終卷 第七十七章 天網恢恢,疏而不漏

  我幾乎是用交代后事的語氣跟塵清真人托孤的,然后在次日清晨離開。

  那天晚上,我躲在黑暗中,看著我女兒那張肥嘟嘟的包子臉,足足看了一晚上。都沒有眨眼。

  在那張胖臉之上,我看到了久違的希望。

  生命在這一刻是如此的可貴,這使得我幾乎不想離開。

  但越是如此,我越知道不能夠因為自己的自私,而將自己的禍患帶給自己真正關心的人們,畢竟他們是無辜的。

  我在次日清晨離開了鄧家村,打開電話之后,林齊鳴告訴了我一個消息,那個叫做陸一的家伙,的確有在黔陽東山仙人洞附近出沒過,不過他的警覺性十分高,在察覺到有不對之后,立刻就離開了觀察者的視線。

  隨后黔州省局對陸一此人進行了大范圍的搜捕。就黔陽一城,就出動了超過上千名的警力。

  只可惜那人最終又仿佛空氣一般,消失無蹤。

  現在張勵耘坐鎮京都,而林齊鳴則帶隊在黔陽市中,全城搜捕陸一此人,他問我是去黔陽,還是先返回京都去。

  我考慮了一下,問京都那邊,甘家堡的那幾個人審出結果來了沒有。

  林齊鳴說結果出來了。事情有點兒復雜,讓我最好問一下張勵耘。

  我掛了林齊鳴的電話,又打給張勵耘,得知甘十九和其余兩人,真的是一無所知,之所以前來挑戰我,終究不過是為了名和利。但是唯有那個最年輕的家伙,反倒是十分值得懷疑。

  據甘家堡幾人的交代,那個叫做甘東的年輕人。不但是此行最主要的慫恿者,就連這一次的攔路比試,都是他策劃的。

  至于為什么,則是因為甘東這家伙早年間曾經在京都當過北漂,對這一帶,比較熟悉。

  突破口找到了,那甘東在張勵耘這種專業人士的逼問下,終究還是沒有熬住,最終還是交代了自己曾經秘密加入過邪靈教的事實,并且還得到某一位高層的承諾,說只要辦成此事,他將會得到全力的扶持,日后的甘家堡。說不定就能夠掌握在他的手中了。

  至于向他許諾的那個人,甘東卻說不出一個所以然來。

  盡管小白狐兒并沒有在,但是總局依舊是人才濟濟,張勵耘找人對這家伙進行了一下調查分析,這才知道此人的關鍵部位,也被人洗過了腦。

  策劃此事的人想來是做足了詳細的功課,并沒有留出太多的線索給我們。

  目前唯一比較有用的,就是從那嶺南黑風口中說出來的陸一,最是可靠,不過這個家伙有著比常人更加狡猾的手段和敏銳的感知能力,未必能夠把他從老鼠洞里,給挖出來。

  當甘十九得知自己所做的這些蠢事,都是別人慫恿,把他當做了出頭的鳥兒之時,那家伙有一種立刻將甘東給弄死的沖動。

  不過六扇門朝北開,進去容易出來難,他未必能夠立刻獲得自由。

  像甘十九他們這種涉及到了危害公務員生命安全的情況,即便不會被送到白城子監獄,也是不可能安然逃脫的,總得留下些什么,或者還會受制于人,被宗教局或者民顧委所吸納,成為其中一員。

  不過這些都是上面所需要考慮的事情,至于我,則只想著順藤摸瓜,將天王左使給拉扯出來。

  我與他之間,必有一戰。

  京都那邊的事務,基本上已經告一段落,我便沒有折回那兒,而是乘車前往位于西南腹地的黔陽。

  車行半途,我又收到消息,說黔陽那兒梳子一般地掃過了幾遍,都沒有找到人,不過據當地部門線人提供的消息,說有人在與湘西搭界的黔東南州,曾經見過這個人。

  黔東南州是十萬大山的門戶之地,離我老家并不算遠,所以我在半路便下了車,又包了一輛汽車,前往黔東南州的市里。

  因為之前有過聯系,當地的有關部門專門派了人過來接我。

  我下車之后,立刻問起消息的來源,然后得到的回復,是有人瞧見過陸一出現在黔陽前往一個叫做晉平的小縣城的長途班車之上,他們已經在安排人手盤查了,不過因為人員有限的緣故,未必能夠掌握得住站得住腳的證據。

  這兒到底不是什么發達地區,市局的規模甚至還不如我當初在金陵江寧一區,而且大部分人手都是那種填塞進來的七大姑八大姨。

  這些人喝茶看報紙倒是一把子好手,但是論起查案的話,能夠拿得出手的根本就沒有幾個。

  我沒有將希望寄托于這些個就等著退休生活的家伙身上,而是在問清楚大致的情況之后,直接買了汽車票,前往晉平。

  這兒的道路十分曲折,又是修建多年的省級公路,保養不到位,坎坷不說,而且十分狹窄,我聽說從市里到那晉平縣城,估計得有四五個多小時,瞧著市局幾個心不甘情不愿的家伙,我謝絕了他們的陪同,而是坐了往返兩地的班車前往。

  路況不好,一路搖晃,而班車的司機為了多賺錢,不停地拉客上車,導致車輛眼中超載。

  我坐在后排,閉目養神,突然間心中一動,瞧見左前方座位上,有一個娃娃臉的年輕人,長得十分眼熟,好像在哪兒見過一般。

  我并非什么健忘之人,但是這個人卻給我一種有些面熟,但是終究說不了出處的感覺。

  就好像夢中見過一般,模模糊糊,實在是想不起來。

  不過我這個人倒也不是個窮根問底的性子,想不起來了,也就不再多想,安安心心地坐車,結果一路曲折,足足坐了六個多小時的車,方才到達晉平縣城的汽車站。

  和我預想之中的差不多,晉平是一個藏在山窩窩里面的小縣城,破爛的汽車站和我老家差不多。

  下了車之后,我并沒有聯絡市局給我提供的人,而是就在附近找了一家招待所住下。

  不知道怎么回事,我總有一種預感,覺得這里應該能夠找到一些什么。

  晉平與湘西的懷化市交界,這個地方,就是最著名的蠱毒傳說區域,所謂湘西三怪、蠱毒、趕尸、落花洞女,皆是這一大片區域,也就是我們認知的苗疆范圍,我小的時候撞過邪,父母還商量著到晉平這邊,找一個神婆解法呢。

  從招待所里面出來,已經是夜間時分,我誰也沒有通知,在招待所門口的小店里吃了一碗米粉,填飽肚子之后,就漫無目的地在大街上晃蕩。

  我這般在縣城的大街上晃蕩,自然不可能撞到陸一的。

  黔陽那邊其實在得到這個線索之后,就已經聯絡了當地的公安部門,發布了協查通知,所以更加專業的搜查,在我看不到的地方進行著。

  我并沒有與當地的有關部門進行聯系,至于消息,則需要林齊鳴那邊幫著我轉達一番。

  我并不覺得麻煩,事實上,我一直都在思考一個問題,那就是小藥匣子從黔陽逃出來之后,為何會出現在這么一個鳥不拉屎的窮鄉僻壤呢,難道說他準備遁入山林,借著那茫茫林海,來擺脫可能存在的追兵?

  晉平的縣城并不大,半個小時就足以逛完,我并沒有任何收獲,于是返回了招待所,早些休息。

  次日的時候,我又接到了林齊鳴那邊的通告,他告訴我,說晉平警方那兒已經確定了這個家伙曾經出現在縣城過,不過隨后又朝著附近一處叫做青山界的山里行去。

  消息確認之后,林齊鳴已經帶隊朝著這邊趕來,不過可能還會有一段時間。

  我當即通過林齊鳴聯絡到了當地的警方,然后親自與對方做過確認之后,便匆匆趕進了山里去。

  真正到了青山界,我才知道那個家伙為什么會往這里鉆。

  因為這青山界簡直就是大極了,連綿不絕的群山充斥眼前,到處都是松柏和杉木,一眼望不到邊,很多地方根本就是荒無人煙,罕有人涉足其中,更多的,則是那種完整的原始森林面貌。

  陸一進了這里,就仿佛水滴落進了大海里一樣,尋常辦法,根本是不可能找到人的。

  不過這事兒,對于我來說,倒也不算是太難。

  青山界最高的山峰,叫做青山界主峰,我獨自成行,一路來到了那封頂之上,并沒有極目遠眺,而是盤腿在了封頂之處,思維陷入了一種空靈的狀態,再接著,我開始想起了陸一的種種特征,以及曾經跟他接觸過的諸般面貌。

  這些東西在我的腦海里不斷地發酵,慢慢地匯聚成了一個影子來。

  這影子是虛擬的,產生于我腦海里的精神和意志,再之后,我開始運用起了神池大六壬的算法,將這虛影跟真實的生命印記重合在一起來。

  引導,再加上推斷,在半個多小時之后,我終于明白了一個大致的方向。

  跟著感覺走,我在林間快步飛奔。

  終于,在一片杉樹林中,我瞧見了疲于奔命的陸一,正一臉錯愕地瞧見我出現在他不遠的地方。

  是幻覺么?

南無袈裟理科佛、 說:
陸一為何會出現在晉平?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