夢里尋她千百度,那人姓王

  同樣的林子,不同的樹屋。

  兩個女人坐在窗檐邊,眺望遠方的林子,在東邊的盡頭,有傳來猛獸的吟嘯聲,直穿云霄之上,然而卻并沒有引起任何人的恐慌。

  因為今天是一個特別的日子,所有的生物都在忙著一件事情,那就是繁衍后代。

  充斥在整個世界之中的廝殺、憤恨、弱肉強食,在這一刻,仿佛都變得不是那么重要,穿梭在林子之間的風,都是那么的柔軟。

  林楚楚睜著一雙水汪汪的大眼睛,一顰一笑,不知道讓多少男人垂涎,不過她卻顯得十分落寂地托著香腮,輕聲嘆道:“小觀音,你說梁大哥都走了這么久,怎么也沒有一個消息啊?”

  旁邊的小觀音從始至終,都是一副十六七歲的少女模樣,不管是剛剛來到這兒,還是已然成為了無數人位置仰望的信仰圖騰,都是如此,平日里在外人的眼中,這位小姑娘就如同神靈一般,無所不能,然而只有在原來的四人組里,她才會顯現出天真可愛的本性來。

  聽到楚楚的話語,小觀音狹促地眨了眨眼睛,沖著她笑道:“怎么,想你家努爾大哥了啊?”

  楚楚頓時就有些嬌羞地說道:“什么啊,他又不是我家的……”

  小觀音眨著眼說道:“時間無難事,只怕有心人。都說男追女,隔重山,女追男,隔層紗,這些年來你對努爾大哥的心思,我又不是看不出來,說實話,你真的喜歡他,就直接跟他說唄,為什么要一直藏在心里?”

  她說得直接,楚楚卻低下了頭來,咬著嘴唇,過了一會兒,她方才說道:“我、我配不上梁大哥……”

  小觀音嘆道:“過去的事,都已經隨風而去了,你若是一直沉浸于往事,又怎么可能把握住現在的幸福呢?楚楚,冥河一洗,轉瞬之間,現在的你,已經不再是以前的你了,你又何必執著?”

  楚楚低下頭,仿佛回憶起了某些不好的事情,神情有些黯淡。

  小觀音見她心結難解,卻也不催促,并不著急幫著解開,而是仰著頭,微笑地說道:“不知道努爾大哥這次回去,是否會跟陳二哥打一架——哎,你說,他們兩人若是真的打起來,你覺得誰會贏啊?”

  楚楚理所當然地說道:“自然是梁大哥了,他有吞吐天地之氣勢,力拒群魔的威嚴,一棍子能夠破開虛空,天底下,有幾人能如他這般?”

  小觀音卻搖頭,平靜地說道:“你覺得陳二哥不如他?”

  楚楚說道:“我也就那日在死亡之谷見過他一面,雖然當日他似乎還勝過梁大哥一籌,但我不相信此刻的他,能與梁大哥一戰。”

  小觀音笑了笑,也不反駁。

  人判斷事情,總是會摻雜自己的情緒在里面的,楚楚自然希望與自己朝夕相處的努爾更強,正如她當日覺得自己的師兄彌勒能夠戰勝陳二哥一般。

  然而事實上呢?

  師兄最后也還是沒有能夠戰勝他,不但這一世被斬殺,就連處心積慮、重塑之身,也最終被他培育出來的陸左和蕭克明滅掉了去。

  那個男人,遠遠要比大家看著的,更加神秘。

  小觀音想得出神,而旁邊的楚楚卻有些意猶未盡,努爾不在身邊的日子,她顯得有些無所忌憚,摟著旁邊的軟妹子,楚楚問道:“小觀音,你到底在想些什么呢?”

  小觀音嘴角一翹,對楚楚說道:“我在想啊,若是你跟努爾大哥走到了一起來,那么張大明白那憨貨可怎么辦呢?”

  她的話語說得楚楚一陣嬌羞,撓著小觀音的胳膊窩兒,低著頭笑道:“他該怎么辦就怎么辦唄,跟人家有什么關系?”

  小觀音一臉正經地說道:“怎么沒關系,人大明白可是一直都喜歡你,誰都看得出來呢。”

  楚楚有點兒發愁了,捧著臉說道:“唉,這可該怎么辦呢?”

  拒絕人這事兒,她這輩子做過沒一百回,也有八十回,但問題就在于張大明白不同,這個從茅山走出來的道士,為人豪爽熱情,大大咧咧,這些年來跟她們一起相依為命,倘若是傷到了他的心,可真的是有點兒不好處理呢。

  情字一劫最傷人,這事兒倘若是處理不好,還真的讓人遺憾。

  小觀音瞧見她開始憂慮起這件事情來,不由得笑了,掐著對方如花的臉蛋說道:“小姐姐,你思春了啊……”

  楚楚感覺到自己的臉蛋兒有些發燙,捂著臉說道:“難道你就沒有?”

  小觀音仰起頭,點頭說道:“自然沒有。”

  楚楚捧著小觀音那如花的小臉兒,看了又看,不由得有些可惜:“為什么呢,按理說不可能呢,難道在你心里,這世間就真的沒有一個人,能夠走入你的心里?”

  小觀音閉上了眼睛。

  她想起了自己的大師哥,一個光著腦袋,曾經很愛笑的少年,那個少年的背影,一直充斥在她懵懂的心靈里。

  她曾經以為那就是愛,然而到了后來,她才知道并不是。

  當年黃河口一役,當他的口中說出那絕情的話語時,小觀音心如死灰,離別人世,心中一點兒牽掛都沒有了。

  凡塵俗世,不陪你走。

  從此之后,天涯獨行。

  這是她自殺之時,心中所有的感受,不過所幸的事情是,這些年來,她其實一直都不孤獨,有努爾、張大明白和冥河漂來的林楚楚,這些并肩而戰的朋友,以及那些她需要守護的人兒,才是她一直以來的心靈支撐。

  然而,小觀音真的不需要愛情么?

  重新睜開眼睛來,小觀音從懷中摸出了一把折扇來,遞到了楚楚的手上。

  這折扇是林楚楚認識小觀音這么多年以來,第一次瞧見,骨架是金屬所制,上面鍍了一層金,然后紋刻著重重罕見的符文,楚楚試圖將那折扇打開,想瞧一眼扇面的模樣,然而無論她如何努力,都沒有辦法打開來。

  別看林楚楚如此嬌柔,但她能夠在冥河之中而不死,又能夠跟努爾、小觀音和張大明白這些人走在一起,自然是頂端厲害之人。

  這世間,怎么可能有她打不開的折扇?

  沒想到林楚楚越用勁兒,那折扇卻越是紋絲不動,仿佛里面有什么力量,將其死死封印住了一般。

  小觀音瞧見林楚楚臉憋得通紅,微笑著將折扇拿了過來,輕輕一搓,啪,那折扇卻是打開了來,露出一副宮裝仕女圖的扇面,林楚楚瞧了一眼,那畫上的美人兒,跟小觀音可有七八成相似。

  林楚楚指著扇子問道:“我為什么打不開它?”

  小觀音瞇著眼睛笑道:“我娘曾經告訴我,這世間能夠打開這折扇的人,也就是打開我心扉的人;所以如果真的有人能夠走入我的心中,那應該就是打開這個折扇的人吧?”

  楚楚不由得萬般好奇起來,拉著小觀音的手說道:“快告訴我,這世界除你之外,真的有人能夠打開那折扇呢?”

  小觀音搖頭,說沒有,一個也沒有。

  楚楚望著那折扇上的宮裝美女,越看越好看,問道:“小觀音,這是你娘么?我怎么從來沒有聽你說起過呢?”

  小觀音將折扇輕輕一扔,放開手,那折扇居然直接懸浮于半空中,而扇面上的美人兒,卻仿佛透出了紙面,直接活過來了一般。

  她看了好久,這才緩緩地說道:“我以前也忘記了,后來才想起來的……”

  每個人都有秘密,小觀音不愿意多談,楚楚也不勉強,不過女人終究還是有些八卦之心的,她拉著小觀音的胳膊,不斷搖晃道:“小觀音,你不是精通推算卦術么,你自己有沒有算過,到底誰是你的真命天子啊?”

  小觀音的臉突然有些紅,點了點頭。

  這情況讓楚楚十分激動,趕忙喊道:“到底是誰,到底是誰啊?”

  小觀音抿著嘴,過了好久,方才說道:“以前我推算的時候,總是不明了,也只是這幾日,努爾大哥破開虛空之后,我才能夠找到一點兒線索,今天夜里,我會再卜一卦,如果確定了是那人的話,再過三天,我想去看他一眼,驗證一下。”

  楚楚興奮地問道:“那人,我認識么?”

  小觀音搖了搖頭,目光一下子變得無比地深邃起來,又過了好久,她才說了一句話:“那個人,姓王……“

南無袈裟理科佛、 說:
夢里尋她千百度,那人姓王
隔壁老王的王

1條評論 to“夢里尋她千百度,那人姓王”

  1. 回復 2016/03/21

    小觀音的二師兄

    王秋水?呵呵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