終卷 第八十四章 計中計

  在村民的眼中,王校長是一個奇怪的人。

  很多時候,他并不帶課,而是由幾名民辦老師和遠道而來的自愿者們,帶著徐家坳的孩子們上學。他更多的,是負責眾人的后勤工作,就像一個大管家。

  偶爾,他還會三天兩天的出差,沒有人知道他到底去干什么。

  而王校長還經常愛往后山跑,在那里,村民們知道有一個藥園子,種著許多草藥,村里人有個頭疼腦熱的事情,若是找到了他,他也幫著看,而且還是免費的,這一點讓他遠近聞名。十里八鄉都知曉。

  他不是本地人,但是徐家坳的鄉親們,都希望王校長能夠在這兒,待上一輩子。

  所有認識王校長的村民們,都毫無疑問地認為,他是個好人。

  王秋水的情況,讓我不由自主地想起了一個故人。

  亭下走馬。

  天下第一殺手,那個讓無數人曾經聞風喪膽的家伙,卷宗在總局的檔案室里。單獨列成一個柜子,就是這樣的一個人,他卻是甘于貧苦,而將自己絕大部分的錢財,用來捐資助學。

  我很難明白這些人的想法,但是卻能夠肯定秋水先生,絕對不是亭下走馬那種苦行僧。

  他待在這兒。一定有著他的目的。

  跟那姓張的民辦老師打聽了后山藥園子的大概方位之后,我們向他表達了謝意,然后離開了徐家坳小學。

  剛剛一出對方的視線范圍。我便拐到了一邊,對著小白狐兒和布魚說道:“你們兩個,去小學的后面守著,看看是不是有人朝著后山跑去。”

  這王校長倘若真的就是我們所要找尋的秋水先生,他肯定不可能一人留在此處,必然會有同伙。

  而他們即便是有手機,在這個根本沒有信號的山村里面,想要通知對方,肯定是需要有人親自前往的方式,所以去那兒守一下,應該是會有收獲的。

  兩人應聲而去,幾分鐘之后,布魚匆匆趕回。對我說道:“老大你果然神機妙算,剛剛有一個黑影,朝著后山跑去,那速度,好像是用了遁術,尾巴妞跟上去了,讓我過來通知你。”

  紙甲馬這樣的東西,不僅僅只有茅山專有,這里出現,倒也正常,不過憑小白狐兒的身手,應該不會跟丟。

  有人快速逃遁,說明后山肯定有問題,不管是不是王秋水,都值得一去。

  在聽到布魚說話的一瞬間,我下意識地就準備拔腿而走,然而瞬間我就冷靜了下來,不但沒有離開,反而思考了起來。

  布魚瞧見我,頓時就有些焦急起來,沖著我說道:“老大,你還猶豫什么,再晚,人就接到消息了。”

  布魚一慌張,我反倒變得不焦急了,微笑著說道:“不急,我們再等等。”

  我一邊說著,一邊閉上了眼睛,在腦海里勾勒出了王秋水的模樣來。

  生命印記。

  幾秒鐘之后,我左右敲了一眼,雙手結了一個法印,望著前方的虛空輕輕一拍,卻有一道碧綠色的光芒陡然而出,落到了地面之上。

  那光華一陣閃爍,緊接著漸漸膨脹,再之后,卻是有一人從中走出。

  布魚滿臉錯愕,而當他瞧見那人的模樣時,卻忍不住張開了嘴巴,大聲叫了起來。

  所幸我能夠預感到布魚的反應,提前伸出手,將他的嘴巴給捂住。

  “別亂叫,會嚇到人的!”

  我低聲說著,而布魚則渾身顫抖,看了看我,又看了看那個與我一模一樣的男人,有些沒明白過來:“老大,這到底是怎么回事?怎么會有兩個你?”

  我朝著那人點了點頭,低聲說道:“笨蛋,分身而已。”

  在布魚一臉崇敬的目光之后,我讓那分身提起身子,朝著后山的方向飛速縱掠過去,一去不回頭。

  這是我第一次在布魚的面前展示分身,瞧見那個與我一般模樣家伙的背影,布魚好久都沒有緩過神來,低聲問我道:“老大,那分身跟你一樣么?可以說話么,可以打架么?天啊,太神奇了,老大……”

  布魚一瞬間變成了好奇寶寶,而我則不得不一再示意他停下來,不要弄出聲音。

  倘若是別人,我或許會毫不猶豫地沖到后山去了,然而當想清楚自己的對手是那素有小佛爺狗頭軍師之實的秋水先生之時,我思考了一下,下意識地想到了一個詞語來。

  引蛇出洞。

  對,引蛇出洞,那個對著我們侃侃而談的張老師雖然看著完全沒有問題,但是我的心中,卻隱隱感覺有一些不對勁。

  太配合了!

  他若是直接說王校長不在,我或許就會準備強行搜查了,然而這家伙給我的答案,首先是昨天離開了,不知道什么時候能回來,而后又告訴我也許會在后山的藥園子里。

  再然后,有一個使用神行術的家伙朝著后山匆匆奔去。

  所有的一切都那么自然,仿佛事先就有了這么一個預案似的,所有人只需要照著做就是了。

  所以王秋水真的在后山的藥園子里么?

  那也未必,也許,他其實只是在等待著我上當,自以為聰明地朝著那個香餌跑去,而他則在適當的時機,伺機而動。

  這,就是王秋水的計劃,即便是我不肯上當,他也可以躲在徐家坳小學的某一處密室里面,安心等待,并不損失,而倘若是我跟著離開了,他便可以立刻出動,遠離這是非之地。

  只可惜,他萬萬沒有想到一點,那就是我剛剛擁有了一個分身。

  惟妙惟肖,與我一般無二的分身。

  秋水先生就是算計再深,也想不到這一層上面去,所以如果他在這村小學之中,必然會上當。

  棋子布下,等待的,就是對手落子了。

  我在院墻的角落等待著,十分有耐心,反倒是布魚想不明白這里面的道理,急躁得很,不時地左右張望。

  如此過了五分多鐘,就在我以為自己想得太多、押錯了寶的時候,一直在傾聽的布魚突然眼睛一亮,一臉興奮地對我低聲喊道:“老大,西面有動靜,有人出來了,是修行者,絕對是修行者!”

  我嘴角上浮現出了微笑來。

  王秋水,任你詭詐多變,終究還是沒有想到,我還有這樣的手段在等著你。

  轉身而上,在幾秒鐘之后,西面院墻處放下了四個人來,領頭一個,卻正是戴著黑框眼鏡的王秋水。

  他與我撞了個正著,在瞧見我的一瞬間,他的臉嚇得一陣青白。

  我朝著他遙遙一拱手,朗聲說道:“秋水先生,多日不見,沒想到你居然屈尊,躲在這么一個窮山僻壤里面教書育人起來,當真讓我有些肅然起敬啊。”

  王秋水身邊的那三個人在我和布魚出現的一瞬間,將他給圍住。

  這三人的修為頗高,兩人太陽穴高高鼓起,顯然是硬派氣功修煉到了極致的景象,而另外一人,則是勁氣外放,青幽幽,瞧得有些瘆人。

  這三人,每一個的修為都足以堪比之前的那袁聰、王世鈺,外放到任意一處,都能夠勝任一方豪雄的角色,此刻卻是拱衛在王秋水的身邊,無疑也顯示出了他的身份和地位,比我想象中的,還要高一些。

  這人,無疑是一條大魚,在邪靈教之中的地位,一定極高。

  這般的人物,自然不可能因為我的陡然出現而表現得驚慌失措,最初的慌亂過后,他深吸了一口氣,瞇著眼睛回應道:“人生一世,草生一秋,總得做些事情,讓自己顯得有價值一些,你說對不?”

  王秋水沒有轉身就跑,而我也沒有將現場的氣氛弄得劍拔弩張,而是微笑著說道:“對了,張老師不是說你去了后山的藥園子么,怎么你又出現在了這里?”

  王秋水問道:“你是怎么看破的呢?”

  我微笑著回答:“其實我差一點兒,就被你給騙了——不過回味起來,一切都好像那么自然,反倒顯得有一些不真實了。”

  王秋水撫掌而嘆道:“這就是匠師和大師的區別吧,陳志程,我真的有些小看你了。”

  我摸著鼻子說道:“啊,我還以為自己被你們視為最大的敵人呢?”

  他說道:“不,我說的不是你的實力,而是你的頭腦——一直以來,我們都覺得你是個莽夫,覺得動腦子的時間太少,現在才發現,原來玩弄起陰謀詭計來,你并不弱于任何人。告訴我,剛才離開的那人,是誰?”

  我聳了聳肩膀,沒有回答,反而是問起另外一個問題:“你就不好奇自己是怎么被找到的么?”

  王秋水搖頭說道:“既然你找到了這里,無外乎就是陸一那個家伙把事情給搞砸了,然后牽連到了袁聰——至于袁聰為何會交待,如果我猜得沒錯,應該跟他那瞎眼老娘有關系吧?”

  到底是智謀深遠之人,在這么短的時間里,居然能夠舉一反三,猜到了個大概。

  我瞇起了眼睛來,朝他說道:“這么說來,找我家人麻煩的事情,跟你也是有關系的咯?”

  王秋水嘿然笑道:“這可跟我沒關系,那是上面的意思。”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