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卷 第五十二章 十年為蠱,百年為惑

  這砸門的動靜很大,然而讓我們欣慰的是,六十多年前的小日本并沒有做豆腐渣工程的習氣,這門一陣顫抖,卻終究還是沒有倒塌下來。我們快步沖上前去,想上去頂住壓力,雪瑞攔住了我:“如果這門真的塌了,你們豈不是要被壓在這里?我感覺這個地方還有其他出路的,趕快找一找……”

  雪瑞的神奇大家有目共睹,幾個人都同意,只留老和尚和獨臂男子在此警戒,其他人四散尋找。

  我不敢離雪瑞太遠,跟她一路,朝右邊的黑暗處尋去。雪瑞本來就不怎么依靠視覺,在黑暗中腳步靈活得如同靈貓,我仔細往墻壁各處看去,搜尋著蛛絲馬跡,一邊說出心中的疑問:“雪瑞,剛才在外面行走的時候,那些人怎么對我們視而不見?是跟蚩婆婆送你的那條青蟲蠱有關么?”

  她往回望去,見沒人跟來,于是點頭,說是的。

  這條青蟲其實并不能叫做蠱,十年為蠱,百年為惑,它被蚩婆婆養了近百年的時間,雖然形為蟲子,然而卻已經有了自己的思維和智商。它并不能以毒殺人,但是卻能夠對周圍的人產生一種欺騙式幻覺,讓其陷入一種幻境以及執著中,影響人的心智,甚至當惑離開,仍然處于夢中,不能自拔。蚩婆婆應該是算到我們會遇危險,所以才將這青蟲惑暫借于我,幫我們排危解難。

  我點點頭,表示知曉,心中卻腹誹不已:此地離寨黎苗村相去不過半天路程,以蚩麗妹之能,若說不知曉這里的情況,我掉腦袋都不信。她不但將我們引導至此處,而且還只字未提,是何居心?

  說實話,我真的難以猜度出來。

  正走著,我突然聽到不遠處的角落里,傳來一聲奇怪的動靜。不但是我,雪瑞也注意了,我們兩個對視一眼,小心翼翼地走過去,突然,離我們三米的石墻上裂開一個口子,門口立刻竄出幾個提著長矛的人來。這些人殺氣騰騰,我根本就不用判斷,便知道是薩庫朗的人。當下咬牙伸腳,朝著第一個人斜著踹去。

  九路分中掏心腿,叉花如箭彈

  彈腿的派別頗多,蕭氏彈腿吸取昆侖大師晚年傳于寧夏清真的教門彈腿之精華,融合茅山養生氣功和降鬼禹步,出式為湯瓶式,發腿與襠平,講究以簡克繁,以逸待勞,變無形象,攻缺擊要,雜毛小道自小離家,雖然只學了部分,而后轉授于我,但威力卻不減幾分。

  為首者立刻口吐鮮血,跌飛而去。

  然而后繼者如群狼出洞,悍不畏死地沖出石門,朝我撲來。我應付一兩個還勉力,再多一些,就有些手忙腳亂;更無奈的是他們在這突擊人員中還安排了搏擊高手,第二個出來的家伙便是,骨頭硬得出奇,我與他對拼拳頭一擊,疼得厲害。好在雪瑞似乎跟她師父學了幾招道門輕功身法,并沒有吃到虧。

  這邊有亂,立刻有人前來支援。第一個便是加藤原二的紙片式神,這家伙的術法真讓人羨慕,附有陰神的紙片上下翻飛,竟然連斬兩人,將我大部分的壓力都一舉卸開。

  然而當我往后撤了兩步,一只手從門中伸出來,黑霧纏繞,竟然一下子給揪住了這紙片式神。

  是的,這只毛茸茸的手竟然在黑霧的幫助下,輕而易舉地將加藤原二的紙片式神,如同揪住一張紙片一般給控制住,然后這手輕輕一抖,一股粉紅色的靈體就沖那紙片中脫落下來,發出一聲尖厲的慘叫,然后朝飛奔過來的日本小子射去。

  “芳子……”

  這個憤怒的少年大叫著,伸手來捶從石門出走出的那個黑袍巫師。

  被喚作芳子的陰神附在加藤原二的手臂上,然后又是一陣尖叫。

  因為這個黑炮巫師已經和加藤原二對碰了一掌,黑炮巫師的力道終究不敵自小刻苦磨礪的日本小子,退后幾步,然而周身的黑霧卻沿著加藤原二的手纏了上去。那黑霧全部都是死者的怨氣凝結,陰毒得很,普通人沾上重則心神頓失,輕則陽氣被奪,纏綿病榻,即使是加藤原二這種人,也不由得大叫一聲,匆忙往后退去。雪瑞在旁邊揮指如劍,指尖掃過,黑氣全消。

  出口一旦被突破,守衛便魚貫而入,我們哪里敢放棄此處,紛紛拼死堵住這口子,將突出的這些人趕回石門中去。而這個時候我才發現,就搏斗而言,最厲害的不是泰拳二兄弟,也不是空手道、柔道皆精通的加藤原二,當然更不是瘦得沒有兩斤肉的老和尚巴通,而是英國攝影師威爾崗格羅。

  這個不起眼的老外沒有多余的技巧,就是快。

  他的指甲尖銳如刀,陡然移動的時候幾如幻影,比起加藤原二那個砍幾下就要歇口氣回復精神的紙片式神不同,威爾一沖過來,腳踢手抓,竟然將突出的好幾個人干凈利落地解決掉。而那個最厲害的黑袍巫師,旁人都頭疼,卻與我對上了。

  我這雙手,曾經被矮騾子給詛咒過,死去的那個首領放言,讓我顫抖。然而我雖然數次倒霉透頂,幾次在死亡邊緣來回,這雙被詛咒的手反而成了我的一道底牌:因為它雖然會吸引邪惡靈物的憎恨和厭惡,也能夠成為我的一面勛章,每一頭靈物死于我手,這手便增強一分威力,成為了惡魔之手——本意是想讓鬼物源源不斷地害我致死,然而卻成為了一件禮物,不知道首領大人泉下有知,作何感想。

  我與那渾身黑袍冒著煙霧的巫師對上,幾乎沒有什么招式,一下子就扭打成一團。

  然后他驚訝地發現煙霧一旦蔓延到我的手上,立刻消弭不見;而我,則終于騰出手來,死死地掐住了他的脖子,死命地一摁。混亂中,我聽到了喉結骨碎的聲音,在我眼前的這張丑臉,眼睛幾乎要掉出眼眶來,嘴巴張大,噴著濃重的口臭,舌頭長長伸出……

  他死了,這個厲害的巫師,身份不詳,死于窒息。

  戰斗仍在繼續,這個石門前的一小塊地盤上,已經死了不下于十個人。他們全部都是薩庫朗大本營的看守,有光著膀子的武士,也有披著黑袍子的巫師,個個都是精銳,然而在我們這個臨時拼湊出來的烏合之眾面前,卻喪失了所有的銳氣。

  即使如此,情況仍然并不樂觀,我們這一伙人,除了剛剛進來的我、雪瑞和加藤原二,其他人都是老囚徒了。雖然他們在外面一定都是了不得的人物,但是經過長時間的監牢生活,體能和“法力”已經消耗許多,盡管日本小子給他們解了毒,但是實力并沒有回轉多少,此前還有些氣力在,戰斗一直持續下來,此刻卻也只有憑著意志在堅持了。

  意志這東西不可量化,但是它常常跟希望關聯在一起。然而,我們有希望脫困么?

  高強度的戰斗持續了五分鐘,連我都累得氣喘吁吁。然而只有老外威爾,速度僅僅減慢幾分。也正是因為有他在,我們才能夠勉力堵住石門,將涌出來的人往這個側門通道里趕回去。

  突然,一團黑影從里面射出來,重重地撞擊在獨臂男的胸口。

  接近極限的獨臂男仰天倒下去。

  我眼睛一睜,這個黑影竟然是——咒靈娃娃!這個由無數個小鬼自相殘殺融合而成的鬼物,竟然也出現在這里,顯示著基地里中高層力量的出現——這可不是一個好的預兆。咒靈娃娃一擊成功,再次朝旁邊抓去。這次它的攻擊對象是加藤原二的紙片式神,只見那砍人兇猛的美女被輕輕一抓,竟然連靈體都逃不過去,化作一團粉紅色的煙霧,被它吸進了犬牙密布的大嘴里。

  加藤原二傷心欲絕,雙手結出不動明王印,朝咒靈娃娃打去。咒靈娃娃自然跳脫開,又復朝我襲來——這個毛茸茸的鬼物雜毛小道能破,但是我卻不會那后半部《登隱真訣》,心中發虛地結印以待。

  這個時候,雪瑞站了出來。

  她伸出手,畫了一個圓,然后胸前浮現出了一個青蟲的影像。

  然后這個兇戾囂張的鬼物,竟然半空中就栽倒向地上去。

  我心中贊嘆:蚩麗妹隨意吐出的一條蟲子,便能夠將費盡心思造就而成的咒靈娃娃給一下制服,薩庫朗的巫師對寨黎苗村如此忌諱,倒也不是沒有理由的。

  然而也就在咒靈娃娃出現的這個時刻,終于有兩個家伙突出了我們的包圍,飛速跑到了庫房的大門處,將那沉重的鐵門給合力打開。事發太突然,我們一時沒有阻攔到,當看到門一開,那兩個開門人被一個兩米五的血色怪物給一舉推飛,而善藏法師則和好幾個黑袍巫師在門口朝這里大聲呵斥的時候,加藤原二嚇得魂飛魄散,飛快地朝剛才血池的那個房間跑去:“走,快跑……”

  我見所有人都毫不猶豫地拋開這邊,立即撤離,也不敢停留,拉著雪瑞急跑而去。

  “吼……”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