終卷 第九十一章 外門大弟子,前來領獎

  白衣人并非別人,而正是我的老相識,天山神池宮的首席教諭長老,龍老雪。

  就在我以為她去追尋分身的時候,她卻出現在了我的面前——這嚇了我一大跳。不知道她是怎么發現的我,何時發現的我?

  這個很重要,因為倘若剛才的混亂,都是她所導演的戲碼,那么想必我也陷入了這埋伏之中。

  我下意識地往后退了幾步,一直退到了看臺的邊緣,方才停下腳步,一臉防備地望著龍老雪說道:“你是怎么知道我在這兒的?”

  龍老雪冷笑著說道:“我來這魔神遺跡,已經有五年有余,這兒的一點一滴,一塵一土,都在我的心中,如何能容一人進入?更何況。我懷里的那遁世環,可是從天山神池宮中流出的,我如何會被你蒙過?”

  對方一說話,我立刻知道自己陷入了思維死胡同里面去了。

  也對,遁世環的確好用,但是我卻忘記了這玩意其實就是天山神池宮中流出的產物,現如今我用在那首席教諭大長老面前,可不就是班門弄斧么?

  不過我這人,大風大雨經歷慣了。什么事情都最為淡定,也不焦急。

  就算是被人抓住,那又如何,我只是朝著她平靜地點頭,說道:“好久不見。”

  好久不見,如此而已。

  相對于我的平靜,龍老雪則顯得咬牙切齒許多。眼神宛如尖刀,恨不得將我給剮下來一般。

  她用自己那特有的尖銳嗓子說道:“先前敗于你手,左思右想不得其解。還好是彌勒告訴了我,說你身上的神打之術,天下無雙,但如果拋開那些因素,不過一小麻煩而已。之前我就想出去,找你了斷,結果被彌勒攔住,說什么千秋偉業,不急于一時,讓我在這里,看好當年蚩尤與黃帝大戰時的秘密武器……”

  秘密武器?

  就是這個心臟一般的大肉塊兒,以及那些無限量產的血儡么?

  龍老雪說起那傳說,我的確也是有些印象的。據說當年蚩尤與黃帝決戰于逐鹿,雙方大戰了三天三夜,蚩尤部眾在大巫的帶領下,勇猛善戰,勢不可擋,簡直就是所向披靡。

  按理說,黃帝與蚩尤九戰九敗,若是依當時的戰爭態勢,勝利者應該是蚩尤以及他麾下的九黎部眾,結果一個叫做九天玄女的神秘人出現。

  那女人不但教導風后制作出了司南車,沖出了蚩尤魔霧,而且還幫著制作了夔皮鼓,給疲憊不堪的黃帝部眾打雞血,振聲威,接著又是各種作弊,九天玄女甚至還帶來了僵尸之中的最尊位天女旱魃,在頂端力量上對蚩尤進行了各種挾制……

  奠定華夏戰局的逐鹿之戰,完全就是在黃帝各種開掛之下而獲得的勝利,要不然,早就被蚩尤的大軍給淹沒。

  而此時此刻,我竟然站在了這么一個地方。

  兩人對視,龍老雪壓抑不住心中悲憤的情緒,指著我說道:“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獄無門闖進來,彌勒不讓我找你,結果你把他殺了,接著又殺了我孫兒,現如今,就讓我來給他們,報這個仇吧!”

  她說著話,一雙宛如鷹爪的雙手緩緩抬起,而我則無辜地苦笑道:“彌勒的事情我認了,但是你孫子龍小海,卻不是我殺的!”

  龍老雪雙目赤紅,沖著我怒聲吼道:“不是你是誰?”

  我聳著肩膀說道:“你自己也應該瞧過了,泯滅他神魂的,是那綠油油的冥火,這根本就是你們自己的玩意,至于他身上如同刺猬的箭支,也是你們自己人下的手,與我何干?”

  龍老雪哪里會跟我講道理,憑空一拍手,口中厲喝道:“巧舌如簧,且先受死!”

  此刻的她,與當日走火入魔時的模樣完全不同,輕輕一掌拍來,整個空間的炁場頓時就是一陣收縮,指向之處,頓時就坍塌了去,形成了一只巨大而無形的爪印,朝著我遙遙罩來。

  這一招,與我數次瞧見的那深淵巨手,有著異曲同工之妙。

  不過我既然已經做好了準備,哪里能夠讓她給輕易偷襲,一個翻身,我并沒有朝著龍老雪主動殺去,而是翻身躍下了最底部的場中。

  我的雙腳,落在了那幾個匍匐著的黑袍人跟前。

  從一開始,我的目標就沒有變過。

  小白狐兒。

  其實在我與龍老雪的對話之時,場中匍匐的那幾個黑袍人就已經知曉了這兒已然闖入了外人,不過她們沒有想到,自己竟然被當成了第一攻擊目標。

  而且那人還來得是如此的迅疾。

  不過能夠出現在這處遺跡之中的,從來都不是弱者,就在我甫一落地,領頭那黑袍人立刻將袍子一震,里面有一道流光飛逸,朝著我電射而來。

  面對著這樣突如其來的攻擊,我沒有任何考慮,直接一劍劈去。

  鐺!

  飲血寒光劍與對方狠狠地撞在了一起,一道讓人牙酸的聲音響起,我憑借著土盾的力量,一步不退,而那人卻是退后了三兩步,我定睛一看,這才瞧見黑袍之下的軀體,并非是人,而是一個宛如人形、瘦骨嶙峋的野獸。

  這獸類的腦袋,有點兒類似于扒了皮的兔子,血淋淋的,雙眼赤紅,口中吞吐著紫色的煙氣,十分邪惡。

  不過也只有這一個是野獸,而另外兩個人,則都是年逾四十的中年婦人。

  她們的臉上,則顯得倉皇許多,在那野獸向后翻騰的時候,她們也連滾帶爬地朝著后方跑開了去。

  我劍勢用老,也不去追,而是回轉過來,在小白狐兒的身上輕輕一挑。

  就是這漫不經心地一下,卻將她身上諸般繩索給挑斷。

  這繩索剛才捆在小白狐兒的身上時,光華流溢,顯然是一件了不得的法器,不過到底沒有飲血寒光劍這般的兇兵厲害,稍微一接觸,立刻全線潰敗,不成模樣。

  繩索一斷,小白狐兒立刻恢復了所有的生氣,沖著我驚喜地喊道:“哥哥……”

  這句話都沒有說完,我便一把抓著她,朝著石像那邊倏然而去,而就在一瞬之間,我剛剛落足的地方,則出現了五個深深的爪印,印在了那結實無比的巖地之中。

  我退到另一側,瞧見從看臺上一躍而下的龍老雪,拍了拍小白狐兒道:“能照顧好自己么?”

  小白狐兒瞧見那龍老雪的兇悍模樣,知道此刻并不是說話的時候,一邊咽著口水,一邊點頭說道:“行,你不用擔心我。”

  這小妞兒的修為雖然之前有過大損,但是憑著九尾妖狐的天賦,身法倒也輕靈無比,能抓得到她的人,并不多。

  剛才之所以被擒,我估計更多的可能是被伏擊了,天羅地網,無計可施而已。

  小白狐兒自覺離開,我則一個翻身,又避開了那龍老雪的恢弘一掌,將飲血寒光劍緊緊握在手中,雙腳在地上仔細摩擦,把握著這地勢之中,最好的受力點。

  兩掌之后,龍老雪便知道自己這手段并無效果,便不再繼續追擊,而是站立在了那蚩尤石像的面前,靜靜望著我。

  沉默了幾秒鐘之后,她緩緩說道:“你比以前,強大了很多。”

  一劍在手,我顯得無比輕松,嬉笑著說道:“不要裝出老前輩指點新手的風范好吧?當初的你,可是我的手下敗將!”

  龍老雪的眉頭一陣跳動,朝我憤然喊道:“那根本就不是你本來的力量!”

  我指著她身后的蚩尤,冷然說道:“成王敗寇,世間就是這般冷酷,從來沒有任何借口。你倘若還是那種高高在上的心態,說句老實話,你永遠都戰勝不了我的——永遠!”

  放屁!

  曾經落敗于我的手上,這件事情是龍老雪心中永遠的痛。

  盡管她有無數的借口,譬如當時的她閉關,走火入魔,譬如當時的我被人附身,并不是本來的我,譬如……

  可是再多的借口,都改變不了這么一個事實。

  敗了,就是敗了,沒有如果。

  修行人講究的就是一個平和圓滿、心中無垢,而這事兒已然成為了她的一個心魔,永遠都無法跨越的障礙,這也是她除了仇恨之外,想要將我給置于死地的重要原因之一,然而此刻被我反復提起,使得那痛苦的回憶一次又一次地刺激著她的心靈。

  吼!

  怒火終于攀升到了一個頂點,積蓄了多年的情緒終于在此刻,如火山一般的爆發了出來。

  這個曾經睥睨天下的頂尖高手終于在一瞬間,爆發出了最為恐怖的力量來,一股宛如滔天海嘯的巨浪在她的身后生成,周遭的石頭被這氣息吹得東倒西歪,而剛剛還在場間的那兔頭怪獸和兩個女祭司,也別吹得滾落到了角落去。

  這股氣勢冰寒無比,讓人在一瞬間,就仿佛回到了當初的百丈冰窟之前。

  此時此刻,龍老雪終于展現出了她身為三大圣地中天山神池宮教諭大長老的終極實力來。

  這力量一展露,便是不死不休的結局。

  而面對著這滔天氣勢,我卻穩穩地站在了原地,將手中的飲血寒光劍往地上一插,抱拳,朗聲說道:“茅山掌教陶晉鴻外門大弟子,陳志程,前來領教。”

  沒有黑手雙城,沒有陳老魔,我最愛的名號,卻是茅山的外門大弟子。

  戰!

南無袈裟理科佛、 說:
茅山,茅山!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