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一章 陸言回鄉

  大家在長途汽車上面,瞧見年輕漂亮的女孩子,是否有過想入非非?

  對方要是稍微熱情一點,你是不是還會想著跟對方發生一點兒什么超友誼的關系呢?

  回答“是”的朋友,請聽一個樓主一段親身經歷,再好好想一想。

  2013年的夏天,我接到母親病重的電話,匆匆忙忙訂車回老家,我們家里是不通火車的,在東官厚街那里,有到我們縣上的臥鋪大巴,我就是去那里訂的車,在車站的時候,我買好票,等車的時候瞧見一個女孩子,長得那叫一個漂亮,有點兒像是臺灣女神林志玲,只是沒那么高,不過胸口鼓鼓囊囊的,看得人臉上直發燒。

  這樣一個九分的單身美女,在這樣一個長途汽車站里,拖著行李箱等車,讓人看得想入非非,我坐在她的斜側方,不斷偷瞄,想著她要是跟我同一輛車,該多好?

  還真的是想什么來什么,等發車的時候,我發現那美女還真的跟著一起上來了。

  到了車上才發現,她居然還跟我一起,都在車尾的上鋪,并排一起。

  這情況讓我像喝醉酒了一樣,腦子里燒乎乎的,試圖跟美女討點近乎,結果又找不出什么話題來,這時旁邊有一個殺馬特少年跟這美女聊了兩句,問她是不是晉平人之類的,想套一套老鄉的近乎,結果美女用很標準的普通話禮貌否認了。

  殺馬特弄了一頭大紅色的爆炸頭,城郊洗發店出來的洗剪吹,他還有點兒不甘心,又繼續用滿是方言口音的普通話跟那美女繼續套近乎,結果美女表現出了冰山美人的一面來,愣沒再理他。

  殺馬特碰了一鼻子灰,恨恨地就不說話了。

  旁邊又有一個中年人請美女吃零食和水果,還故意晃悠著他脖子那根又粗又亮的大金鏈子,結果也碰了壁,這一下,大家都知道這美女不好惹,也就沒有再湊近乎了。

  我這人本來就不太擅長搭訕,就沒敢試,又加上心急母親的病情,就在手機QQ上面,找我在老家的幾個同學問了一下。

  問了一遍,才發現我母親根本就沒有住院,更不用說什么病急,后來我找到我鄰居大姐問了一下,才知道我被叫回家的具體原因,居然是相親。

  聽說是我母親娘家一大哥幫著介紹了一個女孩子,模樣和人品都不錯,條件很好,我母親就急了,怕我以工作忙為由不肯回來,就說了這么一個謊,想把我先誆回去再說。

  我一開始聽了很生氣,不過想一想自己假都請了,人也已經在長途汽車上,就只有咬牙認了。

  我總不能跟我老娘吵一架吧?

  從東官到晉平,差不多要二十多個小時的車程,晃晃悠悠開了幾個小時,我弄清楚事情之后,瞧了一眼旁邊的那美女,發現她拿著一蘋果手機,好像在玩微信。

  我瞟了一眼,不敢多看,卻不動聲色地也打開了微信,然后搜索起了附近的人來。

  我本來是抱著碰運氣的想法,沒想到一打開,都沒有下拉菜單,就看到了一個美女,雖然磨了皮、美了白,眼睛還大了一圈,跟電視上的嫩模一樣,但是仔細看,還是能夠確定她就是我身邊的這個大長腿美女。

  我下意識地望了旁邊一眼,然后偷偷摸摸地點進去看。

  我本來是想看一下對方相冊的,沒想到被屏蔽了,看不到,但是在簽名欄里面,卻發現了一行字:300一次,500兩次,包夜1200,謝絕議價。

  這簽名沒頭沒腦的,一般人或許根本就看不懂,但是我的眼睛卻瞬間亮了。

  這尼瑪根本就是兼職QM啊。

  咳咳,大家別以為我是老司機啊,事實上這些知識都是我一朋友阿龍教我的,平日里聊天的時候,總是聽他說得天花亂墜,不過我卻從來沒有敢去嘗試的。

  我膽子小,也放不開。

  我看了一下微信,又小心瞄了一眼旁邊的那位美女,越看越不像。

  像她這樣九分的美女,怎么可能是這種價格呢?

  我又不是沒有瞧見過阿龍QQ上面的那些照片,聽他跟我講,這些出來兼職賺外快的妹子,一般照片都是假的,真人比照片差好多。

  說句老實話,我旁邊的這個妹子,就這樣貌,不管整沒整,去海天盛筵都足夠了。

  我稀里糊涂想了一路,大巴在高速服務站停下,司機讓我們下車去解手,憋得一肚子火的我忙不迭地爬下去,結果腦袋被撞了一下,抬起頭來,才發現打我的,卻是隔壁鋪的美女。

  她瞧見不小心拐到了我,趕忙跟我道歉,細聲細氣的,那聲音,哎喲……

  我的骨頭都酥了。

  我十分大方地表示沒有關系,一路跑到廁所,把膀胱里面的水放了出來,洗完手了之后,毫不猶豫地直接加了那美女的微信號碼。

  我想著那些亂七八糟的東西,滿心期待,結果加了人家,人家卻根本沒有甩我。

  這情況讓我郁悶了老半天,覺得可能是那妹子認出了我來,有點兒不好意思,就沒有加我。

  短暫休整過后,大巴繼續出發,我躺在臥鋪里,坐也不是,躺也不是,身子里好像長了蟲,左右都不舒服,過了差不多半個多小時,我感覺到褲袋里面的手機輕輕一震,心一下子就跳了起來,趕忙摸出了一瞧,發現微信居然驗證通過了。

  還沒有等我欣喜,那妹子就發了信息過來:“你就是旁邊的這個帥哥吧?”

  妹子如此主動,搞得我有點兒不好意思,我下意識地看了對方一眼,結果發現她根本就沒有看我,表情也是冷冰冰的,弄得我莫名其妙,不知道到底怎么回事。

  不過即便心中忐忑,也按捺不住我那顆躁動不已的“愛美之心”,我趕忙回復了一句:“呵呵,看到附近的人里面有你,就加了,沒想到你居然驗證通過了。”

  妹子很直接:“看到我的簽名沒,帥哥可以打八折。”

  看到這信息,我當時就有點兒按捺不住了。

  原本以為這冷冰冰的妹子會害羞,沒想到比我奔放得多了,相比之下,我反倒是啥都不懂的純潔孩子。

  我的心里翻騰不已,不過仔細算算賬,三百一次,八折二百四,差不多我兩三天的工資。

  挺貴,不過工資隨時都可以掙,但能跟我身邊這個跟林志玲一個級別的女神親近的機會,錯過了,這輩子我估計都不可能再遇到了。

  想到這里,我頓時就那啥上了頭,忙不迭地回復道:“好啊,相逢即是有緣,不過咱在哪兒弄?總不能在這大巴上面車震吧?”

  妹子發了一個笑臉給我,然后回道:“到晉平吧,或者半路吃飯的時候也可以,看哥哥你咯。”

  一句話搞得我毛活活的,恨不得現在就拉著美女的手鉆小樹林。

  我還想跟著美女調調情,聊一聊別的,結果對方卻并沒有再回復我,我轉頭過去的時候,發現那妹子卻是閉目養神起來,好像什么事情都沒有發生過。

  看著她那瑩白如雪的秀美側臉,讓我根本就沒辦法把剛才微信里面跳動的頭像,跟她聯系起來。

  不過想一想我十幾個鐘之后,說不定就能夠跟這個全車男人都垂涎的美女相擁在一起,負距離接觸,做些少兒不宜的羞羞事情,頓時就忍不住激動。

  時間不知不覺就變得好漫長了起來,到了晚上的時候,大巴離開了高速,走省道,在廣南玉林一家路邊的飯店停了下來。

  這飯店很大,是專門做過路大巴的生意,一般來說都跟司機們有聯系,不但讓他們免費吃飯,而且還有回扣,所以司機一般都愛帶人來這里。

  我白天的時候有點兒興奮,到了晚上,睡得迷迷糊糊的,看到人都下車了,就跟著走了下來。

  我沒看到隔壁鋪的美女,只有隨人流到了飯店大堂。

  過路酒店,實在沒有什么好講的,一個盒飯十五塊,里面油白菜加點肉絲,方便面十塊一桶,免費供水,想吃好的上二樓,跟司機一起吃,不過得花一百多。

  我路上自己帶了點餅干啥的,并不餓,在大堂里逛了一圈,沒什么興趣,就出來透點風。

  沒想到我剛剛一走出來,剛才不知道去了哪兒的那個妹子突然湊到我的旁邊來,嘴唇在我的耳朵邊低聲說道:“哥哥,這里有房間,要不要找個地方來一發?”

  對方口鼻里的氣息柔柔的,吹在我的耳朵邊,弄得我頓時就有點兒激動了。

  不過我好歹還是有些理智,對她說道:“吃飯時間才一個小時,怕是來不及了?”

  在旁人面前宛如冰山一樣的美女這時卻吃吃地笑了起來,用手指頂了一下我的后背,然后劃了一個圈兒,調笑道:“哥哥你有這么猛么?我倒是想要看看呢……”

  我按捺不住了,趕忙帶著她到飯店旁邊開了一個房間。

  我匆匆忙忙地進去,打開燈,美女說先去洗個澡,接著就進了浴室去。

  這兒的浴室跟房間是用磨砂玻璃隔斷的,里面模模糊糊,倒是能看清楚三分,我在外面瞧著,看見這妹子把衣服脫了,露出苗條的身材,然后在蓮蓬頭下面沖洗……

  那場面看得我熱血沸騰,腰都直不起來。

  咳咳,是男人,應該都懂的。

  我是第一次經歷這種事情,都不知道該如何是好——是粗暴點呢,還是該客氣客氣,又或者表現得流氓一點?

  那妹子在浴室里洗了十多分鐘還沒出來,弄得我有點兒急躁了。

  時間不多,我鼓起勇氣,脫得只剩內褲,然后摸到了浴室邊來,想進去一起呢,結果手剛剛摸到玻璃門,就發現門縫那里,居然有紅艷艷的鮮血,緩慢地溢了出來……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