終卷 第五十五章 戛然而止的決戰

  這個全身健碩、完美得如同希臘戰神阿瑞斯一般的男子,在最后一刻,居然毫不猶豫地放下了所有的抵抗,舉起了雙手。

  他做出一副受難耶穌一般的姿態來,而心魔蚩尤則毫不猶豫地將彌勒的身子。從中間劈了開來。

  平平的一劍,力劈華山,從頭一直滑到胯部。

  飲血寒光劍就像那標準的裁紙刀,劃下來的時候,滿飲鮮血,故而兩邊的身體都沒有鮮血迸射,而是順著劍勢,朝著左右傾倒。

  彌勒死了,死得如此簡單,讓我都為之詫異。

  想象中的戰斗,并不應該是這樣子的,這家伙可是我心頭最大的一根刺,即便是傾盡全力、燃燒生命。都不能將他給傷了分毫,為何他等到心魔蚩尤出現的時候,會變得這般脆弱。

  仿佛完全不是一個人,又或者在進行某種祭祀一般。

  那金色惡蟲呢?

  胖妞呢?

  我所有預計有可能會出現的手段,他都還沒有用上呢?

  不但是我為之驚訝,就連殺人者也有些遲疑,當瞧見這對手分成兩半,跌倒在地的時候,它卻是停了幾秒鐘。似乎終于明白了什么來,憤然罵了一句話:“我艸,世間居然有這般瘋狂的人,老子也算是見識了……”

  這一句話說完,我突然感覺到一股疲倦的潮水正向我的心底里襲來。

  這是心魔蚩尤放棄掌控身體的副作用。

  它依舊如同之前一般,甚至在沒有與我有君子協定之前,就主動放棄了對于我身體的控制。這讓我驚訝的同時,又習以為常。

  不過不知道為什么,我總是感覺到有一種莫名的古怪。

  好像這一次。與之前,再也不同。

  我沒有來得及跟心魔蚩尤交流什么,自然也不知道他口中講述彌勒的瘋狂,到底是個什么意思,只是感覺疲倦如潮水一般,洶涌襲來,雙腿頓時就站不住了,直接一軟,我也朝著地面趴到了去。

  我躺在了血泊里,飲血寒光劍被扔到了角落,而分成兩半的彌勒則在我的幾米之外。

  一對宿敵,現如今,終于分了死活。

  我躺倒在了血泊之中。眼角的余光處正打量著不遠處的彌勒,因為角度的關系,我瞧見了他的半張臉,是如此的英俊和安詳,仿佛他只是睡著了一般。

  他的嘴角還掛著笑意,眼睛微張,里面似乎有著一種得意的笑意,仿佛這死亡,也是他預料之中的事情一般。

  當瞧見這個的時候,我的心中下意識地一陣狂跳。

  難道……彌勒一直逼我將心魔蚩尤放出,并不是想要讓金色惡蟲吸收這古代戰神的意志,而是想讓這家伙,將自己給斬殺了去?

  什么人,會如此不擇手段、費盡心思地決定自己的死亡?

  想到這里,我不由覺得可笑,想起來,莫非是因為我因為無數次被彌勒給玩得團團轉,心中對這家伙已經產生了極大的陰影,使得過分曲解了他的意思,將問題給想復雜了呢?

  想到這兒,我不由得笑了笑。

  彌勒死了,這是事實,我親眼目睹,不管他這是有心,還是無意,這世間,就再也沒有彌勒這么一個人了。

  這對于邪靈教來說,無疑是一次最大的打擊,而對于我來說,世間,可算是真正地少了一個對手。

  失去宿敵的感覺,不知道為什么,總是有一些惆悵和感傷啊……

  我這般嘆著,突然又有點兒想笑。

  此時此刻的我,根本就柔弱得不成模樣,這會兒別說來一位高手,就是一根本沒有修行的普通人,倘若是心存歹意,也能夠將我給直接宰了去。

  不過即便如此,我卻終究還是沒有在哪兒死撐著。

  那潑天九劍,將我所有的精力和潛能都給逼發了出來,而后心魔蚩尤附身,完全就是憑借著魔軀的支持,方才能夠將彌勒給斬殺,完畢之后,我就算是擰干了最后一絲水分,再也沒有任何力氣。

  這也正是心魔蚩尤沒有任何停留,就直接消失的緣故。

  因為它知道,倘若是再占用一點兒我的時間,只怕根本不用別的,我很有可能就直接力竭而亡了。

  任何東西都是有限度的,過則損。

  雙目緊閉的那一刻,我將死去的彌勒印在了眼中,也印在了心頭,心中再無遺憾,想著即便是有人過來,朝著我胸口補上一刀,就此死去,我也沒有任何怨言。

  彌勒,你我之間的戰爭,從結果上來看,終究還是我贏了。

  對吧?

  黑暗襲上了我的心頭,我直接在一片廢墟和血泊之中沉眠,意識陷入深淵。

  不知道過了多久,我迷迷糊糊地感覺到有人靠近了我,在我身邊,對我推搡,然后似乎喊著我的名字,不過我實在是太過于疲憊,即便有心回答,卻也根本就睜不開眼睛來。

  困意濃烈,不知道又過了多久,我感覺到臉上似乎有清涼的液體滑過,喉嚨里如同火一般灼燒,終于耐不住,嘶啞著喉嚨,輕聲喊道:“水,水……”

  我這聲音嘶啞而低沉,有近乎于無,不過卻還是有人聽到了,一陣手忙腳亂之后,一個瓶口擠進了我干涸的嘴唇里來。

  然而迷迷糊糊之中的我卻根本張不開嘴,那水滑下臉龐,順著我的脖子往下流去。

  似乎瞧見了我的狀況,有一手指頂開我的嘴唇,然后繼續喂水。

  大量的淡水順著我干涸的喉嚨往下滑,一部分滋潤了我的胃部,一部分卻滑落進了氣管里,嗆得我一陣咳嗽,那人又慌忙輕撫我的背部,讓我舒緩一些。

  在這陣劇烈的咳嗽聲中,我終于恢復了全部的意識,睜開眼睛來,卻瞧見一張滿臉憂慮的美麗容顏。

  給我喂水的這人,卻是小白狐兒。

  瞧見小白狐兒那張清麗秀美的小臉,我的心中立刻就是一陣平靜。

  有她在,就好,遠遠要比我之前所想的情況要好許多,至少不會就此慘死在某些無名之輩的手上。

  醒過來的我依舊虛弱無比,在小白狐兒的幫助下,又喝了幾口水,這才緩過神來,睜開眼睛,左右打量,瞧見白合、農菁菁、田學野等人都圍在我的身邊,周圍還瞧見有許多身穿制服的武裝警察。

  瞧見這些,我就知道整個場面,都已經被官方所控制了。

  小白狐兒將我給扶起來,在一處落石的跟前坐下,我望著遠處彌勒的尸體,抬頭問道:“小七呢?”

  小白狐兒指著遠處的海面說道:“小七哥在那邊處理問題,這一次涉及到許多部門和人物,彼此之間還有各種各樣的矛盾,為了防止這些人再一次火拼,所以需要做一些協調工作。”

  我點了點頭,說道:“這么講,場面基本上已經控制了吧?”

  小白狐兒說道:“對,還好哥哥你派人過去報信,使得我們能夠有理由調集人手,場面基本上控制住了,只是慈航別院的洞天福地破碎了,那些尼姑有些紅了眼,好像有點兒要鬧事的感覺,而且邪靈教的人,也因為我們的人手問題,逃脫了大半……”

  我擺手說道:“慈航別院的事情,我們回頭再找他們算賬;至于邪靈教,大魚留在了這里,其余的小蝦米,就算是跑了,也不會成氣候的。”

  聽我這般說起,小白狐兒這才指著遠處那具對半而分的尸體問道:“哥哥,那個真的是彌勒啊?”

  我點了點頭,笑著說道:“你跟他也有過一面之緣,不應該認不出來吧?”

  小白狐兒依舊還是有些難以置信:“真的是他啊?模樣我倒也是認識的,不夠卻沒想到,他居然真的死在了這里。”

  一直以來,彌勒在無數人的心中,都是神秘而強大的,這個家伙不出手則已,一出手,必將是石破天驚,他的名頭,已經能夠和天王左使并列,稱為邪道巨擎,和總局王紅旗、我師父以及龍虎山善揚真人這般的頂級高手并列。

  然而此時此刻,他卻死在了這里,毫無生息,死狀慘烈。

  得到了我的確認,周圍的人紛紛驚訝萬分,特別是新一代的特勤一組成員,更是對我投來了崇敬的目光,那田學野感慨地說道:“老大,此戰之后,你必將聞名天下。”

  農菁菁瘋狂點頭稱贊道:“對啊,對啊,這簡直是太恐怖了,我們剛才登島的時候,瞧見整個洛峰山都崩塌了大半。老大,你實在是太厲害了!”

  對于下屬們的夸獎,我沒有任何自得之心。

  因為我知道,其實很多東西,并非我的功勞,即便是我拼了命,也不過是其中之一的參與者而已。

  我待眾人夸完,問道:“有沒有見到茅山和慈元閣的人?”

  小白狐兒回答我道:“見到了,他們撤到了附近的島嶼上,因為他們跟咱們有些關系,小七哥也沒有為難他們,另外我們還見到了一字劍。”

  “一字劍?”

  我有些驚訝,而小白狐兒則告訴我,說那位黃晨曲君,就是他在昏迷的我身邊守護著,不讓任何人接近,一直到了他們到來,方才將人交接完畢,而他則翩然離去。

  聽到小白狐兒的話語,我的心中暖暖,有種說不出來的感動。

  而就在這個時候,那邊有消息傳來,說布魚趕來了。

南無袈裟理科佛、 說:
到了這兒,前傳的坑就差不多告一段落了,接下來還有一段故事,不過算是最后的收官了,大家知道小佛文章的特殊性,到了現在,為了文章的完整性和邏輯結構,我得開始盤點全文,將結尾寫好,并且承接蠱事,以及構思新書和伏筆,所以與苗疆蠱事一般,接下來的時間,可能就不加更了,這個請大家原諒,苗疆道事,即將完結,謝謝大家的支持,也請大家繼續支持小佛的新書。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