終卷 第八十一章 袁聰

  “你是誰?”

  【你是誰?】

  “我……”

  【我……】

  當對方口中說出與我一模一樣的話語,就連表情都一般模樣的時候,我終于反應過來,原來我面前的這一位,竟然就是那碧羅魂珠發展出來的分身。

  它此刻的所作所為。是由我的一縷神魂所控制。

  而那神魂又與我的本體相關聯。

  這使得在我的眼中,突然出現了兩個角度的世界,彼此對方,世界變得顛覆,讓我有點兒反應不過來,又覺得是如此的滑稽可笑。

  還好只有一顆碧羅魂珠,倘若再多一個,那不是可以斗地主了?

  再多一個,打麻將也不成問題……

  當然,這只是在開玩笑,陡然的變化不但使得我難以接受,而且過了好久,方才能夠勉強控制住分身。讓他按照著我的想法去做事情。

  這還只是最簡單的行走坐臥,分身就像一個剛剛開始學走路的小孩子,還有很多東西需要適應。

  此刻的他,絕對不可能提著飲血寒光劍,就與人拼斗。

  更多的可能,是他直接栽倒在地。

  凡事都需要適應,而這么一個分身,就足以將我搞得焦頭爛額,很難想象當初的小黑天。在擁有十幾個分身的情況下,不但心意溝通,而且還列成陣法,那是如何強大的一個心智,方才能夠如此作為。

  不過想一想,那小黑天不知道比我多了無數年頭的歷練,我也就平衡了。

  分身。其實就是另外的一個自己。

  我漸漸地適應了兩個人。

  這些年來,我曾經瞧過無數人,卻從來沒有好好地審視一下自己。這回自己的面貌無數次的落在眼中,莫名地感覺到有一些不一樣的東西。

  這種情況,有點兒像是斬三尸——《夢三尸說》有云:“人身中有三尸蟲。”

  上尸蟲名為彭候,在人頭內,令人愚癡呆笨,沒有智慧。

  中尸蟲名為彭質,在人胸中,令人煩惱妄想,不能清靜。

  下尸蟲名為彭矯,在人腹中,令人貪圖男女、飲食之欲。

  斬得三尸,即證金仙。

  三尸化出,亦是分身。三位一體,斬盡之后便是大寂滅境界,三尸合一,化身與本體徹底相融而不分彼此,化身便有億萬,離那混元之道,只差一步。

  這混元之道,與心魔蚩尤所追尋的人道至尊,一般道理。

  當然,道家有道家的法門,巫家有巫家的造化,條條大路通羅馬,我也不知道心魔蚩尤到底想要走什么路子。

  但是從根本上來說,分神而出,練就分身,對于我的個人實力,卻是有了一個本質的拔高。

  一人計短,兩人計長。

  天色漸白,江面上霧氣濃郁,有漁人乘舟而過,我沒有再繼續自己的新“玩具”,手掐法訣,朝前一拍,那分身身體騰空而起,化作一道光芒,朝著我的口中射入。

  它不再是碧落魂珠,而是真正屬于我的東西。

  就如同我的手腳一般。

  分身在我的臟腑之中溫養,而我則伸了一個懶腰站起來,遠處江面上的鸕鶿在飛翔,不時俯沖入江水之中,叼起一尾魚兒,飛向了漁翁的小舟之上。

  世界是如此的靜寂,讓人愛它愛得深沉。

  我心中忍不住涌出歡喜,朝著遠處漁船上的人們揮起了手,完全沒有丟失了陸一位置的晦氣。

  他在我的心里,已經是死人一個。

  當天傍晚,我抵達了荊州,與林齊鳴等人匯合。

  張勵耘坐鎮京都,這回來的是林齊鳴、小白狐兒、布魚和董仲明,特勤一組的成員也來了幾個,都在幫著打下手。

  在荊州有關部門的審訊室里,我見到了那個茶館的老板,是一個長相溫文爾雅,戴著金絲眼鏡的中年男子。

  這人看著十分有素養,而且居移氣、養移體,安逸的生活讓他產生了一種平靜的氣度。

  不過所有的一切,都被突如其來的事情給毀了,此刻他滿臉青腫,風度不再。

  我被人簇擁進了審訊室,坐在了主審位,看著那個淡定的家伙,回頭瞧了一眼林齊鳴。

  林齊鳴朝我搖了搖頭。

  這意思,是對方到現在為止,還沒有招供的意思。

  我沒有理會那人,而是問林齊鳴道:“這人的修為有多高?”

  林齊鳴回道:“很厲害,打傷了田學野、農菁菁,要不是當時有我、尾巴姐、布魚和床單在,說不定就讓他給跑了……”

  我手下的這些人,在總局都是出了名的年輕高手,特別是林齊鳴、布魚和小白狐兒三人,那不是一般的修行者所能夠比擬的,他們都才勉勵將此人給擒住,看得出來,這是一條大魚。

  既然是大魚,我就不問小白狐兒有沒有用離魂鏡試過的問題了。

  除非是對方故意露出破綻,要不然小白狐兒是不可能得手的。

  還得靠著最原始的方法來審問。

  我與林齊鳴說完話,回過頭來,仔細地打量面前這個男人。

  看得出來,除了之前交手的時候之外,他應該是沒有吃過什么苦頭的,所以方才如此淡定,仿佛這審訊室,跟他的茶館包間一般閑適。

  林齊鳴他們不是我,做事張弛有度,合理合法。

  我不是林齊鳴,更多的,喜歡劍走偏鋒。

  微笑,我的臉上擠出了燦爛的笑容,沖著對方咧嘴一笑道:“在下陳志程,不知道閣下尊姓大名?”

  那人被我一直晾著,心中多少也有些不滿,然而聽到我自報姓名,臉上頓時就變了顏色,失聲喊道:“陳老魔,你是黑手雙城陳老魔?”

  我微笑著點頭道:“哎呀呀,都是江湖上朋友抬舉,給取的匪號,虛名而已,你還是叫我陳司長吧。”

  那人下意識地吞了一下口水,卻不敢多說話。

  對方不說話,場面就有些尷尬,我哈哈一笑,拿起桌面上的一卷案宗,翻了幾頁,然后笑道:“哈哈,你看看我,真的是脫了褲子放屁,多此一舉。讓我看看啊,哦,閣下原來叫做袁聰,嗯,好名字,看看啊——荊州市公安縣斗湖提鎮德義垱村人——嗯,那是個好地方啊,歷史上的公車三袁,好像就是來自公安縣,對吧?”

  我盯著袁聰笑道,然而他卻是徐庶進曹營,一言不發,而我也不擔心,聳了聳肩膀,然后對林齊鳴吩咐道:“既然知道他老家地址,有沒有派人去他家里找一找?”

  林齊鳴有些發愣,問道:“找什么?”

  我摸了摸鼻子說道:“修行者靠的,自然是傳承了,你聽過無師自通,一下子就變得很厲害的家伙么?把他家人給逮起來,審問一番,說不定會有大收獲呢?”

  聽到我的話語,林齊鳴眼中流露出了驚詫的目光,不過他倒也是個聰明人,立刻低下了頭,點頭說道:“好,我這就去吩咐。”

  林齊鳴還沒有走出房間,一直顯得很沉默的袁聰卻坐不住了,抬起頭來,沖著我吼道:“一人做事一人當,陳老魔,你牽扯我家人做什么?”

  我聳著肩膀說道:“我也不想啊,不過你這么一言不發,我除了調查你的社會背景,還能干啥?”

  袁聰惡狠狠地盯著我,一字一句地說道:“你要是敢傷害我的家人,老子、老子……”

  這威脅的話語到底還是沒有說出口來,此刻的袁聰是“人為刀俎、我為魚肉”,哪里反抗得了,除了用那雙銳利的目光瞪人之外,再無別的辦法。

  我瞇著眼睛,平靜地說道:“不要跟我扯這些亂七八糟的東西,實話告訴你,之所以抓你,是因為你跟陸一那家伙有聯系;而倘若你知道陸一剛剛帶著人,去抄了我全家,我父母甚至差一點兒就死在他的手上,而我姐夫則已經死了,你就應該知道,我什么事情,都會做得出來的……”

  聽到我的講述,袁聰終于明白了整件事情的來龍去脈,憤怒無比地說了一個字:“艸!”

  我不理會他的憤怒,兀自說道:“瞧你這修為,以及在江湖上名不見經傳的名氣,就知道你在邪靈教中,應該是地位很高的那種。地位高,自然忠誠,所以我想讓你交待什么,你應該是會拒絕的,對吧?”

  袁聰冷然說道:“既然知道,你還問什么?”

  我搖頭笑道:“不,我之所以出現在這里,是因為我相信一件事情,那就是人都是有弱點的,只要被抓住那弱點,什么都能夠選擇妥協。所以,你對你家人的性命,怎么看?”

  袁聰憤怒地吼道:“你、你這個混蛋,他們不會讓你這么胡作非為的……”

  我哈哈一笑,聳了聳肩膀道:“看來你還是對我不是很了解啊,知道為什么你們都叫我陳老魔么?”

  袁聰死死盯著我,而我則平靜地說道:“因為在你們眼中,我的手段,比魔鬼還要恐怖……”

  說完這話,我起身離開。

  袁聰是那種不見棺材不掉淚的人,所以想要讓他徹底交代問題,必須要讓小白狐兒配合著,演一場戲才行,而至于能不能配合著騙過此人,那就看一會兒的狀態了。

  不管如何,我都得將天王左使給引出來,與我一戰。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