終卷 第五十九章 為了兄弟的愛情

  聽到布魚的求救聲,我的眼皮陡然一跳,連忙問到底怎么回事。

  布魚告訴我,說剛剛民顧委的人來了,帶頭的是黃天望。那家伙仿佛有第三只眼睛一般,把易容裝扮,藏得嚴實的小玉兒給找了出來,然后抓走了,他上前攔截,結果被民顧委的扒皮馬三攔住,最后還給傷到了。

  我聽完,勃然大怒,說不是打電話通知了么,民顧委就在附近,萬事一定要小心,讓小玉兒趕緊離開,不要逗留。為什么我的話都不聽?

  電話那頭的布魚也是滿腹委屈,哽咽地跟我講,說他勸了那小玉兒一天,可是那丫頭就是執拗,一定要等到把朱貴安葬妥當才肯離開,還說這世間怎么可能有那么多的壞人,她有那斂息符箓,不會有事的。

  布魚是知道民顧委的手段和執著的,所以規勸不成。就做了許多防備,甚至都不準讓小玉兒露面,而是在村子的另外一端等待著。

  沒想到,最終還是被人給疏了出來。

  這里面,不排除有被人告密的嫌疑。

  我沒有來得及問太多,又問人現在在哪兒了,布魚回答我。說應該是離島了,不過沒有過大橋,而是走了海陸。

  掛了電話。我將煙盒的最后一根煙給點燃,深深吸了一口,讓煙霧充斥著肺部,然后徐徐吐出。

  淡藍色的煙霧之中,我陷入了短暫的沉思之中。

  小玉兒的被抓,是我沒有想到的,因為布魚對我的話語向來言聽計從,執行力度也是頗大的,只要是我的吩咐,他基本上都會百分之一百二的完成。

  但是這一次,他卻拗不過那個長相甜甜的小玉兒,這顯然是不合常理的,除非布魚這個鐵漢心中。多了幾分柔情。

  現如今小玉兒被抓,我能怪誰呢?

  誰知道小玉兒竟然會那般的善良和單純,而且還如此執拗,竟然還說動了布魚跟著她一起冒險,最終陷入敵手?

  誰知道民顧委會在我的這里吃了癟,居然還強勢地直接動手,一點兒面子都不給我?

  誰知道那黃天望居然會如此急迫,連夜趕到東海舟山來?

  太多太多的不確定因素,使得這事兒變得無比棘手,然而事情最終還是得怪到我的頭上來,既然已經知道民顧委盯上了軟玉麒麟蛟,就應該重視起這件事情來,不應該全部托付給一人之手。

  盡管我手頭還有大把事情要處理,盡管我這邊必然有民顧委的眼線在盯著我,不能親身前往,但是讓小玉兒再次受擄,終究還是我的錯。

  一切都是我的錯。

  不過現在并不是追究責任的事情,小玉兒的被抓,讓我在一瞬間就變得無比被動了。

  在白天的時候,我親口對民顧委的馬三說過,人已經離開了,至于去了哪兒,我根本就不知道。

  這一句話最是落人口實,因為民顧委是在朱家尖的漁村之中擒住的小玉兒,而且我最得力的手下布魚還跟在了一起,甚至出手反擊,從這一點來看,朝堂之上,我必然得喝一壺參奏。

  這還是其次的,關鍵在于民顧委不但有十三太保的馬三,而且黃天望還親自過來了。

  黃天望是什么人?

  那可是被譽為“大內第一高手”,朝堂之上,足以用來抗衡王紅旗的男人,這樣的家伙,我就算是全盛時期,也未必能夠與他戰成平手,而此刻的我,還是剛剛跟彌勒血戰之后的狀況,只恢復了三成修為,這還是托了魔體強橫無比的恢復力。

  而我若是要恢復到戰前的巔峰水準,至少還得有三兩個月。

  斗將不行,斗兵也未必能勝。

  黃天望到臨,身邊除了那馬三之外,定然還有其余的高手,只要他帶了上十三太保的任意幾位,那就未必能夠比得過。

  這樣的結果,使得我根本就沒有辦法來硬的。

  然而不來硬的,小玉兒就絕對逃脫不了被當做藥引子的下場。

  說起來,我與那小姑娘倒也沒有太多的情感在,之所以救她,也是出于道心和公義,并沒有什么企圖,倘若是沒有布魚在,我估計也就只有捏著鼻子,認下這一局失敗,等待來日再找回場子了。

  可是聽布魚的這個口氣,好像是動了真感情。

  不然以那家伙的性子,是絕對不可能說話說到哽咽,好端端的,突然就哭了出來的架勢。

  我若退縮,無外乎跌了面子,而那小玉兒,絕對會丟掉性命。

  至于布魚,他……

  香煙已經燃燒到了過濾嘴,差一點兒就要燒到我的手指。

  一根煙抽完了,我惡狠狠地掐滅,然后對外面說道:“尾巴妞,召集特勤一組的全體成員,我要訓話!”

  是的,我想好了。

  一句話,為了兄弟,兩肋插刀。

  管他嗎的會有什么后果,老子在正面戰場上面沖鋒陷陣,劈荊斬浪,血流成河,那些窩在后方唧唧歪歪的家伙,憑什么在大局已定的情況下,就過來,二話不說地接收戰果?

  就憑這他腦殼上面戴著的那個帽子?

  笑話,真他嗎的笑話!

  小白狐兒很快就將駐扎在舟山的全體特勤一組成員召集了過來,我望著面前的張勵耘、小白狐兒、白合、紀忠良、農菁菁和田學野,這些人,都是我最堅實、也是最為可靠的班底。

  張勵耘似乎知道發生了什么事兒,望著我,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樣。

  我沒有太多廢話,平靜地把事情的來龍去脈,給眾人講了清楚。

  在此之前,小玉兒的存在,是很多人都不知道的,所以大家在第一次聽到這件事情的時候,都驚詫不已。

  我沒有給他們太多反應的時間,而是直接問道:“我要去救人,你們什么意見?”

  眾人沉默,因為大家都曉得這件事情性質的嚴重性。

  民顧委可并不好惹。

  沉默了幾秒鐘,張勵耘問我道:“老大,這件事情有沒有回轉的余地,不如這樣,我去聯絡一下民顧委的人,然后雙方會面,溝通一下,看看有沒有別的處理方法?”

  紀忠良也說道:“對啊,老大,你都已經放過了那軟玉麒麟蛟,又通知了她,最后她自己作死,跟我們倒也沒有關系了。”

  幾人發表完意見之后,都看向了我。

  我之所以沒有強行下命令,是因為我知道這件事情的嚴重性。

  擅自發起內部沖突,負責任的一方會在后面的調查中吃盡苦頭,特別是惹到民顧委這樣的角色,盡管我會將主要責任扛過來,但是作為跟著我一起的這些屬下,也將會面臨著許多不公平的待遇。

  我需要他們自己選擇,而不是在日后怨恨我。

  我陳志程,不想負任何真心對待的人。

  眾人目光匯聚,而我卻并沒有開口說話,而是陷入了沉默之中,張勵耘瞧見我主意已決,嘆了一口氣,正要說話,這個時候,小白狐兒站了出來。

  她只是簡單地說了一句話:“布魚哥,好像看上了那個小姑娘。”

  什么?

  這句話引發的效果,比我剛才做出的決定,更加勁爆,讓人震撼。

  作為特勤一組最老的成員之一,十幾年容顏不變的小哥布魚,以其寬厚溫和、耐心沉穩,而深受眾人的喜愛和尊重,這個男人平日里的話不多,但是眼里的活卻從來不少,總是將重活累活交給自己,而從來沒有怨言,對每一個新人的照顧和指導,都遠甚于任何一個老成員。

  說句實話,眾人對我,或許尊重和敬畏更多一些,但是對于布魚,卻從來都是打心底里的喜歡。

  特勤一組自擴張之后,人數激增,每個人都有棱角,性格各異,也總是會有這樣那樣的小沖突存在,這些我都看在眼里,也知道下面分成了好幾個小圈子,但是我可以肯定,這里的每一個人,跟布魚的關系,都屬于特別好的那種。

  基本上,老少咸宜。

  跟布魚相處久了,即便是新人,都或多或少地感覺到了布魚和小白狐兒的與眾不同之處,所以他們對于小白狐兒的話語,深信不疑。

  沒有二話,白合和農菁菁兩個女孩子第一個站了出來,笑著說道:“怎么不早講?”

  而一直心有疑慮的其余幾人,也都不再別扭。

  還有什么好說的?

  生命誠可貴,愛情價更高,若為自由故,兩者皆可拋。

  此時此刻,為了布魚兄弟的愛情,以及布魚兄弟女朋友的自由,還有什么不可以拋棄的?

  特勤一組的所有成員,狀態滿滿,雄赳赳、氣昂昂地出發,張勵耘聯系了熟悉的海警部隊,要了一艘狀態最好的快艇,離島,朝著朱家尖方向飛速行去。

  我盤腿而坐,努力地回氣,爭取恢復一些修為。

  只可惜,沒有那廣陵金丹啊……

  海面上一望無際,偶爾有瞧見一些零星島嶼,我們那邊有著地面的支持,再加上目的明確,其實并不難找。

  半個小時之后,告訴前行的我們,終于在靠近內海的海面之上,與民顧委的船只,“狹路相逢”。

南無袈裟理科佛、 說:
實力不濟,如何救人?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