終卷 第五十六章 小玉兒

  布魚并不是一個人來的,身邊還帶著一個跟屁蟲。

  而那跟屁蟲的手上,則抱著一具蜷縮的尸體。

  經過清醒的這一段時間,我行氣幾個周天,倒是將幾近干涸的氣海恢復了一些勁氣。再加上那魔體本就強悍,恢復能力也強,便不像先前那般虛弱無力,也用不著小白狐兒攙扶。

  畢竟是剛剛斬殺了邪靈教大頭目,我多少也得裝點高手模樣,能不讓人扶,自然得站著。

  我凝神待布魚與那人走上前來,瞧見他旁邊那人,卻是穿著一身黑袍,將頭籠住。

  布魚瞧見我,激動地快步上前,對我拱手說道:“老大,聽說彌勒那廝。死在了你的劍下?”

  這些年來,彌勒一直都是特勤一組的重點監察對象,特別是布魚這種在特勤一組待得許久的老人,更是清楚,所以得到消息,下意識地想要確認。

  我并未答話,而身邊的小白狐兒指著不遠處剛剛收斂起來的尸骸說道:“人就在那里,你自己看咯。”

  布魚瞥了一眼,并未細查。而是嘿然笑道:“恭喜老大除掉心頭大刺。”

  我點頭,想起先前之事,問道:“海上的事情,到底是個什么情況,你……等等,你是剛才那個軟玉麒麟蛟?”

  我一開始就感覺布魚身邊的那個矮個兒有點不對,待兩人走到近前。方才瞧見這人肌如凝脂,嬌顏明艷,居然就是先前被靜念齋主捆束在手上的那少女。

  瞧見自己被認出。那少女朝我微微一躬,低聲說道:“小玉兒得朱大爺和余大哥相救,舍命逃脫惡人之手,交談之后得知自己能活,全都是程司長的功勞,特地過來感謝……”

  對方的話語讓我頗為詫異,因為在我的想法中,這軟玉麒麟蛟即便是得以逃脫,必然會倉皇逃離,有多遠跑多遠去。

  而讓我萬萬沒有想到的,是她不但沒有遠遁千里,反而跟著布魚返回了這兒來。

  蕙質蘭心,這少女當得起這一詞。

  能夠煉化人形的。多不是蠢笨之輩,而瞧著軟玉麒麟蛟的表現,也能夠讓我知曉,傳說中的善良友好,必然有理。

  即便是精怪,也是屬于好的那一部分,譬如小白狐兒,又或者布魚這般。

  這少女本體乃那世人為之覬覦的軟玉麒麟蛟,而且還是在被抓過一次的當下,還敢來見我,那膽量就足以讓人敬佩,我也不多為難她,簡單問了幾句。

  兩人交談,說道她為何前來的時候,這個自稱小玉兒的少女眼圈一紅,沉聲說道:“朱大爺為救我而死,尸骸不葬,不敢遠離。”

  她這般一說,我方才注意到她抱在懷里的那具尸體,居然就是浪里白條朱貴。

  并非我眼拙,實在是因為這具尸體被白布裹覆,瞧不見大致模樣,而我剛開始與她攀談,也不好上來就問,聽到這話兒,我趕忙上前,從她手中接過來,將白布抹下,卻正是光頭朱貴。

  此刻的朱貴渾身冰冷,臉色青紫,口鼻之中皆無氣息,已是死去多時。

  我問朱貴是如何死的,布魚告訴我,說朱貴將小玉兒搶走之后,帶著她奪路而逃,然后逃入了海中,只可惜小玉兒被慈航別院的尼姑喂了化功散,提不起氣勁,成了累贅,結果就被那洞庭黑蛟姚雪清給追上了。

  這朱貴是東海之濱的老饕,姚雪清是洞庭湖中的蛟龍,兩人見面,自然是一場大戰,不過朱貴到底年老體衰,又有軟玉麒麟蛟為累贅,不知不覺,就落于下風。

  水中交戰,不重氣勢,而在手段,那姚雪清號曰黑蛟,手段也越發狠辣,沒多時,朱貴為了保護小玉兒,受了些傷,如此滾起雪球,最終喪命。

  不過就在朱貴臨死之前,倒也靠著搏命一擊,傷了那姓姚的,而布魚又及時趕到,倒是沒有讓小玉兒給人奪走。

  那姚雪清乃水中梟雄,雖然受了傷,不過戰意卻依舊濃烈,對布魚咄咄相逼,形勢十分危險。

  對于姚雪清這般的頂尖人物,布魚到底還是有些年輕,也是靠著現出本相,方才勉勵抵擋,好在此時彌勒隕落,那姚雪清感應到了其中信息,最終奪路而逃,算是了結。

  小玉兒中了慈航別院的化功散,逃不得遠,獨自一人,恐怕被人撿了便宜去,而布魚恰巧又顯露了法身,反倒是得了她的信任,于是就跟了回來。

  當然,兩人回返之時,在海底巡游,總算是將朱貴的尸骸給撈出。

  那小玉兒倒是個知恩圖報的性子,一路上抱著朱貴的尸身,倒也不嫌累贅。

  聽完布魚的敘述,我長嘆了一口氣,將白布蓋上,對那小玉兒嘆道:“正所謂‘匹夫無罪,懷壁有罪’,那些人對你做的這些,當真可恨,不過世間并非人人都是利益熏心之徒,這朱貴雖然只是與你有過幾面之緣,卻舍命救你,算得上是義。所以你也別太遷責世人了。”

  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繩,這軟玉麒麟蛟能夠化為人形,修為必然不錯,我就怕她經過這一番變故,對人類心懷怨恨,這可就不好了,于是出言勸導。

  小玉兒聽了我的話語,倒也坦然:“先前受制于人,心中頗有幾分怨恨,爾后被朱大爺救起,又與余大哥攀談,才知道物有優劣之別,人又好壞之分,不敢胡亂牽連。”

  我這才放心,點頭笑道:“你能這么想,那是最好。對了,你往后,可有什么打算?”

  小玉兒說道:“我在東海之中,有一洞穴居身,朝游東海,夜凝月華,過得倒也自在。不過我總是貪戀世間繁華,愛上岸來玩兒,不過總會感覺被人窺探,久而久之,就不怎么敢靠岸了。”

  我說道:“聽聞軟玉麒麟蛟一身是寶,難免會有心懷不軌之徒打你主意——對了,尾巴妞,你那兒有幾副隱匿氣息的符箓?若是有多,給這小姐兒一個唄。”

  聽到我的吩咐,小白狐兒撅著嘴巴說道:“你倒是大方,剛一見面就給好處,敢情我的東西就不值錢對吧?”

  這丫頭是個刀子嘴豆腐心,嘴上這么說,不過卻還是依言,從懷中掏出了一塊青玉來,遞到了小玉兒的手里,不情不愿地說道:“拿好了,這玩意可是已故符王李道子的作品,老值錢了,可別丟了!”

  小玉兒接過那青玉,不仔細看,反倒是打量了小白狐兒好一會兒,這才驚訝地低聲說道:“姐姐,你可是……九尾妖狐一脈?”

  我瞇起了眼睛來,盡管小白狐兒剛才在拿出符箓的時候露出了氣息,不過就這么一點兒的功夫,她就能夠分辨出小白狐兒的來歷,看得出來,這小玉兒別看著像個純潔的小羔羊,但是見識,卻一點兒也不差。

  小玉兒的語氣充滿了崇敬,兩眼放光,小白狐兒到底還是有些小虛榮,點了點頭,小玉兒頓時就是一陣景仰,夸得小白狐兒喜笑顏開,給她講起了這符箓的用法來。

  我此時的心態已然完全不同,重寶在前也不貪,只是結個善緣。

  談完之后,我對小玉兒說道:“你現在身上還有藥效,且先跟著我們幾天,待恢復修為之后,你再離去不遲,我這里還有些事情,就不陪你了。”

  那小玉兒雙眼晶亮,盯著我好一會兒,方才長揖到地道:“多謝陳司長。”

  布魚陪著小玉兒離去,也將朱貴的尸身帶走,這位水中豪雄也是有家人的,如何安葬,這個得回去,通知他家人知曉,方才能夠辦理。

  說了一會兒話,我也緩過了神來,有人把我的飲血寒光劍給找來,這劍先前綻放了太多的光亮,此刻黯然失色,宛如廢鐵,我知道其中緣由,將其收入囊中。

  我恢復了精神,開始指揮手下的人打掃戰場,將局勢給穩定住。

  當然,一場大戰,我耗損頗重,必然不能事必躬親,也只是指示手下人去辦理而已。

  此刻天已大亮,沒有多久,大部隊陸陸續續就趕了過來,接手了海島和海面上的事宜,這些大部隊,除了我們這種有關部門,還有當地的公安機關和海事部門,以及附近的駐軍,這樣的力量出現,立刻將一部分心懷不軌、躍躍欲試的家伙給震懾住。

  江湖人對公門之中的人并沒有太多的好感,但多少也有一些敬畏之心,知道到了這個程度,自己倘若再迎風而上,估計就得抓一個典型了。

  沒有人愿意承擔這樣的后果,于是陸陸續續就有一部分人自行離開。

  大部隊到了,張勵耘這邊的壓力就少了很多,也終于抽空趕了回來,事情開始朝著好的方向行進,然而就在這時,我卻聽到了兩個十分不好的消息。

  第一件,那就是搜索和清理現場的搜救人員,并沒有發現胖妞的身影,也沒有瞧見那件差一點將我困死的封神榜。

  第二件,之前縱身逃離的靜念齋主,也就是入魔之后的冥河鬼母,她的尸首,被人在不遠處的海域發現。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