終卷 第七十四章 以及之道還施彼身

  許多的話語,想說,但是到了嘴邊,卻終究還是說不出口。

  我父母被遍地的尸體給嚇得夠嗆,再加上先前那一段倉惶的逃亡過程。兩個人的精神都有些萎靡不振,試圖靠著我,也不多說話。

  而我姐姐聽到姐夫羅明歌的死訊,頓時就癱軟在地,淚水無聲地流了出來。

  她什么都沒有說,但是我卻能夠感覺到姐姐在怪我。

  也是,倘若沒有我,就不會有這樣的災禍,而我的家人們,在麻栗山龍家嶺這個小地方里,說不定活得快快樂樂,平靜安康。

  幸好她的兒女都已經不在家里,兩個都在外面讀書。方才避過了這一劫。

  姐姐說不出口,但是我心中卻憋屈得很。

  這事怪誰呢?

  我回過頭來,瞧向了被小白狐兒給定住,入神盤問的那個家伙。

  嶺南黑風王世鈺。

  這個家伙應該能夠知道幕后的黑手,而至于他,作為親手執行的劊子手,他也不會有什么好下場的。

  我不會容忍那種被下了監獄之后,又給人放走的事情發生。

  小白狐兒在使用離魂鏡拷問這個家伙,但是瞧她緊緊皺著的眉頭。我知道這過程或許并不順利,不過想想也是,那離魂鏡倘若誰都能夠套出實話來,就實在是有些逆天了。

  畢竟這王世鈺也算得上是當世間有名有姓的高手,精神意志,并不會差。

  我看向了正在低聲說話的康妮和武當道士方離,朝著他們拱手稱謝。方離是那種很傳統的道人,很有禮貌的回禮,而康妮則揮了揮手。說道:“要不是我師兄讓我沒事多照看點兒你家,我可不會攙和這檔子事情……”

  努爾的吩咐?

  聽到康妮的話語,我晦暗的心情終于算是明亮了一點兒,向她問道:“你現在能和努爾聯絡么?”

  康妮瞧了我一眼,卻沒有說話,我苦笑道:“我曾經在靈界與你師兄見過一面,不過后來我把鑰匙給丟了,就再沒有相見的機會,他現在如何?”

  大概是想起了自己師兄與我的關系,康妮這才說道:“能怎么樣?他就是個老好人,什么都想管,結果搞得自己遍體鱗傷,所幸身邊有幾個人在幫襯著。死倒是死不了。”

  那幾人,應該就是張大明白、小觀音和那個來歷神秘的林楚楚吧?

  有他們在,我也就放心了。

  瞧見康妮這副神秘的模樣,我知道從她嘴里問出如何與努爾聯系的法子,估計沒譜,不過想起我多年奔波在外,努爾卻時時記掛著我家人的安全,一種暖意,就在心頭洋溢起來。

  我看向了武當道士方離,朝他拱手說道:“方道兄多年未見,你怎么會出現在這里?”

  方離整了整衣冠,朝我回禮,笑著說道:“我武當與蛇婆婆有舊,而我家與康妮也是世交,恰巧路過此地而已。”

  我再次表達了感謝,方離又是一陣謙讓,完畢之后,對我說道:“俗話說得好,‘禍不及家人’,陳道友你到底是得罪了誰,竟然做出這種喪心病狂的事情來?”

  我搖頭苦笑道:“若知道是誰,那就好了。”

  康妮和方離都受了傷,特別是方離,不但手臂被流彈擦傷,而且在剛才與王世鈺交手的時候,還差一點被擊中心脈,與我稍微客氣幾句之后,兩人都盤腿而坐,行氣養神,而我則安慰了父母幾句,提著手中的飲血寒光劍,又鉆入了林子中。

  我這是在梳漏網之魚,瞧著這幫家伙肆無忌憚的行事方法,要是有誰給漏了出去,又將是一場禍害。

  小白狐兒剛剛一人巡游,難免有些人手不足,而我這邊循著炁場而行,又在林子中揪出了四個家伙來,反抗依舊激烈,所以我也就沒有留下活口。

  最后一個人,被我頂在一處草窩子里面的時候,瘋狂地大聲喊叫著。

  他說的是中文,我看著他的眼睛,四十多歲的老爺們,此刻哭得稀里嘩啦,像個孩子。

  人之初、性本善。

  重新回到洼地的時候,我渾身沒有一處沾血,但是卻充斥著濃郁的血腥之氣,我父母瞧見我,都有些不敢靠近,而這時小白狐兒已經醒轉過來,瞧見我望過來的目光,有些無奈地搖了搖頭。

  看起來進展得并不順利。

  我走到王世鈺的跟前,他被小白狐兒用藤條給捆住,動彈不得,而氣海被破的他顯得十分頹然,整個人躺在地上,一聲也不吭,眼睛直直的,好像沒有神采。

  我沒有再多審問,而是轉過身來,對康妮和方離說道:“龍家嶺那邊還有火災,兩位如果還能堅持的話,隨我一起回去?”

  康妮是個面冷心熱的女孩兒,而方離這人的性子也十分柔和,對我的提議倒也沒有什么意見,我讓小白狐兒先行,而我則與眾人一同返回去。

  王世鈺被我揪著脖子,像條死狗一樣拎著。

  他曾是一方豪雄,對于這般的待遇,恨得牙齒癢癢,瞧向我的目光,別提有多怨毒,然而我卻根本不理會他的感受,到了半路,沉默了許久的他終于還出言說道:“陳老魔,你若是條漢子,把我殺了便是,何必這般折辱我?”

  我盯著他,一字一句地說道:“你前來強擄我家人的時候,可曾想過自己是條漢子?”

  王世鈺被我盯得有些不自在,低頭說道:“我艸,我……”

  他似乎想要辯解,然而終究還是說不出口,選擇用沉默來對待,而我也根本就不理他,任他在一旁冷落。

  人的氣血是一時的,正所謂“一鼓作氣,再而衰,三而竭”,在最先被擒住的那會兒,倘若對他強行逼供,他或許還會選擇寧死不屈,但是晾了這么久,心路歷程或許會有新的變化。

  我們趕回龍家嶺的時候,大火已經進入了尾聲,被燒成木炭的木頭房子散發出黑煙,村子里的人都已經醒過來了,紛紛出門撲火,而沒有出來的,則已經被燒死在了家中。

  一路行來,我的心情無比凝重,特別是路過那些被燒去大半的房子,更是難過。

  這些人,都是我的鄉里鄉親,現如今,卻因為我的緣故,落成這般模樣來。

  我走在路上,有人瞧見了我,上前過來與我打招呼,我勉強應下,一路返回我家,與小白狐兒匯合,讓她通知有關部門前來此處收拾,而我則帶著家人來到了廚房處。

  我姐姐瞧見躺在地上的那具尸體,憋了一路的哭聲終于止不住了,凄厲地響了起來。

  而我,在瞧見父母和姐姐都有些佝僂的身子時,低下了頭去。

  為人子、為人弟兄,卻如此這般,又有何用?

  折騰一夜,到了天明的時候,縣里的公安機關和州里的有關部門都匆匆趕到了龍家嶺,控制住了現場,州里領頭的那人姓楊,跟我見過面之后,帶著隊伍進了山,給那些死在山里的家伙收尸。

  倒不是好心,而是收作證據,另外就是免得發生瘟疫。

  至于孤魂野鬼,是絕對不可能的。

  被飲血寒光劍所殺的,神魂皆得不到溢出,不可能凝聚成這玩意兒的。

  到了中午的時候,損失盤點出來了,龍家嶺總共是十六棟屋子給燒毀,十二人死于此次襲擊。

  除了我姐夫之外,還有一個人的名字讓我有些難過。

  王狗子。

  住在我家旁邊的王家,在這次襲擊之中也被殃及了池魚,王狗子和他一家人,被大火給活活燒死。

  聽到這些損失,我的心在滴血。

  這小半天的時間里,我除了忙碌的時候,一直都在角落打電話。

  我甚至沒有膽量去面對父母和姐姐的目光。

  到了中午的時候,楊隊長提出來,說要帶嫌疑人回州里面去審理,問我是不是跟著一起去,我看了他一眼,沒有說話,而是回頭,叫小白狐兒把王世鈺拎到我面前來。

  我家堂屋,正中間擺放著我姐夫羅明歌的尸體,白布覆蓋,而王世鈺則被我推到了地上,然后平靜地說道:“跪下,磕頭。”

  被晾了半天的王世鈺瞧了一眼那尸體,知道是我的親人,猶豫了幾秒鐘,到底還是俯身磕了頭。

  他磕完三個頭,我端來一碗水,親自喂他喝下,然后蹲在他的面前,摸了摸鼻子,然后說道:“王世鈺,知道我為什么到現在,才找你談話么?”

  王世鈺瞇著眼睛看我,到底還是有些豪雄的傲骨,冷笑著說道:“你就是準備晾著我唄,這都是我玩剩下的手段,還能怎樣?”

  我搖了搖頭,嘆氣道:“誰指使的你,你能告訴我么?”

  王世鈺笑著說道:“你若是能答應我幾個條件,告訴你也無妨……”

  我愁眉苦臉,搖頭說道:“真的是不到黃河心不死啊,實話告訴你,在晾著你的這段時間里,我已經找人查完了你的所有事情——你父母雙亡,但是有一個老婆,三個情人,總共七個子女,除了老大在澳洲,我需要一點兒時間之外,其余的人,都在我的手里。那么現在,你說不說?”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