終卷 第九十二章 士別三日,刮目相待

  無論何時,無論何地,我的所作所為,都代表著茅山。

  唯有抬出茅山這個名頭的時候,我才會全神貫注。傾盡自己所有的精力和榮譽感。

  為了茅山而戰!

  我無比嚴肅,而目光則凝聚成了一條線,緊緊地注視著面前不遠處的白衣老婦人,曉得此刻的她,絕對要比當日在百丈冰窟之前,要難纏許多。

  此刻的她不但沒有走火入魔,而且似乎在這蚩尤遺跡之中受益良多。

  而且她與我之間,有著許多仇恨。

  不光是剛剛死去的龍小海,還有她另外兩個兒子的死,與我都逃脫不了關系。

  更何況她之所以從讓人敬仰的神池宮教諭大長老,變成如今這個模樣,我正是那罪魁禍首,這仇怨。當真是不死不休。

  兩人亮劍,在下一秒猛然撞到了一起來。

  轟!

  一聲超越了耳膜所能夠接受的劇烈炸響,從交擊之處陡然暴起,飲血寒光劍與一根造型古怪的木杖碰在了一起。

  那木杖與七劍一般材質,堅硬無比,而且上面蘊積的力量也有些超出我的想象范圍之外。

  陡然一劍之后,我右手發麻,膀子處一陣酸軟。

  與我一般,龍老雪也是下意識地朝著后面退了兩步。手中的木杖微微一抖,一股冷若冰霜一般的寒氣,陡然將場中填充。

  她沒有想到,當年那個靠著投機取巧對她戰而勝之的家伙,現如今,居然擁有了這般恐怖的實力。

  幾乎形成了壓倒性的力量。

  高手相較,第一招通常都是用于試探對方的實力。看一看在接下來的戰斗之中,到底應該用上什么樣的手段。

  我沒有后退一步,而是將飲血寒光劍前指。任由它散發氣息。

  這劍的氣息,可比我本人要兇戾十倍。

  龍老雪立刻知曉,自己那修煉了百年的修為,未必能夠比面前這個男子強,她若是想要成為笑到最后的人,就必須要拿出一些與眾不同的東西來了。

  真正的高手,從來都知道如何掌控戰場的局勢。

  哪怕只是微末的一點兒。

  在我將長劍前指的一瞬間,她卻是將左手朝著天空舉起,仿佛扯去幕布一般,猛然一抓,緊接著朝下面拉了下來。

  這并不是毫無意義的手勢,與之配合的,則是一長串讓人根本無法把握的咒訣。

  而當那手往下一拉的時候。突然間,漫天光明消失無蹤,黑暗從四面八方狂涌而來,就像那滔天巨浪一般,一瞬間,就將我給淹沒了去,五感喪失,萬物恒滅。

  意志絞殺!

  這是天山神池宮中的真言秘術,讓人在一瞬間進入死亡狀態,而倘若是沒有反應過來,說不定就真的以為自己死去了。

  能夠施展此法的,從來都是站在最頂端境界的高手,對敵手的意志碾壓。

  就仿佛人低頭,一腳踩向了地上爬動的螞蟻一般。

  當年的龍老雪,就是差點兒用這一招,將我給擊殺,沒想到時隔多年,她居然還是又直接來了這么一招。

  手段雖老,但卻十分管用。

  五感剝奪的那一瞬間,我的確有一種近乎于死亡的體驗,然而此時的我,已經不再是當年的我,很快就從這種絕望之中走了出來,而且還被這種境遇給逼迫出了最強大的力量。

  當萬物消失,什么都沒有了的時候,我還有劍。

  盤古在一片混沌之中,用斧頭劈出了天地,而我則用那飲血寒光劍,斬出一片光明。

  一劍!

  唰!

  世界在一瞬間回復清明,我瞧見手中的飲血寒光劍紅光大盛,陡然站落在了龍老雪手中的鐵木杖之上,勁氣噴薄,將想要一杖了解我性命的龍老雪給逼退得踉蹌而退。

  一招失手,龍老雪并不在乎,將那木杖不停旋動,并且把周遭的炁場牽扯,景象扭曲。

  像她這般的人物,已然不需要憑借著蠻力而為,從來都是因時導勢。

  通過對于局勢的把握,來一點兒、一點兒地增強自己的優勢,最終將對手一舉擊殺。

  龍老雪不急于搏命,而是與我游走幾圈,當氣勢集聚到了一定程度的時候,猛然一揮手,空間又是一變。

  這一回,倒沒有再是一片黑暗,然而原本就有些陰冷的遺跡之中,突然間就寒霜白雪,陡然而落,將整個空間充斥得一片冰冷,手足僵硬。

  這種陰冷宛如跗骨之蛆,讓人難以適應。

  要曉得,像我這般魔體大成的家伙,都感覺到一陣不適,倘若是尋常人等,估計在接下來的交鋒之中,很快就要支撐不住。

  不過這環境,對于龍老雪那種在百丈冰窟之中閉關修行的家伙來說,卻是最為熟悉,當雪花飄落的一瞬間,她也是終于發動了最強大的攻勢,身子在一瞬間,幻化成了數十道,從不同的角度,朝著我攻來。

  到底是臻入化境的頂尖高手,她的每一擊,都讓人心驚膽戰。

  十幾招之后,我知道自己倘若按照著她的節奏走下去,說不定就真的只有走向死亡了。

  戰局得讓我來掌控。

  而要想破局,就必須有足夠強大的力量,讓她不得不改弦更張,重視起我的一舉一動來。

  在戰斗得最激烈的那一刻,我閉上了眼睛。

  眼睛一閉上,觀感消失,而周身對于炁場的把控,卻變得空前的活躍了起來。

  天山神池宮是最正統的修行門道,說起來,其實與我的路子是最為相克的,我若是想要走出她的束縛,發揮到蚩尤戰法之中的極致處。

  什么是魔功的精髓?

  一個字,狂!

  當年的蚩尤,憑著手下八十一個兄弟起家,縱橫中原之地,砍遍天下,靠的就是這么一個意念。

  它無懼,我又如何能夠害怕?

  面對著這個曾經站立在世界頂端的老婦人強大的攻勢,我的注意力,卻轉移到了她身后的那巨大石像之上。

  這兒,是蚩尤故地,而我的內心深處,則藏著一個恐怖的心魔。

  難道,這就是宿命?

  戰!

  魔劍在這一刻,突然間就是紅光暴漲,劍身上的孔隙宛如活物一般呼吸,吞吐風云,三氣凝結,將整個空間之中那無處不在的魔氣都給調動了起來,緊接著我往前方一站,整個人陡然拔高了三分。

  魔體,魔體!

  戰意已決,我便不再管那四面八方襲來的攻擊,開啟了臨仙遣策,使用起最暴力的手段來,用以命換命、以傷換傷的兇猛戰法,朝著龍老雪狂沖。

  事實上,在之前的交手之中,兩人無論是境界、還是手段,都已經接近大圓滿的化境,故而并沒有什么損傷。

  高手之間,一招之間便能決定勝負。

  然而當我如此不要命地殺去,將蚩尤那魔頭最為瘋狂的氣勢給一舉施展而起的時候,原本還在徐徐布局的龍老雪頓時就陷入了困境之中。

  她這一生,不是沒有碰到過不要命的對手,但是卻罕有碰見能要她命的敵人。

  瘋狂的我,將她的方寸給瞬間打亂。

  隨著戰斗的持續,戰場之中的形勢開始陡然轉換了起來,原本是龍老雪甕中捉鱉,手到擒來,卻沒想到一交手,才發現自己居然成了送上門來的吃食。

  這樣的境遇,讓龍老雪開始變得有些彷徨,不知不覺間,又想起了當日的慘敗。

  那是她永遠都不愿回憶的慘痛經歷,卻又不時出現在噩夢之中。

  越不想回憶,烙印就越深刻。

  終于,在一次對拼之中,我融聚混元之氣的巔峰一劍,將龍老雪手中的鐵木拐給削去一截之后,她的臉上終于出現了驚慌。

  事情已經超出了她的掌控。

  高手交戰,這樣的驚慌,完全就已經是失敗的前奏了,我瞧在眼里,沒有任何猶豫,嘴角往上一翹,身子一縮,便直接沖入了龍老雪的戰圈之內。

  受驚之后的龍老雪,遠比平日里要更加充滿力量。

  吼!

  手中木杖猛然一戳,一聲巨大的爆響從我的腳下傳來,騰空而起的我瞧見一連串的冰棱子,竟然一直蔓延到了我的腳下。

  發狂了?

  當感覺到自己極有可能弄不過面前這家伙的時候,龍老雪也終于豁出了一切,再也不顧損失,朝著我發動了最狂暴的攻擊。

  兩人的戰斗已經接近于白熱化了,我的雙目赤紅,感覺渾身的鮮血都在燃燒。

  很久沒有這般痛快了。

  戰斗在持續,激蕩的氣息已經不再適合任何人在場,我的余光處瞧見小白狐兒都已經遠遠離開,而其余人也不敢再靠近,都帶著敬畏之心,瞧著戰場之中的我們。

  不知道過了多久,不過一個念頭,卻從我的心中升了起來。

  是該結束的時候了……

  我朝著身后飄飛幾丈,雙腳立在了一尊石像之上,將手中的飲血寒光劍高高舉起,將它朝著北斗七星中的主星方向點了一下,然后朝著前方,平平一斬。

  劍勢越緩慢,威力越恐怖。

  這一劍的前方,整個空間都仿佛扭曲了一般,而龍老雪出現在了我的前方不遠處,舉杖揮來。

  兩個人,在同一時刻,迸發出了最為恐怖的力量。

  而就在這個時候,一直仿佛置身事外的那如房子般的肉塊兒,突然蠕動了起來——萬般肉絲飄揚,將龍老雪陡然籠罩其間,緊接著一股蒼涼無比的力量,從上面傳來,將整個天地都給覆蓋……

南無袈裟理科佛、 說:
終究還是有所不同……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