦亂跳地存在于這世間四十來年,最大的功臣,卻是茅山符王李道子。

  難道說,李道子他老人家,也是七十二魔將之一?

  這怎么可能,道魔不兩立,就連我這樣的家伙,當初我師父收我為徒的時候,都在事先告訴我過,我只能當做外門大弟子,而李道子他老人家譽滿天下,怎么可能會是蚩尤的七十二個兄弟之一?

  等等,我似乎漏過了什么?

  百年之前,天下三絕震驚江湖,一時間,無數人都只聽聞符王李道子的名頭,至于茅山掌教虛清真人,甚至都不如李道子的名頭一半響亮。

  然而李道子最終還是只做了傳功長老,而沒有聽說他當上茅山掌教。

  這……

  我的腦中一片混亂,而就在這時,彌勒突然大笑了起來,沖著我嘿然說道:“你什么都不知道,因為這所有的一切,在百年之前,就已經是注定好了的。為了狙擊你,世人所做的努力,遠遠比你想象的還要多……”

  我聽不懂彌勒的話語,到底是什么意思,然而突然之間,我感覺到一股恐怖的力量,朝著我的周圍涌了過來。

  彌勒揮起了手中的那面令旗。

  這令旗在他的手中變幻,越舞越長,竟然化作了十丈紅塵,將周遭的一切都給裹挾了去,緊接著我瞧見四周的一切都開始變化,那景象扭曲,化作了虛無,一切都變得迷茫,仿佛抽離了這世間一般。

  陡然之間,換了一個世界。

  當周遭景物開始扭曲的時候,我就已經知道這或許是彌勒布下的法陣,只不過此時的我已經來不及逃脫了,強行沖擊的話,只會陷入連綿不絕的萬劫不復之地。

  我此刻只有強行穩住心情,以靜制動,等待著彌勒的出手。

  來而不往非禮也,剛才我用八卦異獸陣困住彌勒,差一點就將他給結果在陣中,而此刻彌勒也是舞動了封神榜,將我給困住。

  聽這名字,封神榜,連神都能夠封住,可見并非那么容易對付。

  我深吸一口氣,將手中的飲血寒光劍緩緩舉起,向前指去,然后在心中,對那劍祈禱道:“魔劍啊魔劍,你我同生共死,今次可真的要幫我一回,不然大家都出不去了。”

  我在心中難念,然而這個時候,前方的霧氣一晃,那彌勒卻是從濃霧之中走了出來,對我說道:“你求劍,不如求我。”

  他能夠聽到我心中的想法?

  我渾身一陣,朝他望了過去,還未有開口,便聽到彌勒說道:“所謂封神榜,不但能夠將人給限制在此,就連人的神志,也是逃脫不得的,當然,既然敢叫這樣的名字,內中自然得封印些個神祗,免得名不副實,你說對不?”

  什么是神祗?經歷過了這么多的事情,我自然已經有了大概的了解,對于彌勒的海口,我也大致信了一半。

  不過那又如何?

  憑著這話兒,就能夠讓我屈服于此?

  笑話!

  我毫不猶豫地朝著彌勒沖了過去,快到近前的時候,揚起手中的魔劍,氣凝一體,將所有的意志都集中于一點,陡然一劍,朝著前方的彌勒斬落而去。

  詩意凝于劍,酒興化于形。

  潑天一劍!

  我在一瞬間,施展出了當初一劍斬落了阿摩王的氣勢來,想要趁著彌勒立足未穩的時候,將他給一舉拿下。

  這一劍斬落而去,我的全身上下,頓時就汗出如漿,一股酸臭之氣騰然而起。

  竭盡全力,勢在必行。

  那劍光在半空之中陡然生出,朝著前方猛然射去,彌勒瞧見了這一擊,臉色蒼白,雙手結印,前來阻攔。

  無數神佛在一瞬間,擋在了他的面前。

  轟!

  空間巨震,一直綿延許久,方才消停,那整個法陣也幾乎崩潰而去,而彌勒卻在一瞬間不見了蹤影。

  過了幾分鐘,彌勒的聲音在法陣之中緩緩飄了出來:“我到底還是小看你了,沒想到你居然還有這一搏之力,不過,既然已到秋后,螞蚱再如何蹦噠,都不過徒勞而已——封神榜,諸天神佛,起!”

  一句赦言,無數佛陀、天神、仙女、異人、金甲大將之靈,便從白霧之中洶涌而出,并且在一瞬之間,朝著我這邊廝殺而來,仿佛要將我瞬間淹沒了去。

  望著這漫天的攻擊,我一開始還心存僥幸,覺得實力不過爾爾,然而真正交手之后,方才感覺到其中恐怖。

  我第一時間用上了戰意黑炎灼,然而卻并沒有點燃大火。

  洶涌之間,傳來了彌勒的一聲淺嘆:“傻筆!”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