終卷 第九十九章 烏云覆頂,極致力量

  啊?

  王新鑒的話語讓我下意識地愣了一下,不知道他為什么會把話題引到了我與他的身上來,過了好一會兒,方才問道:“你我之間,也有關系?”

  那高大得宛如天神一般的壯漢臉上露出了神秘一笑。平靜地說道:“我記得,彌勒身邊,有一個大肚子的魔猿……”

  我的眼皮一跳,咬牙切齒地說道:“它叫胖妞!”

  王新鑒搖了搖頭,眼神在一瞬間就變得深邃了起來,仿佛陷入了亙古久遠的回憶之中去,過了好一會兒,他方才幽幽地說道:“在很久很久以前,它的名字,叫做莫離!”

  莫離?

  這名字怎么聽著那么的耳熟,我腦子里咯噔一下,記憶好像也慢慢松動了一些,眼前卻是浮現出了在徐家坳后山蚩尤遺跡之中。那個懶洋洋扛著棍子的疲懶猴子來。

  緊接著,我突然聽出了這話語里面的深意,詫異地指著王新鑒,大聲喊道:“什么,難道你也是……”

  王新鑒摸了摸滿是絡腮的胡子,平靜地說道:“很久很久以前,我曾經被人叫做雨師。”

  雨師!

  當王新鑒說起莫離的時候,我還是似曾相識,但是當從他口中吐出“雨師”二字來的時候。我終于明白了王新鑒的身份。

  魔將——王新鑒居然和胖妞一般,都是魔將。

  雨師又名萍翳、玄冥,還沒有名列神位之前,又叫做赤松子,乃西方白虎七宿的第五宿。

  他曾經是神農氏的屬下之臣,《列代神仙通鑒》中說他形窖古怪,言語顛狂。上披草領,下系皮裙,蓬頭跣足。指甲長如利爪,遍身黃毛覆蓋,手執柳枝,狂歌跳舞,后神農氏崩,此人便投靠了蚩尤,與風伯飛廉一起,同為蚩尤座下大將。

  此人是在蚩尤麾下時名聲大噪的,他與風伯飛廉一起,興風作浪,行云布雨,隨同蚩尤與黃帝在逐鹿交戰,九戰九捷。差一點兒就將人族領袖黃帝給一鍋端滅。

  只可惜后來黃帝得了九天玄女所助,逆轉局勢,一路強殺,雨師與風伯心驚膽戰,慌忙降伏,最后被列入了道教俗家神仙之列。

  當然,這些都是上古之時的神話傳說,雨師到底有沒有投降黃帝,我不得而知,但是此刻卻知道面前的這個王新鑒,實在是大有來頭。

  雨師雖然是戰神蚩尤的手下,但并不是說就完全臣服于它。

  這家伙后來又被納入了道教的神仙體系里,被人民供奉祈雨,不知道吃了多少年的香火,一直到后來被四海龍王所取代,方才漸漸地退出了歷史的舞臺。

  如此說來,蚩尤說是有九九八十一個兄弟,但是兵敗而亡之后,未必會有那么多人跟從。

  指不定有多少人叛逃而走。

  那么,我面前的這一個家伙,是否也是與蚩尤離心離德的呢?

  王新鑒瞧見了我眼中的震驚,曉得我想明白了這一切,繼續說道:“如你所想的一般,蚩尤重返世間,想要奪回曾經屬于它的一切,但是當今的世界,整個天地意志,都已經被徹底扭轉,它單槍匹馬,根本就什么也做不成,于是才有了我們這些人,在近百年間,陸陸續續地降臨。所為的,就是給你,也就是蚩尤保駕護航……”

  我滿心震撼,下意識地問道:“既是如此,你為何會與我為敵?”

  王新鑒的嘴角突然浮現出了一抹怪異的笑容來,沖著我說道:“你若是我,在明白了自己的身份之后,是否真的愿意為了那個不靠譜的老主子,賣命呢?”

  聽到他的話語,我終于明白了。

  原本的歷史上,雨師這個搖擺不定的家伙,就已經成為了叛徒,盡管我不知道為何他會再一次被蚩尤選中,成為保駕護航的魔將之一,但是當他真正覺醒之后,未必就會為此賣命。

  而且還有一個很重要的事情,那就是雨師是雨師,王新鑒是王新鑒。

  正如同蚩尤是蚩尤,我是我一般。

  每一個轉世之人,除了前世的記憶之外,還有一個本我,這個本我,也有著自己的人生和意志,并不都愿意為以前的意志所同化和左右。

  所以王新鑒到底要如何,并不會受到這個身份的限制。

  更何況,我還不是蚩尤。

  想明白這些的我,嘆了一口氣,然后說道:“這么說來,那沈老總,就是為你點醒記憶之人,對吧?”

  王新鑒說道:“對,別的不說,就這一點,他對我有恩,所以即便是他成了彌勒,我也會堅守當年的承諾,將所有的一切,都還給他。只可惜,還沒有等我交接完一切,他就死在了你的手上——雖然這也省了我防范他的布置,但是這對于我來說,實在不是一件好事。”

  我冷笑著說道:“沒有人生目標了對吧?不如這樣吧,你臣服于我,如何?”

  王新鑒不屑地說道:“你真的以為自己就是蚩尤?陳志程,你就是你,一個得志便猖狂的無知凡人,你知道對你最為忠心的莫離為什么最后還是離開了你不?一切都是因為,現在的你,不過就是那幫鳥人的走狗而已。”

  不!

  王新鑒說什么都可以,但是不能拿胖妞來說事兒。

  因為,它是我的逆鱗。

  心中一股怒火升騰,我指著王新鑒怒聲吼道:“既然如此,那就讓你瞧瞧,一個區區凡人,到底是如何將你這雄霸百年江湖的毒瘤給切除的吧。”

  飲血寒光劍!

  我一伸手,那把赤紅如血的魔劍就從我的懷中倏然射出,在半空之中劃了一個圈兒之后,帶著我,朝著王新鑒陡然刺去。

  奇襲!

  蓄了一整天勢的飲血寒光劍顯然要比我更加激進和好戰,一出現在當空,立刻與空氣陡然摩擦,整個空間驟然憑空升高了好幾度,而后那紅色光芒,也在一瞬間充斥在了整個烏云頂之巔。

  這劍疾,快得宛如閃電,然而王新鑒卻沒有絲毫退讓,而是向前猛踏一步,朝著我遙遙拍出一掌。

  我曾經跟無數強者對陣,但是卻從未有瞧見過一揮便將天地給吞噬了的掌法。

  王新鑒的一掌,能夠將天地之間的光芒,都在瞬間收斂。

  剩下的,只有寂滅。

  在對方出掌的一瞬間,我立刻明白了他掌法之中的奧妙,這是一種類似于我師父“至道”、李道子“符生”乃至于蚩尤“戰意”的一種至高境界。

  這掌法除了容納天地的奧妙之外,還有一個特點,那就是剛猛。

  一往無前的剛猛,就仿佛整個世界橫呈在他面前,他都會毫不猶豫地一掌拍過去,將這個世界都給崩爛掉。

  我可以肯定,這世間九成五以上的修行者,都未必能夠逃得過他這吞天噬地的一掌。

  當然,我是剩下的零點五。

  魔劍加速,快、快、更快,當世界陷入一片死寂的時候,唯有快,方才能夠超越那黑暗的蔓延。

  破!

  就在我即將要被這黑暗給吞噬了的時候,手中的劍在一瞬間爆發出了強大的力量來,將前方的無盡黑暗,給撕扯成碎片,緊接著劍勢不停,徑直向前,卻是將前方突然出現在我面前的一塊巨石給陡然刺中。

  受到巨石的阻擋,魔劍的沖勢終于停滯了下來,不過在下一秒,這塊高大五米的巨石卻被高速顫動的飲血寒光劍給震成無數的碎塊。

  轟!

  漫天飛舞的石雨之下,我沒有任何停滯地揮劍一斬,正好與王新鑒跟隨而來的攻擊相撞。

  鋒利無比的飲血寒光劍,正正地斬落在了王新鑒的一雙肉掌之上。

  倘若是往日,依著飲血寒光劍的速度和力量,任何阻擋在它面前的物體,都會如剛才那塊巨石一般,化作粉碎,然而這一切都在王新鑒的手掌面前,失去了那無往而不利的神秘光環。

  鐺!

  魔劍斬落在這手掌之上,竟然傳來了一陣金屬之聲,一股巨大的爆響以交擊處為中心,朝著四周擴散而去,將整個天地都給徹底震響。

  巫山之巔,力量與力量之間,在做巔峰對決。

  我手中的魔劍,根本就破不了王新鑒那橫貫全身的勁氣,不但如此,而且還有一股磅礴到了極點的力量,朝著我洶涌撞來。

  這是人么?

  王新鑒整個兒,簡直比我手中的飲血寒光劍還要堅硬,就算是我用盡了全部的氣力,都沒有辦法破開他一點兒皮肉。

  難道,這就是那“天王增玉功”修行到了極致時的效果么?

  若是如此,他王新鑒真的就無敵了?

  我不信,甚至連一絲退讓都沒有,而是咬著牙,將蚩尤附身時所籠罩著我的戰意,在這一刻全部灌注于我的身體之內,然后憑著強橫無比的魔體,以及深淵三法之土盾,硬生生地跟王新鑒拼了一記。

  這一下,方才是我畢生所領悟的最高境界。

  大道至簡。

  在這一刻,我拋掉了所有的心法、戰技以及無數影響我戰斗意念的東西,將畢生的力量,都傾瀉于此。

  王新鑒似乎也在這一刻陡然發力。

  雙方都在交手不到片刻之后,如賭博一般,拼這一下了。

  孰勝孰負?

  我與王新鑒同樣期待著結果,然而讓我們詫異的是,最先受不了的,并非我們兩人,而是我們腳下的土地。

  轟!

  整個烏云頂,都在顫動!

南無袈裟理科佛、 說:
今時今日,歷經了無數艱難險阻的陳志程,終于掙脫了出來,與那個傳奇一起,站立在了巫山之巔。
誰能勝?
誰又敗?
……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