終卷 第五十三章 舍命九劍,等待死亡

  “你妹!”

  聽到彌勒這粗俗的罵聲,我頓時就是一股怒火升騰而起,這話語,我是有多少年沒有聽到過了,我堂堂黑手雙城。居然也有被人指著鼻子罵的這一天。

  不過說句實話,我內心之中,未必不會這么罵自己。

  但自己罵和被人罵,終歸還是不同的,就如同自嘲與嘲笑一般,我在一瞬間感覺到了一股前所未有的羞辱,整個人都感到滿滿的惡意,胸口那股怒火燒得我整個人都不自在了,恨不得將整張皮囊都掀開來一般。

  那種感覺,似乎整個人都要炸裂開去。

  羞辱,像針,刺得我這憋足了氣的球兒即將崩潰。

  然而真正讓我待不住的,是那漫天的神佛。化作無數攻擊點,朝著我全力而來,這種感覺,讓人根本應付不及。

  仿佛天在陡然之間,轟塌了下來。

  轟!

  這一幕我仿佛在哪兒見過一般,無數的面孔都似曾相識,最終在我瘋狂轉動的右眼之中,都化作了無數光點,朝著我的周身倏然殺來。

  亮劍!

  這一幕似乎如此的讓人熟悉。就好像是夢中相似的場景一般,盡管我知道颶風過境之后,我基本上是沒有辦法支撐得活的,但是卻依舊還是長劍給揚了起來。

  人固有一死,但不能死得太窩囊,體面一點,也是對我存在這世間四十多年的尊重。

  劍起。在揚起的一瞬間,我將所有的牽掛與生死都拋開腦海之去,眼中只有那漫天而來的攻擊。

  戰!

  血液之中某種蠻荒的記憶在這一刻陡然升起。我提劍而上,不但沒有防守,反而是咬著牙,大咧咧地迎了上去。

  此戰不為生死,只為尊嚴。

  鐺!

  這一劍穿云過月,這一劍驚風挽雨,我四十多年的經歷和修為,在這一刻,終于陡然爆發了出來。

  一直以來,我都或多或少地靠著別人的庇護而活,在面對著超出自己一大截的厲害對手之時,總是能夠逢兇化吉,否極泰來。說到底,其實都是蚩尤在幫著我,一開始我是拒絕的,然而到了后來,我卻漸漸地把它當做了習慣。

  這讓我變得沒有那般純粹,總是不能夠將自己融入那種極致的境界去。

  因為我有了后路。

  退路之上,就是蚩尤,一旦是遇到不可能解決不了的事情時,我都不得不放開自己的防備,讓心魔上身。

  然而讓我羞愧的是,同樣都是一具身體,但是卻有著天差地別的差異,我的戰斗力在心魔蚩尤的主導下,立刻就爆表,任何敵手都為之臣服,任何困難都迎刃而起。

  這樣的結果,是我所期待的么?

  不是的!

  師叔祖李道子曾經對我說過,蜜糖雖甜,但是給我糖的魔鬼,卻絕對不安好心。

  他還告訴過我,倘若是我化了魔,他定然會毫不猶豫地將我頭顱斬下。

  現如今,那個表情嚴肅、內心似火的老人已然離我遠去,再也實現不了他的諾言了,而我卻不得不面對著即將灰飛煙滅的境地。

  我唯一能夠做的兩件事情,第一,就是讓自己死得更有尊嚴一些,而第二點,則是不要讓心魔奪去控制權。

  戰斗在繼續,封神榜的籠罩之下,天地之間,一片金光。

  在我面前的,有漫天的神佛,盡管我知道這些都不過是幻影,并不真實,然而它們所表現出來的恐怖,卻讓我為之震撼。

  我以為自己并不能撐過一分鐘,甚至會在第一股攻勢之中就被滅掉。

  然而我卻不知不覺地堅持了下來,時間一點一滴地過去。

  不知不覺之間,我變得無比冷靜。

  這種狀態,有點兒像是心魔附體時的那種超然感,但是絕對沒有置身事外的旁觀情緒。而是真真實實地感受著全身各處的力量和反饋。

  掌控全場!

  隨著我在人群之中起舞,那種萬軍叢中沖殺揮血的感覺頓時將我整個人的情緒都給擴散開來,直到此時,我終于生出了一種前所未有的情緒來,那就是自信。

  一種,可敢與天下交鋒的壯志豪情。

  我一生經歷過的大戰無數,除了那些形成傾倒式碾壓的,一直以來,我總是會碰到無數比我強大許多的敵手。

  對于這些人,我總是生不出太多必殺的信心,都在戰戰兢兢,感覺屈居人下。

  然而實際上,此刻的我,已然站在了這個世界的最巔峰之上,與那些我曾經景仰的厲害角色并肩而立了,我與他們之間,所差的,估計就只是這個強者之心了。

  強者之心,我若是能夠找回這個,或許能夠完成最終的自我救贖。

  領悟到了這些,我將自己的大腦放空,開始憑借著自己的本能在戰斗。

  這是一種很玄妙的狀態,并非是破罐子破摔的那種置之不理,而是一種將自己所有的資源掌控,然后與外界進行合適分配的過程。

  這是一種境界,一種無限接近于李道子曾經帶我領會的境界。

  它曾經看起來很近,又似乎十分遙遠,然而最終,我終于在這樣高強度、每一秒鐘都有可能死亡的戰斗之中,感受到了。

  頓悟!

  戰斗開始變成了僵持,無數看起來兇猛無比、勢不可擋的攻擊,都變得越來越柔和,我在人群之中翻騰跳躍,眼睛已然不再我的主要觀察手段,所有的毛孔和肌膚都在這一刻變得無比活躍。

  比我更加活躍的,是我手中的飲血寒光劍。

  彌勒曾經對我說,求劍不如求他,然而事實上,飲血寒光劍卻給他狠狠地打了一耳光。

  真的逼到了絕境,飲血寒光劍所表現出來的狠厲,遠遠超出了所有人的想象。

  紅芒殺意,金芒神源,青芒龍氣,三股氣息不斷盤旋,將這劍撐得足有一丈長度,而后又化作幾條翻滾不休的小龍,將我周身護翼。

  這樣的情況,讓我都有些震驚。

  飲血寒光劍,居然能夠達到這般的神奇境地,完全有一種毀天滅地的氣勢來。

  我的表現,也讓游離在外的彌勒變得詫異起來,等待了相當長的一段時間之后,他用一種古怪的語調感慨道:“我本以為這世間能夠頂到這會兒的人沒幾個,而你早就被我排除出外,沒想到,你居然有這樣的實力……”

  對手的尊重才是最大的鼓勵,然而我卻毫不在意,一邊揚劍拼殺,一邊冷冷說道:“彌勒,你到底想要得到什么?”

  彌勒的聲音忽遠忽近,讓人根本捕捉不到:“我想要什么,你難道不知道么?”

  嘩!

  我的后背中了一記銅錘,氣血翻騰而起,不過我卻是毫不猶豫地將那個家伙給一劍梟首,然后冷然說道:“我知道,你是想逼出蚩尤來,然后你讓那蟲子把我吃了。不過你想過沒有,你能殺得死蚩尤?你當初好不容易逃脫了它的追殺,又何必再來找虐?”

  彌勒陰沉沉地笑道:“這個就不用你來操心了,有本事,你就放了蚩尤出來,讓我看看,當初天地之間的第一狂人戰神,到底是個什么模樣!”

  他說完這話,攻勢就更加猛烈了,我的視野之內,無數洶涌狂撲而來的猙獰面孔。

  戰斗,戰斗,戰斗!

  我將自己全部的潛力都給激發了出來,手中的劍一會兒在掌間轉動,一會兒又在半空之中飛舞,斬落無數頭顱。

  然而不管我如何兇狠,悍不畏死,敵人卻也還是源源不斷地狂涌而來,根本斬殺不盡。

  我的心不斷地往深淵墜落,而渾身卻熱血難擋,知道倘若一直這般被動地支撐下去,終究還是會有力竭而亡的時刻,于是開始突圍了。

  突圍用劍,一劍縱橫,劍氣犀利,直接從人群之中,斬落出一條接近十米的通道來。

  通道兩旁,是模糊的血肉,幾秒鐘之后,化作靈光,消散不見。

  我喘著粗氣,沿著這血路前行。

  在走到封神榜籠罩空間的邊緣,我總共劈出了九劍。

  前面的每一劍,我都使出了比前面一劍多出一倍的力量。

  這是一個爆炸性的力量,到了第六劍的時候,我已然感覺到渾身都處于奔潰的邊緣,覺得自己幾乎就要死去。但是意志卻驅使著我燃燒生命一般地再一次劈出。

  第六劍劈出,我全身皮膚炸裂,化作血人。

  第七劍,渾身的勁氣倏然一空。

  第八劍,意念之劍,我已然再也揮不出一下,但是飲血寒光劍卻帶著我的那一股決絕和堅持,再一次向前劈砍。

  第九劍,彌勒終于出現了。

  他不得不露面,因為他倘若再不出現,我這一劍就有可能將他的封神榜給斬破了去。

  彌勒雙手托舉著那同樣拼盡最后一分力氣的飲血寒光劍,瞧著渾身沒有一塊好肉,鮮血淋漓的我,惡狠狠地吼道:“你這個瘋子,你不要命了?”

  我吐了一口嘴巴里的血沫子,喘著粗氣道:“本就不想活,同歸于盡而已!”

  勁氣吐發,彌勒雙手之上那鱗甲手套瞬間消融,氣息將他全身的衣服都給死得粉碎,露出他那宛如古希臘雕塑一般的身體來,而就在這個時候,彌勒的雙眼突然一亮,厲聲說道:“你以為我武陵王,會就此死去么?”

  他陡然爆發,而我則黯然落下。

  我的責任,已然結束了。

  竭盡人事,等待,蚩尤歸來!

南無袈裟理科佛、 說:
陳志超和彌勒的戰斗結束了,剩下的,就交給蚩尤和武陵王吧。
讓我們,等待,蚩尤歸來,是涅槃還是永墜黑暗,無人知曉,皆由天命。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