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卷 第五十七章 武倫兇猛,巴通圓寂

  大門被貿然轟開,我自然詫異萬分。看向小叔和熊明,從他們眼中的驚訝中,我看得出來:他們也并不知情。

  來的未必是援軍,或許是敵人。

  我們知道危險,但是那些動物卻并不知道,迫于后面那如山一般巍峨的壓力,見到門一被破開,短暫的驚恐之后,那濕熱的夜風從外面往里灌來,立刻聞到了自由的空氣,發足狂奔而去。然而炮聲隆隆,槍響爆豆般地響起,將它們直接拉入了死神的懷抱。那一群紅面獼猴從硝煙未散的口子中沖出,然后一個一個地被子彈撕裂了身體,我親眼看到一個最強壯的公猴子,被一塊橫飛的彈片將頭顱蓋切開,露出了白色的猴腦,尤未死,滾地哀叫數聲,撒落一地腦漿才死。

  同樣的事情每秒鐘都在發生,這些英勇的野獸在地下基地中殺了一個來回沒死,卻最終死在了門口。

  這便是野獸的悲哀,也是熱兵器的勝利。

  隨著一陣明黃色的火焰在門口噴射了十幾秒鐘,一群全副武裝的軍人出現在大門口。在他們的后面,還站著六個穿便服的男人,最中間的那個我認識,他便是一直以官方身份出現在我面前的降頭師吳武倫。見到這房間里有人,旁邊的軍人二話不說,提著自動步槍就朝我們這里掃射過來。這控制房僅僅是一個簡陋的小房子,有一排玻璃鐵欄窗戶,被這一通齊射,頓時亂成了一團,碎玻璃齊飛,跳彈亂撞。

  我們當然第一時間便蹲靠在墻邊,然而生怕這些家伙手雷招呼,我連忙高叫著攀關系:“哎,武倫法師,我是陸左,自己人!我們是自己人啊……”正喊著果然又一物飛來,小叔倒也機警,將剛剛擒獲的黑袍法師往窗口處一扔,給堵上,接著又是一聲沉悶的炸響。

  黑袍法師被手雷給轟中,頓時化身為一大篷碎肉,漫天飛舞。

  所幸我的招牌亮得還算有用,槍聲止住了,然后吳武倫古怪的口音響了起來:“陸左,你怎么會在這里?到底發生了什么事情?”我舉起雙手緩緩地走出門口,也不敢太急迫,讓他們以為我富有攻擊性。我一邊看著我們上來的坡道口,一邊臉色僵直地說:“快跑,這里很危險,有一條蛟龍……”

  吳武倫已經在一群人的簇擁之下走過來,像看神經病一般看我,笑,說:“哪里來的蛟龍?”他擺了擺手,讓手下的人放低了槍口,指著這地上一片的狼藉,說到底怎么回事?這些人是你殺的……

  話還沒有說完,他頭猛地往坡道口看去,眼珠子瞪起。只見有一龐然大物從那里蜿蜒而出,此物身長十數米,粗如水桶,濕淋淋的,似蛇而頭頂有一直而短的角,似鱷而前身僅有兩足,小頭細頸,眼睛亮如燈泡,眉間有突起粉紅肉塊作交叉,形廣如楯,頸子有著白藍相間的花紋,而且背上有卻是黃白紋環,身體兩肢如錦鍛一樣有五彩的色澤,尾光禿禿,有堅硬肉刺。

  這個便是眾人所恐懼的、由黃金蛇蟒衍化而成的蛟,如果它的后肢再長出一雙肉爪,便可稱之為“蛟龍”。不過哪怕現在這不完全體,散發出的氣勢也是陰森冰冷,恐怖異常。

  雖然有爪,但是它依然采用了蛇類的游動方式,蜿蜒爬行,一出現,立刻突出一條半米長的猩紅信子,嘶嘶的聲音讓人后背發麻。吳武倫這才相信了我們所說非假,他也并不慌張,冷哼一聲,說不過是一巨蛇而以,手果斷一揮,裝備精良的手下立刻朝那露出大半個身軀的黃金蛇蛟傾瀉大量的金屬彈藥,有一個壯漢還扛著火箭筒,蹲地、瞄準,然后渾身一震,一束尾焰明亮的火箭彈便騰空而起,朝著那發出低沉龍吟的“金山大神”,疾射而去。

  這種能夠掀翻輕型坦克炮塔的現代戰爭利器,到底能不能夠對那傳說中的生物造成傷害呢?

  我們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了幾十米外的坡道口。

  在經歷了如雨瀑傾瀉辦的金屬風暴之后,那黃金蛇蛟顯然也感到真正危機的來臨。它周身都發出一種黑紅色的微芒,正是這些淡淡扭曲的能量場域,將子彈的攻擊減低到了最小的速度,雖然子彈最終還是擊中了它布滿鱗甲的背身,但是卻攻破不了它的甲片。當那束攜著恐怖動能的火箭彈準確地射到它眼前的不遠處時,這畜牲蛟尾輕輕一撥,竟然將火箭彈四兩撥千斤,引導到了通道的下方去。

  基地的下層傳來一聲轟隆巨響,空間都為之一振,那是火箭彈里的炸藥展現它驚人的威力。

  吳武倫手下的士兵也是訓練有素,雖然極度害怕,但是幾乎沒有一點兒猶豫地施展了第二招:火焰噴射器。由兩個士兵組成的火焰噴射小組,一人背燃料罐,一人伏地射擊,一大團直線狀的明黃火焰攜著高溫,以燃燒一切的氣勢朝著前方撲去。這火焰的威力,只有真正身臨現場的人才能夠感覺到,那瞬間爆發的炙熱,讓空氣為之一凝,每個人的肺部都變得干澀。

  而正是這當口,還余有一命的野獸們,紛紛奪路而逃,奔向了茫茫的夜色里。

  這火焰能夠擋住黃金蛇蛟么?我們所有人的心都不由得緊緊糾結起來。

  然而讓我們失望的事情終究發生了:在漫天的火焰中,那條巨蛟從明亮的黃色中騰空而起,直接撲進了最前面的那伙武裝軍人面前。它張開了恐怖的大嘴,密密麻麻的獠牙上全部是黑色紅色的漿汁口涎,一大股腥臭之氣迎面吹來。它一口,便將持著噴射器的那個士兵給咬住,猛嚼了幾口,然后頭一扭,將其甩開,重重地砸在我們這邊來。接著它發揮自己的身體優勢,翻滾擺尾,那條擁有著堅硬角質的尾巴一瞬間便殺了四個人,最后的一擊,將一個持槍射擊的士兵從肚子中刺穿,五臟六腑全部擠了出來。

  慘烈!

  我們看著這頭脖子到腹部都有一部分燒傷的怪物發了狂,趕忙沖出來了房間,沿著山壁往門口跑去。

  吳武倫總共帶了近三十多個軍警以及七八個同仁進洞,然而在這混亂一擊中,便有近十人或死或傷,而且這些人基本都是持著重武器者,要么是火焰噴射器,要么是火箭筒,要么是迫擊炮、重機槍,竟然都無一幸免。顯然,這條未成形的蛟龍已經擁有了一定的智慧,知曉哪些人對自己的威脅性最大。

  所以當我們跑到洞口的時候,那條黃金蛇蛟已經拋下了其余的士兵,騰身朝我們奔來。

  它剛開始前行是呈蜿蜒姿勢,而此刻,卻是如利箭一般,直線前進,攜著風雷之聲,朝我們橫撲而來。我們剛剛聞到雨林中潮濕溫潤的山風,便感到這尖銳到極致的殺意,透心涼一般,挺射過來。我們紛紛往旁邊躲避,雪瑞在我的旁邊,她已經獲得了咒靈娃娃的暫時擁有權,眼看著黃金蛇蛟沖向了我,便將咒靈娃娃像炮彈一般,射向了它,得到了暫時的拖延。

  然而有一個人卻并沒有逃脫出黃金蛇蛟的攻擊,他便是老和尚巴通。

  這個老人在今晚的越獄過程中,已經耗盡了全部的精力,特別是他最后佛光普現,嚇退群蛇的那一驚艷之舉,基本上算是透支掉了自己的生命力。在狂吐了好幾股鮮血之后,他終于迎來了人生的最后關頭。在這個節點里,他已然逃不脫這畜牲的追擊,于是便不再逃了,我躲開的時候,聽到身邊的他輕輕一嘆,然后回轉過身來,正面對向了騰空而來的黃金蛇蛟。

  電光火石之間,他揚起枯瘦的雙手,猛力插向了自己盡是骨頭的胸口。

  原本看著又黑又堅韌的皮膚,在這一瞬間突然裂開一個血淋淋的大口子,粉紅色的肌肉剝離,然后露出血色體液的胸腔。在這里面,有一顆撲通撲通跳動的強悍心臟,筋膜相連,上面竟然覆著一只粉嫩色的八爪蜘蛛狀生物在。

  “阿彌陀佛……”

  他高呼了一聲佛號,然后朝著黃金蛇蛟大大張起的嘴中沖去。

  ********

  泰國僧人巴通,黑巫僧聯盟契努卡的原成員,出生不詳,經歷不詳,葬身于一條未成形的蛟龍之腹。

  ********

  黃金蛇蛟轟然落地,盤身扭轉,嘴間還露出老和尚枯瘦的兩條大腿。它甩了甩,竟然沒有甩脫,瞪著一雙大眼,憤怒地以頭砸地。我與雪瑞跌落一旁,還沒來得及反應,便聽到頭頂上傳來虎皮貓大人的聲音:“艸,這蛟龍忒猛了,不過未成形,好糊弄!大人我將這傻波伊先引走一會兒,你們這群吊毛好自為之吧!”

  虎皮貓大人話音剛落,那翼展三米的食猴鷹已經撲到了黃金蛇蛟頭上。

  接著我們聽到了一聲撕裂天地的巨吼,我看到食猴鷹叼著一團血淋淋的東西飛上天,虎皮貓大人則在空中跳了一個舞蹈,我們不明其意,但是這黃金蛇蛟卻震怒了,跟著騎上食猴鷹的虎皮貓大人,追下山去。

1條評論 to“第十四卷 第五十七章 武倫兇猛,巴通圓寂”

  1. 回復 2014/12/15

    虎皮貓大人

    食猴鷹坐騎:移速-1、嘲諷+99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