終卷 第九十章 邪教底牌,終極力量

  龍小海是誰的孫子?

  這個問題不難回答,他父親是龍飛揚,叔叔是龍在田,而奶奶則是天山神池宮的首席教諭大長老,龍老雪。

  聽到這聲音。我的心頓時就快跳了起來。

  因為時至今日,我都無法忘記當初在百丈冰窟之前,迎戰此人的情形,也忘不了師叔祖李道子通過一滴精血,遠隔萬里附體而上,施展茅山神打術的情形。

  龍老雪。

  這是一個讓人過目不能忘記的名字,也是一個曾經代表著天山神池宮這修行圣地最高實力的三大巨頭之一。

  貴為天下十大高手之列的北疆王,都曾說過不敵此人。

  當年重傷遠遁,而如今,她卻又再一次出現在了我的面前,然而與當初所不同的,是曾經幫助我戰勝過她的師叔祖,天下三絕李道子。已然不再人世。

  屬于李道子的時代結束了,而此時此刻,單槍匹馬的我,能否再一次戰勝那傳說中的頂級高手呢?

  我心中一陣巨震,然而卻是一動也不動,站在了無頂的房間里。

  那丑陋的穴居怪人趴在墻頭,瞇著眼睛瞧了好一會兒我,終究感覺我的穿著與此地并不相同,于是從上方一躍而下。想要靠近一些,瞧個清楚。

  這種玩意兒我是第一次瞧見,不過卻知道它們的雙臂強壯無比,而且眼睛絕對能夠黑暗視物。

  這是一種比人類要強大許多的異種。

  倘若是被它發現了我的不同,將周遭的同伴給引來,我必將神仙重圍之中。

  事實上,擁有著強者之心的我。連天王左使都有著一戰之心,自然也不會怕這手下敗將龍老雪,但是在敵人的老巢之中。大陣之下,幫手無數的情況下,還硬著頭皮上前,實在是有些太莽撞。

  戰可以戰,但是一定要給自己創造最好的條件。

  還有就是要確定小白狐兒的安危。

  唰!

  騰空而下的穴居怪人并沒有想到這個一動也不動的家伙會有多么危險,而且擁有著強壯身體的它似乎智商也有一些余額不足,忽略了一個膽敢只身闖入的家伙,到底擁有著怎樣的勇氣和決心。

  飲血寒光劍在一瞬間拔出,凌空一斬,將那人給切成了兩截。

  在加諸了吸血效果的作用下,一滴鮮血都沒有落下。

  我手腳并用,將那凌空跌落的兩截身體給接住,悄無聲息地安放在了地上。然后瞧了在房間里一動也不動的那人一眼。

  這是一個沒有靈魂的傀儡,卻擁有著讓無數修行者所羨慕和嫉妒的強壯身體。

  對我來說,這是一個威脅。

  魔劍回轉,劃過那人的脖子,將這具沒有靈魂的傀儡給湮沒了生機。

  將這傀儡給人道毀滅之后,我繼續向前,走到了那祭壇外圍。

  那是一個天然形成的石臺,上面立著一桿古老的石柱,頂端有四根粗繩牽下,系在石臺的四角處,粗繩之上,則有許多畫滿了符文和圖案的棋子飄落而下。

  上面一個人都沒有。

  目光在左右巡視,我發現這個藏在地縫天空的村子已經亂成了一團,但是有一個地方特別的安靜。

  那靠近深處的黑暗,仿佛藏著某種讓人驚悸的神秘力量。

  那兒也是此處魔氣最為濃郁的源頭。

  小白狐兒在那兒么?

  就在我向那兒望過去的時候,從那黑暗之中,走出了一支隊伍來。

  這些人腳步緩慢而堅定,就好像一支軍隊。

  當黑暗稍微退散一些,我瞧見走在最前面的那個人,竟然就是剛剛被我給人道毀滅了的傀儡,一般魁梧的身體,一般面無表情的臉孔,一般洋溢著外放勁氣的氣勢……

  唯一的不同,是他的雙眼之中,有著火紅色的光芒。

  這樣的高手,在這兒,居然可以量化?

  我將自己的身體給蜷縮在了黑暗的角落里,不敢讓人瞧見,就這樣眼睜睜地望著這超過二十人的隊伍,沖到了剛才的事發地點去。

  我此刻的心情,絕對談不上有多好。

  這樣的人,論單體的實力,每一個都能夠和我的七劍相媲美,至少要比朱雪婷、董仲明、白合都要強上一些。

  二十個人集中在一起,別說是我,就算是總局的王紅旗親至,都未必能夠從這圍攻之中逃脫。

  瞧見這些,我這才想起彌勒一直以來,不急不慢的態度。

  他似乎并不介意我成長得有多高,仿佛一切都在他的掌控之中一般,想來這些可以量產的傀儡高手,應該就是他的底牌之一吧?

  只可惜,彌勒出師未捷身先死,只能留下遺憾了。

  但是彌勒死了,并不代表著一切都已經結束,他還有繼任者,還有無數殘留下來的爪牙。

  甚至連龍老雪這樣的頂級高手,都在幫著他。

  躲在黑暗之中的我,在經過最開始的震驚之后,浮現在腦海的第一個想法,那就是要將這種恐怖的地方,給一舉搗毀掉。

  剛才任我宰割的傀儡,讓我重新擁有了勇氣,這些玩意,應該只是半成品,技術應該并不成熟。

  在沒有靈魂的灌注下,根本改變不了什么。

  我只要進去,想辦法,將那所有的一切都給搗毀掉,說不定就能夠改變這所有的一切。

  我不是要做拯救世界的超級英雄,只是做自己該做的事情。

  想到這里,顧不得身陷重圍的危險,我觀察了好一會兒之后,毫不猶豫地潛入了那最黑暗的地方。

  洞中有洞。

  與外面的天坑不同,這兒真的就是人工開鑿的洞穴,它鑲嵌在山體內壁之上,最外面是一個很大的石門,因為人群的進入,它徹底地打開了,黑暗中,我能夠瞧見那門上的浮雕,是很簡單的圖案,但是蒼老古樸,絕對是有著幾千年歷史的痕跡。

  我小心翼翼地走入其中,來到了一處宛如運動場一般的巨大空間里。

  一層一層、不斷向下,每一層都有無數石俑,而在最下面的那一片空地之上,則出現了一大片的光亮。

  熊熊燃燒的火焰從地溝之中伸出,將這廣闊的洞穴照得昏黃透亮。

  我瞧見那兒有一大坨宛如心臟般的玩意兒,它宛如兩層小樓一般大小,如同活物一般不斷蠕動,觸角無數,緊緊攀附在周遭的石像和巖壁之上。

  在它面前的不遠處,有一個巨大的石像。

  這石像高有三丈,面如牛首,背生雙翅,人身牛蹄,四目六手,耳鬢如劍戟,身形如泰山,那古樸的刀劈斧鑿,簡簡單單,卻讓它擁有了讓人為之臣服的霸氣。

  王霸之氣!

  石像后方十余米,或站或跪,有八十一個同樣的石像,規模就小了許多,最高的也不過一丈有余,黑壓壓一大堆,有的還算完整,而有的則缺頭少尾,斷胳膊斷腿,不成模樣。

  我的目光在掃量這些石像的時候,在最前面一排的某一個石像身上凝聚。

  我的瞳孔瞬間收縮。

  那是一頭身高三米,虎背熊腰的大漢,不過渾身是毛,尖嘴猴腮,肩上扛著一根棍子,一對毛手隨意地搭在那棍子上面,顯得十分輕松愜意。

  然而就是這么簡單的姿勢,卻讓人感覺到說不出來的兇戾。

  這形象倘若是普通人瞧見,說不定會脫口而出地喊出西游記中“孫悟空”的名字來,而我卻是熱淚盈眶。

  這石像,分明就是胖妞!

  而那屹然而立,傲視天下的巨大石像,則是傳說中的上古大巫,戰神蚩尤。

  這個地方,莫非就是遠古時期的遺跡?

  我渾身發寒,而就在這個時候,心海之中的某一個意識卻激蕩了起來,盡管它將這情緒隱藏得很深,但是卻被我給敏感地發現了。

  說到底,這兒居然是蚩尤曾經的一個據點?

  我滿腦子都是疑惑,而就在此時,卻瞧見在那心臟一般的肉塊不遠處,竟然還有幾人在跪伏。

  有三人全身都穿著黑色長袍,而唯有一人拼命站立著,奮力掙扎。

  那人被綁得嚴嚴實實,卻正是失蹤不見的小白狐兒。

  被擒住的小白狐兒,她身上的繩索仿佛有光華游弋,使得她根本提不起任何勁氣,盡管憑著本身的蠻力掙扎,卻并不能逃脫那幾個黑衣人的掌控,最終還是不得不按倒在地,反抗不得。

  我壓抑著心跳和呼吸,宛如貍貓一般,越過那一層又一層的石俑,從邊緣不斷地朝著最下面靠近。

  當到達了最靠近底部的次一層時,剛剛藏好自己的我便聽到一個老女人用十分欣喜地話語,叨叨而言:“……老祖宗,這小姑娘的身上,應該有洪荒遠古時九尾妖狐的血脈,卑微的子民將她供奉給你,希望你能夠造出更多強大的血儡來,成為你最忠實的守護者……”

  血儡?

  那些沒有靈魂的家伙,就是這巨大肉塊造出來的?

  我滿心震撼,而就在此時,我的腦后突然吹來了一股冷風,一句幽幽的聲音在我耳畔響了起來:“你到底在這里看什么啊?如果想要參觀,不如進到老祖宗的肚子去,看看里面,到底都有些啥,你說對不?”

  我陡然一驚,回過頭來,卻瞧見一個白衣人,朝著我微微一笑。

南無袈裟理科佛、 說:
倘若此法能成,未必會有后來的左道傳奇……
也未必會有再后面的堂弟……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