終卷 第七十章 禍及家人

  槍!

  是槍!

  子彈在飛舞,破空的聲音尖銳而又犀利,而且絕對不只是一處,彈雨交織,像瀑布一般傾瀉而下。幾乎無死角,密集無比,讓我在一瞬間就回到了南疆戰斗的歲月去。

  我的第六感救了我,在邁出胡同口的第一步還未落下的時候,我的身子離奇地像后面一退,躲開了最開始的強大彈幕。

  子彈飛曳,有的射在了墻面的磚石上,有的打落在了地面,有的還保持著飛行的狀態,從我的身邊飛速劃過。

  倘若是早就有這般的準備,我未必會如此狼狽,最怕的就是這種突如其來的冷槍,要曉得修行者也是人。并非刀槍不入的怪物,倘若是要害中了槍,就算是沒有死,也得難受好一陣兒。

  我這邊剛剛一停住身子,立刻又感到一陣心悸,下意識地又一躲閃,感覺到一粒子彈從我剛才站定的位置,倏然而過。

  這絕對是狙擊子彈。

  先前那密集的槍林彈雨我倒也還沒有太多的感覺,這狙擊槍一出。我的心頓時就是一沉。

  倒不是說我害怕了,而是在我們國家,槍支是嚴格管控的武器,那狙擊槍絕對是重中之重,這玩意一出現,性質就變了,伏擊我的那些家伙。背景絕對不簡單。

  還沒有等我從這震驚之中回過神來,我的頭頂之上,卻是出現了幾個小黑點。

  手雷!

  瞧見這東西。我頓時就憤怒了,腳尖一點,人便化作了幻影,順著那手雷拋來的屋頂躍了過去。

  轟!

  手雷在胡同里面轟然炸響,破片亂飛,而翻上屋頭的我則瞧見一個穿著夾克的男子,正慌里慌張地往后翻去,毫不猶豫地沖上前來,一把抓住這人。

  那人不是江湖手段,感覺到我沖上來,回手就是一槍。

  他這聽風辨人的功夫倒也不錯,要不是我身影飄忽,說不定就給他射中而死了。

  亡命徒。專業……

  我的腦海里浮現出這么幾個詞眼,手上卻毫不含糊,一把抓住那人拿槍的手,猛然一捏,卻聽到骨頭碎裂的聲音,那人拿不住槍,掉落下來,而我的腳則一抬,將槍踢上來抓住,頂在了那人的腦門上面。

  當感覺到腦門被人盯著槍的時候,那人左手上拔出來的戰術匕首方才停頓了一下,到底沒有敢揮出來。

  我望著這又黑又瘦的家伙,臉上有好幾道傷疤,一臉兇相,知道肯定是殺過人的,于是抓住他的左手手腕,寒聲說道:“你們是誰?”

  那人被我制住,被捏碎骨頭的右手卻下意識地往腰間摸去,口中則應付地說道:“我、我門是……”

  他故意拖長語調,右手終于摸到了腰間,然而還未有等他將那綁在腰間的手雷引爆,我已然一把將他給掀翻倒地,然后手在他的脖頸之上猛然一按,把他給弄暈了去。

  將這人給制服之后,我躍下屋頂,身形似電,沖向了堵在胡同口的那幾個槍手之中去。

  很快,這幾個并不算是修行者的家伙也給制服,而在十幾分鐘之后,那位埋伏在對面大樓的狙擊手,也給我找到。

  這場伏擊所有的參與者,除了未有露面的人之外,全部都被我給解決。

  槍擊發生之后,這附近一片混亂,有人報警了,附近派出所很快就趕了過來,差一點把我也當成了嫌疑人,不過好在我這里有兩套證件,其中一套就是公安系統的,亮出來之后,誤會也很快解除。

  而后我打電話到了特勤一組的執勤辦公室,將在家的張勵耘和林齊鳴都給叫了過來,控制好現場,并且全城搜捕前腳剛剛離開的甘家堡四人。

  我不知道甘家堡的人是否有參與此次伏擊,但是在這京城之地,鬧出這么大的動靜來,我不查一個水落石出,恐怕上面都不會答應。

  老大出事,特勤一組所有留守人員都在最短的時間內趕到現場,接手了所有的嫌疑人,帶回去審查。

  沒想到在路上,被抓捕歸案的六名兇手就有五人死亡,全部都是死于劇毒之物,唯有一人因為阿伊紫洛在,方才勉強搶救過來。

  這手段,真有點兒死無對證的意思。

  我跟申重的這頓飯是吃不成了,回到總局之后,在確認唯一幸存的兇手神志清醒之后,我對此人進行了提審,結果對方卻是有種視死如歸的氣勢,就是不肯合作,也不肯張嘴,吐露實情。

  這人正好是之前被我制服在屋頂的那名兇手,自從被捕之后,他的話語不多,但是我卻能夠聽得出來,這人并非中國人。

  從口音上來看,有點兒像是安南或者吳哥的。

  難道說,這些人是那巴干達巫教的余孽,是過來找我尋仇的?

  我心中許多疑惑,不過這人不開口,我倒也不著急,叫了小白狐兒過來,有離魂鏡在手的她是對付這種死硬分子的最佳人選。

  小白狐兒出動,一番催眠,很快就得出了結果,不過這答案卻讓我大跌眼鏡。

  倒不是她的離魂鏡無效,而是通過催眠,小白狐兒最終得出了一個結論,那就是此人在行動之前,竟然被人洗過腦,那腦子里面,除了必要的軍事技能和任務目標之外,根本什么都沒有。

  對方不但提前預備了劇毒,隨時準備滅口,甚至還擔心被用上“搜魂術”之類的手段,直接將兇手的記憶都給抹去了,這樣的手段,當真是陰險毒辣。

  這般說來,對方倒也是有備而來,只是不知道除了這些,他們還準備了些什么手段。

  那人被洗了腦,什么都不知道,不過倒也還是有一些蛛絲馬跡可以找尋的,除此之外,這些人的槍支彈藥、以及相貌等物,都是有跡可循的,我讓特勤一組立刻啟動起來,順著這些林林總總的證據摸下去,看看能不能找到一些有用的線索。

  特勤一組是一個高效率的團隊,我中午遇襲,到了傍晚的時候就傳來了消息,說已經查明這些人的身份了。

  通過各個部門的檔案查詢,林齊鳴告訴我,這是一伙非常著名的家伙,他們本來的身份是境外一支接受過美國特種部隊專家指導的境外雇傭兵組織成員,叫做野狼,由參加過越戰和東南亞動亂的老兵組成,戰績彪悍。

  這些人從事綁架、毒品販運和交易、宗教戰爭以及恐怖活動,無惡不作,總部位于馬來西亞,是東亞地區幾只著名雇傭軍之一。

  那個幸存的家伙,就是野狼之中十分著名的獨狼。

  聽到林齊鳴的匯報,我陷入了沉思。

  要曉得,國家對于這些境外武裝勢力的防范一直都有,這些人基本上不會通過正規途徑入境的,而他們攜帶的槍支,據張勵耘那邊提供的報告,居然是我軍現役的武器裝備,這些人能夠出現在京都,就已經讓人驚訝不已,再加上他們居然能夠準確地掌握到我的行蹤,就不得不讓人懷疑到,是否有人在內部接應了。

  誰這么恨我,居然會通過這種卑劣的手段來威脅我呢?

  入職二十多年,因為工作,我的仇家無數,實在是有些想不起來,而就在這個時候,閻副局長卻打了電話過來,詢問起這起事件的情況。

  閻副局長本身是管政治處和后勤的,不過隨著最近王總局逐漸轉入幕后,他便也臨時負責一些事務,而這事兒影響十分惡劣,不但我們這邊著急破案,而且各個兄弟部門都想要接手此事,使得我們的壓力很大。

  我與閻副局長本來就不睦,電話那頭的語氣就顯得不是那么的平穩,他似乎有些責怪我辦案緩慢的意思,若有若無地提出,是否需要支持,他可以讓趙承風過來幫忙處理。

  對于閻副局長的要求,我給予了否決。

  笑話,不管怎么說,這事兒可是關系到我的生死,那伙人要殺的人是我,這種事情我怎么可能交給別人去辦?

  現在最關注結果的,不是那些亂七八糟的部門,而是我本人。

  對于這一點,我反復重申,好在閻副局長倒也沒有太過于露骨,只是給我稍微施加了一些壓力之后,便沒有再多言,又好言寬慰了我一番,然后掛了電話。

  我放下話筒,在旁邊一直聽著的林齊鳴看了一眼電話,然后不動聲色地指了指上面,對我說道:“會不會是……”

  我面無表情地瞪了他一眼,沉聲說道:“沒有影子的事情,你別亂猜,知道不?”

  林齊鳴聳了聳肩膀,出去辦事兒。

  案子在有條不紊地推動著,特勤一組在我的領導下,效率從來不弱于人,所以我并不擔心,相信很快事情就會水落石出,然而到了夜間,匆匆趕來的小白狐兒卻找了過來。

  小白狐兒說出了一段讓我瞬間不淡定的話語來——不甘心的她在失敗之后,并沒有離去,而是反復嘗試,最終找到了一處思維斷片,那就是這伙人的目標并非只有我一人,另外一組人,去了黔省與湘西交界的麻栗山。

南無袈裟理科佛、 說:
黑手雙城是否會入魔?
你們覺得呢?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