終卷 第九十七章 自巴東舟行經瞿唐峽登巫山最高峰

  被送來的,是陸一的人頭,還有一封染血的戰書。

  戰書寫得很簡單,天王左使的字寫得歪歪扭扭,真心不好看。但是卻有一股霸氣——你要戰,那便戰,八月十五,月圓之夜,巫山之巔,老子等你。

  落款只有一個字,王!

  這話兒極不對稱,又不押韻,但是我瞇眼瞧著這歪歪扭扭的毛筆字,卻能夠感受到里面蘊含的氣魄來。

  霸道!

  我凝目望著這張被鮮血染紅的紙柬,沉思良久,而林齊鳴則望著那滾落出來的頭顱而驚訝叫喊,說這不就是一直在追蹤的陸一么?

  他驚訝。我卻沒有驚。

  事實上,在放陸一回去幫我宣戰的時候,我已經預料到了他有這樣的結局。

  天王左使之所以能夠將邪靈教撐了那么久,絕對不是一個眼里能夠容得下砂子的人,也絕對不會是一個糊里糊涂的家伙。

  陸一做的這些事情,以及我在他身上種下的信子,他應該都是有知道的。

  既然知道,陸一的性命就絕對不能留下。

  要是留下,他如何跟鄂北那些被清繳的邪靈黨羽交代。如何跟王秋水、黃公望這些教內重臣交代?

  唯有殺。

  這結局,在陸一妄圖茍活的那一刻,就已經注定了的。

  望著這張僵硬鐵青的臉,我能夠瞧見陸一即便是在臨死之前,都仍然充滿了震驚和難以置信——他實在沒有想到,天王左使居然會對他動手,而且還是如此的狠辣決絕。

  我嘆了一口氣。

  事實上。拋開所有的恩怨,我對這個年輕人,打心底里。其實還是有一些欣賞的,當初他擊殺日本人的時候,我未必不在暗地里擊節稱贊過,要不然也不可能為他出頭。

  在我看來,功底扎實,又有悟性,而且還有一手不錯的馴獸術,這樣的年輕人已經很稀少了,倘若有可能,我都想把他發展到自己的旗下來。

  一如七劍。

  然而造化到底還是弄人,這孩子最終還是走了歧路,走到了我的對立面去,面對著這種類似天才一般的后輩。我唯一能夠做的,就是讓他早點走完這段長歪了的人生。

  人活著的時候,恨不得對方死了,然而真正死在我面前的時候,我的心中,卻沒有半點兒慰藉。

  不知不覺,我的心態已經變老,開始向王總局他們一樣考慮。

  我莫名地珍惜起天下英才來。

  林齊鳴看完了我的戰書,下意識地驚聲喊道:“天啊,老大,這是王新鑒寫的么?”

  落款只有簡單的一個“王”字,但從跳脫于紙面上的霸氣來看,天下間除了天王左使王新鑒,便再也不會有第二人了。

  我點了點頭。

  此刻的我,還沉浸在那紙柬之上的巫山頂峰之約中,而林齊鳴則開始計算起來:“老大,離八月十五,還有五天,現在召集人手,時間就有些緊迫了,不過像王新鑒這樣的人,規模必須得有很大——不行的話,我們去當地借調部隊行不行?”

  他一個人自顧自地謀算著,然而回過神來的我則搖了搖頭,否定了他的提議。

  我告訴他,這一戰,我將獨自一人前往,誰也不帶。

  聽到我的話語,林齊鳴頓時就急了,連忙過來,拉著我的手臂說道:“老大,你可別糊涂啊,這可不是逞英雄主義的時候,那人可是王新鑒,天王左使啊,你要是出了什么意外,我們這些跟著你的家伙,可該怎么辦?”

  我搖頭笑道:“這幾年我也沒有怎么管理組里面的事情,你們也不是做得挺好的么?”

  林齊鳴不斷搖頭,焦急地說道:“那怎么能一樣呢?你雖然小事不管,但大事從來不落,有你這定海神針在,我們才能安安心心做事,要不然,別的不說,我們自己內部,都鬧翻了。”

  我瞧見他如此焦急,這才解釋道:“并不是我不想布局謀他,只是害怕打草驚蛇。”

  林齊鳴訝異地問道:“此話怎講?”

  我指了指他,又指著外面說道:“你們,或者說整個老的特勤小組,我都是絕對信任的,但是如果將這范圍擴大,我就不知道該不該相信了。如果按照你剛才所說的,調集部隊和人手,將那個地方給圍住,我可以跟你講,就算是等到明年月兒圓,都未必能瞧見他王新鑒的半點兒影子。”

  像王新鑒這般樹大招風的邪道巨擘,能夠活到今日,而且還活得無比滋潤,別的不說,那腦子絕對要比平常人要好使,之所以敢這么光明正大的下戰書,就不怕我暗中動手腳。

  我若是真的蠢得大規模布局,難保這些調動的人員里面,就有消息傳到了他那里去。

  從以往的經驗來說,這種事情發生的概率,幾乎是絕對的。

  王新鑒經營邪靈教這么多年,這點兒把握還是有的。

  林齊鳴明白了我的意思,不過還是有些擔心地說道:“既然不能大規模調動,那么老大,我們七劍,你絕對是得帶上的,要不然,我堅決反對你去!”

  “小林子的意思,也是我的意思。”

  “對,老大,一定要帶上我們!”

  “是啊!”

  我正想要回話,門外突然傳來了幾聲熟悉的話語,我抬起頭來,瞧見張勵耘、布魚、小白狐兒、白合、董仲明和朱雪婷推門而入,全部都站在了我的跟前來。

  七劍之間,能夠用羽麒麟相互溝通,所以在得到了林齊鳴的傳訊之后,其余六人便很快趕了過來。

  他們過來,是準備勸我的。

  誰都知道,此番的巫山之約,到底是一個什么樣性質的戰斗。

  其實我也知道。

  當年的王新鑒,在我還很小的時候,就以一人之力,將隱居五姑娘山的李道子給擊得狼狽逃縱,而后又在茅山大開山門的日子里,單槍匹馬地出現在茅山之巔,而當時我的師父陶晉鴻,卻沒有敢輕啟戰端,只是好言勸退。

  這僅僅只是冰山一角而已。

  此人在創教元帥沈老總離奇失蹤之后,一直維持著偌大的邪靈教,盡管許多豪雄已然聽調不聽宣,屬于半脫離的狀態,但是誰也不能否定他的功績。

  那是一個獨自撐起邪靈大旗的標志性人物。

  就算是彌勒這般的奇男子,都一直活在此人的陰影之中,而此刻的我,甚至都不能請心魔蚩尤附體。

  倘若我請了,自然不會擔心輸贏,但是已經露出猙獰面目的蚩尤,絕對會趁勢將我的身體占據。

  我們之間,已經撕破了臉皮,便再也沒有任何回旋的余地。

  我望著面前這一張張熱切又擔憂的面孔,陷入了沉思。

  從感情上來說,我不想將親手帶出來的七劍隨我一起,帶入火坑,他們每一個人,對于我來說,并不僅僅只是下屬那么簡單。

  從某一種意義上來說,他們已經成了我的親人。

  無論是與我青梅竹馬的小白狐兒,還是與我相識相知的張勵耘,對我信任有加、一路跟隨的布魚、與我有兩世情緣的白合、無師徒之名但情同師徒的林齊鳴和董仲明,還有林豪的小表妹朱雪婷,他們每一個人,在我的生命里,都占據著最重要的一個位置。

  他們任何一人受傷,或者亡故,對于我來說,都是不可接受的。

  但是雛鷹倘若不放飛天空,永遠都不可能長大。

  我知道這一回我倘若因為害怕他們被傷害,而讓他們置身事外,這里的每一個人,都不會原諒我的。

  我是他們如親人,他們又何嘗不是?

  沉思了好一會兒,我方才抬頭說道:“可以,我會帶著你們去,不過只能在外圍警戒,免得驚擾到了邪靈教和王新鑒,另外,相關的準備也是要做的,從現在開始,所有人都下達封口令,對下面的人,保持緘默。”

  聽到我終于點頭同意,七人這才重重地舒了一口氣,氣氛變得緩和了一些,對于我后面的要求,自然是沒有什么意見。

  留給我們準備的,還有五天時間,這些時間里,我最重要的是調節好自己的精神狀態。

  至于其他的事情,則都交給七劍來處理。

  所謂警戒,并不僅僅只是七劍就能夠完成的,隨時準備出動的,必然還得有強大的力量在,但是如何把握這距離和強度,則是需要我們衡量的。

  王新鑒此人雖然身處邪道,但是個人的聲譽卻從來很好,也受正道中人推崇。

  我相信他不會做出在巫山之巔設伏的這種齷齪事情來。

  但他的人品好,不代表王秋水這票人沒有壞心思,所以該防范的,還是得防著點兒,免得中了別人的道,有苦說不出去。

  五天時間,匆匆而過。

  八月十五,我自巴東獨乘一舟,經瞿唐峽,一直到了傍晚時分,方才來到了烏云頂附近。

  望著那隱沒在云霧之中的山巔,我知道自己到了決戰之地。

  在一千多年前,有一位大詩人,也曾經來過此處,并且作下了《自巴東舟行經瞿唐峽登巫山最高峰晚還題壁》的這么一首詩。

  我行走的路線,與他一模一樣。

  那個詩人,叫做李白。

南無袈裟理科佛、 說:
對不起,有點晚了,詩一首,用來道歉。
江行幾千里,海月十五圓。始經瞿塘峽,遂步巫山巔。
巫山高不窮,巴國盡所歷。日邊攀垂蘿,霞外倚穹石。
飛步凌絕頂,極目無纖煙。卻顧失丹壑,仰觀臨青天。
青天若可捫,銀漢去安在。望云知蒼梧,記水辨瀛海。
周游孤光晚,歷覽幽意多。積雪照空谷,悲風鳴森柯。
歸途行欲曛,佳趣尚未歇。江寒早啼猿,松暝已吐月。
月色何悠悠,清猿響啾啾。辭山不忍聽,揮策還孤舟。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