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九章 小娘駕到

  瞧見這些濕淋淋的各種蟲子朝著我嘴里撲來的時候,我下意識地想要閉緊嘴巴,然而整張臉仿佛僵掉了一樣,根本就閉合不住。

  我只有張大著嘴巴,眼睜睜地瞧見這些東西鉆進我的嘴里,然后順著食道,朝著肚子里面鉆了進去。

  這些玩意兒從我嘴里爬進去的時候,一股又臭、又騷、又餿的氣味直沖天靈蓋。

  這種感覺,當真是惡心無比。

  然而被那夏夕在我額頭點了一下,我根本就動不得,只感覺一條又一條滑溜溜的玩意往肚子里面鉆了下去,一開始我還沒有什么反應,過了一會兒,就感覺肚子里面脹脹的,一看,嘿喲,這肚子鼓起來,就像五六個月的孕婦一樣。

  然而還沒有等我反應過來,突然間,我的腹部就痛如刀絞,感覺里面的五臟六腑都顛倒了一般,痛得我臉色瞬間慘白。

  我想叫,但卻是一聲都叫不出來。

  大滴大滴的汗水,從我的鼻翼之間滑落下來,我疼得整個人都快要昏迷過去。

  然而我卻沒有昏,眼睜睜地瞧著那九分女用毛筆蘸著旁人的鮮血,在我的身上不斷地描繪勾勒,起初的時候我滿腦子都還在腹中的絞痛上面,等過了一會兒,才感覺到那筆尖劃過的地方熱烘烘的,就好像烤爐一樣。

  這種感覺很難講,有點兒像是被烙鐵滾過的一樣。

  但是這種痛,卻壓制住了我腹中的絞痛,等到那女人在我胸口重重拍在了一掌,大吼了一聲“巴扎哈”之后,在我肚子里面打架的那一堆蟲子,終于消停了下來。

  這個時候的我,也疼得癱軟到底,像一灘爛泥。

  迷迷糊糊間,我聽到那女人吩咐旁邊了幾句,隱約聽到:“……這些人都給處理了,喂點藥,都留條命,咱們不能沾這因果;至于這個,后天子時,請聚血蠱出山,等到了那個時候,說不定就能夠召喚出耶朗古靈來……”

  旁邊走出一個男人,正是朱炳義,他對著這九分女點頭哈腰,而我也是第一次瞧見那個女人的笑容。

  這種笑容,說實話,就像綻放的罌粟花,有一種致命的美麗。

  陰陽顛倒,當我再一次醒來的時候,發現四周都變得特別平靜,甚至連低沉的呼吸聲都不見了。

  我感覺好像大病了一場,渾身虛弱無力,勉強爬著坐了起來,發現自己的肚子鼓鼓的,稍微一摸,里面立刻有東西鼓出來,像是蛇頭,仿佛要咬我一般,嚇得我趕緊縮回了手去。

  碩大的肚子讓我知道,之前的一切,并不是做夢。

  我真的被人當做養蠱的鼎爐了。

  而且還是一個短命的鼎爐,等到后天又或者明天的某個時候,我就要死在這個黑暗潮濕的鬼地方了……

  天啊,老子到底做了什么孽,竟然落得這么一個下場?

  艸!

  自怨自艾了許久,我這才發現偌大的一個地窖里面,居然變得空蕩蕩的,什么都沒有了,隔壁的老朱不在,小劉也不在,其余十幾個和我一樣倒霉的家伙,也都不在了。

  這些人,應該是已經被轉移了,聽那九分女的語氣,估計都還活著命,唯有我……

  媽呀!

  我感覺自己幾乎瘋了,恨不得現在就撞死在墻上去,讓那些狗日的家伙想法落空,然而幾次鼓足了勇氣,都終究還是不敢。

  我怕死,特別是這么憋屈地死在一個家人都不知道的地方。

  我能活下來么?

  昏昏沉沉過了好久,我感覺到前面好像有人在看我,睜開眼睛來,前面黑乎乎的,勉強能夠瞧見一人的輪廓,出乎我意料的是,這并不是一個大人,而是一個孩子,五六歲大小,頭發長長的,感覺是個小女孩子。

  她在黑暗中,小心翼翼地看著我,當發現我抬頭看她的時候,下意識地往后面退了幾步。

  我昏了太久,腦子有點兒打結,過了幾秒鐘,才想起老朱跟我講過的話,估計這個小女孩子,應該是朱炳義跟那些“老婆”生下來的女兒。

  她退了兩步,然后就不退了,瞪著眼睛看我。

  她看我,我也看她,兩個人互相瞪眼。

  不知道為什么,盡管前面黑乎乎的,但是我卻感覺能夠瞧見對方那黑漆漆的眼睛,十分有靈氣,充滿了好奇、害怕以及別的什么情緒在里面。

  瞧了一會兒,我異想天開地問道:“小妹妹,你能放我出去么?”

  這是我第一次試圖跟這小女孩子對話,根本就不指望她能夠回答我,沒想到黑暗中傳來了一聲怯怯的話語:“我不敢,我要是把你放了,爹爹和那女人會把我給打死了的……”

  女孩子的口音有點兒當地的味道,含糊不清,不過我卻聽了個分明,不由得欣喜若狂。

  我自然不指望一個小屁孩子把我給放出去,不過卻想著她能夠幫我通風報信,把警察給找來,這念頭在我腦子里轉了一圈,最終還是憋不住了,對她輕聲說道:“小妹妹,那你能幫我帶個口信給我家里人么?”

  小女孩兒看著我,不說話。

  我在南方奔波多年,也跑過一段時間的業務,卻不知道如何跟一個小女孩子溝通交流,說了幾句,她都不回話,到了最后,她卻突然問我道:“你渴么?”

  我這些天來靠著吃蛇肉、喝蛇血維生,喉嚨里燥得慌,自然也渴得厲害,下意識地應了一聲,那女孩子便遞過了一個木瓢來。

  木瓢里面,有清涼的水。

  我吸了一下鼻子,好久沒有聞到水汽了,感覺這一下子,整個肺部都舒張開來了一樣,這時候黑乎乎的,看不清楚水里面到底有沒有蟲子,不過經歷過之前的事情,我也不在乎了,咕嘟咕嘟,一口就將水瓢里面的清水給喝了干凈。

  這么多蟲子在肚子里面了,我也就再沒有什么在乎的了。

  小女孩子隔著木柵欄伸手過來,盤踞在上面的毒蛇下意識地游開,我遞還給她,認真地說了一句話:“謝謝。”

  她似乎沖著我笑了笑,然后轉身離開。

  黑暗中,我望著這個小女孩子一步一步地走遠,盡管瞧得并不清楚,一直等到她走到盡頭,似乎打開了地窖的蓋子離開,我都沒有收回視線。

  當一切恢復平靜的時候,就好像是希望已經離開。

  再一次醒來的時候,我發現自己被綁在了一根柱子上,有清涼的山風吹在我的臉上,這是一種久違的感受,緊接著我聽到有竹林搖曳的聲音,睜開眼睛來的時候,發現月亮出來了,自己居然回到了地面上來。

  依舊是黑夜,不過頭頂上有圓月和星斗,周圍有冉冉火把,四下倒都是一片光明。

  我睜開眼睛,就瞧見了朱炳義和夏夕這對狗男女。

  除此之外,再不見其他人。

  我被綁在一荒郊野嶺的木樁子之上,四下都是黑黢黢的林子,在我的腳下,有一層又一層的蛇尸,我粗摸一估量,怕不得有一兩百條那么多。

  如此多的蛇尸,難道他們把地窖里面所有的毒蛇都給殺了?

  這些蛇,是用來祭祀即將出來的聚血蠱么?

  我滿腹疑問,而就在這個時候,那長得有九分靚麗的蛇蝎女人走到了我的跟前來,修長的手指托著我的下巴,微笑著說道:“帥哥,萬萬沒有想到,居然是你堅持到了最后,想一想真的是緣分啊?”

  我望著這種曾經讓我無比沖動的蛇精臉,又是氣憤又是恐懼,毫不猶豫地沖她吐了一口唾沫。

  夏夕先知先覺,頭一偏,就避開了去。

  再接著,她向后退了兩步,對著我吃吃地笑道:“你現在可是毒人一個,口水有毒,我可不敢沾惹,不過我不會生氣的,你是將死之人,這點容人之量,我還是有的。”

  我恨得破口大罵,婊子、雞婆之類的臟話紛呈而出,夏夕不怒反笑,樂呵呵地看著頭頂上的月亮,似乎在等待著什么。

  朱炳義怒氣沖沖地瞪著我,又小心地對夏夕陪著笑。

  我罵了幾句,覺得口干舌燥,對方似乎又根本不計較,頓時就覺得沒勁兒了,也就閉了嘴。

  三個人大眼瞪小眼,都在默默地等待著什么。

  時間一點一滴地過去,不知不覺間,月上中天,而就在這個時候,陰風一吹,林子里所有呱噪的蟲子都變得靜寂無聲,有鳥兒從黑暗中撲騰而出,朝著遠方飛去。

  夏夕和朱炳義的呼吸越來越急促了。

  不知道是不是心理作用,我感覺到腳后跟那兒有一股煞氣,從地底之下一直往上沖,頂到了我的天靈蓋兒去,又有星光垂落,照在其間。

  天上地下,在這一刻融會貫通。

  我的肚子開始咕嚕咕嚕響了起來,而不遠處的朱炳義則雙手合十,緊張地祈禱道:“上天保佑,列祖列宗保佑,保佑一定孕育出一個絕世神蠱,讓我把萬毒窟的衣缽傳承下去……”

  他說這話的時候,我瞧見一旁邊的夏夕低下了臉,陰暗中,她似乎在不屑地笑。

  我鼓脹的肚子開始沸騰起來,那一大坨肉不斷挪動,劇烈的疼痛驟然襲來,我頓時就感覺身體已經不再是自己的,腹如刀絞,疼痛欲裂。

  不知道過了多久,我幾乎感覺到自己快要繃不住了。

  要死了么?

  而就在這個時候,突然間,有一道嬌俏的聲音傳入了我的耳朵里:“哎呀喂,荒郊野嶺的,居然還碰到這種事情?給小娘講一講,你們到底在做什么啊?”

南無袈裟理科佛說:
哎呀呀,誰來了啊?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