終卷 第九十八章 高手相見,先禮后兵

  江行幾千里,海月十五圓;始經瞿唐峽,遂步巫山巔。

  巫山高不窮,巴國盡所歷;日邊攀垂蘿,霞外倚穹石……

  晚霞落下。照在我的臉上,顯得分外的溫暖,我棄舟登岸,逐步而上,并不著急去赴約,而是讓自己的心情保持在一種玄之又玄的平靜之中。

  我是孤身一人,七劍雖然會在外圍策應,但并不會一路跟隨。

  不過也正因為如此,我反而顯得十分的輕松;在來此之前,我已經將手頭的所有事情都交代妥當了,拋下所有的一切,就是為了奔赴這么一個約定。

  事實上,從登上輕舟的那一刻起。我已經將所有的凡塵俗事,都給放下了。

  這世間之事,拿起來容易,放下去卻難,一路上,我不知道念誦了多少遍的《自巴東舟行經瞿唐峽登巫山最高峰晚還題壁》,提升心境,然而到了后來,莫名其妙的。就變成了另外一首詩。

  不念經,而是讀詩。

  三杯吐然諾,五岳倒為輕;眼花耳熱后,意氣素霓生。

  救趙揮金錘,邯鄲先震驚;千秋二壯士,烜赫大梁城……

  《俠客行》。

  詩仙的詩,有敘事。有詠志,然而唯有這一首,慷慨激烈得讓人熱血沸騰。足以用來下酒。

  我身上沒有帶酒,并不能像當年北疆王一般,喝一口酒,抽一支煙,然后視死忽如歸,提刀便縱上,生死拋兩旁,要么勝,要么死。

  說是放下,然而一路上,我的腦海里,卻走馬燈一般地回憶起了我這充滿無數故事的一生。

  不想還罷,仔細一回想。暮然回首間,自己的人生居然會如此精彩。

  我是一個早就不應該存在于世的男人。

  十八劫,至今朝,是否是最后一劫了?

  容我算算啊——一一得二,二二得四,三八婦女節,五一勞動節,六一兒童節……

  抱歉,我的腦子有點兒亂。

  這些年來,我遇過的變故實在是太多太多,強敵無數,在生死邊緣徘徊,也屬于家常便飯的事情,所以根本就已經算不出來,到底什么算是劫難,什么又不算了。

  但是我可以肯定,這一次我奔赴的約定,一定是。

  因為在出發之前,我心血來潮,用神池大六壬給自己算了一卦,結果得出的卦象十分黑暗。

  幾乎是前途無光。

  而即便如此,我依舊沒有任何猶豫地奔赴了這么一個約定。

  一開始我還覺得這是因為王新鑒以及他領導的邪靈教觸碰到了我底線的緣故,然而到了后來,我卻發現事實并不是這樣子的,一切就仿佛是宿命一般。

  我與王新鑒之間,終有一戰。

  我無比熱切地期待著這一戰的到來,盡管此刻的我,已經明白了陸一和王秋水所作的這一切,應該跟王新鑒并無關系。

  不過那又如何,不管是為了給李道子報仇,還是一舉定江山的緣故,我都得上。

  勝了,天下太平,而倘若是敗了……

  敗了便敗了吧。

  若是敗了,我盡量跟王新鑒同歸于盡,也算是我沒有白來這世間一遭的吧。

  行山路,一步一個腳印,夜色漸漸籠罩了連綿的大山,月亮逐漸地升了起來,這天是八月十五,中秋的月兒分外圓,就像一只金燦燦的大圓餅,鑲嵌在半空之上。

  行走于林間,草叢中有蟲子窸窸窣窣的聲音,更遠處,有不知名的獸類之聲,讓人莫名想起了“兩岸猿聲啼不住”的情形來。

  當然,此時此刻的巫山,已然再無野猿了吧?

  行走的每一步,都是一種修行,我不急不緩地踱步向上,一直朝著烏云頂進發,走過了山梁,又下到了谷底,又繼續攀爬。

  巫山高不窮……

  緩慢而走,一直走到了月上中天之時,我方才來到了巫山之巔的烏云頂峰上。

  當我剛剛踏上了最后一塊臺階之時,一片烏云從東邊飄了過來,將那一輪明月給遮掩,整個峰頂之上,倏然變得一陣黯淡。

  這一片烏云的出現并非巧合,而是因為某種氣機牽引所致。

  如此說來,較量在我踏上烏云頂的這一刻起,就已經在進行了,對吧?

  我站立在峰頂之上,四周怪石嶙峋,有風吹來,穿過那石縫的間隙,發出了“嗚嗚”的哭咽之聲,如泣如訴,讓人止不住就感覺后心一涼。

  以勢壓人。

  在此之前,我并不知曉天王左使是否赴會,又或者到底有沒有趕到,但是在瞧見這周遭種種異象的時候,我的一顆心終于算是落了地。

  他來了,來了就好。

  峰頂之上,山風呼呼,烏云籠罩,而我卻并不著急四顧,而是伸了一下懶腰,全身的骨骼噼里啪啦一陣炸響。

  這一番伸展,一天來長途跋涉的疲憊頓時就一掃而空,我懶洋洋地沖著前方,揚聲說道:“天王,你我也算是舊日相識,就不用這般裝神弄鬼了吧?”

  我平靜地站立著,而前方的一處怪石突然一陣蠕動,緊接著幾番變化,竟然從里面浮現出了一個人來。

  那個人個兒很高,足足有兩米多,穿著很簡單,上身是一件黑色的汗衫褂子,而下面則是條玄色綢褲,然而他一出場,就給人一種威震全場的氣勢,從上到下地朝著我威壓而來。

  來者正是邪靈教的天王左使,王新鑒。

  一個活著的傳奇。

  這個男人的身高,天然地給人予壓力,但通過情報我得知,這是因為他修行了“天王增玉功”的緣故,可以想象得到,原來的王新鑒絕對是跟我們差不多的身高,甚至還矮一些,之所以如此刻天兵天將的模樣,都是百年的修為在支撐。

  王新鑒出現之后,倒也沒有立刻動手,而是朝著我微笑地說道:“的確,你我二人,算得上是有緣。”

  面對著這樣的對手,我并沒有顯露出蚩尤戰法的狂傲來,而是恭恭敬敬地說道:“在與天王交手之前,我得先感謝一下你當年的不殺之恩。”

  王新鑒于我,有兩恩。

  第一便是當年在神仙洞府里,他追殺符王李道子之時,并沒有將當時還宛如螻蟻一般的我給順手捏死,甚至連李師叔祖留給我的珍貴符箓,都不屑一顧。

  此為其一,為饒命之恩,而第二件恩情,則是當年茅山大開山門,他曾經與我師父陶晉鴻爭著收我為徒。

  此乃賞識之恩。

  不過這所有的情分,在王新鑒誆我吹滅了李道子的續命蠟燭之后,就已經一刀兩斷了。

  我與他之間,只有仇恨,只分生死。

  當然,該講的話,還是得說的,而相對于我,王新鑒則顯得輕松許多,他瞇眼瞧了我好一會兒,方才長長一嘆道:“長江后浪推前浪,一浪還比一浪高。老夫這輩子,罕有后悔之事,當年最開始沒有能夠殺你,然后又不能把你引入我道,每每回想起來,都止不住扼腕稱嘆,遺恨不休啊……”

  面對著氣勢逼人的王新鑒,我顯得無比平靜,仰著頭,說道:“志程其實對天王一直都心懷仰慕,只可惜造化弄人,變成了如今這般模樣。”

  王新鑒冷冷一笑,向前走了一步道:“堂堂蚩尤轉世,結果沒想到落在了那幫鳥人手里,搞得狼變成了狗,說話也是這般虛偽!”

  他這一步向前,我頓時就感覺仿佛有一座大山朝著我逼將而來,心臟頓時就忍不住跳動了一下。

  不過很快我就穩住了心神,并不在意王新鑒的譏諷,而是平靜地解釋道:“天王一生,光輝璀璨,的確是值得許多后輩敬仰,我也一樣;不過唯一可惜的事情,在于你走錯了道路——得道者多助,失道者寡助,方才走到了今天這種窮途末路之中來。”

  兩人爭鋒相對,總而言之就是一句話,叫做“道不同不相為謀”。

  我們彼此都形成了獨特的世界觀,自然是誰也說服不了誰,不過倒也沒有立刻劍拔弩張,王新鑒也沒有先前那般氣勢逼人,而是沖著我搖頭說道:“我最沒有想到的,是你居然殺了彌勒。”

  談到這個話題,我頓時就燃起了強烈的好奇心來。

  我問他道:“有句話不知道當不當問——天王你為何要把彌勒扶持成當今的邪靈教掌教元帥呢?你就那么確定,他能夠帶著邪靈教,重返輝煌么?”

  兩人即將決戰,分出生死,王新鑒倒也不瞞我,對我說道:“你應該能夠猜到一些吧?”

  我點頭說道:“是,如果我猜得沒錯的話,彌勒,應該就是當年離奇失蹤的沈老總轉世,而你之所以將他推到那個位置,只不過是將原本屬于他的東西,還給他而已。”

  王新鑒長嘆道:“能夠至今都沒有被蚩尤控制,你果然如我所料,是一個聰明絕頂的人物。”

  我不理會王新鑒的贊嘆,而是問道:“只是,不管如何轉世,沈老總就是沈老總,彌勒就是彌勒,兩人的心,終究還是不同,難道天王就不擔心過狡兔死,走狗烹的下場么?”

  我的發問,直指內心。

  王新鑒聽到了這話兒,突然笑了,沖著我說道:“看你什么都曉得的樣子,那么我問一句,你覺得你我之間,是否也存在著某種聯系呢?”

南無袈裟理科佛、 說:
之前有讀者提出后來的王新鑒身材猥瑣瘦小,這里可以得到解釋。
道事的結尾,從一開始,在我偶的想法中,也不會如蠱事那般天上地下的熱鬧,也不會有各種各樣古怪的深淵來客,只有一場風輕云淡的決斗,
一如葉孤城與西門吹雪的紫禁之巔之戰。
至于結局如何,很多人或許知曉,但是我保證你們一定會意外。
會的,一定會,小佛從來不按常理出牌。
謝謝大家的理解和支持,么么噠!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