終卷 第五十八章 布魚第一次哭

  因為民顧委之前的劣跡,使得我對這個部門有著一種本能的抗拒感。

  所以聽到張勵耘說起有人找來,我頓時就是眉頭一掀,不耐煩地說道:“沒空!沒看到我這里有事情么,怎么什么人都往我這里領?”

  張勵耘被我平白無故訓了一通。臉色通紅,而他旁邊突然閃出一個方臉漢子來,佝僂著身子,沖著我笑道:“陳司長貴人事忙,這個可以理解,不如我們長話短說?”

  我瞇眼瞧去,那人倒也是個自來熟,伸手過來與我相握:“在下馬蘭芳,民族顧問委員會的一級督察員。”

  聽到對方的自我介紹,我頓時想起一個人來,伸手與他淺淺一握道:“十三太保的馬三?”

  對方笑道春光燦爛,露出兩顆門牙道:“對,就是我。沒想到區區賤名居然還能夠入得黑手雙城的耳朵,當真是不甚榮幸啊,哈哈……”

  這方臉漢子笑得有些諂媚,然而我卻也是有些暗暗心驚。

  之前說過,民顧委跟宗教局是同樣性質的部門,又是另外一套班子,里面的人員都大有來歷,特別是那十三太保,更是如此。

  人說十三太保之中。有三個人最是厲害,當為魁首,首當其沖的黑面太保,是太行山豪門武穆王的親弟弟武穆生,而這一位馬三,也是三人之一。

  與同出豪門的武穆生、黃天望一般,馬三是那西北馬家軍的青海馬家。

  說到這西北馬家軍。稍微懂一些歷史的人,應該都會有一些印象,民國時期。在我國西北的甘、寧、青地區,存在著數股強大的回軍武裝力量,由于其首領皆為甘肅河州回族馬姓,故稱“馬家軍”。因割據范圍不同,又分成“寧(夏)馬”、“青(海)馬”、“甘(肅)馬”等,他們先后依附清政府、北洋軍閥、蔣介石等勢力,稱霸西北百余年。

  這是一支很特殊的力量,而西北馬家據說還跟漢末三國時的著名猛將馬超還有些聯系,比之荊門黃家,倒也不遑多讓。

  唯一可惜的,是當年豪雄西北王馬步芳倒行逆施,最后遠走中東,這才有些不及。

  這西北王馬步芳是個頂尖的豪雄人物。我聽師父陶晉鴻說過,他的修為,絕對要比如今的北疆王還要強悍許多,只可惜太過于殘忍兇狠、荒淫殘暴,最終沒落。

  有著這樣的背景,馬三同樣也不是省油的燈,暗地的外號,叫做“鬼吹燈,馬扒皮”,可見一斑。

  寧得罪君子,莫得罪小人,我倒不會怕這人,但是也不想太過于怠慢,免得他背后使絆子,當下也是臉上露出笑容來,說道:“不知道卻是馬三爺趕來此處,有失遠迎。”

  對于我的前倨后恭,馬三還是挺享受的,不過他倒也是個圓滑之輩,嘿然笑道:“此間事忙,陳司長無暇接待,也屬正理。”

  我讓他稍等,與茅山那邊告罪一番,然后回過頭來,與馬三問道:“不知道馬三爺來此,有何要事?”

  馬三微笑著說道:“陳司長既然事忙,那我就長話短說,委員會那邊聽聞東海之事,心中焦急,派我們過來支援,沒想到陳司長力挽狂瀾,不但坐鎮豪雄,而且還大破邪靈教,生擒魁首,實在是可喜可賀;另外,上面聽聞此番事件,起因卻是為了一條成精了的軟玉麒麟蛟。此物天華物寶,孕精而成,最是滋養,延綿益壽,你也知道,我們部門的職責……”

  我聽到馬三的話語里,稍微一轉折,就知道這人屁股一撅,在拉著什么屎,立刻攔住道:“我明白了,不過馬三爺,人不在我這兒。”

  馬三一愣,問道:“不在你這兒,那到哪兒去了?”

  我聳了聳肩膀,笑道:“腿長在人家身下,去了哪兒,跟我有什么關系?那軟玉麒麟蛟是東海朱家尖的浪里白條朱貴所救,而后的事情,我就不知了。”

  馬三瞇著眼睛,盯了我好一會兒,話語變得陰柔起來:“陳司長,你可是堂堂的一司之長,譽滿江湖的黑手雙城,說話做事,可要小心責任哦。”

  他這一句警告讓我瞳孔驟然收縮,看著他,一字一句地說道:“馬三爺這是什么意思?”

  我攜大勝之威,渾身凜然殺氣,集中在他的身上,尋常人必然是氣都透不過來,而馬三卻不為所動,沉聲說道:“有人卻告訴我,說瞧見軟玉麒麟蛟那妖孽所化的女子,跟你的部下余佳源在一起,并且還來見過你,這事兒可做得真?”

  馬三一句話,說得我頓時就殺機立起。

  我終于知道問題出在了哪兒。

  盡管小玉兒套了一身黑袍子,不過到底還是瞞不過那有心人,而說不定那民顧委的人早就聽到風聲,來了這附近,只不過先前因為邪靈教和慈航別院的關系,不敢妄動,此刻塵埃落定,就屁顛屁顛兒地過來耍橫立威了。

  面對著馬三這圖窮匕見的態勢,我不為所動,盯著他的眼睛,俯下身來,一字一句地說道:“那人是誰,告訴我?”

  我眼睛瞇著,寒芒如刀,兩人對視了好一會兒,馬三卻突然咧嘴一笑,向后退了一步,拍手說道:“道聽途說,不足為信,倒是馬某人檀越了,抱歉,抱歉。”

  我挺直身子,平靜地說道:“總會有些唯恐天下不亂的小人,不過馬三爺能夠擦亮眼睛,實在是可喜可賀。”

  兩人明里暗里,一頓唇槍舌劍,那馬三出乎我意料之外地退縮了,朝著我拱了拱手,然后說道:“陳司長貴人事忙,既然如此,我就不多叨擾了,告辭,我們后會有期。”

  我不咸不淡地與他拱手告別,待這人離開之后,回頭吩咐張勵耘道:“給布魚打電話,告訴他民顧委在追查小玉兒,讓他小心點。”

  小玉兒要親自護送朱貴的遺體返回朱家尖,而布魚放心不下,陪著一起去了。

  這事兒本來并沒有太多的危險,不過既然民顧委盯上了軟玉麒麟蛟,多少也得提醒一下他們,免得一眾強人爭奪不休,妄送了許多性命,反倒是便宜了民顧委。

  再說了,小玉兒說到底,也是個不錯的女孩兒,給人當做藥引燉了,實在作孽。

  交待完這事兒,話事人楊知修帶著茅山一行人過來與我辭行。

  我在京里,多聽話事人連橫合縱,長袖善舞,比之以前,活躍了許多,使得茅山的名頭也是越發響亮,無論是在江湖,還是朝堂之上,都好使了許多。

  按理來說,這應該算是將茅山道統發揚光大了,不過在我看來,卻多了許多急功近利的感覺。

  當然,這些事情,我盡量不發表意見,免得多生事端。

  茅山前來參加這無遮大會,本來也是為了弘揚那茅山的名頭,不過一番沖突下來,執禮長老雒洋被暗算,水蠆長老徐修眉死拼,都受了重傷,而有好幾個弟子在周折之中,卻也喪了命,說起來實在狼狽,話事人的臉上也無光,早就不想再待了。

  茅山欲走,又無空閑之船,好在慈元閣本身有大船在側,我便幫著聯絡了一番,讓茅山搭了一回順風船,帶著返回陸地。

  茅山一走,其余的宗門也是化作鳥散,而我又不得不留在慈航別院的山門之中,好是安撫一番。

  這慈航別院也是大派,宗門之中弟子上千,不過遭此一劫,十不存一,為首的那位我倒也是認得,就是那個差一點兒被彌勒所殺的靜格師太。

  這老尼姑雖然也是恃才傲物,不過在我面前倒也直不起腰,一來我的實力擺在這兒,二來她還被我就過一命,所以交流倒也順暢。

  我特地問起一人,就是那殺害海警的靜萍師太,尚存一命,不過自知罪惡,已然逃遁遠走了。

  我也只是這么一說,指望那老尼姑自投羅網,實在荒唐。

  這事兒,自有相關部門處理,我也沒有多言,弄得七七八八,然后跟船返回了舟山島,與當地的宗教局見面,統籌局勢,并且處理后續事宜。

  情況到了現在,其實已經是很清楚的,該怎么做,都有程序走,而這些年來,我大部分事情都放給手下去做,無論是張勵耘,還是其余等人,都有獨當一面的能力,倒也不勞我太費心。

  我所作的,主要就是安撫一下眾人,并且和當地的宗教局領導會面溝通而已。

  到了夜里,留守京都的林齊鳴打來了電話,說怕我這邊要用人,問我要不要將家里的人都帶過來幫忙?

  我回答不用,這邊的事情基本理順了。

  林齊鳴在電話那頭支支吾吾,我問他到底何事,他告訴我,說京里有流言,說我私人藏匿了這一次紛爭的戰果,然后告訴我民顧委的黃天望已經趕往舟山了。

  林齊鳴的話語將我一晚上的心情都給弄壞了,破例叫人買了一包煙,一根接著一根,一直快抽完。

  就在我抽得嘴唇發麻的時候,我的電話響了,接通,那頭傳來了布魚的哭喊聲:“老大,救命啊老大……”

南無袈裟理科佛、 說:
布魚啊布魚,你到底為何會哭得這般傷心?
誰傷了你的心?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