終卷 卷尾語:絮絮叨叨的一堆話兒

  自今日起,苗疆道事進入一個階段性的完結過程,因為后續還會每隔一段時間,放出努爾、小觀音、王朋、虎皮貓大人、北疆王、林豪、七劍“張勵耘、林齊鳴、小白狐兒、布魚、董仲明、白合、朱雪婷”等人的番外集,所以本章也就不能算是完本感言了。

  不過不管是與不是,作為一個階段性的完結,我都特別想跟你們分享一下我的心情和感受。

  在2014年6月8日22:23的時候,這樣一個學生結束高考的特殊日子,小佛來到了黑巖,寫下了第一章,開啟了《苗疆道事》的篇章,也算是正式起航了。

  當天,好多兄弟從四面八方聞訊而來捧場,無數的評論、點擊、投票和鼓勵,讓小佛忐忑的心中頓時就覺得無比溫暖。

  這是那種朋友的感覺。

  就如同前兩個月,苗疆的書友無悔一生、散人和狐貍過來找我玩兒,素未蒙面的幾個人,在一起喝大酒的感覺一般。

  我很幸運,因為認識了你們這些朋友。

  在這里,同時也要感謝許多人,比如我的總編一葉漂洋過海,盡管《苗疆道事》屬于慢熱型的文章,前期開頭并不算緊湊,但是他依舊一如既往的支持我,甚至連龍套出場就掛掉的情況下,還不斷給與我幫助。

  這種精神,讓我實在很感動,早知道他人這么好,那個龍套就不寫掛了,多活幾天也好。

  除此之外,還得感謝我的好基友撫琴的人,有一段時間總是陪我一起拼字,以及在黑巖認識的許許多多的作者朋友,很多人知名不具,因為如果寫下來,就實在是排不完了。

  感謝你們每一個作者對我的鼓勵和支持,也感激黑巖其他的工作人員和編輯,如果還有機會舉行年會,我們再把酒言歡。

  上面是感謝,然后談一談我個人的事情。

  2014年是一個很特殊的一年,這一年,小佛辭去了工作,開始了一個專職作者的過程,其間經歷了許許多多的坎坷,比如跟朋友一起做的生意失敗拉,比如各種各樣的事故,不過那都不說了,我們說一些好的,那就是在去年苗疆蠱事出版了,并且在去年八月份,小佛在上海舉辦了人生之中的第一個簽售會,認識了上海附近的一大幫朋友,跟四月、依韻他們面基,然后就是苗疆蠱事的影視進入立項階段,盡管一直在跟總局不斷斗爭,不過還是朝著一個好的方向走去。

  寫苗疆道事的這一年多,我們的書創造了很多個奇跡,不但長期霸占了黑巖最重要的金磚榜單,而且各項指標也一直排在前列,這些成績,除了我自己的努力,最大的,其實都是你們給的。

  沒有你們,小佛什么也不是。

  不過小佛這個人,從來都是不喜歡多說話,只喜歡將自己的心情,表達在文字里面,這一年多來,不管發生了什么事情,小佛基本上都保持著一種高頻率更新的狀態。

  這種速度絕對超過了蠱事時期,幾乎每天都在加更,這使得不加更,變成了一種偶爾狀況。

  這個堅持,就是我對你們的回報。

  苗疆道事寫到一半的時候,今年三月,小佛的女兒終于降生了,這是一個十分疲懶的小屁孩子,預產期超過了兩個多星期,打了三天催產針,都還不肯出來,最后剖出來一看,我擦咧,八斤一兩。

  真肥……

  在此之前,我曾經想過很多個名字,為了證明自己有文化,我還特意弄了一本康熙字典,想要好好弄一弄,然而當我瞧見這小家伙的小鼻子、小眼睛的時候,卻突然笑了起來。

  這不就是朵朵么?

  于是,小佛家的閨女,名字就叫做陸朵,這個嗚嗚哇哇的小屁孩子,從此走進了小佛的生活里來。

  之所以取這么一個名字,不僅僅是因為朵朵這個名字,在我心中占據著很重的分量,也是想讓關注小佛這么多年的讀者朋友們也能夠感受到我的那一份心情。

  你們都是朵朵的干爹干媽。

  當然,這是一個甜蜜的負擔,小佛也應該更加努力,一是為了回報大家的關心,二是給朵朵掙點兒奶粉錢啥的。

  說完這些瑣碎的事情,小佛再講一講《苗疆道事》本身。

  事實上,在一開始的時候,小佛其實是想換一個類型,講另外一個些列的故事,調節一些自己的心情。

  不過這個決定,遭到了一葉的反對,他告訴我,苗疆蠱事的成功,并不代表著以后的成功,你在寫完苗疆蠱事之后,應該還有很多很多的故事要講出來,為什么要把它給憋著呢?

  于是就有了苗疆道事,有了黑手雙城。

  一開始的時候,我有點兒想得太過于簡單,覺得像黑手雙城這樣一個有魅力的人物,實在是好寫得很,然而寫了一段時間之后,我有些后悔了。

  是的,有著苗疆蠱事這么一個大部頭的珠玉在前,想要寫好一個前傳,實在是一件不可能的事情。

  首先要面臨的一個問題,就是銜接。

  什么是銜接?既然是苗疆三部曲,那么彼此的世界就應該是想通的,無論是人物,還是事件情節,這些都應該能夠聯系到一切,而且不能有錯誤。這件事情簡直是難為死我了,你們要知道,苗疆蠱事長達四百多萬字的篇幅,里面的每一個人物、每一個伏筆,都需要和苗疆道事牽連起來,這是一件多么恐怖的事情,你們知道么?

  所幸小佛因為對于苗疆的熱愛,使得對這里的每一個人物,都印入了腦海里,這才不至于那么吃力。

  除了全場的把控,還有不斷反復的閱讀,筆記和人物列表,這些都是一件能夠把人逼瘋了的事情。

  所幸的一點事,大體上,小佛是完成了這件幾乎不可能的事情。

  苗疆道事和苗疆蠱事,各為獨立的故事,然而又彼此牽連,在這樣的一個過程中,小佛不但展示出了整個大時代的人情面貌,而且還將各種人物之間的關系給圓潤了起來,幾乎都沒有什么大體的錯誤,細節方面,也能夠嚴絲合縫的連接上來。

  這就是系列作品的魅力。

  因為它就是一整個世界。

  說著說著,就有點驕傲了,當然,不管怎么講,都會有人給我指出不足之處,前天還有一個人在QQ上給我抬杠,跟我爭論三十三天之上的事情,說望月、張天師他們不可能不知道……

  事實上,三十三天我都還沒有寫,你就確定張天師他們知道,我也是沒辦法解釋。

  很多朋友提出來的意見,其實我都可以給他解釋,不過我大部分時間還是選擇了沉默,這是我學會的新技能,有的時候,爭辯一萬回,不如沉默。

  書里見。

  很簡單的話語,一個男人,選擇沉默,比選擇爭辯要難得多,不過卻也能夠修養心性。

  苗疆道事到今天為之,算是一個階段性的小結了,以后會不定期的更新相關的人物番外,主要的目的,就是想要補償一下第一人稱視角的遺憾,因為有很多東西,不能夠一一展現出來,特別是想黑手雙城一樣的人物,他的世界,跟陸左這種家長里短是不一樣的,他站的很高,想得很遠,所以必然會有一些事情照顧不到。

  這個沒辦法,所以我會通過這種番外來彌補。

  當然,VIP部分的章節已經更新完畢了,以后即便是有,也都是免費的,這個大家放心,小佛節操滿滿。

  那么,需要說再見么?

  不需要的,為了對我期待滿滿的大家,為了給俺家朵朵掙點奶粉錢,為了那沉沉的房貸,小佛依舊會嘔心瀝血,加油開工的,新書依舊會在黑巖連載,是一個已經在我肚子里面轉了一年多的故事,它很有意思,都已經快要溢出來了。

  套用一句好基友撫琴的人的一句話,這本書,是寫給我女兒的。

  它一定很好看,相信我。

  新書正在磨合期,跟一葉磨了好幾稿,盡量做到最好,到時候能夠奉獻給大家一個不錯的開局。

  我會盡快,盡快跟大家見面,相信我。

  關于新書的消息,大家可以關注我的新浪微博“南無袈裟理科佛”,也可以關注我的微信公眾平臺“南無袈裟理科佛”,或者你可以直接加我的QQ:2865460817,查看我的空間。

  不過加過的人應該知道,小佛一般不聊天,如果發信息我不回復,這個請理解。

  好了,之前寫完苗疆蠱事,寫完本感言的時候,哭得一塌糊涂,是因為感覺會失去很多的朋友,然而現在不會,因為小佛只是給自己放了幾天小假,接著很快就會回來。

  你們放心,我一直都在,在等著你們。

  也放心,苗疆的世界,一直會延續,正如“養雞專業戶”所言,還有更多更精彩的故事,在等著你們呢……

  好了,啰啰嗦嗦一大堆,不講了,在此鞠躬,謝謝。

  等我回來哦。

  對了,這里還得向所有給小佛捧過玉佩以上、但沒有冠名加更的讀者朋友們道一個歉,盡管天天加更,不過還是可能沒有補上,之前唐風有給你們要過通訊地址,小佛這里特別做了一個神秘禮物,到時候會寄給您,也算是給諸位的一個小小補償吧,請期待驚喜。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