終卷 第六十七章 捧殺之策

  心魔再至,我將不再是我。

  這件事情,是我在凝練碧落魂珠的時候,整個人的神志達到通明透徹之后,對于未來的一種推演和預算。就仿佛第六感,有一種別樣的真實,這讓我惶恐,緊接著又拿近年來開始漸漸加強研習的神池大六壬來推演,結果居然一樣符合。

  這也就是說,我從今往后,倘若還想要維持我作為陳志程意志主導的狀況,就不能夠再指望于心魔附體。

  這個發現讓我止不住地后怕,一陣又一陣的驚悚油然而生。

  事實上,這些年來,我屢次三番地依靠著心魔蚩尤的附體,越級打敗了許多遠勝于我的強者,不但搏下了偌大的名聲。也隨著習得了許多不一樣的戰斗法門。

  對于我來說,心魔蚩尤應該算得上另一種意義上的良師益友,某些時候,我甚至覺得他就好像是另一種好友一般,一直陪伴在我的身旁。

  然而魔鬼之所以為魔鬼,是因為它終究會有不給你蜜糖的那一天。

  而那個時候,它就會露出猙獰而丑惡的面目來。

  我一直以為心魔蚩尤之所以不徹底掌控住我的身體,并不僅僅只是因為我師父和李道子在我身上的布置,更多的原因。則在于我身上的十八劫,并沒有結束。

  相比于其它,這種世界意志的憎惡,才是從最根本的底層面,威脅到它的存在。

  它或許是等待著我安然度過了十八劫,方才會鳩占鵲巢,完成它的壯志豪情。

  從這個意義上來說。十八劫,反而是對我的一種保護。

  然而我的十八劫渡完了么?

  絕對沒有。

  盡管這些年來我無數次歷經生死,但是就我本人而言。反倒是因為本身實力的快速增長,窮途末路的困境變得越發地少了,雖然這玩意并沒有太多的判斷標準,也沒有找我師父或者劉老三這樣的謀算之士來掐算一番,但是在我看來,至少還有三兩劫,并沒有渡完。

  然而出乎我意料之外的,是不管什么劫難,下一次我倘若再讓心魔蚩尤附體,我都將不再從前。

  這事兒,我想來想去,只有一個可能,那就是舟山一戰的后果。

  舟山一戰。對于很多人來說,都是一場慘痛的回憶,損失最大的,恐怕就是慈航別院和邪靈教這挑起斗爭的兩方。

  慈航別院的損失,不但在于齋主以及大半精英的凋零,而且連棲身的洞天福地都給轟垮,那享譽盛名的海天佛國,從此不再,而慈航別院這個有著千年歷史傳承的頂級修行門派,從此就有可能淪為二三流之屬,很難重回巔峰。

  江山代有才人出,各領風騷數百年,或許慈航別院今后會咸魚翻生,但是此時此刻,已經是看不到希望了。

  而邪靈教作為事件背后的籌謀策劃,本身的損失或許并不算大,但是他們失去了一位狡詐多端、智近乎妖的統帥。

  少了彌勒的運籌帷幄,邪靈教或許會再一次陷入一片散沙之中。

  這樣的邪靈教,遠比一個整合起來、宛如鐵桶的組織弱。

  要曉得,當年的邪靈教,也就是厄德勒(all-round),可是號稱天下第一教派呢。

  我這大半年的時間里,閑著無事,除了不斷煉制那碧落魂珠之外,最愛做的事情有兩件,其一是繼續認真研究起那浩瀚如海的神池大六壬來,“天一生水,地六成之”,以天道對人道,以時空信息包含萬物運轉的規律來推算人事,壬子,壬寅,壬辰,壬午,壬申,壬戌,六般法規,越學越覺得奧妙無窮。

  其二,便是我一直在思考自己與彌勒之間的交集,越發覺得此人深不可測,即便是死去,也極有可能陰魂不散,了然無蹤。

  因為盡管我確定彌勒已經被劈成了兩半,但是從他臨死之前那詭異的笑容,解脫的姿勢,以及胖妞、龍象黃金鼠和諸般法器全部消失的跡象來看,這一切,或許都是計劃好的。

  至于他為什么要將自己的死亡都謀算在內,就真的讓我有些摸不著頭腦了。

  十七世、十八世……

  難道說,這彌勒也和白合一般,都是轉世投胎、擁有前世記憶的人?

  若是如此,一切都能夠對的上號了。

  彌勒曾經跟我說過,他本是苗疆人士,很小的時候就被他師父,也就是山中老人給去了東南亞,而他重回中國的原因,則是因為他要拿回自己的東西。

  什么是他自己的東西?

  彌勒重回中國,便成了邪靈教的掌教元帥,難道這邪靈教,就是他自己的東西?

  而上一任掌教元帥,卻不就是那一手創下偌大基業,又神秘失蹤的沈老總么?

  如此說來,彌勒的上一世,莫非就是沈老總?

  當我的意識發散開來時,越發地腦洞大開,而且越想,整個人就越是不寒而栗,覺得整個世間都被那陰謀給籠罩住,渾身都是雞皮疙瘩冒了出來。

  當然,不管是與不是,我都得保持淡定,同時要盡快將這碧羅魂珠給煉制完成,等待著分魂的那一刻最終到來。

  因為倘若彌勒真的陰魂未散,我終究會有與他再一次對決的那一天。

  之后的日子,除了醉心修行,我還有一個重要的事情,那就是讓人盡快探明邪靈教此刻的現狀,看看他們內部,到底是個什么樣的情況。

  2004年年初,掌管總情辦的姜老大限將至,不能夠再繼續主持工作,而使得這個負責總局情報系統搜集工作的部門面臨重組和拆分,我意外地被分配到了幾條直屬暗線,據說這是王總局的安排,而接受工作的時候,我意外地發現了一個許久都沒有闖入眼簾的名字。

  林豪。

  林豪,又名陳子豪,曾經是老特勤一組的成員之一,而他最早則是老鼠會駐京辦的社黨成員,八十年代末肄業的大學生,朱雪婷就是因為他的關系,方才得以進入的七劍,以及特勤一組。

  當初黃河口一役之后,特勤一組因為傷亡慘重,面臨解體的危險,身為主管領導的我給自己放了大假,而里面的成員則各自尋了出路。

  有人選擇了轉職,譬如徐淡定,他就去了外交部。

  有人選擇了跟隨,譬如小白狐兒。

  而也有的人則選擇了卸甲歸田,隨時等待著我的召喚,譬如張勵耘、布魚和破爛掌柜的,他們都各自離去,又隨時等待著我的那一支穿云箭。

  唯有修為最低的林豪,選擇了一條與別人根本不同的道路,那就是永墜無間。

  做臥底,是一件能夠將人給逼瘋了的事情,兩年前香港出了一部電影,叫做《無間道》,我一看到里面梁朝偉飾演的陳永仁,就不由自主地想起我那小兄弟林豪,而當他死在另外一個臥底的槍下時,我甚至覺得躺倒在地上的,就仿佛是林豪一般。

  梁朝偉躺在地上時,那雙眼睛里流露出來的痛苦與解脫,使得我有一種無法釋然的憋悶。

  我曾經試圖通過關系,將林豪給調回來,結果總情辦那邊一直在推脫,即便是我此刻的地位,他們也并沒有給我多少優待。

  總情辦只是告訴了我兩件事情,第一件,林豪在邪靈教中,似乎混得不錯,而第二件,他個人的意愿,是繼續留下去。

  我實在沒有想到,林豪這條線,最終還是會轉到了我的手中。

  盡管跟林豪恢復了聯系,但是這個關乎于他的生命安危,按照保密原則,我是絕對不能透露出他的消息的,就算是他的表妹朱雪婷,我都得隱瞞著,不能說半句。

  盡管手上有好幾條線,但是從林豪那里回來的消息,最是完整。

  我得到了一個消息,那就是在邪靈教內部,掌教元帥小佛爺一直都是存在的,并沒有任何變動,至于舟山之戰,盡管他這里也有所耳聞,但是他上面的解釋,確實說那個彌勒,其實并非小佛爺。

  彌勒是彌勒,小佛爺是小佛爺,兩人不能相提并論。

  邪靈教的解釋,是彌勒應該是小佛爺的一個得力手下,僅此而已。

  聽到這個消息,我整個人都驚呆了。

  要知道,黃山龍蟒一役,當邪靈教的掌教元帥第一次露面的時候,我就認定了那個所謂的小佛爺,其實就是彌勒本人,盡管他之前因為毀容,戴上了青銅面具,而后又在地底恢復身體,這些都遮掩不住他掌管了邪靈教的事實。

  然而這個時候,邪靈教居然宣揚起掌教元帥仍活著的消息,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兒?

  難道是因為天王左使王新鑒為了維護教內人心,而故意豎立起來一個傀儡么?

  我不得其解,而問起林豪回歸的事情時,他卻選擇了繼續。

  他是一個意志堅定的人,我談過之后,便也不再勉強。

  就在我為邪靈教小佛爺依舊存在的事情而心神恍惚的時候,林齊鳴又帶來了一個讓我頭疼不已的事情,那就是最近江湖之上,不斷有傳言流出,許多人發聲,建議重新評選那天下十大。

  而最熱門的人選里,首當其沖的,卻是我。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