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卷 第五十六章 蛟龍出水,佛光頓悟

  這條通向樓梯臺階的通道,高五米,寬七米,可供汽車勉強行走,我們伏在顛簸的象背上面,不敢直立。

  這是我第一次騎象,印象中溫順遲緩的大象一旦撒腿沖鋒起來,竟然可堪戰馬,幾乎沒有反應的時間,就霍然闖入了薩庫朗布置的十米長蛇陣。這些長蛇之前并沒有在,顯然是降頭師們剛剛從某處驅趕而來,還處于行進之中,來不及盤身,然而當我們沖陣的時候,全部都高高昂起蛇首,一待接近,立刻彈跳而起。

  地上那密密麻麻的長蛇到底有多少條,這我真的不得而知,然而觸目之處皆是。

  五步蛇、竹葉青、眼鏡蛇、蝮蛇、金環蛇……紅色、黑的、白的、綠的、環形的……霎那之間,一股龐大的吐信子聲頓時彌漫,這氣勢陰森冰冷,換作是人類,定然沒有幾個敢慷慨赴陣,然而虎皮貓大人領導下的這伙野獸雇傭軍,發揚一不怕苦、二不怕死的優良作風,硬著頭皮沖了上去。

  然后,我們聽到了無數的哀鳴聲傳來,不斷有野獸轟然倒地。

  與此同時,不知凡幾的長蛇被無數肉蹄踩成了泥漿。我什么都做不了,在劇烈的顛簸中,唯有緊緊抓住大象的背脊,不讓自己掉下去。整個沖陣過程并不長,轉瞬即逝,然而虎皮貓大人指揮的動物大軍,卻在這一道死亡生命線中消失了一大半。

  終于,我們沖到了血色巨人和黑袍法師一伙人的面前來。

  剛才沖陣之前我就在打量那個血色巨人,其實用這詞語概括它并不是很準確:雖然同樣有四肢、并且是直立的,但是這個兩米五以上身高的恐怖家伙,就像是一個手藝最差的裁縫將無數血淋淋的肉塊縫制在一起而形成的東西,渾身都散發出一股讓人欲嘔的尸臭,彌漫在整個空間里。它的五官扭曲,眼睛小,像兩個白色的玻璃珠子,有一口可以媲美咒靈娃娃的牙齒,渾身濕嗒嗒的,連它旁邊的黑袍法師都厭惡。

  見我們沖擊毒蛇陣,那一伙黑袍巫師在那個中年婦女的帶領下,往旁邊的通道撤離,唯有那丑陋的血色巨人,蹲下身子,嚴陣以待。而在他旁邊,是一頭被吃了一小半的大象尸體。

  領頭的大象跟這個怪物轟然撞上,重達五噸的身體和奔跑攜著的勢能將它給撞飛了去,久久難以起身。然而這頭大象再也承受不了身上的痛苦,頹然倒地,砸出重重的聲響。象鼻子無力地在上空揮揚,而那上面,還爬著好幾條花綠綠的長蛇在。空中的虎皮貓大人大叫:“快點殺了那個吹笛子的吊毛,蛇群是由他控制的……”

  小叔本來坐在頭象背上,頭象倒地,他一個倒空翻便落了地。身形一穩,立刻悲聲大叫,干脆利落地將雷擊棗木劍,朝那個長相十分猥瑣的黑袍巫師刺去。

  那個吹笛子的家伙倒也機警,轉身就往旁邊逃,而他的同伴紛紛出手相攔,一條豺狗身披著四五條長蛇從黑暗中奔出來,一口咬在了他的腿上,痛得他哇哇直叫。小叔一劍蕩開好幾個護衛的長矛掩護,再刺一劍,直取喉結之處,氣勢如虹。然而這劍到了半中間,就繼續不下去了,因為一個護衛用自己的軀體擋住了這一劍。小叔勁氣吐動,那人便栽倒在地,而吹笛男卻得以逃走。

  就在他即將隱沒到另外一道門廊的時候,一直在空中壓抑著身形的食猴鷹,在虎皮貓大人英明正確的領導下抓準了時機,將這個家伙的雙肩提起,折轉扔回了那邊的蛇群中。

  然而吹笛男之所以能夠操控群蛇,就是因為這些長蟲已然熟悉了他身體的氣味、聲音的頻率以及說不清楚的生命磁場,不但沒有攻擊他,反而將他給托起來。控蛇到了如此地步,也算是一個成績斐然的降頭師了,然而他的生命最終還是沒能延續多久,將他丟棄在這里的食猴鷹俯下身子,堅硬如鋼的黑色鳥喙如同敲破蛋殼一般,將他這孕育著無數知識的頭顱,給果斷敲破。

  一個擅長大規模控蛇的頂級降頭師(成百上千條蛇的控制,可當此殊榮),就此隕落。

  一過蛇群我們就紛紛跳落地上,奔走向那個樓梯式斜坡。沖上那里,再過一個陣地,便能突破出去。

  最讓我們擔憂的五號人物黎昕并沒有如我們想象的那樣站出來阻攔,反而是頭也不回地帶領手下,往拐角的通道撤去。我們也顧不得這些,紛紛拍打剩余三頭大象身上的毒蛇,然后在吃痛的它們帶領下,往上面狂跑而去。那十米斜坡原本設計為可讓汽車行走,倒也寬闊,只是角度有些大,有些難行。

  野獸大軍能夠沖到這里的并不多,數量最多的是一群紅面獼猴。它們因為攀附在了大象和其他野獸的身上,而避過了大部分的蛇群。驅蛇人一死,蛇群大亂,四散翻滾,毫無目的地攻擊。

  虎皮貓大人在我頭頂大聲地干嚎著:“我艸,我的小弟們啊……咋就剩這幾個歪瓜裂棗了?枉我燃燒了幾年的生命力啊……”

  它是如此傷心,英雄淚滾滾落到了我的頭上,害我以為是它的鳥屎。

  咦,鸚鵡有眼淚么?

  當我們沖上斜坡樓梯的時候,一直在打醬油的老和尚巴通突然回轉身去,在兩秒鐘之內結了一個復雜的手印,然后雙手平推,口中高喊:“南方寶生無量佛,光明無限……”

  我一愣,突然感覺空間微震,一股無中生有的氣息憑空出現,然后我居然隱隱看到有一個三米多高的佛陀,出現在老和尚的背后。這佛陀似乎只是幻覺,剛在我的視網膜上留下一點痕跡,就立刻消弭。

  佛陀驟然幻化出一個紅、橙、黃、綠、青、藍、紫的七色光環,中央虛明如鏡,非云非霧起層空,異彩奇輝迥不同,老和尚的身影被瞬間放大數倍,他雙手前推,而這人影也前推,正是“云成五彩奇光,人人影在中藏”,神奇非常。而隨著這佛光一現,氣勢往前碾壓,所有朝這邊游來的毒蛇,都紛紛倒卷回去,不敢觸其鋒芒。

  這種由心靈而形成的光芒,如斯厲害,我的腳步都不由得一僵。

  老和尚的這一下,讓我的腦子里頓時靈光一閃,一種明悟浮上了心頭,接著霎那間有無窮的快樂、幸福、美好和無比的憧憬,一瞬間就撞擊到我心靈深處,對力量的掌控,似乎感覺一下子就上了一個臺階。然而這美好的感覺一閃即逝,我再去找尋,卻難以把握。

  這種感覺讓我有一種吐血的沖動,無奈之下,站在坡頂往下看,越過群蛇,只見通道盡頭空蕩蕩,唯有善藏法師一個人,臉上帶笑。

  他在用一種憐憫的目光,遙遙地看著我們每一個人。

  他的笑容讓我有一種不祥的預感。

  果然,隨著一聲轟隆隆的響動,從通道的黑暗盡頭,傳來了一聲低沉的、富有磁性的吟叫。

  這聲音并不算高,似乎從很遙遠的地方傳來的聲音,然而又清晰明了,仿佛是從我們的心里面發出,然后在耳邊縈繞。這聲音一經響起,老和尚巴通維持的這微薄佛光便立刻全面潰散,而他本人也渾身一震,往后急退兩步。我上前扶住他,正想問及傷情,只見他身子一弓,一大口鮮血就狂涌了出來,仿佛是一瓶礦泉水往地上傾倒。

  然后,我看見黑暗的盡頭處,亮起了兩盞幽暗的綠光,里面盛載著無邊的陰冷和詭異。

  見到這一情景,老和尚慘笑著說道:“果然是真的,果然是真的……傳言許先生給薩庫朗帶來的第一件禮物是一條將近成蛟龍的黃金蛇蟒,沒想到居然是真的。此獠一出,我們這里誰人能敵?行百里路者半九十,果然如此。哈哈……”

  我還待說什么,后方傳來虎皮貓大人的罵聲:“我艸,我以前就說有蛟龍之氣,真有?小毒物,你他媽的還在愣什么?趕快逃命啊……”

  我一激靈,這個時候哪能夠駐足看稀奇,拉著老和尚轉身就跑,沖上了第一層大廳之中,往前一看,只見小叔和熊明正在靠近門口的一個破房間里與人搏殺,而那扇通往外界的大門,則緊緊關閉著。

  在我們后面的是什么?那可是傳說中的蛟龍,而我們前面,則是生的希望。

  所有人的眼睛都在一瞬間紅了起來,牙齒也咬得喀喀響:但凡是阻止我們開門的人,都是死敵。

  控制大門開合的地方,正是那個房間。

  我用盡全力狂奔,跨越了一些溝壕和障礙,直接加入了戰團。我們的對手是兩個黑袍和三個裸肩壯漢,當我趕到的時候戰斗已經進入了尾聲,三個壯漢已經被渾身尿騷的熊明配合著兩頭黑豹子弄死,而一個黑袍巫師他周身的黑霧則被虎皮貓大人鳥喙附近的鼻孔中吸入,然后被日本小子一掌封住了咽喉,喉結碎裂而亡。

  另外一個,被小叔的雷擊棗木劍逼到了角落。

  氣勢如虹,一切似乎都不錯,然而那個開啟大門的控制臺,卻被人為地損毀了。

  天殺的!狗娘養的!我們望著狂奔至這里的野獸雇傭軍稀稀拉拉,一個個顫顫巍巍,心中發苦:關門打狗,我們該怎么辦?感覺這樓坡處有一種沉重的壓力席卷而來,我們才知曉為什么黎昕這些人為何要跑。

  然而正當絕望的心情浮上心頭之時,那大門處突然傳來一聲巨大的爆炸聲,強大的氣浪將那沉重的鐵門給掀飛好遠去——門開了。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