終卷 第七十九章 星垂平野闊

  似乎知道自己已經被人監控或者跟蹤,陸一這小子醒來之后,卻是在青山界的山林里打了兩天的轉,失蹤都不肯離去。

  他不是傻子,知道那天發生了什么事情。也猜到了自己身上已經被下了手腳。

  然而實際上,我一點兒也不擔心他認清楚自己的處境,因為我行事,從來都是靠的陽謀,光明正大的謀算,只要是他還愛惜自己的性命,不停止與邪靈教的接觸,他就始終會變成一個明亮的誘餌。

  我一點兒也不急,盤腿在這陰森而又充斥著靈氣的青山界中,緩緩地修行著,三十六周天,徐徐推動。

  與彌勒的一戰,對我的修為提升并不大。但是卻讓我的境界更上了一層樓。

  簡單的說,我已經擁有了強者之心。

  何謂“強者之心”?

  其實換句話來說,也就是平常心,無論是面對著什么樣的對手,都不會畏懼、害怕和彷徨,都會充滿著信心,知道怎么在高速的變化中找尋到最適合的手段,將敵人給擊潰。

  正是擁有著這強者之心,所以我才能夠擊敗白云觀主人海常真人。才能夠平靜地對待所有事情。

  會當凌絕頂,一覽眾山小。

  這并不是說我狂妄到天下無敵,要知道,當你站得越高,越了解這個世界的時候,就越會有那敬畏之心,曉得在這世界的黑暗之處。到底潛伏著什么樣的恐怖。

  然而那有如何,對方就便是再厲害,我不是還有劍么?

  就是這樣的心態。方才能夠稱之為“強者”。

  我不慌不忙,如耍弄老鼠的貓一般,在暗處靜靜地觀察著陸一,品味他的恐懼和驚慌,看著他像無頭蒼蠅一般亂撞,突然間想起一件事情來,那就是我們平日里經常信仰的神靈,是否也會如我一般,在九天之上,如我一般,這樣看著大地之下的蕓蕓眾生,然后品味著這種偷窺者一般的快感呢?

  我見過神,也跟所謂的“神”交過手。知道這些與我們并不處于同一維度的家伙,其實不過是比我們強上太多的生物而已。

  唯一遺憾的,是我只見過邪神的分身投影,并不確定所有存在的神靈,是否都是這樣的德性。

  又或者說,其實還是有中立善良、心懷美好的神靈。

  比如我們符咒之中,所祈禱的那些道教先賢一般。

  當我考慮到這個世界構成問題的時候,陸一終于待不住了,以他的視角來看,四下無人,此刻的他無疑就如同一只沒頭蒼蠅一般亂撞,就算是他一輩子都在這山林中晃蕩,說不定也不會有人理會他。

  所以他最終還是決定離開青山界了。

  沉思了兩天的陸一離開青山界,然后翻山越嶺,潛入湘湖省,再然后改頭換面,折轉向北,一路走到洞庭湖。

  他的一舉一動,都在我的掌握之中。

  對于這一點,他似乎也知道,所以基本上不會跟任何人聯系。

  這一場長途跋涉,不知不覺,已經變成了我與陸一之間的博弈,兩人比拼的,不但是手段,而且還有耐心。

  或許陸一會覺得像我這般日理萬機、諸事繁重的“大人物”,未必會有時間一直跟著他,事無巨細,總會有時間逃脫離開的,但是他卻不知道,我并沒有把這當做是一場辛苦的追逐,而是一場心靈的苦旅。

  一路當年黃河口一役之后,我辭去所有的職務,用腳步丈量天下的土地一般。

  我的情緒無比輕松,而陸一則一天比一天更加沉重。

  強大的壓力讓他變得無比憔悴,每一天都在猜疑和恐慌之中度過的,食不果腹,有的時候甚至在睡夢中驚醒,然后整宿整宿地失眠。

  他甚至會突然一下子呼吸不暢,渾身抽搐。

  在他的心中,我或許已經成了魔,像山一般,重重地壓著他,讓他難以釋懷。

  在十天之后,陸一終于忍不住了,在荊州一處茶館里,與人接頭。

  他似乎是想要傳遞些什么消息,而這一切則都被我收入了眼底,緊接著那茶館老板將他給帶到了單間里去,過了十幾分鐘,一個打扮得很像陸一的家伙,從茶館里離開。

  我沒有動。

  這是陸一在試探身后是否有人在跟隨的伎倆,而一直到了入夜時分,他終于出來了,一路前往荊州輪渡的碼頭,上了一艘小船。

  陸一乘船,沿著長江,一路往上,從荊州出發,過枝江、宜都,一直靠近了宜昌的江道水域。

  這一路,他都在不斷地折騰,想要試探出自己是否被人追蹤。

  然而他一直都沒有辦法知道。

  我一直都在,遠遠地感應著他,不言語,不參與任何事情,就仿佛一個孤獨的觀察者。

  在離開青山界的二十四天之后,某一天夜里,陸一突然消失不見了。

  在大江之上。

  所謂的消失,并不是說看不見人影,而是指我已經感受不到注入在陸一額頭之上的那滴精血。

  之所以出現這樣的情形,只有一個可能。

  那就是他進入了一處洞天福地里,到了另外的一處世界和空間。

  除此之外,絕對沒有第二種可能,因為即便是像遁世環這般的神奇之物,也隔絕不了我對于精血印記的感應,只有像洞天福地這樣完全隔絕于世的小千世界,方才能夠遮掩住他從精神層面里散發出來的氣息。

  對于陸一的突然失蹤,我并沒有任何意外。

  這其實是在我的謀算之中的。

  我最擔心的,并不是他的消失,而是要萬一這小子突然開竅了,找一個誰也不認識的地方,隱姓埋名,過起了小日子,那我可真的就有些傻眼了。

  我總不可能一輩子都陪著他,對吧?

  所幸的是陸一的心中還是存著僥幸,覺得自己的身后未必會跟著有人,而且即便是跟著,也有人能夠救他。

  他不甘心一輩子隱姓埋名,再說了,他也過不了普通人娶妻生子的日子。

  不是說他不甘于平淡,而是身體沒有那個功能了。

  人一旦失去了希望,就會選擇冒險。

  人死鳥朝上,不死萬萬年,能夠搏一把的事情,像他這樣的賭徒,怎么可能不上鉤呢?

  在確定完此事之后,我立刻通知早就準備好的林齊鳴,對荊州市郊那個茶館,進行了突襲,很快,我這邊得到了回饋,行動組在這巢穴之中遇到了八名邪靈教徒,其中五人試圖反抗,被當場擊斃,而另外三人,或多或少,都受了傷。

  其中那名茶館的老板,受了重傷,不過最終還是被控制住了。

  場面這般激烈,是我沒有想到的,不過也由此可以知道,這個茶館絕對是一條大魚,要不然不可能反抗得這般激烈。

  還好布魚、小白狐兒等人也參與了這一次行動,在人手方面,倒也不會太吃虧。

  審訊工作在當夜進行,而我則望著茫茫江水,陷入了沉思。

  很明顯,在這大江之上,某一個地方,藏著邪靈教的重要據點,甚至是老巢。

  萬萬沒有想到,邪靈教這么一個誕生不過百年的組織,居然會擁有自己的小千世界,這實在是讓人太驚訝了。

  要曉得,盡管邪靈教當年有橫掃一切的氣勢,但是這世間靈氣充裕的洞天福地,早在幾千年前,就被各個宗門教派給瓜分一空了,哪里還有殘留。

  也只有如此,方才能夠瞧得出當年那沈老總的雄才大略來。

  只可惜那人便如流星一般,在最輝煌的時候,卻一劃而過,只留給許多余暉,讓后人“敬仰”。

  出師未捷身先死,長使英雄淚滿襟——這事兒對比起彌勒來,其實也很像。

  黃山龍蟒,我師父與天王左使對決之時,王新鑒也曾經對于彌勒,也就是掌教元帥小佛爺給寄予厚望,希望他能夠代替自己,統御邪靈教,將其發揚光大,然而讓人跌掉眼鏡的,卻是彌勒居然這般輕易就死在了我的手上。

  世間事,多少也有些離奇,不合常理。

  我盤坐于江畔,夜色低沉,江面上有霧氣升騰而出,滾滾長江東逝水,浪花拍打岸邊的泥土與沙石,天空在這一刻突然變得群星璀璨起來。

  萬籟寂靜。

  我在突然之間,心與魂都有一種陡然拔高、朝天飛去的沖動。

  是這神奇的江景,讓我的心緒變得無比奇妙起來,頓悟在一瞬間源源不斷地涌上了我的心頭,而在我的眼中,那滔滔不絕的江水已經不再只有具體的形象,而是便化作了無數抽象的點和線。

  天空與大地,呼吸與共。

  月落烏啼霜滿天,江楓漁火對愁眠。

  星垂平野闊,月涌大江流。

  思緒在飛馳,我按捺著心中的狂喜,盡管不知道為什么我會在這樣的一個情況下,心有所悟,卻也知道我這幾年來一直在努力的契機,終于也是水到渠成了。

  沒有人能夠感受得到我心中的歡喜,因為他們不知道我曾經承擔過的壓力。

  望著天空那抹被云霧這樣的皎月,我將手伸入了懷里,把碧落魂珠太掏了出來。

  分神之事,就在今夜。

南無袈裟理科佛、 說:
努力多年,終究水到渠成了。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