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四章 第十三個

  我想起那天所受到的屈辱,氣就不打一處來。

  老子活了這二十幾年,就沒有吃過這樣的虧,而且還是栽在一個女人的手上,想到這里,我沒有二話,就朝著那個小巷子跟了過去。

  當我趕到巷子口的時候,正好瞧見那女人在前面的岔道轉身。

  我當時也沒有多想,感覺對方不過就是一個柔柔弱弱的女子,弱不禁風,老子一把子力氣,也不怕她,就快步趕了上去,結果沒想到那女人穿著高跟鞋,但走得到挺快,三兩下,居然就不見了人影。

  我對這個陌生的小鄉鎮并不熟悉,在那亂七八糟的巷道里面轉了一會兒,卻發現把這女人給跟丟了。

  找不著人,我頓時就有些慌了,四處張望,瞧見左邊有一條小巷子可疑,就認準了跑過去,結果最后,卻是跑到了人家的后院跟前來。

  人不見了。

  怎么可能跟丟了呢?那女人可是穿著七八公分的高跟鞋,難道還能夠飛了不成?

  我的心中又是懊惱,又是痛恨,然而就在這個時候,身后卻傳來了高跟鞋底敲打石板清脆的聲音,急忙扭身一看,看見我剛才一路追逐的美女,居然就出現在了我的背后。

  盡管被人發現了,但是我卻一點兒心里負擔都沒有,沖著那女人吼道:“你個賤貨,連我你都敢……”

  我的狠話都還沒有撂完,那女人卻是甜甜地說了一聲:“你終于來了?”

  她并不驚慌,而是微微一笑。

  我之前說過,這女人長得賊拉好看,九分女,能戳死人的尖下巴,跟狐貍精一樣,打扮得又時尚,就跟網上照片里的那些嫩模一樣。

  盡管不知道這些表象有多少是人工的,但她這么甜甜一笑,弄得我心里面癢癢的,頓時就有點兒直不起腰來。

  我不明白她說的話,是什么意思,什么叫做“我終于來了”,不過想著那天早上光溜溜的我從浴室里爬起來的慘狀,就上前兩步,一把將她的胳膊給抓住,惡狠狠地說還我錢包。

  女人被我控制住,依舊是笑得燦爛,沖著我吹了一口胭脂氣,然后在我的耳朵邊輕松說道:“錢包沒有,我行么?不過你能抓得住我嗎?”

  我聽到就來氣——老子前幾年可是在工地里實打實搬磚的,練得一身好肌肉,雖說這兩年混上去了,不過鍛煉卻一直沒落下,八塊腹肌不敢說,胳膊上面,可全部都是結結實實的疙瘩肉!

  我還弄不過你一賣肉的雞婆子?

  屈辱往事讓我根本就顧不得憐香惜玉,下意識地就要把這女人給按倒在地。

  當然,我之所以如此兇狠,倒也并非只是為了仇恨,還有一個我說不出口的緣由,那就是像這樣漂亮高傲的女人,平日里走在大街上,甚至連看都不會看我一眼,現如今,老子把你按在地上,看你求不求俺!

  沒想到我胳膊剛剛一用勁兒,那女人的右手就像滑蛇一樣出來,在我的胸口點了一下。

  她這好像是調情似的一點,卻弄得我渾身一僵。

  我的力氣在一瞬間就潰散了,身子好像都不是自己的一樣,而就在我咬牙的時候,突然間覺得后腦勺那兒的傷口一陣癢癢的,沒幾秒鐘,突然有東西從里面,“鉆”了出來。

  我感覺后腦勺兒就好像有人用電鉆扎開一般,鉆心地疼,不過身子動不得,只有睜開眼睛看。

  幾秒鐘之后,我瞧見兩條蜈蚣一樣的蟲子,順著我的臉,一路爬到了我的鼻子尖來。

  窸窸窣窣……

  這蜈蚣跟尾指一般長度,渾身血淋淋的,泛著黑色光澤,最頂端是嘴巴,也叫做口器,像鋸齒一樣不斷開合,好像隨時都要咬人一樣。

  我嚇得魂飛魄散,而這個時候,那女人從隨身的坤包里摸出一根細長的女式香煙來。

  煙點燃,她深深地吸了一口,緊接著從紅唇里徐徐吹出一團濃煙來,噴在我的臉上,我頓時就感覺一陣眩暈,迷迷糊糊之間,聽到那女人笑,笑聲之中,又好像念了一句話:“十三個了,還有五個,就算齊活了……”

  黑暗。

  我不知道是什么時候清醒過來的,恢復意識的時候,感覺全世界都是黑的。

  我是躺在一團濕漉漉的稻草上,四下黑乎乎的,幾乎沒有一點兒光亮,過了好久才回想起來之前發生的一切——先是高燒被趕下長途汽車,緊接著半夜住店遇到流鶯,早上起來碰見暗算我的女人,再然后……

  再然后的事情,莫非是夢?

  我幾乎不敢相信一個柔柔弱弱的女子就能夠用一根手指將我給制服,再想起從我后腦勺那兒拿出來的兩條黑蜈蚣蟲,整個人就直發抖。

  這是真的么?

  可要不是真的,我現在是在哪兒呢?

  我滿腦子疑惑,下意識地伸手摸了一下后腦勺,結果摸到黏黏糊糊的,放鼻子下面一聞,有血腥味,再接著我伸展了一下四肢,發現自己并沒有被綁住。

  我全身虛弱無比,在黑暗中摸索了好一會兒,才摸到了墻。

  結果我的手指剛一摸到墻,就感覺有一陣陰嗖嗖、滑膩膩的東西從手掌便滑過。

  是蛇的觸感!

  這感覺嚇得我慌忙縮回手,朝著后面退了兩步,忍不住心中的恐懼,大聲叫了起來。

  啊……

  我歇斯底里地叫了好幾聲,卻一點兒回應都沒有,于是冷靜下來,檢查了一下身上,發現衣服還在,但是背包和其他零碎都沒有了。

  黑暗中,我感受到了無盡的恐懼,但是多年在外的經歷卻讓我強迫自己冷靜下來。

  在這樣的情況下,大吵大鬧,耗盡自己所有的精力,顯然不是一件明智的選擇。

  我要冷靜,我要冷靜!

  我不斷地告誡自己,不過剛才指尖上面傳來冰冷滑膩的觸感,卻還是讓我止不住地渾身哆嗦,不知道過了多久,突然間左邊的角落處,傳來了一聲很輕微的聲音:“新來的?”

  我嚇了一大跳,過了好幾秒才反應過來,下意識地朝著聲音傳來的地方望了過去。

  然而在這絕對的黑暗之中,我是什么都瞧不見。

  瞧不見歸瞧不見,但是這樣的聲音,讓陷入孤獨和絕望的我重燃希望,朝著那邊輕聲說道:“對,我新來的,大哥,你是誰?”

  角落處那聲音有氣無力地說道:“我,我是誰?呵呵……

  那聲音卻是有幾分悲憤,聽得我莫名其妙,想要往他那里走過去,沒想到那人卻出聲攔住了我:“你別過來,這里好多毒蛇,你亂動,一不小心就咬到你的。”

  我生在山里,雖說對于蛇蟲鼠蟻并不陌生,但是想起剛才的那觸感,頓時就停住了腳步。

  盡管如此,我還是盡可能地詢問對方的信息。

  我心里有好多疑問,比如:

  這里是哪里?

  那女人是誰?

  到底是誰在關押我們?

  把我關著想做什么,難道是想找我家里人要錢?

  ……

  我問了無數的問題,然而那人卻沒有回答,過了好一會兒,他才幽幽地說道:“老兄,你這幾天,是不是被人仙人跳了?”

  我使勁兒點頭,想起這里黑乎乎的,他未必能夠看得見,趕忙出聲說是。

  得到了我確定的答案之后,那人長嘆了一聲,居然沒有再說任何話。

  這是什么意思?

  我腦子有點兒懵,還想盤問,結果這個時候,右邊的不遠處傳來了開鎖的聲音,緊接著有光亮傳了過來。

  我一直在黑暗中,驟然看見光,頗有些不適應,閉上眼睛,過了幾秒鐘才睜開了,然而就在我睜眼的那一瞬間,卻瞧見一條碩大的蛇腦袋出現在我面前的不遠處,黑黝黝的眼珠子冰冷,死死盯著我。

  突然間,呲的一聲,它竟然吐出了信子來。

  我嚇得一陣哆嗦,而在此時,有一個女人罵罵咧咧地喊道:“吃飯了,你們這些豬玀,趕緊起來!”

南無袈裟理科佛說:
多謝各位的捧場和鼓勵,謝謝。

2條評論 to“第一卷 第四章 第十三個”

  1. 回復 2016/03/09

    匿名

    關于陸左直接從之前的第一人稱敘述轉換成第三人稱,真的有點適應不過來,瞬間感覺沒有興趣了

  2. 回復 2016/06/06

    有一點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