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卷 第五十八章 小叔斬魔,小道消息

  我們心有余悸地望著那一條恐怖的長蟲從身邊奔走,一種劫后余生的感覺,油然而生。

  我坐在地上,看到不遠處的草地上有一頭大象倒伏在地,身軀微微顫動,而在它的旁邊,有一頭小象圍著它,柔弱的小象鼻奮力地推。跟著虎皮貓大人沖進基地的野獸大軍,能夠出來的十不存一,我記得沖進庫房的都有五頭大象,但是如今卻只有這么一頭能夠出得基地。而那頭小象,顯然并沒有參與這次行動,所以才得以保全性命。

  我渾身都是傷口,疼得厲害,然而看到這一副場景,卻感到莫名地難過,站起身走過去。

  這一路逃來,路上尸體累累。那些死去的動物,可以說是為了救我們而失去了生命。我和它們之間并沒有半點交情,也不知道虎皮貓大人是如何招攬的這一群手下,但是,在我眼中,它們都是一條條鮮活的生命,驟然而死,讓我心中不由得悲傷。同樣的感情,還因為那個回身擋住黃金蛇蛟的老和尚巴通,這個萍水相逢的老人,一路上對我們幫助頗多,最后終究是死去了。

  這一晚上,我見過了太多的死亡,心中便憎恨這種事情了。來到了大象身邊,才發現它是被毒蛇給咬了,遍體麟傷。我一腳踩死了條襲擊我的毒蛇,然后把金蠶蠱放到大象的腹部,幫它吸毒。

  也許是感受到了我的善意,小象繞過來,用象鼻子輕輕地撫摸著我的手,嗷嗷地叫著。

  然而短暫的寧靜被接下來的槍聲給打破,我回頭看,只見里面又交起火來。是那個血色怪物,它從下面開始沖了上來,還未歇一口氣的吳武倫頓時指揮著手下,開槍射擊。然而那子彈進入血色怪物的體內,卻如同打入棉絮之中,沒有半分的作用,那廝還是邁著鴨子步,朝人群蹣跚沖來。

  它跑動的時候,甩落零零碎碎的血漿和粘液,十分腥臭。

  我們好不容易逃出洞口,本來不想再去拼命,然而吳武倫在外面還留了十幾個全副武裝的士兵,在一個壯實的矮個漢子指揮下,拿槍對著我們。加藤原二跟他說了幾句話,然而這漢子還是拿著槍,指著我們吼。我不知道什么意思,而雪瑞卻告訴了我:“他們想要我們進去幫忙,不然就開槍了……”

  我暈,這算是趕鴨子上架么?剛剛逃出生天,又要進狼窩搏命,我們腦子生銹了?

  那漢子見我們不情愿,那邊情形又危急,一梭子射在我們腳下不遠處的草地上,大吼。被這十幾把槍指著,督戰隊又不留情面,即使再有本事,我們也不得不屈服。當肥蟲子從那頭恢復過來的大象身體內鉆出時,半蹲著身子的我站了起來,跟雪瑞說往后面靠著點,自己注意了,然后跟著小叔、熊明一起折身返回洞內。

  這個時候,血色怪物已經與吳武倫等人斗成了一團,許是因為懼怕槍炮,薩庫朗的主力并沒有出現,只是黑暗處偶爾射來幾箭,那沾染了降頭毒物的箭頭一旦沾了身體,立刻迅速繁衍能量,將其內部爆開。

  不過幾顆手雷飛去之后,再無聲息。

  只有到了現在,才能夠看得出吳武倫的利害和不凡來。

  果然不愧是膽敢帶隊直接殺入薩庫朗老窩的狂人,這個家伙的手段是一群飛縱而來的吸血蝙蝠。這蝙蝠個頭并不算大,長相丑陋,飛行力迅疾,后肢強大,能在地上迅速跑動,甚至能短距離跳躍,而且它們的門齒特大,上犬齒成刀狀,均有異常銳利的“刀口”,能夠在第一時間啃住對手。這一群受過降頭的黑翼吸血蝙蝠,足足有四五十只,當槍支攻擊無效之后,它們就紛紛從黑暗中涌現出來,有的附著在血色怪物身上,有的則在地上游弋,發出唧唧的叫聲,讓人全身發麻。

  螞蟻咬死象,很顯然,這個讓槍支彈藥無效的血色怪物碰到了這一群吸血蝙蝠,被附在身上一陣狂吸,立刻停止了對吳武倫一伙的進攻,狂躁地拍打身體,那些吸血蝙蝠也狡詐,不斷地變換位置,雖然也有的被一掌拍中,變成一灘血漿,然而更多的,卻依然保持著戰斗力。

  他身邊的那伙人也不是勉力之輩,紛紛各自拿出曼陀羅、法輪、嘎巴拉碗、瑪尼輪等修身持正的法器(此法器與震鏡那種有區別,僅僅是修行用的器具),盤繞在外圍,念經的念經,持咒的持咒,熱鬧非凡。

  果然,隨著這些群草臺班子的念誦,那血色怪物的動作越來越遲緩了。

  熊明在我旁邊說道:“這東西的名字叫做羅曼峒,中文應該叫血羅。它是荼魔血池中誕生的兇物,是用靈巫之術詛咒出來的血肉組合,沒心沒肺,沒有血脈,全憑著一口怨氣生存。這怨氣越濃重,它便越強大,甚至能夠超越一般的血靈生物,自由在陽光下出入——不過也僅僅是如此而已,它需要浸泡在血液里,才能夠繼續生存下去,不然,等待它的唯有消融。”

  我看了一眼這個苗家漢子,知道這些,看來他的身份也并不簡單。

  見我們回來,吳武倫一邊用雙手指揮者吸血蝙蝠,一邊朝我們喊道:“既然來了,就來幫忙……殺死它,大家都安心。”小叔點點頭,低聲跟我說走,便率先沖上前去。小叔不動則已,一動竟然如同奔雷,那三尺三寸的雷擊棗木劍竟然能夠揮出風雷之聲。他這一劍直奔血羅的腰間,那血羅身高兩米五,腰高腿長,見到小叔沖來,伸手就是一揮,甩出許多的血水。

  小叔速度卻陡然加快,腳踏北罡星斗,旋身錯過,手腕一轉,劍便直插入血羅的腰中。這一插即入,軟綿無受力之處,然而小叔并沒有驚訝,他口中一直念念有詞,劍一臨身,立刻高喊一聲:“破……”

  在耶朗祭殿中發生過的事情,此刻又重新輪回了一遍:隨著他無端的這一聲大喝,如同雷鳴一般炸響,洞中灰塵簌簌掉落。一股至陽至剛之氣在小叔的引導之下,劍身一陣顫栗,這六轉雷擊蘊含的龐大力量,瞬間便激發出來,從劍尖蔓延開去。在中國最原始的古巫思想中,永恒不變的是太陽,懸掛于空,而最剛猛勁烈的卻是雷電。古人從黑夜里電閃雷鳴的自然現象中,對上蒼產生了敬畏,也出現了研究此現象的欲望,隨著這萌芽成長,人們開始認識到,雷乃是辟邪鎮妖的無上利器。

  這由怨氣和人類血肉凝結而成的巫術產品,在小叔拼力一擊之中,春陽融雪,竟然化作了一大泡血水。

  血羅轟然崩塌,在所有人詫異的目光中,變成了黏稠的漿液。

  小叔赫然收劍,讓劍尖上的血,輕輕地滴在地上。

  血羅一死,吳武倫身邊的力量分成兩部分,一部分小心防備著坡道出口,一部分人則緊緊地簇擁著他,然后用不懷好意地眼光小心打量著我們,這些人一律槍口低垂,有意無意地瞄著我們的心臟或者眉間,露出防備的姿態。吳武倫倒是沒有如何,而是先和加藤原二打招呼,兩人說的是緬語,我表示至今仍然不知道說些什么。很快,他又看向了我,問我怎么會來到這里的?

  我說我在山里面游玩,被抓過來的。

  吳武倫意味深長地笑,說是么?我點頭說是,他的臉頓時變得無比嚴肅,厲喝道:“你是在大其力市區當街殺人,無法無天,被通緝之后才被迫逃到山區里面來的吧?”我眉毛一挑,這個家伙倒是對我了如指掌,也不隱瞞,直說那人與薩庫朗有著緊密的聯系,作出的事情令人發指,我也是為了抓捕邪教徒,才失手將他打死的。

  吳武倫臉笑皮不笑地看著我,說哦,原來你還是一位正義人士,倒是我錯怪了你。不過口說無憑,你若是隨我一起下去,剿滅了這個魔窟,我可以和我的同仁們,為你作證,你覺得如何?

  我心中一跳:果然來了。我說吳武倫怎么臉色變換得這么快,原來是因為他損失了不少人,沒有把握攻取此處,于是要拉我下水,借助我等的武力,將這個地方繳清。我心中自然不肯,老子辛辛苦苦、好不容易跑了出來,此刻又要我做“返場男嘉賓”,在面對如斯可怕的一群老怪物,我要是腦子沒有毛病,哪里會同意他的建議。雖然以他的身份,抹去我的通緝令易如反掌,但是我稀罕么?

  老子一身手藝在身,天下皆可去得,大不了我咬牙偷渡回去,也不算是難事。

  然而似乎預料到我會拒絕,吳武倫臉上露出了狐貍一般交換的笑容:“我得到消息,你的同伴蕭克明,似乎也落入了薩庫朗的手中,如果今天不能夠將其攻破,救出他來。我也不敢保證在你身上吃了大虧的善藏等人,會作出什么喪盡天良的事情。哦,順便說一句,你救的那個中國女孩,我們有證據,她便是在這里受的刑……如此,你應該知道不鏟除它,該會有多少人受到傷害了吧?”

  聽到吳武倫的這幾句話,我的臉立刻變得僵直了。

  我艸!

14條評論 to“第十四卷 第五十八章 小叔斬魔,小道消息”

  1. 回復 2014/01/05

    抬腳踢到鬼

    和鬼吹燈比差太多 看的沒勁

    • 回復 2014/02/19

      盜墓狂人

      別二逼,不是一個類型。盜墓跟這能一樣么。我兩個都喜歡,都不錯。別自己二逼

    • 回復 2014/12/12

      飛天貓大人

      傻波伊

    • 回復 2014/12/22

      雪瑞

      二筆你逗了 在這么說你雪瑞姐要揍你了

    • 回復 2015/02/12

      朵兒

      我先看的鬼吹燈,個人認為不如苗疆蠱事,鬼吹燈說的感覺是另外一個世界的故事,再光怪陸離也不過是小說,缺少代入感,而苗疆蠱事情節同樣十分精彩,語言組織流暢,頗有金庸之風。更關鍵的是感覺特別真實,代入感極強,尤其主角的性格,典型的混了幾年的商場老油條,考慮問題都很符合實際,不會跟爽文一樣就是干。

  2. 回復 2014/01/08

    都看到這了還說不好!僅僅消遣而已,有什么不好

  3. 回復 2014/05/19

    虎皮貓大人

    抬腳踢到鬼
    ——————傻波依!

  4. 回復 2014/05/22

    帽子

    還可以,就是節奏有點慢,而且主角老把自己整的正人君子,沒勁。

  5. 回復 2014/05/31

    虎皮貓大人

    抬腳踢到鬼=大傻波咦

  6. 回復 2014/09/29

    書名鬼吹燈,但是沒鬼只有奇聞軼事,光怪陸離的經歷,故事結構緊湊,主線人物清晰。
    書名苗疆蠱事,只有肥蟲子,剩下全是鬼,現在出來多少有名有姓的人,死了多少人了?

  7. 回復 2014/09/29

    guai乖乖

    挺有意思的!美中不足就是對話!主人公身份讓人沒法投入

    • 回復 2014/12/22

      雪瑞

      第一人稱小說 該是這樣的

  8. 回復 2014/12/31

    雪瑞

    陸左哥哥,啊,我要啊!快點艸我,啊!受不鳥了!啊!啊!嗯!啊!

  9. 回復 2016/05/02

    那個傻逼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