終卷 第五十七章 疑云重重

  冥河鬼母與我交過手,那手段非尋常人所能夠抵擋,便是黃晨曲君,未必能夠將她拿下,一來靜念齋主本身便有那天下十大的實力。而來入魔之后,更是如虎添翼,世間罕有人能夠與之相敵。

  她若是得以逃脫,緩過氣來,必是一場禍患。

  說起來,這浙東之中,倒也沒有人能夠敵她,我或許能夠壓得住這女人,但是此刻與彌勒全力拼斗之后,兩三個月內,我未必能夠重返巔峰,所以也只有望洋興嘆。

  冥河鬼母并非愚蠢之人,也并非只有蠻力。這兒是那慈航別院的勢力范圍,除了她自己,還有一幫無家可歸的尼姑,群龍無首。

  那幫尼姑倘若受到她的攛掇,那后果簡直就是難以想象。

  所以說,冥河鬼母之死,正常意義上來說,應該算一件普天同慶的大好事兒。

  其實就算她沒死,我也會立刻組織人手。將她給剿殺了去。

  防患于未然,這事兒我還是得做的。

  然而為何要將這冥河鬼母之死,當做是一場壞消息呢?

  因為找到尸首的人員回來跟我稟報的,是冥河鬼母的死狀很慘,大半個腦殼都被人給咬了去,塌陷了一半,里面灌著海水。腦漿子流淌在外,顯得無比猙獰。

  聽到這個消息,我毫不猶豫地趕了過去。瞧見被人收斂起來的尸體,半天之后,渾身發涼。

  別人或許不知道這是怎么回事,但我卻是清清楚楚。

  殺死冥河鬼母的,并非被人,而是彌勒所養的那一頭金色惡蟲,因為這死狀,跟當年黃山之上的南海劍妖,簡直是一模一樣。

  我腦海里不斷翻騰,想起了邪靈教出現在這里的主要目的來。

  他們如此籌劃,所為的目標并不僅僅只是軟玉麒麟蛟,至少還有兩件,其一就是打破那海天佛國的洞府。而另外一件,就是逼迫著那靜念齋主發狂入魔,然后讓金色惡蟲來吞噬她的神魂。

  從食物鏈的關系來說,靜念齋主盯上了軟玉麒麟蛟,說明她比那小玉兒在食物的能量上,要高級一些。

  一般人,自然不可能把人當做食物,但是金色惡蟲卻不一樣。

  它那一張古怪而猙獰的口器,能夠將任何人,都當做它的盤中餐,彌勒甚至還想要把我的心魔給逼出來,拿來給金色惡蟲當做食物。

  只可惜人心不足蛇吞象,等到蚩尤真的出來了,彌勒方才發現,這魔頭根本不是自己所能夠對付得了的。

  等等,不對……

  彌勒這一次,似乎連自己的死亡,都好像在計劃之中一般——每一次回想起他那慨然赴死的表情,我都像吞了只死蒼蠅一般難受。

  而且,彌勒若是死了,是誰指揮著這金色惡蟲吞噬的冥河鬼母?

  難道是胖妞?

  又或者那金色惡蟲自己發展出了神志來,成為了一種獨立自主的個體?

  我下意識地跑回了彌勒的尸體之前,再一次地翻看,反復確認了這人真的就是彌勒本人之后,方才稍微有些心安,雖然知道那金色惡蟲和胖妞極有可能還會再造成禍患,不過那也是日后之事。

  日后事,日后說,到時候再見招拆招便是了,當下之時,我也實在沒有什么辦法,唯有將胖妞的模樣畫出,讓人多加注意。

  對于靜念齋主的遺體處理,我反復確認過內中的冥河鬼母已然消泯之后,讓人把她交還給了慈航別院處理。

  不管怎么說,她都是江湖上有名有數的前輩,而慈航別院雖然飽受重創,但到底也是瘦死的駱駝比馬大,這個時候給點溫暖,雪中送炭,總比錦上添花要來的溫情許多。

  走到了我的這個位置,一味的蠻干沖殺,已經不再管作用,而是得積累江湖威望的時候了。

  面子從來都不是別人給的,而是自己掙的。

  至于如何掙,這個就有些技巧了。

  當然,靜念齋主化魔一事,是在眾目睽睽之下完成的,不但別院中人瞧見了,別人也是親眼目睹,而后她殘殺同門,這事兒已然使得她名聲掃地,至于慈航別院如何處理,這個就不是我所要關心的事情了。

  不管怎么處理,飽受重創的慈航別院都應該重新地審視自己,褪下籠罩千年的榮光,走出來,收斂那坐井觀天的姿態,或許還能夠浴火重生。

  隨著事件的進展,各種各樣的消息都匯聚過來,到了中午時分,我已經處理了諸般事宜,離開了洛峰島,返回了普陀山島。

  普陀山島上面,匯聚了許多前來參加無遮大會的江湖同門。

  海天佛國的洞府與本世界聯系并不緊密,所以它的崩塌并沒有波及到普陀山的現狀,依舊是一片安詳。

  慈航別院那些九死一生的尼姑們陸陸續續回返,集聚在了那山中別院之中,而許多江湖人則也在這外院駐留。

  我帶讓人趕到的時候,院中正好爆發了一場巨大的沖突,有幾個宗門在此處事件中損失了不少的同門與弟子,正在找慈航別院鬧騰。

  一邊是洞府被破、齋主身死的慈航別院,一邊則是遭了無妄之災的江湖宗門,兩幫都是哀兵,說起事來,心中都有怨恨,你來我往之下,卻是動起了手來。

  就在雙方鬧得不可開交的時候,我出現在了院子里。

  這個時候的我,跟之前那個差一點兒被慈航別院驅逐了的家伙完全不同,時間雖短,但眾人皆知此次事件之中,力挽狂瀾的并非別人,而是我這個茅山門下大弟子,宗教總局的官兒,頓時就下意識地往后退去,停下了廝斗。

  偶爾有幾個不知死活的小年輕沒有放下刀兵,就被穩重一些的長者拉著胳膊,低聲喊道:“黑手雙城來了,你這是干嘛,想死啊?”

  不光“黑手雙城”,“陳老魔”、“黑手陳”這幾個外號倒也響亮,倒是我的本名罕有被人提及。

  我和身后一票手下的到來,使得現場拼斗都為之停歇,而后眾人的目光都朝著我這邊望了過來。

  瞧見這些人期冀的目光,我知道不說一些什么,他們大概是不甘心的。

  清了清嗓子,我通報了幾個情況。

  首先一點,那就是我對在此次事件中遇難和受傷的諸位同道表示遺憾,特別是對家園被毀的慈航別院,深表同情。

  第二點,引發此次事件的軟玉麒麟蛟,已經被浪里白條朱貴給放走,而朱貴則被受雇于邪靈教的洞庭黑蛟姚雪清給殺害。

  最后一點,籌謀此次血案的邪靈教被我和我代表的有關部門擊破,賊首彌勒伏法,而召集眾人前來此處的慈航別院靜念齋主入魔之后,不但屠殺本門,而且還為非作歹,也同樣斃命于此。

  我講的話語不多,但是卻明確地點出了幾個問題。

  那就是造成此次事件的幾個禍首都已經死了,而你們爭奪的軟玉麒麟蛟也都沒有了,這件事情,基本上就算是完了。

  說完話,我用目光巡視全場,平靜地問道:“還有誰有意見,不要背地里議論,當面提出來,我給你解決。”

  我說這話的時候,目光掃量,沒有一個人敢跟我正面對視。

  這些人里,大部分都受過我的恩惠。

  慈航別院不說,這些尼姑雖然與我屢次為敵,但我都是手下留情,而且她們若是想要存活下來,擺脫麻煩,必須得依靠著我的護翼;至于其余宗門的江湖同道,他們此刻能夠生龍活虎地蹦噠,可少不了我讓楊知修送藥的作用。

  沒有人再有鬧騰的理由,慈航別院的尼姑們瞧見了邪靈教的賊首彌勒身死,而其余人則瞧見了靜念齋主已亡。

  這樣的兩個角色,是他們根本未曾觸及過的頂尖高手,然而卻都死了。

  黑手雙城卻還活著。

  如此的事實,稍微有些腦子的人都應該曉得,面前的這個人不應該得罪,于是在稍后的調節之下,眾人都不再糾纏,把事情講清楚之后,各自離去。

  我在人群之中瞧見了羅賢坤。

  他和他的幾個同門站在一起,并沒有參與這場鬧劇,而是冷冷地瞧著我的表現,當我望向他的時候,羅賢坤很刻意地別過了頭去,并沒有與我打招呼。

  他應該還是在怪我為何沒有拿下胖妞,為他師父報仇。

  我心中一嘆,知道那幼時的情誼,自今日起,便算是完結了,世間再無羅大屌、陳二蛋,而只有龍虎山羅賢坤,茅山陳志程。

  我只是嘆氣,也并沒有想著多做解釋。

  所謂朋友,若是做成這樣,還不如讓往事隨風而去,這樣子,各自都自在一些。

  茅山的人也在旁側,同樣也沒有參與鬧騰,我安撫好眾人之后,過來與茅山話事人見面,他滿臉春風,對我的表現大肆夸獎,又談起了這場大戰之中交手的細節,盤根問底。

  我并沒有如實相告。

  事實上,這位話事人若是想知道,留在現場便可,而如他這般滑溜,一早逃脫,實在沒有資格聽我敘述。

  我與話事人話語不多,反倒是跟執理長老雒洋和水蠆長老徐修眉談得多一些。

  沒聊多久,張勵耘找到我,告訴了我一個消息。

  他說民顧委的人找過來了。

南無袈裟理科佛、 說:
嗯,你們說,要不要將軟玉麒麟蛟上交給民顧委?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