終卷 第九十六章 血染的戰書

  張勵耘的表情變得嚴肅了起來。

  他認識我十多年,這是我第一次這般鄭重其事,顯然我一會兒講的事情,絕對會超出他的想象。

  難道——要他去臥底?

  張勵耘盡管丈二摸不著頭腦,但還是鄭重其事地點了點頭。

  他信任我。這是我們十多年來生死與共而培養出來的,而我所說的這件事情,其實也不是別的,而是處理這棘手的蚩尤心臟。

  這玩意對于邪靈教的人來說,實在是一件大殺器,對向我這般修魔之人的誘惑,也是宛如圣物一般的東西,但是我不敢對這玩意下手,甚至都不敢多靠近它太久。

  在這蚩尤心臟里面待著的兩天里,我無數次地感受到了心魔蚩尤想要突破的怒吼。

  倘若不是我的意志力足夠堅毅,說不定此刻的我,就已經不再是我了。

  所以,我找張勵耘。不但是信任他,而且還有一個十分嚴肅的請求,那就是將這蚩尤心臟交給他來封印,而至于如何處理,安置在何處,這些事情都只有他一人所能夠知曉。

  在以后,任何人問起、包括我在內,都不能告訴。

  聽到我的這么一個要求,張勵耘在沉默了許久之后。方才鄭重其事地點頭答應。

  以張勵耘的智商和閱歷,自然知曉我為何會將這么重要的事情交給他來做。

  我這么做,防的不是別人,而是我自己。

  這才是最重要的事情!

  正因為如此,我方才舍棄了小白狐兒、布魚和林齊鳴這些提前到達的人員,而選擇了他。

  張勵耘是我的下屬里面,最具有獨立判斷能力的人。

  他從特勤一組一開張不久。就跟了我,忠誠方面是沒有任何問題的,而且由于出身的緣故。使得他多了幾分自主能力,并不會任何事情都為我馬首是瞻,也能夠承擔得住我的壓力。

  這一點不同于其余幾個夠資格的家伙,我相信,倘若真的嚴肅起來,七劍之中,除了他,沒有一人能夠抵擋得住我的命令。

  只有張勵耘可以。

  以后的我,即便真的化作了魔,也未必能夠從張勵耘的口中,得到任何關于蚩尤心臟的消息。

  這就足夠了。

  張勵耘是何等玲瓏剔透的家伙,在答應我這件事情之后,心情一下子就變得無比的沮喪起來——是什么情況。讓我連自己都變得不再信任了呢?

  讓他拒絕,這看似很難,但并不是不可能的事情,但是拒絕之后呢?

  如果真的有那么一天,那讓他到底應該怎么辦?

  他能怎么辦?

  張勵耘一臉沉重地去忙碌了起來,而對于此事,我除了情場之外,則選擇了盡量不參與。

  如何封印蚩尤心臟,這事兒我基本上已經有了腹稿,跟張勵耘交代完畢之后,如何調集和組織人手的相關事宜,都交到了他的手上去。

  張勵耘獨自帶隊已經好幾年的時間了,他的能力我自然是認可的,在確定邪靈教的人基本上已經撤離之后,我不再坐鎮此處,而是前往荊州,著手對袁聰名單上的一系列人等的抓捕工作。

  打鐵要趁熱,特別是在袁聰已經暴露的情況下。

  所幸的是,這件事情得到了中南局和鄂北省局的大力支持,早在我和小白狐兒被營救出來之前,就已經展開了行動。

  這是近年來最大的一起行動之一,不但上面積極響應,下面的有關部門也開展了雷霆手段,在我到達荊州之前,總局的特勤四組就已經在領隊王朋的帶領下,四處出擊,將大量的嫌疑人帶回了臨時聯合基地來受審。

  張勵耘被留在了宜昌的徐家坳,而我帶了林齊鳴、布魚和小白狐兒等一大堆人馬,加入了聯合行動中。

  在荊州市郊的一處臨時軍事基地里,我與王朋見了面。

  雖然同樣是都在總局工作,但是我與王朋見面的機會,其實并不算多。

  兩人雖然算得上是幼時結實的好友,我甚至還是王朋給介紹進的單位,但是自從他再一次從青城山復出之后,我們兩人就已經開始有些疏遠了。

  但是這種疏遠,并不等同于羅賢坤的那種。

  之所以如此,不過是為了避免給上面一種太過于親近的感覺,免得上面認為下面沆瀣一氣。脫離了控制。

  當然,這也不過是給某些人一些心理安慰而已,如王總局、許老這般的人物,我也沒必要隱瞞。

  這事兒對我來說,并不重要,但王朋卻還是比較在意的,所以才會如此,不過這并不會影響到兩人之間的感情,兩人在辦公室見面,門關之后,兩個大老爺們便抱在了一起來。

  王朋出道很早,比我和努爾都要大上許多,許久不見,忽然覺得多了幾分老態。

  瞧見他這模樣,我不由得感慨,讓他注意些身體,別太拼命。

  王朋嘆息了一下,苦笑,說他畢竟不如我,天資不行,就只有用勤奮來補。

  現在的局勢比以前好多了,朝堂之上,不再是只有龍虎山和元老派,而是百花齊放、百家爭鳴,不過王朋想要給青城山以及西川諸派增加影響力,就不得不更加努力一些。

  見到王朋之后,我并沒有立刻談及公事,而是問起了他師父渡劫的情況來。

  青城三老,其實并非一個宗門,或道或如禪,不過倒也能夠同氣連枝,而且讓世人為之側目的,是他們三人,居然同時兵解鬼修,化作鬼仙。

  鬼仙其實也是修行者生命走到盡頭的另外一種存在方式,與我師父所沖擊的地仙之境一般,不過一般來說,此術不但特別容易走火入魔,而且即便是修成了,也是弊端多多,除非是身體受到了不可復原的傷害,否則是不會走這條路的。

  偏偏青城三老都走了這么一條路,倒也讓人詫異。

  談完了雙方的基本情況之后,王朋才對我說道:“志程,我這兩天,基本上將名單上的人都清了一遍,大部分都抓捕歸案了,等待審問,還有一部分人提前得到消息逃了,不過都布置了人手,應該不會有遺漏的。”

  我點頭說道:“你辦事,我自然是放心的。”

  王朋就笑了:“也是,厲害的都在徐家坳那個地方窩著呢,我這里基本上都是些小魚小蝦,算是撿了個便宜而已。”

  我搖頭說道:“論起危害來,這些扎根基層的家伙才是最大的,只有將這些煽動力最強的家伙給根絕了,邪靈教才會失去基礎,再沒有向上發展的動力……”

  王朋是辦案子的老手,對于這些,自然都知曉,開始給我介紹起了具體的案情來。

  有著王朋在這里指揮調度,再加上林齊鳴的配合,我倒是顯得輕松自在,審問和抓捕工作什么的,對于我來說,都只是需要稍微關注一下,就差不多了。

  此次案件,基本上能將邪靈教在這一帶新建立起來的網絡給徹底搗毀。

  別的不說,光此一樁,便是最大的功勞,不過這些對于我來說,倒沒有那般重要了,分功別人,這個對于我來說才是最好的選擇,于是在剩下的日子里,我大部分時間都是在閉關修行。

  我相信,盡管這一帶看起來并不是邪靈教密集的活動區域,但是有一種可能,那就是燈下黑。

  若是我猜測得沒錯,邪靈總壇,應該就是在長江中游一帶。

  要不然黃公望、王秋水這些家伙,不可能會扎根于此。

  而總局配合著下面部門這般浩浩蕩蕩地掃蕩工作,一定會對邪靈教起到一種強烈的刺激行為,所以就算是王新鑒不想與我對決,也不得不被形勢所迫,站了出來。

  正因為這個原因,我方才會不斷地修行,努力讓自己的狀態攀升到人生的最高峰處。

  我有一種預感,王新鑒一定會找上門來的。

  而我要做的,就只有等。

  時間一天一天過去,一個星期過后,張勵耘終于趕回了荊州來,他見到我之后,并沒有跟我匯報關于蚩尤心臟的任何消息,兩人心照不宣地打量之后,并沒有多交談什么。

  回來之后,張勵耘很快就投入了聯合行動的收尾工作之中。

  隨著這一次轟轟烈烈的聯合行動,我們一共抓捕了一百二十多名涉案人員,其中有八十多名修行者,像袁聰這樣的高手也有三五個之多,除此之外,總共搗毀邪靈窩點十五個,涉及到鄂北、湘湖以及渝城等好幾個地方,甚至連我老家附近的一個縣,都有被波及到。

  案子在最快的時間里審理清楚,而接下來等待的,則是相關的司法程序。

  就在我們即將回京的時候,隊里收到了一個包裹,指明由我來接收。

  東西落在了林齊鳴手上,他不敢擅自拆開,而是不得不硬著頭皮找到了正在閉關修行的我。

  在解釋清楚了這包裹的來歷之后,林齊鳴建議由他來拆啟。

  我拒絕了他的好意。

  我感覺到這黑色包裹里面,有一種我熟悉的氣息。

  將包裹放在桌子上,我揮出一掌,包裹散開,露出一個匣子來,而在我們的注視之下,匣子打開,陸一那張鐵青的臉孔,正在與我對視而望。

  腦袋之下,有一張血染的紙柬。

南無袈裟理科佛、 說:
決戰紫禁之巔……
這事兒,其實也只有像老王這般有風骨的傳奇巨梟,方才能夠做得出來,你們說對吧?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