終卷 第七十六章 交待后事

  王世鈺手筋被挑,然而自殺卻已經是足夠了的。

  瞧見他躺倒在地的尸首,我心中沒有一點兒同情,盡管他此番自殺,是在為了自己的家人的性命而死。

  其實倘若是在往日。我或許不會這般的極端,他既然已經交代了,留下一條性命,或許會對后面的事情有些促進作用。

  然而在經歷過了陸一幾次逃脫的事情之后,我已然將自己的心給練就得一片冰冷,即便是當著地方上楊隊長的面,也不會有任何改變。

  首先一點,那就是他是帶頭釀造龍家嶺慘案的人,我姐夫、王狗子還有那些在火災中死去的人,我必須得給他們的亡魂,一個交代。

  在我姐夫的靈堂之中,用此人的鮮血祭祀,倒也相得益彰。

  那楊隊長卻也是個不畏權勢的人物。不管我的身份地位比他高多少,在瞧見我活活逼死嫌疑人的情況下,也是勇敢地站了出來,沖著我憤然說道:“你怎么能這樣?這不符合執法程序,我要向上面通報這件事情。”

  我抬起頭來,瞧向了他。

  憋得一臉通紅的楊隊長不甘示弱地猛然瞪我一眼,結果被我眼神之中凜冽的殺意給嚇了一哆嗦,下意識地往后退去。

  他并非多厲害的修行者,要不然也不可能在我們這樣的窮鄉僻壤里面當職。

  不過對于殺氣。他還是能夠感受到的。

  瞧見楊隊長的臉一下子變白了,我知道自己未免有些太沒城府了。

  喜怒不形于色,這是到了我們這個地位的人最基本的修養,只可惜我這一天,被邪靈教那幫子人卑鄙的手段給氣到了,又不知道如何面對父母親人,所以方才有些失常。

  想到這里。我收斂起了騰騰的殺氣,對楊隊長和顏悅色地說道:“人死不能復生,這個沒辦法。而且他是自殺的,你也瞧見了。楊隊長,記住你自己的責任,另外,你剛才也有聽到了,黔陽東山仙人洞,那里我記得是一個道觀吧?請幫忙通知一下省局的同志,對那兒實行監控,如有可疑人物,立即逮捕!”

  楊隊長被我剛才的殺氣所懾,剛正減輕了許多,而聽到我的吩咐,下意識地應下。慌忙跑出去聯絡。

  小白狐兒瞧了那人的背影一眼,有些不安地說道:“哥哥,你這么做,會不會被人詬病啊,你也知道,總有一些人,別的事情什么也不敢,就盯著你呢……”

  我點燃了三炷香,走到姐夫的遺體跟前來,拜了三下,將香插進香爐之中后,冷冷地說道:“我家在辦喪事,若是還有人想整我,我就露一下爪牙,讓這些人知道,他們家,也有可能會一起辦喪事的!”

  小白狐兒瞧出了我眼中的怒火,沒有再多說話,閉上了嘴。

  當天下午,我做了兩個決定,首先是對于龍家嶺受災村民的補償意見——所有在這次火災中遭受損失、失去家園的村民,都能夠獲得基金會的幫助,而死去的人,家屬也能夠獲得一大筆的撫恤金。

  第二個決定,則是準備將我父母和姐姐,給遷入茅山安置。

  前面一個決定,是我對于龍家嶺鄉親們的一點兒愧意,這讓那些失去家園和親人的村民們多少也好過了一些,感覺天并沒有塌下來,而父母對于我后面的決定,在沉默了一會兒之后,也并沒有表示反對。

  雖說故土難離,但是這樣的事情出來了,對于所有人,都是一種打擊。

  特別是我父母,在此之前,我曾經屢次三番地勸過他們,但是他們都不肯離去,結果不但房子燒了大半,而且我姐夫也死了,他們也是自責不已。

  然而這事兒,又能怪誰呢?

  我讓次日趕來的董仲明和布魚等人,去將我外甥、外甥女給接了過來,然后當日就把姐夫給下葬在了后山。

  在第二日,我親自將他們給送往茅山。

  危機面前,一切從簡。

  我姐夫死后,姐姐的精神狀態一直都不好,所幸一對兒女都回來了,陪在身邊,倒也沒有太過于頹廢。

  我雇了車,將家人一路護送到了茅山,提前跟在山腳下負責聯絡的茅山弟子進行溝通,對于我將家人托付在茅山的想法,長老會自然沒有什么意見,而且還表達出了很積極的態度來,提前安排了一處院子,以供安歇,而且話事人楊知修還親自到山門之前來迎接。

  我父母一路兢兢戰戰,又瞧見了山門那光怪陸離的法陣和幻影,心中一驚惶然不已,而瞧見那滿面笑容、平易近人的話事人之時,自然是感激不盡,眼淚都流了下來。

  母親在麻栗山種了一輩子的地,而我父親盡管是個赤腳醫生,見過的世面也少得可憐,對話事人的噓寒問暖感動不已。

  至于我的表現,則顯得冷淡許多。

  話事人過來迎接,只是表達一個態度,見我父母是那種沒什么見識的老農民,也覺得無味,露個面就離開了。

  他走了,安置工作則留給了掌燈弟子符鈞來做。

  這個是自家人,說話做事都輕松許多。

  不過我父母以為那話事人是我頭頂上的大領導,人家走后,一個勁兒的讓我好好聽領導的話,不要給領導添麻煩。

  這話兒聽得我和符鈞一陣尷尬。

  與符鈞一起,將父母安置妥當之后,我跟他聊起了最近茅山發生的事情來,果然不出意料,符鈞又是滿肚子牢騷。

  不過想起此刻已經出師授業的他平日里要為人師表,假裝嚴肅,許多心底里的話兒無人可說,跟我聊一聊,抱怨一下,倒也是很正常的,我若是表現得不耐煩,說不定還會傷了他的心。

  跟符鈞聊過一會兒,我對茅山的情況基本上也有所了解。

  讓我意外的事情是,傳功長老和應顏師妹都不在茅山。

  應顏師妹據說是回家去探望家人,她奶奶好像得了重病,至于傳功長老鄧震東,則傳說是心血來潮,想去凡塵俗世里面,尋找一有緣人來繼承衣缽。

  談到這里,符鈞忍不住說道:“塵清真人要人傳承,早不去收徒弟,偏偏臨到頭來,這個時候收一個關門弟子,這么說來,他那徒弟,輩分可高得嚇人——跟咱師父一般輩分,到時候可不知道如何稱呼才對……”

  我沒有接話,因為我知道塵清真人此番出山,所收的那徒弟,卻是我女兒包子。

  至于別的,都不過是借口而已。

  想到女兒那張胖乎乎的包子臉,我的心情似乎變得好了許多。

  回到茅山,而且還是舉家遷來,我自然要去各個長老和山頭拜訪一番,第一個去的,則是話事人那兒。

  到了現在這樣的情況,話事人在我這兒,也裝不了什么逼,對我好生勉勵一番,又談起在東海舟山的事情,對我夸贊不已,并且向我承諾,說一定會照顧好我家人的安全的。

  說實話,把家人放在話事人的管轄之下,我多少有一些顧忌,不過想一想,在這兒不但有小顏師妹的照拂,而且還有其余幾位長老的牽制,倒也放心一些。

  各個山頭我大概地走了一圈,然后回到安置父母和家人的小院兒,我又跟他們一番長談。

  此處進入茅山,他們的生活定然會有天翻地覆的變化,特別是我姐姐的兩個孩子,如何適應,這個我也不能幫他們,只有靠時間來慢慢磨礪。

  不過我觀察了一下,發現除了我姐姐還有一些神傷之外,其他人倒也還好,并沒有太多的失落。

  畢竟這樣的一處地方,就跟傳說中的神仙洞府一般,處處充滿了新奇。

  我在茅山,陪著家人待了三天,讓他們勉強適應了這里的生活,然后就離開了這里。

  我先去了鄧家村。

  在那兒,我見到了塵清真人,也瞧見了我女兒包子。

  不過我并沒有與那肉乎乎的小家伙碰面。

  村外,我與塵清真人談了許多,茅山、朝堂、邪靈教乃至整個江湖,我幾乎是用一種遺囑的語氣,跟他托付了父母家人,小顏師妹,以及我那可愛的女兒包子。

  塵清真人瞧出了端倪,問我到底想要去干嘛?

  我沉默了一會兒,然后跟他說,我想要做一件無數人想做但是又不敢做的事情,那就是挑戰一個傳奇,終結一段歷史。

  塵清真人望了我好一會兒,然后問道:“王新鑒?”

  我點了點頭。

  這世間能夠被稱之為傳奇的人,除了王新鑒,再無別人。

  他終結了天下三絕的傳奇,而我則想要終結他的傳奇,將這一段綿延百年的歷史,給終結了去。

  滾滾長江東逝水,浪花淘盡英雄。

  塵清真人是跟李道子同一時代的人物,自然知道那天王左使,到底有多恐怖,不過在沉默了許久之后,他長嘆了一口氣,拍著我的肩膀說道:“我會為你照顧好他們的……”

  他沒有祝我勝利,而是向我訴說了承諾。

  這說明一點,他也是不看好我的。

  不過那天王左使屹立百年,終究還是需要有人去將他給擊倒,讓那書寫著不敗傳說的大旗,倒下。

  不是么?

南無袈裟理科佛、 說:
總是有些事情,得人來做,對不?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