終卷 第六十二章 黑手雙城的手段:詐和

  殺你全家,滅你滿門。

  這話兒倘若是那擎天魔頭說出,或許眾人皆不以為意,然而從我這入朝為官的家伙口中說出,實在是太過于震撼人心了。

  聽到這話語。不但是民顧委的人,就算是鐵了心跟著我的特勤一組等人,也是詫異萬分。

  到底怎么回事,難道陳老大被民顧委的人給氣瘋了?

  那黃天望就算是涵養再好,聽到這樣的威脅,也是被氣得三尸神暴跳,眉頭一橫,冷然笑道:“好一個黑手雙城,向來聽聞你驕縱不法,恃功而驕,不過終究沒有想到你竟然會說出這樣的話語來,我倒是想要聽一聽,你為何要滅我荊門黃家滿門?你憑什么滅我黃家滿門!”

  面對著暴跳如雷的黃天望。我反而變得無比寧靜,淡然說道:“我與黃家當代,交情匪淺,黃養神與我情同兄弟,黃養鬼曾在我手下供職,相處也安,按理說,我不應該如此。”

  這一句,是談感情。黃天望鼻子一哼,顯得有些不屑一顧。

  我不理他,繼續說道:“然而我陳志程出道以來,最重義氣,實話跟你說了,那軟玉麒麟蛟,是我小兄弟余佳源的道侶。你若是要拿她,便與我兄弟有奪妻之仇,我這當大哥的。顏面也無光。這仇是結下了,無法緩解,只有與你拼死而已。”

  殺父之仇,奪妻之恨,不共戴天。

  這是國人古已有之的人倫大道,也是我們修行者所謂之傳承的正統,盡管那軟玉麒麟蛟跟布魚之間,未必有什么瓜葛,但是我這睜眼說白話,倒也不怕黃天望去查驗。

  總之,此時此刻,我面對著黃天望,無論是實力還是理由。都處于下風,所以唯有兵行詭道。

  在來之前,我就已經想好了一點,那就是用這兄弟大義,來對抗民顧委的這頂大帽子。

  至于說滅黃家滿門的事兒,倒也并非色厲內荏。

  盡管那荊門黃家被譽為當今第一大世家,但最為出名的,不過是黃天望、黃公望這一白一黑的兩兄弟,其余人等,在全盛之日的我面前,并不算低手。

  至于為何口出狂言,我心中其實還有一個依仗。

  大殺器,自然得等到最危急的時候,方才能夠拿出來,而且倘若是遇到亡命之徒,未必管用。

  但黃天望橫看豎看,都是那珍惜羽毛之人。

  換句話來說,這種人最是怕死。

  當然,怕死只是我的判斷,那黃天望清名譽滿天下,被人這般折辱,怎么可能善罷甘休,當下也是緩緩拔出一把定星戒尺,持在手中,朝著北方微微拜了一拜。

  祭拜過后,那黃天望寒聲說道:“陳志程,我原本看你擒賊有功,又修行受損,不想與你爭著刀兵之利,不過你既然這般咄咄逼人,而且還將我荊門黃家給牽扯進來,開口閉口,卻是滅人滿門,這般狂妄之言,今朝我若是不將你除去,只怕以后,便再無荊門黃家了……”

  他這邊殺意已決,還亮出了法器,氣勢頓時就陡然一漲,就連我們腳下的大船,也跟著隨之晃蕩而來。

  張勵耘、小白狐兒和白合等七劍成員知曉我的身體狀況,聽到這老頭子身上散發出來的殺意,頓時就有些焦急,慌忙上來來護,被我攔下,平靜地說道:“你們回快艇上去,這兒我來應付。”

  小白狐兒最是關心我的安危,還想爭辯,被我一瞪,頓時感覺一陣畏意,垂首而去。

  我屏退眾人,而黃天望也讓民顧委的一眾成員退后,然后舉起手中戒尺,對我冷冷說道:“亮劍吧!”

  我沒有亮劍,而是嘴角一翹,向上揚起,沖著他笑道:“黃公以為我來此,當真無憑恃乎?”

  黃天望冷然說道:“前殺康魔,后滅彌勒,你的信心倒是比陶晉鴻還要充足,卻是敢以殘軀敵我,別的不說,光這一份勇氣,就足以讓老夫記住你了。”

  我嘿然笑道:“你既然認識康克由,通曉他的來歷,那便最好,我這里有一物,還請黃公觀瞻。”

  說罷,我從懷中摸出了一個乒乓球大小的青銅圓罐來。

  這圓罐被我置于右掌之上,微微一張,立刻無風而動,憑空懸浮了起來。

  這玩意被我勁氣包裹,并無任何氣息滲透出來,但是黃天望一瞧見,雙眼卻瞪得滾圓,幾乎都要凸了出來。

  到底是高手,一瞬間立刻就判斷出了里面所蘊含的力量來。

  這青銅圓罐,名為九龍青銅罐,名字十分質樸,來歷卻并非尋常,卻是那龍虎山瑰寶之物,不過它最重要的并非是罐子本身,而在于里面所封印的東西。

  沒錯,這被封印著的,卻是我曾經在南洋遇到過的虛空巨眼,而且并非整體,而是它在爆裂一瞬間的恐怖能量。

  那虛空巨眼本是南洋邪神巴干達留在人間的眼球所化,原力充斥,后又經多年供奉,最后意志降臨之后,上通雷電,下合道心,不但能夠呼風喚雨,溝通雷電,全力以赴,甚至能夠掀起一場恐怖的傾天海嘯。

  它自爆而出的能量,此刻若是被放出,別的不說,這十幾里地,恐怕無人能夠幸免。

  這玩意是秦伯送給我的,一直放在我的八寶囊中,之所以一直沒用,一來是因為將其祭出,不但能夠滅掉敵人,也可以將我給毀去,屬于同歸于盡的法子,所以不到萬不得已,我寧可讓其閑置。

  說到底,這玩意就是個炸彈,雞肋得很,食之無味,棄之可惜。

  但是用在此時此刻,卻是格外妥當。

  我先前露出兇相,表露出與我平日里那溫文爾雅、與世無爭所截然不同的態度,就是讓黃天望見識到我光棍和亡命徒的瘋狂一面,讓他相信,只要是談不攏,我隨時都可以陪著他一起,共赴黃泉。

  只有在氣勢上,壓倒對方,方才能夠讓黃天望這般頂尖的大高手相信,我并非是在誑他。

  用賭博的一句話來說,我這個叫做詐和,就看他上不上當。

  黃天望會退讓么?

  我不知道,此刻的我瞇著眼睛,直勾勾地盯著他,而他則直勾勾地盯著懸浮在我手掌、幾欲離去的九龍青銅罐。

  眾人僵立,無人膽敢言語。

  氣氛變得如此肅靜,眾人都屏住了氣息,仿佛喘大一口氣,就有可能將這寧靜打破,而接下來發生的事情,并不是大家所能夠接受的。

  漸漸的、漸漸的,黃天望的眉頭開始皺了起來,不知道過了多久,他開口道:“這玩意,應該是龍虎山的至寶吧?”

  我點頭,回答道:“對,它叫做九龍青銅罐。”

  黃天望突然轉了話題,問起別的來:“那康克由,當真厲害非凡?”

  我點頭,說道:“天下間,屈指可數。”

  黃天望說道:“當年失之交臂,后來聽王紅旗說過,那人與他只差一線,但若是讓其將屠戮百萬的生魂融盡,又溝通邪神,或許比他更勝一籌,如此說來,他的確當得起你的評論——比之你師父如何?”

  我不急不忙地說道:“兩種路子,不過若是真的打起來,我師父可勝他。”

  黃天望臉上的肌肉抽搐了一下,似笑非笑地說道:“也對,康克由因你而死,自然不能與你師父相比。”

  我搖頭說道:“不能這么說,他到底如何,口說無用,你若是能見那人,或許能懂。”

  聽到我這話語,黃天望突然長嘆了一聲,搖頭說道:“你說得對,這些年來我東奔西走,鞠躬盡瘁,然而行事卻戰戰兢兢,小心翼翼,錯過了許多英雄豪杰,若論精彩,自不如你。”

  面對著這夸贊,我毫不得意,眼觀鼻,鼻觀心,淡淡說道:“黃公過贊。”

  對話結束,兩人又陷入了沉默之中,而黃天望那股攀升至極致的氣勢,卻在兩人的對話之間,緩慢地降了下來。

  他既然知道了這罐子里到底是個怎么回事,自然不敢妄動殺機,將這氣機牽扯。

  頂尖高手所觸摸到的境界各不一樣,趨利避害的第六感也遠強于其他的人,若是這氣機牽扯,將那恐怖的九龍青銅罐給引爆了,后果可是不堪設想。

  在這一刻,我能夠感受得到黃天望內心之中的憤怒和無奈。

  里面,估計得有一萬頭草泥馬奔騰而過。

  黃天望一輩子謀算別人,自覺行事縝密,萬無一失,卻沒想到屢次折落于我的手上,先前在黃山倒也罷了,畢竟那兒有傾盡全茅山之力,而且名震江湖的陶晉鴻也在現場,然而這一次,卻是實實在在地栽了。

  正是日了狗了,誰會想到這黑手陳,會隨身帶著這么一個大炸彈?

  他就不怕一不小心,給自己炸沒了?

  沉默許久,黃天望長嘆一口氣,對我說道:“上天有好生之德,既然那軟玉麒麟蛟是你兄弟道侶,放了她,也不是不可以。”

  我手掌一握,將那快飛出控制范圍的青銅罐抓住,問道:“黃公可有條件?”

  黃天望瞇著眼睛,指著腳下道:“別的不說,你先把船下面那人給叫出來,若是把我這船給掀翻了,你倒無妨,我這些人,可都得游海回去了……”

南無袈裟理科佛、 說:
老子就是這般光棍,黃天望,有本事你咬我啊?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