終卷 第八十六章 藥園子的法陣

  后山有情況,這事兒是通過分身那里知曉的。

  分身即我,我即分身,它所能夠看到的,便是我所能看到的。它有著另外一個“我”的意識,可以如我一般判斷和行事,而作為主體的我,則能夠支配和主動查探他的情況。

  當然,剛剛煉就分身沒幾天的我,并不能如小黑天那般操縱自如,甚至還能夠讓其與之配合,煉就陣法。

  不過即便不能如此,這對于我來說,卻是一種質的飛躍。

  一個陳志程,就已經足夠對手頭疼了,而再加上一個具備陳志程思維的分身,就更加讓人捉摸不透。

  當我忙完徐家坳這邊的事情。已然不能追查王秋水的下落,這事兒對于我來說,無疑是遺憾的,而那家伙的狗命,跟布魚、以及周遭這些無辜村民和孩子的性命來說,卻又顯得微不足道。

  更何況,我們這一次的收獲,其實已經足夠多了。

  確認了王秋水在此的行蹤之后,我就可以斷定。那袁聰,是真心反水了,所以他交代的這些東西,都擁有著巨大的價值,只要我們足夠快,就能夠將鄂北省這一片地區的邪靈教網絡給一舉擊破,一勞永逸。

  所以在王秋水離開之后。我讓布魚立刻通知到荊州和總局方面,立即著手布局工作,免得消走漏了消息。

  我著急結束這邊的事情。然后回到荊州,開展起對邪靈教鄂北分廬的清剿工作,然而沒想到剛剛一主動連通分身那邊的情況,才發現原來被我當成是誘餌的后山,其實還藏著很嚴重的問題。

  那個藥園子位于后山的一處山谷之中,山谷的西側有一個天坑地縫,而小白狐兒,則已經陷入其中了。

  分身趕到的時候,在旁邊發現有搏斗的痕跡。

  而后更是有法陣升起,利箭紛紛射來,差一點就將分身給擊殺掉,還好那家伙雖說并沒有如我一般的實力,但是腦子卻并不是一般的好使。在跡象出現的一瞬間,就逃離了現場。

  那法陣似乎想要束縛住它,但是分身的本體,乃碧羅魂珠,卻是化作了一道光,讓其無可拘束。

  分身傳來的消息讓我愣在了原地。

  沒想到王秋水派人引我們前往后山,并非僅僅只是為了逃遁,而且還存著有設伏擊殺我們的心思。

  這家伙就宛如毒蛇,當真不能小覷,稍不留意,就暴起傷人。

  我之前還在思考,王秋水為何會安心留在這窮鄉僻壤的大山小學里,當這么一個教書育人的校長,而直到了此刻,我終于確定了一點,那就是他在這兒,一定有著大秘密。

  也只有如此,他方才會親自坐鎮。

  如此說來,王秋水未必遁身遠走,而是前往后山處了去。

  想到這里,我強行按捺住對小白狐兒的擔心,將布魚拉到一邊,將情況跟他做了說明,然后沉聲說道:“尾巴妞身陷后山,若是不救她,只怕遲則生變,但是這邊必須要有人留在此處,看守嫌疑人,等候支援,你能夠穩住么?”

  布魚點了點頭,又不無擔心地說道:“老大,那地方太危險了,不如等林齊鳴他們趕來再說吧?”

  我搖頭說道:“時間不等人,你看著這些人,如果遭遇變化,你應付不來的,直接把他們給干掉,不要留人,曉得?”

  能夠留在王秋水身邊的,都是些骨干精英,這些人里,未必沒有如陸一這樣的禍患,若是那家伙殺一個回馬槍,布魚實在是抵擋不過,直接除掉,也算是一種應急手法。

  布魚聽我說得眼中,很認真地點頭。

  我交代完畢,回過頭來,揪著剛才與我說謊的張老師,瞇眼瞧了他幾秒鐘,然后說道:“告訴我,后山到底有什么?”

  這人裝得如此自然,顯然不是什么好東西,而被我掐著脖子之后,他則顯得十分驚慌地說道:“我不知道啊,王校長從來不讓我們去后山的,知道這事兒的人,就只有梁景斌、趙遠東和趙炎三個,結果都被你們給……”

  他說的那是那人,卻是王秋水的保鏢,兩人已然死去,而另外一人,此刻重傷瀕死,根本不可能審問出什么結果的。

  我施展魔威,又用攝心術問了一遍,答案依舊如此,這才放棄了努力。

  看得出來,這后山的秘密很大,就連這些身邊人,王秋水都瞞得如此嚴密,可見問題有多嚴重。

  我這邊交代完畢,便不再浪費時間,沖著后山箭步奔去。

  徐家坳這邊地處于巫山山脈的深處,地勢崎嶇、奇峰秀巒、氣勢崢嶸,因為地形多變,在古代屬于十分神秘的區域,還被以巫術之中的“巫”,為之命名,流傳著許多古舊的傳說,我這邊奮力而走,翻過了一大片的野林子,前方的景色一換,霧氣突然陡起,將視線給遮掩了許多。

  我前來徐家坳后山,倒也不是盲目而行,有著分身指引,很快就跟它在一處低洼碰面。

  分身見我,躬身而禮,然后朝著前方一指,低聲說道:“前面霧氣最濃郁的地方,有一處桃花林布置的迷陣,陣心是個藥園子,而園子的西面則是那天坑裂縫。剛才我進去的時候,法陣并沒有開啟,是后來發動的。”

  作為分身,就如同我身體的一部分,它的心意其實并不用言語,我就能夠知曉。

  然而它為了顯示自己是一個獨立的個體,卻還是開口而言。

  這樣做,讓它顯得更像是一個人。

  分身似乎喜歡這般。

  我凝目望了過去,發現山谷之中的確有一大片的野生桃花林,那白色的霧氣濃郁不散,有點兒像是桃花瘴,之前沒有,而此刻出來,顯然這兒是經過人費心布置的。

  萬萬沒想到,宜昌附近的巫山深處,竟然會有這樣的一個危險去處。

  我到底還是不喜歡一個如我一般的家伙在我面前,指手畫腳,手一揮,將這分身給收入體內,然后低伏著身子,沿著山谷邊緣,潛入桃花林。

  桃花林中,自有法陣,然而這并不能難倒我。

  盡管王木匠此刻在凝聚神魂,不能出來指導,但是這樣的迷魂陣法,對于身懷臨仙遣策的我來說,實在不算什么。

  一入林邊,立刻有白色霧氣彌漫,視線只能及五六米之外,而鼻子處傳來的麻癢,也讓我知曉,這霧氣到底還是有一些毒素,讓人身體發軟。

  倘若是旁人,或許就需要改道而行了,然而這桃花瘴在我大成的魔體面前,確實在有些不夠看。

  緩步走入林中,我朝著分身指點的陣心而去,然而沒有走進一段距離,我便感覺到有人似乎已經關注到了我的行蹤,開始驅使法陣,將周遭的景物變化,讓我迷失其中。

  這生門死門不斷變換,是通過桃花瘴的變化而來,并且還釋放了一些致幻的效用。

  就在這時,我及時啟動了右眼之中的神秘符文。

  變化多端的法陣,最終還是沒有能夠攔得住我,就在那亂花漸欲迷人眼之時,我已然沖入了那藥園子的邊緣處。

  藥園子的正中間,有一處茅草屋。

  茅草屋前,有一人。

  一個穿著古代羽士鮮艷服飾的男子,正揮舞著手中一根華貴的木杖,奮力地揮舞著,而當他瞧見陡然出現的我時,臉上頓時就露出了驚慌失措的表情來。

  我也被這人給嚇了一大跳——這個盛裝而立的男子,我卻是認得的。

  龍小海。

  這一位來自于天山神池宮的修行者,曾經是內宮之中的貴胄,他叔叔龍在田更是神池宮的駙馬爺,龍家在天山神池宮權傾一時,結果卻勾結了兄弟會的魯道夫,回過頭來算計自己人,最終失蹤不見。

  我本來以為自己這輩子都不會再見到整個人,沒想到卻在這巫山深處的山谷中,再一次瞧見他。

  倘若是在靈界那樣的地方,我或許還不會這般吃驚。

  因為天山神池宮的野林子里,是有通向靈界那樣的通道,結果讓我萬萬沒有想到的,是他居然逃出了天山神池宮,而且還投靠了邪靈教。

  此時的龍小海再也沒有當年的驕傲和貴氣,頭上有白發,臉上有皺紋,顯然混得并不如意。

  兩人相見,彼此都大為震驚,不過我什么大風大浪沒有見過,立刻反應過來,毫不猶豫地腳尖一踮,朝著那人沖去。

  我進,而龍小海則是直接退入了茅草屋子里。

  一入藥園,我立刻感覺到了一種詭異。

  陣心,自然會有最強的守護,所以當我的腳尖一落在那土地上的時候,便沒有停留,卻是瞬間朝著旁邊側移了幾個位置。

  也就是在這個時候,我剛才落腳的地方,陡然出現了一大簇的黑色荊棘,從泥土之中陡然刺出。

  隨著這黑色荊棘一同出現的,還有許多白骨和骷髏頭。

  這藥園子,下面用來給藥草吸收的肥料,居然是用死人的尸體來做的?

  盡管并不畏懼,但是我的心中,多少還是惡心了一下。

  就在我往旁邊退開的時候,整個藥園子陡然變化,無數的荊棘瞬間生成,將幾畝地的藥園子給全部充斥,讓人根本無處下腳。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